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59章 拉垫背的

秦天闻言脸色一红,不错!他是有点忌惮天字辈的人多,才会暗中下令动手偷袭。没想天成子这么快从丧失门人的伤痛中走出,竟会想到这些。不过杀了八人,对自己毕竟是没有坏处。道:“天成子,那就依你吧!请挑人应战吧!”

天成子等的就是这句话,秦天话音未落,天成子手一挥,身后八位天字辈人已经念动法诀,驱鹤上空,八人身上金光闪动,秦家八老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八人的联手所施展的天罗地网诀所缚。随后八人声音响彻长空。

“天地无极,五行借法。离火真君镇诸邪!”

这正是极道门的天级攻击法门火龙诀,方才与白家对敌时,火龙诀就让白家施出了龙魂战诀,可见此法门的攻击之利。秦家八老可没白重那般运气好,被天罗地网所缚,身形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龙透体而过,八人瞬间就变成了焦炭。

秦天眼见极道门人腾空,就知不好,没想报应这么快,想上前援手,但天成子手引灵诀,一条火龙已经缠上了他。等他击散火龙时,见到的是八人已经死了。

“你……”秦天的眼睛血红,八长老可是秦家的中流砥柱,此战竟全数尽毁,秦家实力大为削弱,更重要的是秦天还不知如何向家族中的元老交待。受此重创,秦天不怒反而冷静下来,此时情况,他若再动手,在天成子手中也讨不了好。想到此节,秦天双手一拱,冷声道:“天成子,我秦家败了,长平山一事就算了结!至于今日之事,日后自会来讨个说法!”说完也不看白重等人一眼,转身离去。

“秦兄,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白起并没有依白重之言留守家中,他暗随而来,白重落败,他没有出现,等的就是这一刻。见秦天吃亏,心中大爽,现身道。

白起本想取笑秦天,但秦天见到他,也是心念转动,故意长叹道:“白家主,日后武道之中就以你白家为尊了。极道门如此嚣张,白家主也得多加小心,只是如此下去,我……实在是担心总有一天会被道门压制,永无出头之日啊!”

秦天的一句武门以白家为尊,让白起顿时忘乎所已,这可是他多年的心愿啊!听得后半句,白起浓眉张扬:“秦家主放心,极道门欺我等世家无人,老子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

秦天朝他一拱手,不再回他,摇头叹惜离去,只不过两人错身后,秦天的脸上露出一丝狠色,既然秦家的人死了,那你白家也得死几个,不然谁去垫背!

白起知道秦天心中的想法,见他摇首叹息的样子,心中得意不止,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人未至,吼声已出:“天成子,休得得意,白家白起在此!”

白重见秦家惨败,心中不免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但随后想到白家自此坐大,心中又高兴起来,眼见白起出现,他正要带人迎上前,见秦天和白起说话,心中大觉不妙,待白起吼出声时,白重心里拔凉拔凉的,没想到功亏一篑,最后还让秦天算计。

天成子眼见众人散出,正在为没有完成天松子所咐而苦恼,白起的大喝,让他顿时将愁容敛去,心中一阵冷笑,面带微笑着看大步而来的白起。

极道门的实力远出世人意料,白重闪身欲拦下白起,但白起兴字当头,被秦天相激,此时只想在世人面前展现出白家强于秦家的念头,其他的那曾想过。白重心念动间,白起已经站在了天成子面前。回天无力,白重只得闭紧嘴巴,带着六卫和白苦等人站在白起身后。

再说秦帅在藏经阁内,感应四周,久无动静,暗叹道:“难道因为我修的是武道,所以感应不到这道门法诀!不可能啊,要是这样,我怎么能修练日月双刃的攻击法门?”疑惑之时,秦帅感到心神一恍,再定晴看时,发现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人。一中年人,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秦帅以为自己什么离开了藏经阁,四周看时,发现还是藏经阁内的布局。中年人看出了秦帅的疑惑,道:“小友,不要奇怪,你不是在找本尊吗?”

“你……?”秦帅疑惑地道:“敢问前辈,你是什么人?”

“老道天一子!”中年人道:“小友应该是极道门弟子吧,不过你身上的气息倒是有点奇怪,怎么会有始皇兄的气息?”

“始皇又是谁?”秦帅彻底迷糊了,不过脑中灵光一闪,道:“前辈你所说的始皇是不是秦家的老祖宗秦始皇?”

“不错!”天一子道:“小友听说过秦始皇,应该也知道老道吧,老道就是极道门的创始人!”

“啊!”秦帅惊呼出声。

天一子看到秦帅这般表情,淡然一笑,不过随后笑容一敛,道:“小友,你的修练之法倒是奇怪,既不是道门之法也不是秦门的九龙诀,而且……难道这就是我们追求的?”

天一子的形像开始变得模糊,秦帅心中一紧,大声道:“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秦帅的声音,天一子回过神来:“可惜了,要是小友早出现万年,我和始皇兄也就不会这般毫无头绪了!唉!”长叹一声,展颜笑道:“小友,你见到的不是老道真身,只是一道残念。你能唤醒此残念,足见你身上有过人之处,这样吧,老道将天一诀传于你,盼你能将极道门发扬光大!”

秦帅大喜,天一子右手一弹,一道金光向秦帅冲来。秦帅只觉得头一疼,不由一颤,再看时,发现自己还是坐在藏经阁内,周围还是空无一物。

“难道刚才我是再做梦?”秦帅一楞,但脑中传来一阵眩晕,细思之下发现多了一篇法诀,正是方才天一子所说的天一诀,其中还有极道门的攻击法门。还有一攻击法诀是天一子晚年无意中得到的,超越天级的攻击法诀正雷诀。

秦帅对天一诀的兴趣不大,但对这超越天级的攻击法诀却是大有兴趣。手引法诀,念道:“天地乾坤生正气,雷神借法随我意!”手引法诀,天地为之变色,秦帅话毕,一道银龙凭空出现,随秦帅之意攻向阁外的一处假山,只听‘砰’的一声,假山被击得粉碎,银龙余威未消。秦帅心念一动,随后以心念一转银龙奔向秦受,消失在他身体内。

“能收回?”秦帅不敢相信,在大陆中还从没有听说过施展出的法诀还能收回的,秦帅叹道:“不愧为超越天级的攻击法诀,果然是厉害!”

声音惊动了天松子,待他赶到时,正看到秦帅一脸茫然地站在阁外,天松子有点惊讶地看着秦帅。

假山是不大,天松子相信自己也能毁掉假山,但绝不会像这般。一阵微风吹过,天松子发现一些碎石消失不见,有点不相信地大袖一拂,一股劲风袭向碎石。风过之后,碎石再无幸存。天松子骇然,这般攻击他也做不到。看着这一切,天松子的眼中闪出炽热的眼光,但随后隐去。对秦帅道:“孩子,感觉怎样?”

“舅……道长,我把假山毁了!”秦帅回过神,看到不见的假山,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呐呐地道,一脸的愧色。

“身外之物,何须在意。帅儿,秦白两家的人就在山门前,天成子长老他正率众在那抵挡,你既然出来了,那也去看看吧!”

秦帅听得秦白两家,脸上狰狞之色隐现,点点头。天松子拍拍他肩,长叹一声,手中递给他一只纸鹤,转身离开。

秦帅接过纸鹤,脑中闪过一断口诀,呤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灵鹤引路破千里,去!”

眼前金光闪过,纸鹤幻大,和天成子不同的是,纸鹤翅上金芒流动,与天成子的纸鹤大有区别。不过秦帅也顾不得多想,掠上纸鹤,纸鹤随意,向山门飞去。

山门前,天成子看着一脸怒意,大步而来的白起,心中一阵烦闷。听得他呼声,更是不悦,冷冷地道:“白家主,极道门可容不得你放肆!”

“滚!”白起一声断喝:“天成子,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放肆?若非和天松子有旧情,今日说不得取你小命!”说完一脸不屑地看着天成子,眼中有着说不的轻蔑。

天成子大怒,不过白起说的是不错,在千年前,白起和天松子就是老相识,而且关系还不错,要不然在白起坑杀战俘后,天松子也不会出面为他擦屁股。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白起想的是如何让白家成为大陆第一世家。此时的极道门在他眼中已经成为最有力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