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68章 黑云山

“地仙界?”秦帅越听越糊涂,道:“姐姐,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小弟,从前面姐姐所说的实力划分中,你应该猜到了几分。”

秦帅想了一下,道:“姐姐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比秦汉大陆更高级的大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的顶尖高手应该有姐姐口中所说的地仙修为,对吗?”

“不错!”天骨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喜悦,道:“小弟果然还有几分聪明。地仙界实力分为金丹、元婴、合体,大乘、地仙五阶。每阶的实力相差不可以数计算,方才你动手可真是吓了姐姐一跳,没想到小弟你有这能耐,能一举击杀两个合体期的人。”

一番话,说的秦帅也脸红了,不好意思地道:“姐姐,能不能说说正事,我现在来到这地仙界,应该怎么办?”

天骨一阵沉默。良久才道:“小弟,这姐姐也不知道,不过提升实力是最重要的事,还有,以后千万不能再冒险,你要发生什么意外,姐姐也就跟着倒霉了。”

“小弟记下了!”秦帅一阵赫然,方才天骨早就说过,要他不要动手,但最后还是没听。陈家的两个人若不是大意,那倒下的就是秦帅自己。想明白这些,秦帅也是一阵后怕,身体一颤,突然记起方才七师弟的剑击中自己,只是不知为何剑却断了,自己才逃了一命,反将这七师弟击杀。

听到秦帅的疑惑,天骨得意地笑道:“小弟,你以为我的龙髓炼骨是说来听听的吗?告诉你,就算是用真正的阴阳刃,想切断你的骨还得费些力气。何况现在你的骨架不仅坚硬,而且还有阴阳刃的锋利,别说是这普通的剑,就算是神兵利器,碰到你的骨怕也是难逃断刃之命。”

秦帅此时只有庆幸自己能有天骨这样一位好姐姐,其他的是无话可说。天骨见秦帅这般听话,也是高兴,将识别他人实力的功法‘天眼术’传给了秦帅,这让秦帅大喜,自顾自修练了一番,随后才找下山的路。

三师兄和七师弟两人的元神飞回陈家,已经来不及将秦帅的容颜禀报陈家人得知,就进入了元神塔,培养元神。也幸好是这样,秦帅才免了一难。

地仙界陈家,以陈家岭为中心,方圆近两万里的地方,都是陈家的天下,陈家手中又掌握着陈家岭最大有灵石矿,更让陈家的地位加以稳定。

灵石是地仙界人修练必不可少之物,灵石分下品、中品和上品三种,只有像陈家家主那样的人才会用上品、极品之类的灵石,不过极品灵石在地仙界极为罕见。陈家子弟,根据实力的强弱,都有着明确的地位,待遇也自是不同,普通弟子,根本就连灵石都没见过,金丹期一年也才十块下品灵石,也就是一块中品。

灵石不仅能修练之用,也是买卖东西的流通货币。

对于两名合体期的弟子死亡的事,在陈家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而且这样的事,地仙界每天都有发生。也正因是这样,陈家才会修建了一座元神塔,专供元神者修练。

秦帅下了崖顶,却又进了深山,本想召出灵鹤飞行,天骨却又但心陈家来人,不同意秦帅这样做。秦帅也是害怕,甘心徒步前行,不料人在林中,不分方向,本想出山,却是反其道而行,越走越入深山深处。好在有天骨不时的陪同秦帅说话,这样才不算寂寞。

三日之后,秦帅耳中终于听到隆隆的流水声,这让他一阵雀跃,脚下发力,几个掠身,飞身落在瀑布前,来不及细看,足下用力,一个鱼跃,落入水潭中。

其实这也怪不得秦帅,要知他被埋入地下三年,这期间可从没洗过一次澡。出来之后,事情也是接二连三的发生,直到此时,才有此机会,如何会不心喜!

一阵冰凉的寒意袭来,让秦帅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得到了舒展,兴奋之下,不由地大叫起来。没想到这一叫声,竟叫出了祸事。

原来秦帅所处的山脉名为黑云山,在地仙界算得上是极为凶险的地方。因为在这黑云山中,传说有一从上界贬下来一人,此人修为强劲,在上界的*也极为强大。就在他下放到地仙界后,几乎所有地仙界的大势力都收到来自真仙界的信息,所有的人都将这黑云山视为禁地。处于此处的陈家更是将此次划为禁地,严禁门下弟子进入黑云山。

秦帅出现的悬崖,就是黑云山的外围,陈家的人到了此处,就不会再进一步。秦帅初来地仙界,又怎么会知道?黑云山内,鸟兽禁声,秦帅的大声吼叫,自然而然的惊醒了这神秘人。湍急而下的瀑布突然停止,静止了下来。水声的寂然,让秦帅也停止的吼叫,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奇怪的一切。

瀑布缓缓的上下分开,从中走出一黑衣人,背负双手,见到秦帅,面色一冷,沉声道:“何处来的孽障,敢在此放肆,给我受死!”说着嘴巴一张,一口浓痰吐向秦帅。

痰未至,一股巨大的压力已经袭来,秦帅心念一动,玉皇神甲瞬息出现,痰击在秦帅身上,像是被重锤击中般,身体贴着水面倒飞出去,直接落到了潭边。玉皇神甲纵然再厉害,但秦帅与黑衣人的实力相差太远,只是一口痰,就让他受了重伤。

不过秦帅伤的并不重,翻身站了起来,伸手狠狠地擦掉身上的痰,双眼喷火,自出石棺来,还未曾这般被人欺过,此时的他早将天骨的话忘和一干二净,嘶吼道:“暴雷,天网!”双手寒光一闪,人若离弦之箭,向黑衣人冲去。

“还真的不怕死!”

黑衣人见秦帅没死,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再见秦帅冲过来,他笑了!手掌一击一抓,就破了秦帅的暴雷和天罗地网,随后单手一吸,秦帅就再也向前进不了半步,再是一推,秦帅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人又不由自主地向后飞去,落在潭中。

黑衣人嘿嘿一笑,右手一挥,一道白光闪过,在水潭的边上,出现一座三门的阁楼。脚轻抬,人落在阁楼内,对落在水潭中的秦帅道:“小友,水中湿寒,何不入阁聊聊!”

“我?”秦帅不相信的反手指着自己,黑衣人笑着点点头,秦帅反应不及,弄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冷笑道:“多谢了,这不太好吧!”

黑衣人哈哈一笑,“万年易过,却从不见人入这黑云山脉,想不到临走之际,还能遇到小友,也算是有缘,上来吧!”口气中带着三分命令的味道。

秦帅在和黑衣人说话时,就暗暗用天骨所传的天眼术查看对方,没想到对方身上紫气缠绕,根本就看不出是什么境界。见对方再三让自己入阁,秦帅略一迟疑,天骨的声音在脑内响起:“小弟,小心些,千万不要惹恼此人,眼前这人的恐怖超出你的想像!”

听天骨这样说,秦帅反倒安心了,坦然一笑,对黑衣人道:“小子秦帅,多谢前辈相邀!”

黑衣人眼睛一亮,“有趣的名字,老夫的名字早就忘了,要是你愿意,就叫我一声大哥吧!”

“大哥!”

秦帅听天骨的语气也是惧对方三分,这还是第一次,要知天骨在传他天眼术时,可是说过,在地仙界,不管什么人,都能看透对方的修为。就算是真仙界的人,也能看出一些端倪!而眼前这人,分明就是一真正的高手。有此机缘,秦帅哪会拒绝,立刻就顺杆而上,叫了起来!那还像方才要和人拼命的样子。

“好兄弟!”黑衣仰首忘天,淡然道:“怎么样?你们看到了吗?就算我到了现在这般田地,还有人愿意做我兄弟!”

秦帅不知如何接黑衣人的话,而黑衣人也好像在回忆往事,两人就这样无语地站着。还是黑衣人打破沉静,对秦帅一笑,道:“我姓战,名为雄!”

秦帅也不管雄战雄为何前言不搭后语,拱手道:“小弟见过战大哥!”

“进来吧!”

战雄伸手一请,秦帅抖抖身上的水迹,进了阁楼内。

阁楼外观不见得有多大,入得阁内,发现里面似另有一界。战雄在前,秦帅随后,两人停在一处凉厅内,战雄手一挥,厅内多了两张椅子,战雄坐下后,才对秦帅道:“兄弟,看你体内似乎有一器灵,何不出来一见!”

不待秦帅回话,天骨闪身出现,附首在地,恭声道:“小器见过大人!”

“起来吧!”见到天骨,战雄眼睛一亮,对秦帅道:“兄弟,想不到你身上真的是此物!也罢,你我相见算是有缘,不知你肯不肯将此器借为兄一用?”战雄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但言语中又不容秦帅拒绝。

秦帅心思电转,天骨灵识传音道:“小弟,快答应他,莫为了姐姐搭上你的性命!你要是不同意,他完全可以杀你夺器!”

天骨的话,让秦帅顿时明白过来,也用灵识道:“可是,姐姐……”

“不用多说,你我要是有缘,总会再见的!”

听到天骨这样,秦帅有点沉重的点点头,双手伸在胸前,念道:“天地万法借其一,神甲随我幻如意!”玉皇神甲随咒出现在秦帅手上。

“大哥,相识就是缘份,大哥用得上,小弟自然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