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三百零六章 财产

李扬正是有一句无一句的与都官郎中陈明说着话,那边颜真卿手里捧着账薄过来,有些闷声的说道:“李县男,陈罪人之家中财产已是清点完毕,请过目!”说罢一言不发的盯着房沿上的飞椽,好似有诸多的堵心之事。

“颜御史,可是还有事情要与本官说?”李扬看了出来问道。

颜真卿忽是激动起来,切齿道:“该死,真是全都该死!一顿酒肉臭,十年贫寒家!李县男,下官要面圣,治那张罪人死罪!”

一旁的陈明叹道:“能让颜御史如此失态的,怕都记在这账薄之中。还是请县男过目后再说吧。”

李扬点了点头,翻开头一页,见上写道:“现钱一万五千贯,藏于后宅卧房下的钱窖。”不由的大惊问道,“果真有如此之多?”

“李县男可去看看便知了,时长未动,钱已生了绿锈,而牛筋的串子都烂了,还有许多的散钱未是清理出来,只是先堆放在一边,等待多叫些人手复核。李县男,凭他张罪人的俸禄他几何能挣下这如此多的钱财!真是该死!下官已是无话可说,只留了一腔的愤怒!”颜真卿重重的朝地上呸了一口骂道。

李扬又是往下看到,“帛五千三百段,藏于左库里。”“什么?这么多!”李扬看着惊叫了起来,“五千三百段,颜御史这可不是你我在开了玩耍?”

“下官上有君父长辈,下有子女孝男,可是与县男开玩耍之人?下官现年已是二十有六,岂能在此事上儿戏!李县男,你再往下看!”颜真卿狂笑道。

都官郎中陈明则是瞪大了眼睛,不顾礼制,也不管违越,一把将李扬手中的账薄抢过,往下念道:“房产长安三处,一处于此保宁坊,为四进多层院落,计大小房屋三十七间,加之花园占地五十余亩;归义坊一处,占地三十亩;升平坊别院一处,占地三十七亩。东都洛阳二处,淳化坊院占地二十亩,教义坊院占地十九亩,以上皆为房契为证,契约人张思问。”

“好好好,好哇!”李扬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愤怒,只是不住的冷笑着说着反语。

“田产共计一万七千三百亩,其一千亩位在万年县南郊的田庄,五百亩东都洛阳永通门外,五千亩晋州,五千亩郑州,三千亩许州,其余二千八百亩皆是几州县分散,大处五百亩,小处一百亩,是为各地仓监所赠。”陈明翻自二页念道,“另存监马二百匹,现藏郑州田庄内。”

“他这是要干什么!”李扬怒道,“自高祖皇帝受命于天登大宝以来,定下了凡天下之田,五尺为步,二百有四十步为亩,亩百为顷。度其肥瘠宽狭,以居其人。凡丁男、十八以上中男以一顷;老男、笃疾、废疾以四十亩;寡妻妾以三十亩,若为户者则减丁之半。凡田分为二等一曰永业,一曰口分。丁之田二为永业,八为口分。凡道士给田三十亩,女冠二十亩;僧、尼亦如之。凡官户受田减百姓口分之半。凡天下百姓给园宅地者,良口三人已下给一亩,三口加一亩;贱口五人给一亩,五口加一亩,其口分、永业不与焉。凡给口分田皆从便近;居城之人本县无田者,则隔县给授(摘自唐六典尚书户部)。就按他张罪人全家二十二口,皆授百亩,也不过为二十二顷,他却独霸一千七百余顷,让天下失地或流离或自贱为奴者难以为堪!硕鼠!硕鼠!”

“李县男,还有下文,请听下官念之。以上田产分为田庄十八处,大者驻随身,奴婢数十,小者租调,驻亲戚一户看管,以上人等共计四百五十二人,皆有收租凭证。此院建有粮仓,存粮一万四千石,其他二院也计有粮七千石,洛阳二处合计一万四千石。此数已进出用度账薄为证。”都官郎中咳嗽了一声,又是念道,“西市有米行一处,东市有珍品行一处皆是以家中亲友所开,获利年百贯。”

“来人,张长史何在!”李扬唤道。

“下官在!”张旭跑过听令。

李扬怒道:“去将这二处查封,相关人等一个都不许走漏!”

看着张旭领命而去,李扬压了压心中的愤怒道:“请张郎中念下去。”

“哦,各房之中搜出金器八百六十四件,共合斤两七百四十二斤三两四钱;银器三千七百件,合斤两二千四百斤五两一钱;一尺高的红珊瑚二十只,象牙四十根,犀牛角三十二根,虎皮二张,上等无缺裘皮一百件,中等小瑕四百件,大小玉石二百八十九件;七两以上山参一百二十九根,党参三百二十一斤,渤海国贡参十九根,火寻国玉制棋具二套......”

“够了,陈郎中莫要念了。”李扬越听越心惊,越听越气愤便将陈明叫住,又与颜真卿道:“颜御史,无是无误便上报吧。”

“下官领命,下官这便去一一对照验看。”颜真卿与李扬拱手,自陈明手里接过账薄而去。

李扬满脑子如今都是那天大的数字,摇头气道:“真是该死!流徒千里真是便宜了他!”

“李县男,也莫要气愤了。来时下官已是听说了,本是要处斩的,可众臣工,哦还有太子殿下”陈明压低了声音说道,“都是与这陈罪人求了情的。县男难道看不出来些什么吗?”

“请陈郎中指点!”李扬只是觉得众臣与圣上争权,但也不敢明说出来,只能借由他口说出,由是问道。

“呵呵,先说这陈罪人,正室娶的是高门望族之女。一女嫁于裴家,一女嫁于张家,长子娶了崔家之谪女,二子拜朝中重臣为恩师,如今已是押了,可那二个女儿也因已是他人妇,便是免罪了。但如此一来裴家、张家与那崔家俱是重臣,那能干休了,此中错综复杂,结树盘根之关系是你我想不到的。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呀,难啊!”陈明叹道,“圣上也只是一个圣上,天还需云朵趁着,不与谁人面子也是不行的。李县男你可是懂了?”

李扬点头,暗道,百年之家就是剩了绝户,也是为大树,难撼也!

“禀李县男,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请见。”守门的金吾卫进来禀道。

“不见!”李扬正在恼怒,听的有入道之人也来搅和,便一口高声的回绝了。

“好大的口气!是谁说的不见本师的!”门外有女子声音传了进来。

李扬回看见是一位风资绰约的女道人从外进来,却是不认识,但后面跟着的那个小人儿却是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对自己眨着眼,也用袖口掩着小口非明是在偷笑。

李扬顿时喜忧参半,喜的是这小人儿不是别人正是咸直公主,忧的是她来这里干什么,这女道人又是谁人。

李扬忙上前去与咸直公主见礼,躬身道:“臣清徐县开国男、沙州司马见过咸直公主,祝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咸直公主却是未说话,用眼与李扬打着眼色,直往那女道人身上引去,见李扬不开窍,不明白的与自己摇头,气极骂道:“你死人呀,快些过来见过本宫皇姑玉真公主”

什么,玉真公主,皇家的姑奶奶!这怎么回事,怎么叫了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呢,我怎么没听说过,正在纳闷着就听都官司郎中已是躬身施礼道:“臣刑部都官司郎中陈明与玉真公主、咸直公主见礼了,祝二位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听罢李扬的头差些炸了,真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