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四百一十九章 孽缘

未过一日,太真的叔父传过话来应下了武惠妃的亲事,被追回的杨玉失神落魄的躲于房里谁都不见,至晚间出来时,那憔悴的样子把众人吓了一跳,怕有个好歹急是请医者来为其诊治,而她却道:“不必了,这都是命!奴家认了。”

之后等着至尊下诏册封的几日里,杨玉仍是无言不语,这让太真甚是担心,每日多半陪在身边,只有这时她才笑一笑。每每见李扬进出的时间,目光便随着其身影转动,心中痛苦不已,原来心中不知何时竟是有了他。

太真也是瞧了出来,心中不快之余还带着少许的窃喜,暗道幸好是这样,不然的话亲生的姊妹可要真的撕破脸了。

十二月初一,大唐皇帝陛下加秘书省秘书郎,奉议郎并集贤殿书院直学士,校检刑部司员外郎、知北庭都护府司马事加清徐县男实食三百户李扬知制诰,并带竹简漆书册授杨氏女名玉者为寿王妃,并择腊日后三日行嘉礼。

由李扬宣旨后,杨玉痴呆的跌坐于地久久不谢恩。李扬无奈只得过来轻问:“玉娘子,谢恩了。”

“这便是你希望的到?”杨玉泪眼而望,无助凄苦的样子让人心碎。

李扬虽是有些好感,但对这小姨子却是没有半分的动心,美人是好,但只是欣赏而已。坐拥两位相似面貌的佳人实是想都未想过,而且还带有一丝的抵制,因为看到她老是会不由的误认是太真,这有时实在尴尬之极。

见李扬不语,杨玉笑起:“奴家便知道你心是如何在想。罢了,奴家便做这寿王妃吧。”心中却也落定了一个想法,你是不敢么?是怕了!即是如此,那我便依了你等的意,将这个大唐搅个天翻地复!同时又恨上了派她而来的门里,如不是让来这洛阳,就不会遇上了李扬,也不会如此的难受。也许未遇着,自己将会高高兴兴的去依了长老之意当这寿王妃,可造化弄人,竟然会是这个结果。这实是她没想到,也是门中的众长老也没想到,想定了站起,自李扬手里接过了竹简漆书随意的握在手里,痴看了一眼呆着的李扬不顾身份的哈哈大笑而回了房中。

被杨玉所问怔住的李扬无味着她的话,心中骇然,这怎么可能呢?杨玉怎么会有如此的想法,太今人意外了。

因是新妇,这里便是不能住了,杨玉将贴身之物收拾好便要去杨宅住。众人送出了宅门,杨玉将太真拉在了一边,众人只当是两姊妹要说些贴已的话便都散了。

而太真回来之时,脸色异常的难看,强装笑貌与小荷等了告了罪回至自己的房里,呆坐在**回想着杨玉所说的话:“阿姊,莫要想着将妹妹这般送走。姊夫,我爱定了!”这心中便是慌的很,小时未走失时,自己就事事争抢不过她,如今眼看着如此,她竟然真的惦记了自己的夫君,这可如何是好?当下也没了个主意,竟是忘记了杨玉已是他人妇,此事也许只是说说而已。

送走了杨玉,这院中平静了许多,人们又如往常一般做事。转眼至腊日与假三日,李扬领妻妾子女祭大明、夜明、神农、后稷、伊耆、五官、五星、二十八宿、十二辰、五岳、四镇、四海、四渎、五田峻、青龙、朱雀、麒麟、驺虞、玄武及五方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井泉、水、墉、坊、于菟、鳞、羽、介、毛、邮、表、猫、昆虫等,共一百八十七神,取七盘之数,备酒肉。

值节夜间众卫彻夜,各坊、市、观、寺俱是不,众妻妾凑于一起提议去南市相看,李扬大抵是午时与尉迟父子饮酒多了这头便晕死,摆手让她等而去,唤过脱也不花与刘一等人领齐防阁与执衣,小荷等人便各领了丫头欢天喜地的离去。

李苍头本也起留下,却也让李扬遣去道:“李公,家中诸是皆由你忙乱,真是受累。今日不妨也散散心去,再则本官众位内子大多喜玩闹,你跟着去也好有个照应。”这才无奈,吩咐着几个门子便相随而去了。

将他们送走,自己便取了一本书躺于书房左暖阁的软榻上翻看,婢女奉茶守一边添火加炭,便也其乐融融。

大抵约为一个时辰之时,太真从外面进来,倚门相看夫君却是有些痴了。婢女见着施礼要唤时,她轻轻的挥着让其下去。

“姚本卫鞅,卫公子叔痤之子也。痤仕魏,相惠王。痤病,惠王视之曰,“若疾不讳,谁可与为国者?”痤曰,“臣庶子鞅可也。”王不听。又曰,“王若不能用,请杀之,无令他国得用也。”鞅由是亡奔秦,秦孝公封之于商,曰商鞅。卫公之后孙也,或曰公孙鞅也。鲍本鞅事魏相公叔痤为庶子,见魏策。正曰:此据史。愚谓,公孙,卫之公孙也。庶孽公子,恐非。盖因为中庶子而生此文。(摘自战国策卷三)姬痤不凡,自其子公孙鞅少时便能看出其大才,照此看来姬痤才是神人。”李扬赞道,伸手与茶却是杯空,便唤道,“侍儿添茶。”许久未见便自书中回神看,见是太真便是奇怪问道,“娘子怎么独自归来?”

太真不语,白了他一眼赌气般的打落了手中之书,背对李扬而坐。

李扬嘻笑,当是几女在一些玩耍又与哪个姊妹闹了别扭,便挥手让退至门口的婢女走远,伸手将太真的腰搂住笑道:“可是玩的乏了?”

太真今日大抵真的气着了,自李扬伸手揽腰之时,便要挣开,便哪能挣的了,只得认了,但一颗委屈的泪水自明眸之中滴落了下来。

见佳人哭泪,李扬这心便是碎了,起身将其搂住温声道:“这是怎么了,为何又哭起。”

太真更是泪落不住,可着实让李扬慌了神,忙是安慰哄笑着。

兴许是这真气着了,至此一声也不吭只是落泪,渐渐的听着李扬安慰之话止了泪,朝他甜甜一笑便扑入了怀里。

暖香入怀,李扬本就这些日子禁的有些着火,如今寻了着独处的机会岂能放过,低头便是来吻了太真的小口,这手上也不老实了起来。

太真像是受了惊吓,奋力的推着,羞红的脸四下乱看。

“娘子,这是怎么了,反正今日也是要宿在你的房中。哦,为夫明白,那你我回房中即可。”李扬当是害羞,忙又来抱与怀中伏耳温柔说道。

太真只得低了头,只瞧的玉颈之间已是红透,这下更是让李扬澎**来,将佳人横抱在怀,如作賊一般偷偷摸摸的奔向内宅。

进了房子,借了月光急色的步入内间,将怀中的玉人放下又是吻去,手捧之处有泪痕又知她哭了,便停下动作问道:“娘子怎么了?要是不愿,那为夫可要走了。”

听的这话,太真却是拉住李扬之袖将其扯回,回亲了过来。

这还了得,李扬低吼一声扑了上来。

破关一刻,李扬大惊失色,这哪里是妇人之巷非明是一处子之身,急挣脱拔关点灯来瞧,只见片片落红于被,当下呆住这酒也醒过,小声的问过:“你,你是?”心中明知是谁可嘴里却是不敢说出。

“姊夫,奴家是玉奴!”玉人垂泪,声音虽是如黄莺之声,却像天外之雷将李扬击的体无完肤。

李扬只感天地顿塌,站立不稳扶床而倒,颤声喃道:“我,我真是禽兽!”

“姊夫,是奴家愿意,不干你之事。”杨玉将被拉过掩住身子,低首轻语。

“哈哈”李扬冷笑起,以手捶头痛声道,“禽兽,禽兽之极!”这精神快似要崩溃。

杨玉见李扬要陷入癫狂,也不顾了羞耻,也不知多大的力气一把将他拉过,紧紧的搂住低语道:“李扬,郎君。来爱奴家。”说罢急急的便吻起来。

李扬将其推开摇头而道:“不能,我不能!”

佳人泪如雨下,将被挑开赤身而道:“是奴轻贱,勾引了郎君。你若不爱奴家,那奴家只有一死!”说着便取了烛台将腊甩去,露出烛尖顶了喉间。

“不可!”看见那尖已刺破了白嫩之肤,浸出二颗血来,李扬忙是过来夺抢。

见如此,杨玉脸色隐隐闪过一丝的得意,反是紧紧将李扬抱住,口里却是暗然哭道:“郎君,就随奴家的愿吧,三日后,你我将是迟尺天涯之人,便是那寿王妃了!”

脑中混沌的李扬听的寿王二字,这心中不知为何狰狞了起来,你这寿王不是想谋我之娘子吗,那我先**了你之妻!便是翻身将杨玉压在身下,寻了桃源之地伏了下去。

杨玉轻声的呻呤了一声,便是迷失了。

也不知做过几次,反正杨玉直直的死过几次后,搂着疲乏的李扬无力但幸福的唤着:“郎君,奴家就是此刻死了也甘心。”

此时,**已失的李扬心中却是悔之不已,更加了无尽的后怕,平白的毁了人家的清白,而且又是准王妃,这可如何是好?似乎看到自己被推出大殿处斩的下场,便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杨玉见李扬没有回话,捧起他的脸见眉头皱起,便笑笑而道:“不必担心,反正奴家昨日已是检了身,再说了奴家可是陛下册授的寿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