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三百三十九章 查看

再往后行便是镇兵所居的院落,其一处李扬驻足而望,脸有怀念之色自语:“真是物是人非!”却是想起了小荷等妻妾在此暂用过。

徐四未听清这位总管说什么,只当是想进去瞧瞧,便相阻道:“总管莫要进去了,内里未是打扫,杂乱的很。”

李扬知道恐怕里面不仅是为杂乱,可能还有血迹,指了相问:“里面可有袍泽被害?”

徐四点头。

李扬朝那边躬身一礼,转身往别处走去。

看过整个堡内,徐四相引上了墙头,指了垛口上的划痕道:“这便是为何堡门未有损伤,而城破的关键所在。”转头于里唤道,“黑牛,你上来。”

民壮黑牛上来,与各位见礼,想是未见过如此多的官位,声音有些发颤,施过礼后便是有些不自在,顿感手脚无措找不到地方,又是躬身又是抱拳,最后瞧了曹彬与徐四的样子,微微躬身低头拱手于胸的站在了最后面。

“黑牛,你到前边来,与老县公讲讲这是何物留下的痕迹。”徐四忙去扯了往后退的黑牛说道。

黑牛怯怯不敢直视李扬,只是肯定的说道:“是抓钩所致。小的在播仙镇当差见过这等小巧的抓钩,钩头缠麻浸水,下带小半截杏木,其下是数丈软索。哦,就如半边的云梯,行走于墙垣之间甚是方便。”

“好了,黑牛,你可退下了。”徐四将黑牛遣退,于李扬拱手道,“这等抓痕,在下数过共有二十七处,皆在背阴之地,现已一一标记。其贼必未攻门,只消甩上数枚抓钩便可突上城头。也是那夜去遮了月,或是镇兵贪杯,便是让贼摸了上来。本就是无几的亲卫,都被不作响的杀死,后面之事便是理所应当的发生了,可怜这八百好儿郎竟全糊里糊涂的丢了性命!”言语哽咽,已是掩面。

李扬不作声,面沉似水绕城转了一圈,至最后一处抓痕时,猛然抽刀斩去,将包砖劈去一角,愤而泣道:“安兮英魂、天地壮哉!刀以明志,誓报此仇!”愤而离去。

“曹队正,请带本官去祭奠众位逝去的将士。”李扬下了城墙,面有悲苦而道。

曹彬点头,拱手不语,赤着眼往后便走。

至钱粮楼,曹彬跪倒在当院,放声大哭起来。徐四于李扬一旁悲道,“一时未能安葬便将此楼改为义庄,暂且安置。”说罢缓缓跪倒,伏地痛哭。

李扬心中难受之极,一时禁不住便是哭出声来,一时之间众人皆是号顿,惊的屋檐之下的家鸟振翅高飞于天际之间。风乍起,卷起一团黄沙,扑打在众人之衣上,烈烈作声。天地之间浑然变色,黄风加劲,是为大作,遮天蔽日,隐隐之是呜呜而鸣,似为悲哭似为哀啼。堡外马嘶叫,狼低啸,合着一股浓浓的苦怨之气,冲击着众人的心肺!

“老县公,李总管!你可是听到这是兄弟袍泽的不甘之声!”曹彬痛哭流涕而大叫,“要为他们报仇!”

李扬铮铮然拔刀,划破腕间,厉声而道:“你等苦痛,我心有之。你等冤仇,我必报之。众袍泽兄弟,请安息,安息吧!”

说来也怪,等李扬说罢,风停沙落,除为众人披了件黄色的战袍外,再无了动静。

“你等可看到,这是众兄弟为你我披的战袍!必胜!大唐威武!”李扬愤然起身,举刀大呼。

“必胜,大唐威武!”先是此间的众人随着呼喊,后又全堡之人在呼喊,到后面却是千千万万之大唐人在呼喊,声壮之冲霄汉,威达四野。

至龙勒镇归来,李扬必是少了言语,命随车录事于大帐挂了,默默的看着。茶饭不思直至了二更天。

杨钊侍立于侧,见军中的亲随端上茶水,轻轻的摆了摆手,自己接过让其退下,轻声的说道:“李总管,请用茶。”

“哦,知道了,放于那里。”李扬声音沙哑不回头的说道。

“李总管,在小斗胆相劝,你是军中之柱,莫要为难了自己。”杨钊以拳捶击左胸说道。

李扬缓缓回过头来,一日之间,竟是憔悴了许多,那双眼睛红肿却精光四射,摇着头说道:“妻兄,你之好意我心自知,可我实是无心茶饭,每每想起那血泪的一幕,这心便似如刀在扎。八百,八百好儿郎,竟是如此含恨而去,这岂能让人心安!”

“妹婿,为兄知你心痛,知你难,但莫要忘了你也有妻儿,也有父母。如此垮了神,就是为众死难的兄弟报了仇得胜回去,又是如何对面对他们的泪眼呢?岂能不让他们所心痛!他们日日夜夜可是盼你平安,望你心宽!妹婿,不光如此,账外的一千兄弟也生生的指望了你,你可要保重身体,莫要众人心忧了。”

李扬点头,将茶端起饮了一口。杨钊大喜,朝外喊道;“快,快将饭菜端了进来!”

默默将饭用下,李扬问道:“薛旅帅已是走了大半天了吧?

“是”

“可有消息传回?”

杨钊拱手:“回总管,暂无消息。程牙官已是出去等候,有了消息自会传进来的。”“哦,吩咐了他们,要好好的养了精神,待出击之时可要奋勇杀贼!不报此仇难以为人!”李扬身弱实是有些累了,加之悲伤过度,这头脑便是有些迷糊。

杨钊愣下,但还是大步出帐而去。至了帐外掩面无声的落了几滴眼泪,将其擦去又转身回来,禀道:“在下已是传了令,请总管不必挂怀。夜已深了,还请总管安歇。”

“哦,知道了,让本总管再看会这山川图。”李扬又是去瞧了地图。

“报!军情急报!”账外程义孝的声音传了进来。

李扬竟是愣了下神,忙道:“快些进来!”

帐帘挑起,随着一股寒气扑入,将油灯吹的忽闪了几下,程义孝身挂重甲,手弯之间捧着头盔而进。

“可是薛旅帅有了消息!”李扬快步走过急问。

程义孝道:“正是,先锋军遣人送回急报,请总管过目。”

李扬着紧的抓过,平稳一下自己有些紊乱的气息,折开观瞧。看罢喜极于地上团走连声称好,于杨钊面前停步,喜笑颜看拍着其肩头道:“去,快去,去请了众将官来议事。前方有了贼子的踪迹了。”

杨钊应了声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像是有些喜过头的李扬,扭头而去。

“程义孝!你去再探,如有军情快速报来!”李扬转头令道。

“在下得令!”程义孝也施礼而去。

“哈哈,好好好,本总管倒要看看你等贼人的下场!”李扬紧紧的相握了双拳,将那张军报捏的死死的,生怕让风吹走。

“总管,末将到!”随着一声声的点到,李扬坐了正座,扫了下面众校尉一眼,将军情条陈放于案上,沉声道:“薛先锋已传回了消息,在阳关以南,沙之边缘现贼之踪迹,有被杀的女子为证!诸君请看”李扬离座用手点指了发现其踪的地图,道,“离我军约六百里,诸君可有何说法?”

康校尉抱拳道:“请总管下令,全军开拔,以战!”

李嗣业却道:“总管不可轻动,如是贼人的调虎离山之计那便危亦。且看,此地为雪山南,大漠东,应是一片无览之地,可为何不见其踪,只见一死去的女子呢,这其中必有诈。此地离我寿昌已是六百余里,我军若是赶去,来回需一日,如是贼子复来,这寿昌可如何挡之,还请总管三思!”

“哼,李校尉,你非明是怯敌!那八百袍泽兄弟可是在天上看着呢!”康校尉冷哼说道。

李嗣业怒起,指着康校尉厉声说道:“你!你岂能辱我!我便与你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