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73章 收金鹏

狂风过后,啸声起,众人再看,金鹏已经是不见,场中出现一只金色大鹏,冷漠的双眼犹如死神般,带着残忍和神色盯着秦帅。大鹏口吐人言道:“小子,千年来,你是第一个让本尊现出原形的人!”

众人见状,这才明白金鹏其实就是大鹏精。

“有趣!”秦帅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大鹏展翅九万里,你的速度应该是很快吧!正好我还缺一魔兽,就用你了!”

“狂妄的家伙!”金鹏冷笑道:“给我去死!”

“不见得!”秦帅右手抡转,道:“你这般自信,不如我们打赌如何!你若输了,便与我为奴,听我号令!你敢不敢?”

“有何不敢!”金鹏吼道。双翅一振,一股狂风再起,陈家之人都被吹的东倒西歪,能站着的也就只有陈忠几人。

再看秦帅,黑袍如常,狂风袭体,连衣角也是未动。

但金鹏变回原形,就只有这一攻击之法吗?当然不是!狂风夹着地面的沙石吹向秦帅,在这风沙中,双翅再次展动,翅膀上的羽毛纷纷散落,变成一道道金色的利刃,藏在狂沙中,向秦帅袭来。攻击之法与战雄所传的天剑诀竟是有着几分相似!

秦帅眼中异光闪动,竟是站着一动不动,任凭金鹏的羽剑攻击。在陈玲的惊呼声中,羽剑尽数剌中秦帅,陈家人见状,个个都露出了笑意。只有陈玲,见到秦帅的模样,悲痛万分,在她想来,若不是他将秦帅带来陈家岭,也不会死。

金鹏冰冷的眼中也露出一丝笑意,没有人能挡得住他的羽剑一击。至少以他地仙阶的修为,在这地仙界中,是无敌的存在!

想到这些,金鹏冷笑一声,心念一动,剌在秦帅体上的羽剑化为金光,回到了金鹏体内,场中透出一股诡异的肃杀气氛。

“家主!金鹏幸不辱命!”金鹏朝陈忠拱手道。

“未必!”秦帅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秦帅的声音,众人这才想起,为何在金鹏召回羽剑时,为何会有诡异的感觉,原来就是秦帅中剑后并没有半点血流出。

众人又岂知秦帅的肉体是灵气所化,怎么会有血流出来?只是秦帅不说,众人又怎么会知晓,还以为秦帅有法器护体,挡下了金鹏的羽剑。看着秦帅一眼的笑意,陈家众人惊了,陈玲却是开心的笑了,笑靥如花!

秦帅看着身上的长袍,苦笑连连,看来自己是真的与衣服无缘,一件长袍只穿了一天,竟又变成千疮百孔,伸手将第袍撕掉,露出的一身比起金鹏并不逊色的肌肉。轻笑道:“你也接我一剑试试!”

说完心念转动,灵力从混沌丹中流出,带着暗金色的骨气,从秦帅手射出。众人是觉得眼前金光一闪,秦帅的面前多了一柄暗金色的剑,手一挥,喝道:“去!”

剑似有灵性,威猛异常,才一动,就带着划破空气的‘丝丝’声,剑所过之处,地面也出现一条深若一米的沟,劲气带动着尘士,比起刚才金鹏的万剑之威更慑人心魂。

金鹏很想一战,但是剑未至,仅凭剑威,金鹏就有种抵挡不住的感觉。本因胜利而通红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再变成青紫。

就在金鹏认为自己必死之时,秦帅手一挥,剑消尘散,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若不是在面留下的深沟,众人绝对会认为自己是在做梦。

“接不下剑,那你再试试我这招!”

秦帅是真心想收伏金鹏,不说别的,金鹏修为不错,日后找架也有个好帮手。再说以金鹏本体的速度,日后想要去哪也变得方便。所以秦帅嘻嘻一笑,喝道:“准备好了,再接我一招试试!若你能接的下,就算平手!”秦帅心里打算,如果金鹏能接住这,那就再施天剑胜他,所以才会说是平手。

金鹏惊魂未定,又怎么想到这些,木然的点点头。

秦帅朗声道:“天网缚,暴雷击!火龙噬体术!”

这是秦帅将天罗地网诀、正雷神诀和火龙诀三诀合一的攻击方法,还是头次施展,秦帅自己也不知威力会怎样!

话声中,金鹏身上一整,已经被天网捆得结实。就在他欲挣脱时,天空中雷声隆隆,从天降下一道暴雷,将金鹏击得七荤八素,头晕目眩。这还不算,随后一声龙呤,一条火龙从秦帅所立之处出现,张开大口,竟是欲一口将金鹏吞下。

一连番的攻击让金鹏措手不及,不待火龙近前,高呼道:“道友手下留情,我愿认输!”

“呵呵!”秦帅也没想到这三诀合一,威力会是这般大,能让金鹏这样的高手也无还手之力,心中大为高兴。挥手散去火龙,解开缚在金鹏身上的天网。金鹏倒也是干脆,上前拜倒在秦帅面前,口中道:“金鹏见过主人!”

“快快请起!”秦帅双手扶起金鹏,道:“方才也是笑言,金兄如此身手岂能为奴,若是不弃,我们兄弟相称如何?”

金鹏自然是不敢,秦帅也不勉强,让金鹏立在身后护好陈玲儿。

陈德见金鹏认输,老脸一红,就欲向前,秦帅冷哼道:“你不过是大乘期的修为,难道你认为你比金鹏厉害?”

陈忠伸手拦住陈德,怒道:“这位道友,你与我陈家可是有冤有仇,若是无又何必为难我陈家?玲儿,老夫平日对你也是不错,没想到你竟会这样做!老夫错爱你了!”

陈忠这话倒是实情,他平日内对陈玲也着实是不错,只不过他们一家之主,有些事也管不了这么多。陈玲眼圈一红,呜咽道:“爹爹,不是玲儿不孝,而是有人暗中下手,杀害了红姨,秦大哥是从衣店一路追到陈家的!”

“你们知道是什么人?”

陈忠一听到红姨死了,眼角一阵**,声音一变,回首盯着陈家众人,大声道:“说,是你们谁做的!”

见到陈忠发怒,上客之中,突然有两人身形一动,召出法器,就欲御器逃走。

秦帅在见到陈云鹏后,就知道以陈云鹏的实力,不可能杀得了红姨。所以将注意力就放在了陈家的这些上客中,见到有想逃,秦帅双手挥舞,喝道:“想逃,没么容易,天罗地网!”

两位上客身形才一腾空,就被秦帅的天罗地网缚住,掉落在地。

陈忠一看,身影一闪,双手抓住两人的脖子,喝道:“陆氏兄弟,告诉老夫,你们为何要杀红姨?”

陆氏兄弟两人眼睛看了看人群中的陈云鹏,摇头道:“家主,是我们一时贪图红姨美色,她不从才会失手杀了她!家主饶命,我们并不是故意的!”

秦帅将两人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不待陈忠天口,秦帅锐利的指甲划破一人皮肤,用力一吸,众人只听得一声惨叫,陆氏老大皮肉化成了灰,空中只留下一团精血,元婴也困于精血内,无法逃离。

秦帅左手握住精血球,杀意凌厉,邪笑道:“你若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你,这就送你与他团聚,也算是成全了你们兄弟之义!”

陆家老二一听,吓得面容失色。一声不响就将自己的兄长杀死,而且连元婴也能禁住,那就是说转世的机会也没了!这等手段是听也没听说过!在他眼中,秦帅此时比任何人都可怕,哪还会替陈云鹏顶罪,手指一指,叫道:“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们兄弟也是逼不得已,是四少爷有令,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

“灵石呢?”

“在……在我这,前辈,我可是没有动灵石分毫!”说着陆家老二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灵石,秦帅不用看也知道,这灵石正是自己给红姨的那块!

右手接过灵石,眼中厉芒一闪,指甲伸长,用力一划,就将跪在地上的陆家老二分成了两半,不待他元婴逃逸,召出暴雷,就将元婴击毁。与此同时,左手也是用力捏碎精血球,球内陆家老大的元婴顿时也消失不见。瞬息间便灭了陆家兄弟,看得陈家人是胆颤心惊。陈云鹏更是害怕不已,他怎么也想不到,昨日见到的野人,会是这般的凶残。若是知晓,就是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会去杀红姨。

秦帅面色含煞,冷声道:“四少爷是吧,现在该你了!”

“爹,爹,救我!我没有……”陈云鹏还欲争辩,秦帅冷哼一声,森然道:“说实话,不然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陈忠一声长叹,在陆氏兄弟说出是四少爷指使时,陈忠便明白事情是真的。更何况秦帅击杀陆家兄弟,就是要告诉众人,不会给陈云鹏任何狡辩的机会。

陈忠一下子像是老了几十岁,在地仙界,杀人并不算什么事,被杀也是很正常。因为本就是一弱肉强食的世界!秦帅实力高,他要杀陈家人,谁也拦不住。所以陈忠只是长叹,却不知该如何说。

陈云鹏见状,只得如实说出,他去衣店本是想打听一下陈玲和秦帅在衣店做了什么,没想到发现红姨手中竟有一块上品灵石,陈云鹏一时起了贪心,这才让陆家兄弟出手,杀了红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