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叙情

饮酒伏醉于酒肆中,三人哪里还分的清东西南北方向,大叫唤着酒博士拿酒来,一面又与其二人斗酒呼叫。

“二位兄长好雅兴,如此盛宴岂能少的了我。”门被自外推开,一大须之人露面而笑道,“焦遂见过二位兄长,见过这位小兄弟。”

张旭闻声见其大笑:“你这酒虫又是从何方钻了出来,不是说前日去邓州了么?”

贺知章坐身欲来拉,却是以手支席扑了个空,哈哈笑道:“来,来,来,你是来迟了,先罚三杯。不,三碗也奈你不得。酒来,多些取酒。”

焦遂脱鞋入里,又与李扬礼:“此位小兄为何人,二位兄长可是未曾引进过。”

“不才云州李扬。”李扬回礼道,虽是喝了些,但大多为小口相饮,如是像贺、张二位那般的饮法,早不知醉到何年了,但既是如此头脑之间也是昏昏沉沉有些不能视物,只见施礼之人带有随和之笑意,便也感此人是为亲切,于是忙是往里让了让。

焦遂哦了一声,连说失敬,自己也不见外,寻了内里便坐下,拿起不知谁之海碗便是晃了晃一饮而下,连叫痛快。

张旭忙不迭的与之倒酒,嘻笑着与李扬道:“此友饮五斗尚知醉意,这下贺学士该破费了。”

“酒来,快来,难不成能赊了你的账。”贺知章不满之极,以手拍阁而唤。

“哈哈,难不成又要与你的金龟来抵。”焦遂偷空已饮下六碗之多,瞧着贺知章有红脸之样,便是斜眼戏之。

李扬也是此事,便是问起:“贺师,如今的太白又在何处,何不一同唤来同饮。”

贺知章一怔,打了个哈哈道:“他是仙人自与仙子与一起,我等还是喝酒的好。”便举碗与焦遂相邀饮下。

“子仁不知,如今那太白仙人可是逍遥自在的很。”张旭脸上也不自然,悄声说道。

焦遂却是瞪圆眼睛,回味酒中之味,许久啧嘴道:“此家之酒不如前家好,还是汾清喝的痛快,又俱是养身。”但手下不减又取一碗饮下,与李扬解说道,“他如今可是入了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别馆中居住了。”

“你呀,真是多嘴。”贺知章无奈已笑,又与李扬道,“太白家中所寄甚大,小许娘子可是眼望其才而嫁,又以太白才而沾沾自得以盼其出人投地。安州白兆山下之桃花岩岂是那好居之处!”又叹,“我曾举之于陛下前,可子仁你也是记得,那岁巧是陛下烦之,故失意之。又想今其入中书等司先做个流外之员,可太白又心性高傲,难以心服以屈身处之,所以居长安几日便又离去,自几月前又回京中,不知走了谁人之门路,手执以故司马老仙师之书踏入了三影师之门。其间也见过几面,但行色匆匆说不得多少话,更别说是相聚一起饮酒了。唉!难道这做官真是好么?”

焦遂不管这些,只管相饮,听此言放下碗来说道:“做官岂是好字能了,若不是家贫,父母无力,我只得以谋生为手段,要是能入学认得几个字,说不得也要应一应这举。一但为官衣食无忧、受人仰视不说,就单单族中之人但凡有些瓜葛之朋亲哪个不来寻你、奉承于你。且不说办事如鱼得水,就是走至哪一处也是方便的很。贺八之言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明日我也随你吃几日官袍之饭,可是能行?”

“哦,焦贤弟醉了。”张旭忙是举碗说道,生怕二人说的僵起。

贺知章闻言也是一愣,叹道:“焦贤弟说的极是,是八郎说错了。”想及自己少时,如不是父母有几分薄产以供自己读书,自己岂能中试,又岂能安坐明堂之上与权贵所话,又岂能娶妻纳妾于宣平坊有宅。想想父母之辛劳,便是深有同感,心中也不为焦遂之言感到不快。

李扬也是点头,却是于座师之面不能敢,但这焦遂之言甚是有理。如自己不是有登科授官之潜力,岂不说每日奔波劳苦,就是家中的小荷又岂是让自己娶得入门,更莫说如今家中美妾五人,又养着的那些奴婢了。举一碗以敬焦遂道,“焦兄长,小弟观你面如常色,也不知究竟饮多少为醉?”

“哈哈,这倒是难说的很。自饮酒以来记不得有哪次醉过,最多不过腹中充涨而已。”焦遂又一碗入喉,又抓过酒坛摇了摇,与三人道,“你等已饮了些,此中之洒便是我的了。”说罢,大口的吃了起来。

张旭大抵也是思有其感,闷然以饮下,拍手高唤道:“何不来酒?”

“张长史,你等这般的用法,柜中早已尽数拿了上来。如今已下窖中取酒,请稍候。”博士苦着脸推门探头以报。

“你这狗头,又怕少了你的酒钱。看清楚了,今日可是贺学士买酒,岂能少了你的。”张旭大骂,“快去,如是因酒少了乐趣,那便打你。哈哈”

李扬摇头,从袖中摸出一吊,以身掩别人之目,侧身放于博士之手道:“快去拿来。”

博士手中一沉,这眼便发了光彩,与李扬作揖道:“还是客官识礼。请稍等,马上便取来。”说罢关门离去。

不多时扣门,列五坛之多取上。博士递酒与李扬小声说道:“客官还剩十余文,小的便是做主又取了只猪膀来。”

“好,小哥有心了。”李扬知道必有剩余,除去这些只当是作赏于这会做事的博士了,笑道,“多谢小哥。”

“呵呵,不敢相谢。”博士知是能落下余财了,忙是将酒尽数搬了进来,临行又道,“凡有吩咐,请唤春哥。”

“呵呵,春哥请了。”李扬回道,又瞧那三人已是斗起酒来,也不管这等闲事。忽然想起什么,又道,“春哥慢走,等下。”转脸与三人道,“贺师,张长史,焦兄,子仁腹满急需入侧,请见谅。”

张旭也有内急想同去,但被焦遂拉住道:“你且不可因急走脱了,李郎君不善饮酒可去,你却也找这蹩脚的借口。来,再饮三碗,随你。”只得翻眼作罢。

李扬出来将门推好,回身与博士言:“贺学士是否真欠的酒钱?”

博士依言回看其门小声道:“贵客说的极是,贺学士大器之人,往往不注重这些小事,有时给的多些,有时少些,掌柜不愿多说,但长年以来,多补少出,已是不下五、六贯了。”

“哦,这么多?”李扬有些不敢相信此话便是问道。

博士苦脸道:“小的如何敢欺了客官,不信可去查帐。贺监但凡二、三日必是来饮酒,哪次不是相邀数人来至。本来是旁人与他酒,但最终却是他来结账,有时钱不够便高挂帐上,再加上小的方才之所说,一来二去便是积攒如数了。”

李扬点头与博士道:“贺师清苦,你带我去见掌柜之人。”

博士一听如此,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扬,怀疑而道:“客官莫不是要替贺监结余帐目?”

“莫要多说,快领我去。”李扬沉声喝道。

博士喜上心头,忙是躬身相请。

至柜上,一娘子掌垆,以言后,脸上带花翻出账本以示李扬,并道:“郎君即是贵人,那奴家岂能做恶,这样吧,除去零头,添为五贯如何?”

李扬查验一番是真,便道:“身上未带足资,我写一便笺,你去我家中去取如何?”

“郎君说的什么便是什么了。”娘子喜颜,命人拿过纸笔以供。

李扬与李苍头书,让其付资五贯整,取身上随身之小印盖上递入娘子。

娘子见上书明街坊、住宅、资钱以及付资之人,又瞧小印为上品之玉石,便知此人不简单,当下当面也将账目一一勾去,方才让店中小厮二人去取钱。

李扬见事情已了,摸了摸袖中还有半吊之钱,又取了出来摊于柜上道:“此钱便存于柜上,以当学士之用度。”

“好极,好极。贵人尽请放心好了。来呀,与贵人那处送半盆盐煎羊肉去。”笑开了花的娘子也顺喜送了彩头。

李扬谢过,转身欲往楼上去。

“李扬,你,你给我站往!”楼口一声气急的呼叫唤了进来,与些同时一身青色之衣的女子冲了进来。后面数婢女急是跟进唤着十六姐。

李扬怔住,转身来看这熟悉的人儿,挤了笑问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哼!为何回京不来寻我?”起伏的前胸道出李腾空的激动心情,见李扬如此,原本的气恼却是化为一丝的羞意,低了头小声的问着。

酒楼之中有人喝了一声彩:“好标致的小娘子,可否请除去面纱让众人一观?”

李扬怒极,以眼相瞪,不管如何这也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娶之人。

那娘子察言观色岂是看不出李扬与这小娘子是一对,岂能得罪此出手大方的贵客,又瞧此女仪态优美,且又相随的丫头身上穿的自是不凡,便是出头泼辣骂道:“看什么看,要看回去看自己的娘子去!奶奶可是告诉你,这酒楼可是黑白二道皆是有人,要是有谁不服,让你吃板子去!呸!好好吃喝,莫要与自己添事。”又笑与李扬道:“贵人,请与小娘子上楼去。”又唤博士交待备下几样清新可口的小菜送上。

李腾空倒是没有生气,眼中只有李扬那怒目的样子,心中甜蜜道,“原来他是在乎我的。”见李扬与店家娘子点头,来让了自己,这脸上便更是红起发了烫,将头低的更下,心中乱跳不已的紧紧相随于后。

身后跟着的二个丫头唤了几声,见自己的主子听也未听,只得着急起来,有一人认出是李扬,交待了几句,这才放下心来,跟了上来。

开了雅间,博士躬身让进二人,便是去传菜。

“进来吧。”李扬先进来,看着李腾空羞起的样子也是心中起了涟漪,不说此女貌美可人,单说如此对自己的心思便是也感其心为珍,近年往来书信颇多,只是自己尝未回过,是有些愧疚了。

李腾空悄悄的偷看了一眼李扬,见其眼中真诚未有看轻自己的意思,便心中更是喜欢,回身吩咐了丫头等着,自己便是进来,见李扬坐下方才跪坐于下,但那满心的话儿却是无论无何也说不出来了。

“李小娘子这二年中可好?”李扬也是无话,只能顺口相问。

“好。”

“哦,李相公书信之中也说了。”李扬又道,“相公之言,小娘子日夜参道已有小成。”

李腾空嗯了一声,回问:“大郎,可好?”

“好,只是老了些。”

“大郎,请唤奴家腾空。”

“好,哦,李?”

李腾空将轻纱除去,露了俏脸,羞红的双颊显的格外娇美,低若蚊声道:“大郎可是答应了的。”

“腾空。”李扬想及在李宅是答应了的,便是轻唤道。

李腾空的心随着这声唤,差些飞出了身外,忙是点头轻应着,不知为何眼中酸了起来,涌出了一滴热泪。

李扬见此岂能不知她之心境,但又不能应承什么,只是连道:“腾空,莫要哭了。”

而李腾空却是怎么也止不住泪水,迷离的相望于李扬,小声的抽泣忽道:“为何二年之中不与书信,难不成你是将奴家相忘了么?如是相忘又为何再次唤奴家腾空呢?大郎,腾空卑贱,但也知从一而终的道理。自父亲亲口说出那一刻起,腾空便心无二属,只待阿郎来。阿郎,你,真的是好狠的心!”

“这......”李扬无论无何未能想到李腾空竟会在此表白,一时怔住,下意识的脱口安慰道,“腾空莫要如此。边州事杂我也是分身不得,又吐蕃贼子野心在侧岂能想及儿女之情。更何况,李相公他”李扬差些说漏了嘴,忙是止言,眼去瞧了别处。

李腾空先是听着喜欢了起来,后来听到父亲这里便是断了言,脸色一下惨白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起了身,以泪眼默默相对以视李扬,良久说道:“妾已是李家之人,断不再入别家之门!大郎,阿郎!”转身推门却是未推动,无助的倚门相滑落喃道,“昔往我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悲伤,莫知我哀(摘自诗经,采薇)!”

李扬心痛,过几步来拉其身。

“莫要来可怜奴家!你之心中从末有过奴家这个可怜之人。”李腾空射闪一边,痛苦而道。

李扬心中难过,一手于空悄然侧于身边,见此佳人如此,心底之中温情大起,摇头而道:“腾空,莫要这般,我是想过你的。”

李腾空不敢相信,仰头怔怔的直视着李扬,似在求他莫要说骗人的话。

李扬轻轻的点了点头。

“唔——唔——”李腾空心中被幸福所弃满,身子顿时有了力气,也不顾什么羞什么耻,扑入李扬之身上,死死抱住大哭了起来。

李扬闭了眼呼了一口气,以环身抱住。

门外丫头听里面有哭声,急忙推门相问,见二人如此,立刻羞红了脸又急是推上,双双相视一眼,又羞极别过了头去。

里边,李腾空将这些日子以来所以的情绪都哭了出来,哭罢抽泣的相说道:“大郎,奴家如今已是十八年岁,要不是父亲为相,奴家又以已许人为名,只怕早已被官配出。你若再不来那奴家还要等到多时。”

“嗯,过些日子便寻媒去,只是我方回京,你需等上一时。”美人在怀,李扬也是想开,不管如何对些情深意重之女,不管日后自己是否能与李相公走至一起,也不能够相负了。只是想及如何与小荷等女相说,这便是头疼起来。

李腾空听李扬如此说,大抵也是猜到了什么,轻轻的推开李扬,笑着道:“你若是让奴家相守一年,那奴家便等你一年,若是一世不来,那奴家等上一生。姐姐那边,奴家也是想好,过几日便去,奴家绝对不令你为难。”

对此,李扬还能说些什么。这本就是隔纸之事,一捅便破。

二人小说数语之后,李腾空脸上之红晕更甚从前,嗔怪白了李扬一眼,便是就差掩面,唤了二丫头而去了。

博士苦脸过来道:“贵客,小的几次想送饭菜去,都让那小娘子挡了回来,小的实是难当。”

“哦,那便送至贺学士这边来。”李扬望李腾空下楼,但不能送,只得回转贺知章这处。

进门,张旭便是跳起道:“我是内急的很,但这焦某人却是不放。你看子仁回来了,那可放我前去!”

“哈哈,去的,去的。”贺知章早已解衣襟露乳侧卧于席上,支一臂于头下,迷迷糊糊而道,“子仁,此去怕是大急,差些都快将张老倌憋死。”

焦遂丝毫不乱正襟而坐,面色不改的拍一坛酒起,倒碗中而饮,打了个隔道:“不是我不放他去,只是不知他是否借此为遁,往日又不是未做过此事。”

李扬大笑。

一会张旭回来脸上惊异道:“今日真是怪了,这酒肆之人见我是毕恭毕敬,难不成我脸上有花?”又道,“方才出去好似见一小娘子于楼下,瞧着怎么像那李中书令之十六女呢?真是怪事。”

李扬忙是以碗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