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三百零九章 相谈

众臣领旨,尚书右丞相率众臣返尚书都省值夜。李扬随在最后也不知该去哪里,再者监门已上锁,除奉旨外不得出入,自己虽是校检刑部司员外郎,可看了那刑部尚书崔隐甫瞧了自己不善的脸色,便是打消了念头。

“李爱卿留步,陪朕说会话”正在发愁间就听李隆基在唤人,一时不知在说了几位李受卿,汝阳王、太仆卿李琎,御史大夫李适之等人皆停步回身等圣上定夺。

李隆基大笑指了李琎道:“花奴,你却是凑的什么趣,快去!”又与李适之道,“快些拉着花奴去斗酒。”却是目光落在李扬的身上,“子仁,你且留下。”

“遵旨”李扬拱手侧立站定,心中忐忑地等着陛下说话。

李隆基看了看夜漏,走下阶前,来至李扬面前道:“李爱卿,陪朕走走。”又与杨思勖说道,“天寒了,去将朕的那件狐皮披风拿来与李卿御寒。”

“陛下!臣,臣惶恐!臣不敢!臣......”被感动的李扬一时之间激动的竟是有些话不搭言,立刻跪于地上不由的带着重重的鼻音说道,“陛下,臣万死难报皇恩!”一头重重的叩在地上。

“起来吧,你之表现朕是看在眼里的,有这份忠心朕便心慰了!起来!”李隆基亲自挽了李扬,见李扬二眼通红便是笑道,“好好的为朕办事就是了,来,朕与你披上。”说着从杨思勖手里取过披风,亲自为李扬披上。

李扬此刻的心里热血沸腾,真想将心掏出来呈在面前与圣上相看,哪能让李隆基再为自己披衣,忙退后一步,跪倒说道:“陛下使不得,可要折杀臣了。”

李隆基也不过是做个样子,即是如此便随手交于杨思勖道:“此披风便赠与李卿了,

“李县男,还谢恩!”杨思勖提醒着。

李扬忙谢恩,忙中出错竟是多呼了一万岁,这让李隆基大笑起来。起居舍人王仲丘皱了眉,提笔写道,沙州司马李扬字子仁,于二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先取悦上,加清徐县开国男,又奉旨查抄罪臣陈思问。上大悦亲点校检刑部刑部司二员外,夜,上恩赐其披风,感激之间语无论次四呼万岁,真是世上之一大观。

“此为私事,莫要记了,划去!”李隆基自是看到,便交待了说道。

王仲丘躬身应了声:“遵旨”便将上写之言划了一道。

李扬倒是对这些不在乎,他如今在乎的是陛下对自己的态度,见李隆基如此看重自己,这心里的激动自是不言而喻,当杨思勖将披风交于自己手上时,李扬哪里敢穿上,只得伸了双手将这披风捧在胸前。

“李卿,有些事过去就当过去了,希望你莫要怪罪朕,朕那时也是听了小人的谗言,被蒙在了鼓里,朕与你认错了。”李隆基忽说道,并且眼睛直盯着李扬的脸色。

李扬听罢,心里知道就是小荷被选花乌使的那件事情,自己都已是忘记了,可没想到圣上还记着,还就是现在与自己认错,这岂能不让自己感动,并生出了为之效死的决心。这时什么的百官同僚不待见,什么自己的前途,都是想不起了,唯有一腔的热血愿献于陛下,于是又一次跪到在地,轻轻的将披皮放于一边,重重的一头嗑于地上,发出闷声的嘭嘭声,话里已是泣声甚重的说道:“臣万死,臣该死,臣肝脑涂地以报陛下之恩情!”

“起来,朕不要你谢恩,朕要你好好的为大唐效力,为天下的百姓效命,你可愿意?”

李扬复叩一头道:“臣愿意!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说罢,站起躬身侧立。

“好,说的好,难得你有如此之心,朕心慰。”李隆基见李扬面色真诚,依自己的观人之术能看出此时的李扬绝对忠心,于是决定再加一把火,便回头对殿中之人说道,“你们后退五步,朕有话要对李卿讲。”

见众人退后,李隆基目光一冷,背后缓道:“听闻你与朕那不孝女儿咸直来往密切,你与朕说实话,可是属实?”

“这,臣,臣不知。”李扬被此话惊的差些将心跳了出来,思过想后就是死也不能说出,只等着降罪,已做好了被罚的准备。

“哼,莫要骗朕了,看你的神色便知是真的了。李扬,你知道为何朕对此事放任不管吗?”出乎意料的是李隆基并未生气,只是反问道。

李扬心慌意乱,哪里能知道,只是低头死硬的说道:“陛下难出此言,臣确实不知。”

李隆基对李扬所说大抵已是知道,不去理会李扬所说,自顾说道:“听闻李卿是有了儿女,可朕也是位父亲,自是不愿儿女受磨难。咸直之心朕是知道的,但她是大唐的公主,有些事却由不得她的想法,这是不光是她难受,也为朕痛心,也为朕所无奈。朕不为别的,只想与李卿说一句话,你要好好的待她,切莫使她伤心了,等到她想好时,还请爱卿放手。这件事情朕只当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也不想日后再听到,子仁,你可明白?”

“臣实是不知,陛下放心好了。”李扬心中似波涛激荡,却一丝都不敢表露,怕李隆基看出什么,只得躬身低首说道。

李隆基知话点到为止的好处,于是便不在此事是说了,反正已是表明了态度,就看你如何的理会了,于是大声的说道:“走,陪朕去龙池走走。”李隆基见李扬已是被完全的收服心情大好,便是朝外走去。

“陛下不可,如今夜已深,若是有了闪失那老奴死都不能抵罪!”杨思勖忙跪于李隆基脚下叩头说道。

“真是扫兴,李卿你也是瞧见了,朕有时也是身不由已。”李隆基叹了一口气,但也打消了念头,随即说道,“罢了,本想让爱卿陪朕走走,如今看来诸多的不便,那就不为难他们了,朕去就寝总可以吧。思勖,你将李县男引到新射殿去安歇,明日送他出门。”

“老奴遵旨!”杨思勖将李扬领到东边之新射殿,寻一空闲之院落说道,“今夜还请李县男在此安歇,明早老奴再带你出去。这本是四王所下榻之处,自今岁薛王业毙后,陛下也是时常来此怀念便将此院关了。老奴与这里的寺人已是交待了,可睡于岐王处,李县男如是闷了也可在院中随意走动,但只限此院之中不得出了院门,不然被巡查的禁军看到是要是按诸阑入者定罪,李县男当是知道的。”此时的杨思勖至见了李隆基对李扬如此看重,哪有原先的高傲样子,自称了老奴介绍着。

“下官晓得,律定,诸阑入者,以逾阈為限。至阈未逾者,宫门杖八十,殿门以內遞加一等(阑入:乱闯,逾:越过,阈:门槛,遞:递)。下官谨记于心。”李扬恭敬的回道。

“这就好,那老奴便去交旨了,李县男好生的休息,明早再见。”杨思勖拱手告辞而去。

今日之事太多,李扬思来想去没有头绪也是睡不着,与看管的寺人相说一下,随了二位宫女在院里来回的走动。正在烦闷着,忽从敞开的院门看到有一人从这边相过,好生的面熟,细想了起来,隔门唤道:“牛兄弟!那位可是牛兄弟!”

那人正在行走,不防被吓了一跳,寻声看过,也是疑惑了少许,便高兴起来,跑过止了院门五步外兴奋的小声唤道:“李大哥,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