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109章 调戏周家

秦寒衣的脸上露出深深的忧色,秦帅看在眼中,暗暗点头,虽然是外门弟子,但对秦家的忠心还是不错。看他年纪和自己相仿,秦帅心中不禁奇怪,为什么自己要离开家族,而其他人不用,从秦寒衣的实力看的出,根本就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心中有了这样的疑问,秦帅忍不住道:“秦寒衣,你是否进行过血脉觉醒?”

秦寒衣听到秦帅的话,脸上顿时变得惊恐万状,跪在地上急忙道:“寒衣只是外门弟子,平生素愿是成为内门弟子,对家主之位根本就无任何非份之想,请秦少明查!”

秦帅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引来对方这么大的反应,扶起他道:“我绝对没这意思,只是不明白,为何我不能生活在此,而你们却可以?”

“原来是这样!”秦寒衣有点紧张地道:“秦少,你是我秦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族规有法,你只有等血脉觉醒后才能回到家族中,而我们这些人,并没有这等约束!”

“哦!”秦帅轻轻地点点头,突然想到自己的前世,应该也有过类似的境遇,不过应该是失败了,所以才会再回到俗世中。说道:“寒衣,要是我失败了,那会怎样?”

“秦少,你失败了?”秦寒衣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

“呵呵!”看到他的样子,秦帅忍不住道:“寒衣,你听好了,我说的是如果!”

“哦!如果的话,那其他的直系弟子会进行血脉觉醒,然后是内门弟子,最后是外门弟子,第一个血脉觉醒的人,就会取代你的地位,而秦少你就只能回到俗世中,再也不能回家族来!”

“果然是这样!”秦帅忖道,心中也明白自己的前世为何会这样,原来真是是失败了!可这一世呢?现在的自己不仅有着仙君阶的修为,而且血脉成功觉醒,那上一世的路还会重复吗?秦帅想着,脸上露出一丝邪笑。

看到秦帅的样子,秦寒衣急了,以为是自己的话吓到了秦帅,连忙道:“都怪我多嘴,少爷,你能不能告诉寒衣,成功了吗?”

看到因为害怕,脸色变得苍白的秦寒衣,秦帅微笑道:“寒衣,你就放心好了,少爷我自然是成功,寒衣你不用害怕,我们先到山门去看看,好不好?”

“寒衣这就给少爷带路!”秦寒衣听完秦帅的话,大为高兴,小脸上笑意连连,听到秦帅说要去山门,连忙在前带路。

来到山门前,秦帅发现自己的父母和家主秦玉池,两位长老站在最前,当然也少不了秦玉凤夫妇。在几人的后面则是秦家年轻一辈的弟子。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怒意,看样子没有人对周家有好感。

秦帅穿过人群,来到父母睥,开始观看对面的人群,对面来的只有六人,为首的是一中年男子,身后站着两个年轻人,看相貌有着几分相似,秦帅猜测这三人应该是父子关系,而从中年男子站的位置来看,对方应该就是周家此次来的带头人,极有可能就是周家的家主。在三人之后,站着三名道人,三人面貌苍老,眼神浑浊,似是垂暮老人。但秦帅用天眼术观看,发现这三名老者才是六人中最厉害的人,因为他们的修为都达到了元婴阶。而自己的秦家,只有大长老才是元婴期。秦帅发现,若是没有自己,看样子秦家今天真的是有难了,不过有自己在,就算再来百个元婴期的又如何?秦帅的眼中浮出一丝冷意,嘴中喃喃地道:“护我秦家,百战不贻!”

萧雨梅见到秦帅出现,眼中露出一丝喜意,不过大敌当前,喜意也是一现即隐,轻声道:“帅儿,成了吗?”

秦帅点点头,一旁的秦天水见到,愤怒的脸上也出了笑意。

这时对面的中年人开口了,“玉池兄,考虑的如何?是战是退,就看你的了?”

秦帅一听,小声道:“妈,这是怎么回事?”

萧雨梅一阵耳语,秦帅这才明白,原来中年人,也就是周家的家主周本道,提出要秦家离开风雷山,不然就和他们一战,若是周家败了,自然立刻就走。若是秦家败了,不仅要离开,而且还得举族成为周家的附族,也就是说以后这世界就再也没有秦家。对方给了秦家一柱香的时间考虑,而现在,就时间到了。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秦帅低声道:“我们秦家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他们输了拍拍屁股就能走人!”

秦帅的声音虽然是低,但场中的人却是偏偏听得一清二楚。站在周本道身后的年轻人哈哈一阵大笑,上前道:“我们周家就是欺负你们秦家?那又怎样?”

“你是……”秦帅有点迟疑,神色又带着三分惧色,看着对方道。

“我就是周家的大少周天彪,小子,你不服气那就和我打一场,敢不敢?”

“不要脸!”秦天水大声道:“你是什么实力,竟然欺负我的儿子,在本事就和打!”

“那就试试!”周天彪神色突的变冷,右手抡拳,砸上秦天水。

秦天水与周天彪的年龄相仿,两人的实力也差不了多少,见对方攻来,秦天水又怎么会惧,也是大吼一声,抡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响,两道身影一碰即分,周天彪落在原地,动也不动,反观秦天水,是倒飞回来,落在地上,站立不稳,退后几步,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角红丝溢出,只是一招,两人高下立分。

周天彪看破着秦天水,得意地道:“天水兄,你输了!你尽了全力,而我却是只用了三分了,你受了伤,兄弟却是无碍!”

秦天水也是明白,这些年若不是为秦帅离开家族,那自己早就突破到金丹期,又怎么会输?看周天彪的情形,应该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秦天水闷哼一声,缓缓站了起来。沉声道:“我没死,又怎么会败?周天彪,再来!”

“好!”周天彪应道,神色中露出一丝慎重之意。其实方才一击,他也是用了全力,虽然是占了上风,但他自己明白,自己可是金丹期,全力一击,对方竟还有再战之力,这让他如何不小心,不慎重?

秦帅一见父亲受了伤,心中顿时动了杀意,见两人还要打,唯恐父亲再次受伤,急忙向前,开口道:“慢着!”

“帅儿!”萧雨梅情急之前,出声呼道。

秦玉池的嘴动了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闭的紧紧的。

周天彪见到秦帅出声,嬉笑道:“秦家看样子是真的没人了,居然让这一毛头小子出来说话,秦世叔,他说话能算数吗?”

秦玉池说道:“他是本家主的嫡孙,也是秦家未来的顺位继承人,说的话自然算数!只是不知你在周家如何,强行出头,不怕你那老爹揍你屁股?”

“你……”周天彪脸色一红,气的说不出话来。

周本道在后面轻声道:“天彪是我的长子,也是周家家主的继承人,份量应该比你那黄毛孙子要重,说出的话自然算数!”

“嘿嘿!”秦玉池冷笑一声,不再出声。

秦帅接着道:“该我说了吧!”

“你说吧!”周本道看着秦帅,微笑道:“小子,你想说什么?”

“我是……是想说,如果你们周家败了,能不能也臣附我秦家,这样才公平,是不是?”

看到秦帅说话还有些结巴,周本道忍住笑道:“真是异想天开啊?算了,老夫不和你这小子谈,玉池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然兄弟可就要动手了!”

“老夫觉得我那孙儿的话不错,周老儿,你敢不敢答应?”

“玉池,你们秦家就一个元婴修为的人,而我们这边,加上老夫,可是有四人,你认为你们有胜算吗?”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秦玉池冷冷地道。

站在秦玉池背后的大长老秦玉汀这时向前一步,对秦玉池道:“家主,这一战就让我来吧!”

“大哥!”秦玉汀点了点头,秦玉池也点了点头。

“这……”秦帅可不想再看秦家有人再受伤,见到秦玉汀要出手,嗫嗫地道:“大长老,能不能这一场让我来?”

“你……”

秦帅的话再次让众人惊诧,秦玉汀打量了秦帅一番,微笑道:“成了?”

秦帅点点头,应道:“成了!”

秦玉汀也点点头,道:“那试试也好!”

秦帅呵呵一笑,对还站在场中的周天彪道:“那就我们来打吧!”

“你?哈哈……”周天彪狂笑道:“天水兄,看样子你有伴了,只是兄弟手脚收不住,要是打死你儿子,你可不要生气!”

“好!好!好!”秦天水擦了擦嘴上的血迹,长笑道:“我儿子英雄,死又如何?周天彪,何须废话,难道你还怕我儿子伤你不成?”

秦天水嘴上是豪气冲天,内心却是痛如刀绞,大家都是认为,秦帅与此一战,是必死无疑!可真的会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