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四百九十六章 升迁

第二日晨,李扬陪妾李氏省亲,至李林甫宅前,也不知是方巧还是正好相遇骑马而来的安禄山,二人自是施礼相让。

李岫迎出门外笑道:“子仁,安将军不必如此客气,不妨一同入内如何?”

李、安二人相视一笑挽臂而入,倒是好似多年友一般。李腾空所乘之车自是由旁门而入,大抵是入内宅去见了母亲。

李林甫不在,其子解说道:“家父早起相候子仁与安将军,只因至尊遣使来宣便是应差去了。临行之时告于在下,要好生的招呼,切不可怠慢了。”边说边引入客厅看茶请坐。

三人相谈,只因安禄山出身难堪,说话之间也切不入李扬与李岫之诗文话题之中,一直少言寡说,偶尔插着一二句却是牛唇不对马嘴,感到二人言语之间那份淡淡的亲热之意,心中微恼但碍于脸面发作不得,索性来个不作声作旁上观。

李扬与李岫心中岂能不知他的尴尬,便马上换了话头,转问了东北之局的战事这才让安禄山滔滔而谈了起来。李扬尚还好些,也于边关或军中相待过,倒是应的上话,往往还能点在重点之上,而李岫则是天始好奇听着,后来便失了兴致,最终就如方才的安禄山一般只是微笑而听。

好在李林甫回宅,换过衣袍来与二人相见,这才结束了这无聊的说谈。

摆宴于花厅之中,老酒一壶相待。用过饭重新上茶后,李林甫自然老滑之极闭口不说政事,随意闲聊着旁事。李扬微笑恭立而听,时不时被唤之时小心的回着,倒是像做婿的样子。安禄山本是不敢相坐的,但毕竟为客而李扬又于当场,自己也是一方的方镇大员,如是也侧立着也怕传了出去被人相说有献谄之意,便在推让之中半坐了下来。但心中却是暗道,瞧着翁婿相合的样子哪里有旁人说的那般不堪,看来这李子仁的脸面之上我更应该需时常的捧上一捧了。想罢,脸上便是笑的更是浓了。

李扬与李岫代李林甫将安禄山送了出去,二人相视笑起,李岫道:“子仁,不管如何你我终是一家。”

李扬点头拱手道:“大兄说的极是,子仁心中是知道的。”

再次进来却被引入月堂之中,李林甫正于案上所书,李扬恭立不敢语。一刻之间,其放笔微笑而回首唤道:“子仁,你过来看看此字如何?”

“好字!刚劲之间尽现风骨!”李扬观之,见又是一个李字,便知他之意,上次所赠李字是言拉拢之意,而今日却是说明是为一家人。于是赞道,“岳父大人之心意,小婿自明,日后定然以此为准则行事。”

李林甫笑的大声,连带着李岫也被所感笑起,这位李公子轻声与李扬说道:“前几月间,初与小妹相聚之时,听闻是子仁特意交待而回,父亲大为感动,常与我之言,子仁胸襟大度,是李家有亏了。便夜思不眠常是叹息。”

“岳父大人,小婿有愧!”李扬岂能不作这表面的功夫,忙是施礼脸露感动之色。

李林甫笑着扶起,将字收起送于李扬,拍其手背而道:“都是一家之人,日后要常常走动。”

将哭红了眼的李腾空接上车来,李扬拜别送出门来的李林甫等人,心中怀着别样的想法回了宅。

过一日,陛下许假已过,李扬便上官署当番。又行几日,因今岁大考选事之侍郎宋遥与苗晋卿意攀御史中丞张倚,便将其子张奭列名六十三中举之士甲等头名,而犯众怒。有前蓟县令苏孝韫将此事以告正当受宠的平卢节度使安禄山,其入大内密告至尊,至尊大集登科之人,御花萼楼亲试,众登第者心中有怨,来者十无一二。考至张奭时,张奭哑然又提笔终日未落一字,时为曳白当楼而致陛下大怒,贬营私舞弊坐罪者吏部侍郎宋遥为武当太守;苗晋卿为安康太守;主事之人张奭其父御史中丞张倚为淮阳太守,同考判官礼部郎中裴朏等皆贬至岭南为官(摘改至新唐书二百一十五卷)。李林甫惶恐上书谢罪,言及自己身兼数职,坐问政事堂,与吏部事务有失察之罪,特请至尊责罚。李隆基未加责怪,反而惋言好语,而密告的安禄山更是不敢与之作对,次日,登门谢罪,李林甫未送出门。再行一日,二十五日这天,又入大内面呈至尊,言及,陛下,臣虽是武人,但也知吏、礼二部不可一日为缺,臣举秘书少监李扬吏部侍郎之职。

李隆基笑起道:“卿可知子仁之事?”

安禄山正色道:“臣只知李少监为官清正,怀有忠心,又履历艰难颇能为大任。臣虽与之相面二次,但也能看的出李少监是为国才。”

“哦,禄山有心了。如是众卿皆有你之心那大唐可是大兴、大幸、大福了。”李隆其近来心情甚好,与杨玉夜夜厮守更享人间至福,再则北漠之事李扬也作的甚是美满,这便多说了几句。其实他之心中从来未敢真正相信一人,就若如李林甫也不过是利用罢了,“你可知子仁与哥奴可是翁婿之谊么?”

“陛下,臣是听闻过,但举人不避亲,唯有真才岂又忠心之人才是实实在在的,更何况李少监之妾初嫁时,已是出了李林甫之门。”安禄山跪下诚恳而道,“国中用人之际,陛下万万不可因家属之戚而误人呀!”

“好!难得,难得了有你这般心思。”李隆基大声说道,“将军,传旨中书门下,有功则赏,有罪则罚,秘书少监李扬忠心为国,其行可嘉。可为吏部侍郎之职。”

侍立于侧的高力士应是,心道,此子几年未动,我当是已失了宠,看来这李县男之门也得去登上一登了。

二月初,制书下,李扬糊里糊涂的便成了吏部侍郎,一时之间有称赞有嫉妒也有愤恨的,赞者称其当得,嫉妒之人却道,一部正负职,出入皆李门。愤恨又如五品以下快要致仕之人,皆是怒极,劳苦一生皆是不如个黄口之小儿。不管如何,这制授吏部侍郎却是真,世人又改口俱称李侍郎,道贺之人如过江之鲤。

回宅,就见杨父早已至,正陪了父亲满面红光的于客厅之中说着话,见李扬回来,招手唤道:“我婿快来。”笑与父亲道,“李兄正是生的好儿,我又何尝不是嫁的好女呢?哈哈”得意之色不尽言表。

李扬施过礼后,陪笑侍立拱手道:“不敢让岳父大人如此夸奖,小婿实是侥幸之极,蒙陛下看识恩赐方是如此。”

“唉?莫要如此低看了自己,若不是你这些年做出了政绩,只怕有人相举也是万难之极的。”杨父笑着相看李扬道,“方才去看了莫难,只盼他长成之后若能如你那便是福了。”

父亲脸上有些难看,低声道:“亲家翁,此言差异。我李家只有代代胜于蓝,岂是代代不如呢。你呀,未饮酒便先醉了,这要再吃上几杯,岂不是连路的走不得?”

“你才醉了,我哪句说了不妥,什么你李家李家的,如不是我女儿再带旺夫之命,子仁能遥遥高升!”杨父反讥道,“你倒是说说是不理,我婿如今院中十余口,再加婢子数得数十人,哪一项未是治理的井井有条,你再看了旁人之家,规矩倒是甚多,也未见了温馨之声。哼!老了老了,还是这般昏庸。”

“你!你不是来与我说话,你是专门来气我!”父亲气着,一脸不忿。

李扬暗自叫苦,站立侧处不敢言语。这二老那时还好,但近年来许是老些,那相争的性了便是显了出来,往往说上几句便是顶了起来,这大抵便是返老还童之像吧。

好容易二人又不知说了些什么哈哈大笑起来,再道便一口一个亲家翁的相称时,李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目,不过也好,忙是施礼告退而去。二人随意挥手就像打发个外人一般,等李杨走没,二人皆是相视一眼,声音低了下来耳语以道别事。

入内宅,哄了散学的儿女,将莫难抱起逗了逗,再交于一脸紧张的奶娘怀里,方才与小荷等女说着话。妻妾也皆是知道了迁官之喜,余烛便是憨然问道:“阿郎,那岂不是妾身也能如阿姊等人那般有了品级?”

韦纥齐齐格忙是将其拉过,小声的说道:“妹妹胡说什么?难道你还稀罕那虚无之名吗?”

“嘻嘻,奴家连公主都不稀罕,还在意这么吗,七姊也被奴家骗了。”余烛翻了眼皮嘻笑作了鬼脸。

“在众姊妹面前不得无礼。你虽是年岁最小,但也不能随意任性,毕竟已是此院的九奶奶了,在人前人后可要自重一些。”朵儿训道,自与小荷说完话,她便有了章法,一改往日温柔的性子,变的有些强势起来。

“好了,妹妹,小九调皮当不得真。”小荷笑着,其实心中对此极是满意,有些事自己不便说话,如今朵儿这般正是合了心思。

李扬哈哈笑着相看,见余烛小嘴撅起,知是心中委屈便唤她道:“娘子这边来,让为夫看看这几日可是胖了。”

余烛虽是未动身子,但顿时喜笑眉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