大唐李扬传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内争

安镇将在他后面推了一把,那朝前拱着的身子立刻急走几步而跌倒,安镇将鄙视而笑道:“谁让你来讨好!安生的跪着!这位是我大唐寿昌县令,没问你话不得乱说。”又笑着上了炕与李扬说道,“瞧瞧,这就是那个何国人何羯达。”

“哦,久仰。”李扬随口说道。

那何羯达尴尬的笑笑,就地而坐抱拳道:“不敢,正是小的。”

“跪好!你这个番子见了我等还这般张狂,莫不是想让本官替你舒舒筋血。呸,做奴婢的货色!”安镇将将箸拍于几上大骂道。

何羯达低着头慢慢的跪直了,等抬起头时一脸的阿谀之像说道:“是,将军说的对,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小的只是见了二位老爷心里太过高兴才有失误,请老爷责罚。”

李扬摆手:“罢了,本官问你,让刘都护如此紧张,派了上官送你去长安,看来此事非同小可,你倒是说说要紧在哪里?”

“明府,不是小的敢违命,是小的实在不能说,只有见了圣上才可以吐露。这可是天大的事,容不得出半点差错。”

“混帐东西,少与本官耍这些脾气,要不是看在刘都护的份上,早就将你这告密的狗番子结果了,也省的你见人就咬着不松口。滚到一边去,看着就犯恶心。”安镇将不由的怒骂道,“莫不是也想告本官?本官告诉你,本官一无贫墨,二无资敌,三未做那卑劣的小人,你就告个路上不善待你,能奈我何?”

“将军犯不上与他动气,来,下官敬你!”李扬又是与何羯达道,“即是这样,那罢了,本官也不问了。”

“滚出去!”安镇将怒道,将箸扔过打在何羯达的身上,见其低头慢慢的退出,对临出门时闪过的恶毒眼色视无不见,独饮了一杯道,“扫兴,真是扫兴,本想拿他取个乐子,没成想看着就来气。真是着实的可恶!”

李扬忙劝着,与之饮过数杯后,这看着壮实的安镇将便有些迷糊了,舌头发短的大骂大食人、突厥人,而后竟是哭道:“李贤弟呀,你是不知,开元二年,突厥狗酋同俄特勤及火拔颉利发石阿失毕等进攻北庭都护府,途经庭州轮台,失人性杀戮百姓数千,致千里成蛮荒,那时我方为十六,家中数口全遭了毒手。好在潞国公郭副大使骁勇杀同俄特勤,击退敌寇,为数千冤魂报了仇。开元八年冬十一月,敌酋暾欲谷率军袭赤亭,当时我为校尉于镇外五里遇敌,可怜几百的袍泽兄弟全数战死,只留了我这个未亡人被埋于尸骸之下苟且偷生。再说吐蕃狗,数次冒犯我大唐,哪一次不是掠尽人口,杀尽牛羊而去,数目太多,不能一一相数。贤弟呀,你倒是说说,他们该不该骂,该不该杀!”

李扬见其醉了,只得安慰了几句,那安镇将便将杯子随手一扔便躺倒在炕上,呼呼沉睡。

李扬将驿丞叫道,命他派人残局收局了,吩咐道:“不可怠慢了,有什么需求可随时找本官。”

出了门,站于院中许久,听那边的呼喝声越发大了起来,心道,看来还是行伍之间善饮。

“李寿昌,小的可否说几句话?”回看是那何羯达凑了过来,李扬皱眉道:“你有何话说?”

“小的只是想与明府做一笔买卖。”何羯达朝屋里狠狠的看了一眼,又堆了笑与李扬说道,“明府也是瞧见了,将军与小的有些不合,如是这般去了长安,小的性命只怕能留着三分就不错了。小的以为,如是李寿昌能保小的周全至长安,小的愿以大功劳相待。要知道小人所知之事可是天大的功劳,李寿昌,可要三思了。”

李扬看着那双像是清澈的眼睛,心里暗道,若不是你在小节之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奸诈,差些让你给骗了。于是淡淡的说道:“你说的本官自是不信。你倒是说说看,怎么能称的上是天大的事?”

“这,李寿昌,你可要相信小的。”

李扬摇头:“你当本官是三岁的孩童!本官乏了,祝你一路顺风!”说罢要走,

“慢,李寿昌。”何羯达急拦着,着急的说道,“留步,小的。”下了个决心道,“请随小的这边来。”

李扬随他进了屋里直视着说道:“你可以说了,让本官看看到底值不值得。”

“明府,莫要着急了,请李寿昌过目相看这是何物?”何羯达躬身将李扬让进,从怀里掏出一物往前递过说道。

李扬接过是一封书信,左右晃了晃,见封口已开,用眼复去瞧了何羯达。

“李寿昌可拆出瞧瞧。”何羯达拱手道。

李扬展开看过脸色大变,急忙装入封里扔与何羯达,厉声道:“你这是何意!”

何羯达收了,朝前一步至李扬一侧小声道:“明府,你也是瞧见了。那你?”

“本官累了,明日再说吧。今日已是酒醉,有些事情记的不大清楚。告辞了。”李扬退后一步,摆了摆袖子扬长而去。

院门之外,李苍头将耷拉的眼皮抬了头,像是有些怕冷的圈了双手于袖内,抹了抹鼻子,紧跟了几步随在后面。

路上,李扬随意说道:“要是有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那该怎么办?”

李苍头不语,仍是紧紧的跟在后面。

“苍头,依你之见呢?”

李苍头方才说道:“就当不知道好了。”

“哦,哈哈。”李扬笑了拍手道,“好个不知道,那便不知道了。苍头,看来这西边要起风了。”

“老爷说的是,起大风也好,小风也罢,能招来雨便是好的,招不来那就是恶风。”

“说的好,回府!”李扬打马前去,留有数语,“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摘自屈原,离骚)”

李苍头难得放肆的大笑,加快了跟上的脚步。

晚间,茉莉梳了发髻与李扬敬酒,那羞答答的俏模样让李扬心中火热,接杯之时用小指勾住了她的托杯左手,虽是快速的放开,却也感到滑腻的冰凉,不似销魂胜似销魂,立刻让茉莉羞的不能自己,低了头不知所措,不知身在哪里。

喀秋莎笑道:“茉莉妹妹,还不快来与阿姊奉茶?”

茉莉方醒了过来,从满眼都是羡慕神情的春桃手里端过茶水,跪到小荷面前,轻轻的说道:“请姐姐茶。”

小荷接过喝了又回了还去,吩咐道:“许妾之资先放在我这里,多时大郎寻了你父母便送过去,一并将你的籍也入了户,那便是正式的进了门。如今先这样,跟在我身后,也是有些委屈你这丫头了。”

“茉莉谢过姐姐。”茉莉叩头礼拜而道,心里知道自己还不能算是正式的妾,只不过是个通了房的丫头而已,但也是满足了,不免朝西面看了一眼,又想,这样总比将自己卖了要好的多,起码能和他在一起。用眼角快速的瞟了一眼正热切的瞧了自己的李扬,心里嗔道,真是个冤家。

余下的朵儿她们,只是互见了礼就算过了,从此之名,这李家便有了个叫茉莉的大姐。

该安歇了,茉莉跟在李扬与小荷的身后进了房里,和秋娘、梅子将洗澡水打好,放在屏风后,便让二个丫头先下去。自己脱的只剩了小衣,红了脸唤道:“姐姐,郎君,水好了。”

小荷与李扬坐在**调着笑,听到后回道:“知道了。”便走到屏后,将衣裳除了,如玉脂的身子露了出来,披了一件轻纱出来,走到浴桶前踩了木台阶进去,笑着对茉莉道:“一会大郎洗完,你也洗洗。”

茉莉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羞红了脸点头,将手伸进去给小荷轻轻的擦着。

小荷洗过,茉莉将水放掉,用小桶吃力的又将浴桶倒满水。有些累了,想去擦擦汗,却让李扬将手抓住,就听耳边说道:“莫要累着了,有些事吩咐她们做便是了。”

茉莉这心顿时狂跳了起来,回了句:“茉莉自己愿意。她们粗手苯脚的恐伺候不好。”眼光飘浮之中,见李扬赤条条的站在自己身边,这身子发软就要站不住而跌倒。

李扬轻轻的扶住,小声说道:“真是调皮”李扬快速的在茉莉额上吻了下,便钻进了浴桶里。

茉莉不知该怎么去做,以前都是服侍朵儿洗的,这如今要服侍自己的夫君洗了,又羞又急之间竟是愣在那里。

李扬看了笑出声来,用水扬了一下。

茉莉这才走过,闭了眼将酥软的身子靠在桶边,将手探进去,还未挨着便气喘吁吁,眼睛迷离的差些瘫了。

李扬见此也不强求,自己擦了擦起身出去。

夜间,李扬与小荷数度风流,小荷轻呼不行了,便将在一旁擦汗与帮忙的茉莉拉了进来,说道:“大郎,妾身不行了,让茉莉来。”

茉莉本就心乱如麻,这时好生的害怕,想逃了出去,却被二眼冒光的李扬拉上了床,几下除去小衣,不由分说的强行进入。茉莉痛呼一声,张口在李扬肩上咬了一口,却是更加让李扬疯狂。

终是事过,茉莉满足的脸上仍带了泪水,忍着下身的不适,将床铺收拾好,把那朵鲜丽的贞洁梅花收入怀中,看着李扬相拥着小荷睡去,自己回到外间躺下,将头蒙住不知是疼痛还是喜悦的盈盈哭起。

十九日,还在睡着的小荷叫了茉莉进来与李扬穿衣。李扬小声的问道:“是否在怨恨我?”

茉莉张了双臂给李扬系好丝绦,顿了下摇摇头而又轻轻的点了点头。

李扬止住茉莉的动作,将她抱在怀里亲着小脸温柔的说道:“不管如何,给为夫生个孩子吧”

茉莉哇的哭出声来,紧紧的抱住李扬的腰。

小荷睁开眼看了看又闭上,脸上一片安详平和。

茉莉随李扬出了门,门外候着的秋娘躬身问候:“见过老爷,见过茉莉姐。”

“奶奶还在睡着,你们小心伺候着。”茉莉吩咐了一声,又道,“奶奶要是醒来,问起老爷,就说老爷去用饭了,一会可能要去二奶姐房里。”

“是,茉莉姐。”秋娘的脸上不知何种表情,是酸是苦,还是不甘,或是还杂和着一丝嫉妒。

去了大观楼,厨娘将早饭端过,茉莉接着一一的放在桌上。李扬指了另一个桌子笑道:“来,挨着我坐下用饭。”

“奴家不敢,这是姐姐们坐的。”茉莉咬了咬下唇,看着桌边的圆墩说道。

李扬不再勉强吃过了饭,对一侧候着的厨娘道:“再搬一个位子放在这里,日后有人要坐。”

茉莉听罢,眼泪流了出来,见李扬朝自己微笑,便急用袖子擦去道:“迷眼了。”

“走,今日你便陪着为夫到前边。”李扬去拉茉莉的手,茉莉吓了一跳,忙四下看去,见厨娘已是走掉,这才怯生生的将手伸了出来。

一前一后的相跟而走,见对面有丫头过来行礼,忙甩开回礼。李扬再想去握,却是藏了身后,吐着丁香小舌,做鬼脸状。李扬心慰知是那调皮的性子又回来了,也不由的为昨夜而后悔,寻了段无人的路段,停了下来,轻轻的对茉莉说道:“让娘子昨夜受苦了,为夫日后轻柔些。”

茉莉羞红了脸,跺了一下脚逃了出去,却是在前边嫣然一笑说道:“老爷快来抓奴家!”

“哈哈”李扬紧走了几步,追了上去。

到了朵儿房里,朵儿懒懒的倚在床头,不知发着什么呆。见李扬见来,顿时高兴起来,起身就要扑过却是一眼看到紧随在后进来的茉莉,那精致的脸上有一丝的难过,朝李扬万福道:“夫君来了。”又笑着与茉莉说道,“妹妹也来了。”

茉莉施礼道:“见过姐姐,妹妹给你问安。”

“快些里边坐”朵儿回礼,朝外呼道,“夏莲,夏莲,上茶。”

夏莲好久才从外面应声,朵儿气道:“真是个奴婢样子,整天不知想些什么,也想攀了高枝,却不看看自己那模样。老爷与妹妹都进来这么久了,还不来招呼。”

茉莉的脸色有些变的惨淡,低了头用手绞着丝帕,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娘子!”李扬沉声道。

朵儿也知这话有些伤人,便笑了说道:“茉莉妹妹,姐姐可是极是喜欢你的。从你来了那日起,我们便情同姐妹了。这日后有了名份,你还需称我一声二姊呢?”

“老爷,奶奶,茉莉姐请用茶。”夏莲也来的巧,正好将屋里的尴尬解开。

这时小荷进来,笑道:“正好在呢,夏莲你领着茉莉去五奶姐那是将月钱定下来,数目就按各房的七层给。要是不够了,就从我这里扣,反正我这里领着双份也花不完。”

“是”夏莲将茉莉领了出去。

小荷瞧着朵儿与李扬有些不对,又说道:“这是怎么了?大郎,妹妹。”

“我先去前边了,你们慢慢聊着,今日就让茉莉跟着我。”李扬未动茶水,站起身来走了。

朵儿却是哭起唤道:“阿姊!”便将方才的话学了一遍道,“也不知怎么,虽是从我房里出去的,但还是心里极不舒服。”

“你呀,与个丫头生什么气,凡事要想开些,她这不还未成六房呢,如今你还是主她仍是仆。妹妹,有些话做阿姊的也要说个清楚。不管如何,这内宅里可不许乱了,明白吗?”小荷叹声道。

朵儿点头:“知道了。但妹妹就是难受。”

“谁都是如此,其实我是最苦的,你们都看不出罢了。”小荷苦笑道,“还不是为了这个李家吗?就认了吧,谁让我们都是女子呢!”

二堂,李扬随意的翻着卷宗,心里烦燥之极,心道,人人都说左搂右抱坐享齐人之福,可偏偏到了我这里怎么就才了这个样子,别看表面一团的合气,可暗地里唇枪舌枪的意味是越来越大,真是头疼之极。

“老爷,喝茶吧。”李苍头过来微笑而道。

李扬看了李苍头的眼问道:“苍头,本官问你,为何有人的地方就要相斗呢?”

“人之本性!”

“何解?”

“贪!”李苍头躬身道,“无他,只是一字足已。”

李扬忽悟然,我之贪色,妻妾之贪我。夫妻之间本是阴阳平衡,如今内里阴盛之极,便出了问题。于是大笑几声,又问道:“何以解贪!”

李苍头想了想摇着道:“不知,无解。”但又吞吐的说道,“不妨无为?”

“无为?你说的是老子道家的无为?无其为,是为;无其事,是事;无其味,是味(原话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小多少。报怨以德。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矣。出自老子,道德经六十三章)”

“可以试之。”李苍头微微点头道,“此外,摩诃耶那提婆(汉译,大乘天),大遍觉法师曾带回《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部,烦心时可颂之。听老朽念,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为唐玄奘译文)”

“受教了”李扬听二部经书而心平,淡淡说道。

李苍头瞧了李扬一眼,心由发微笑而退下。

“老爷,有自称何羯达的番子请见。”刘一大步进来禀道。

这时茉莉从里出来,身于李扬身侧给刘一见礼。

刘一见茉莉头上挽的妇人髻便知怎么一回事了,忙回礼道:“见过小奶奶。”

“让他进来。”李扬说道。

不一会何羯达进来,正想与李扬说话却是看到了茉莉,顿时呆在那里死死的盯着不动。

PS:经文不敢断文,只好抄下,对不起了各位,可跳过。有人也问我是不是信道或信佛,这个只能说觉得里面的一些经文真的很好,可以研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