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132章 挑衅

任天仇和吕至两人也是吃惊,没想到三百人联手,会有这么大的威力,恐怕自己现在地仙阶的实力也拼不过众人的联手一击,震憾之际,耳边传来秦帅的怒骂声,两人不解地看着秦帅。

秦帅无视两人的目光,继续吼道:“看好了,什么是真正的正雷诀,以后出去别说我是你们的教官,丢不起这人!”

秦帅心念动间,掌中电光闪动,和众人不同的是,他掌中的电光呈暗金色,再环视众人一眼,手掌外翻。没有任何声音,这一刻,天地间像是静止了一样,电光在基地上流动,随后消失。一阵微风吹过,基地的瓦砾随风消失在天地间,风过后,基地所在之外一片光滑,不是知情的人,绝对想不倒在一分钟之前这里还有占地百亩的房屋存在过。

众人还是第一次见秦帅出手,楞过之后,场中响声了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教官威武!”

“威武个屁!”秦帅转身朝首长笑道:“首长,这基地不要我赔吧?”

“不用不用!”首长从惊骇中醒来,微笑道:“秦将军言重了!”

秦帅也是一阵汗然,自己刚才只顾展示,完全忘记了这基地可也是老百姓的钱建的,可是不能随便损坏的。

一号首长满意地走了,秦帅将人交给了任天仇两人。因为刚才首长说了,这三百人以后就是龙组的人了,那就和自己关系也就不大了。任天仇和吕至两人忙安排龙组的人,将这三百安排后,他们两人在安好一切后,离开了京,回各自的宗门。两人可还是记得秦帅说过,训练结束后,可是要两人回去多叫些人来的。

秦帅在京城玩的爽,老龙和老君两人可忍不住了,在秦帅离开的第二天,两人就聚到了一块。老龙双眼无神地看着天际,轻呤道:“老君,这样下去可不行,我都快傻了,得想个办法,我们也找点事做?”

“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正事!”老龙像是来了精神,正襟坐好,一脸高深莫测的笑意:“老君,你想不想让老秦回来时大吃一惊?”

“当然想,你有办法?”老君双眼放光地道:“我们现在也不是常人了,老秦忙这忙那的,我们这做兄弟在这聊天打屁,以后想跟他混都这脸皮!”

“你也是这样想的?”老龙惊喜地道:“我想好了,趁这几天,我们两人干脆将这学校周围的地盘给收了。周围这些混混你也知道,我们兄弟现在的本事,蒙古那几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然后,在向市中心扩展,你觉得如何?”

“蒙古这小子,我早就想找他了!”老君想起以前蒙古欺负自己的场景,当下起身道:“老龙,要去我们现在就走!”

“切,你丫的比我还急啊?”老龙嘿嘿笑道:“看你无所谓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真的只想跟在老秦后面捡现成的!”

“少罗嗦!”老君吼道:“你丫的也好不到哪去,告诉你,要去现在就走,不然明天我说不定就改变主意了也说不定!”

“靠!”老龙鄙视地竖起中指,挑起落地地上的衣服,喝道:“走!先去他们常去的桌球厅看看!”

蒙古人如其名,长的又高又大,年龄不到二十五,在道上混了至少有二十年。原因就是他是孤儿,一直流浪在街头。仗着体高力大,招了几个同样是孤儿的人,在学校闹事,收点保护费。学生担小,偏偏身上都还有点零花钱,蒙古一天的收入也还过的去。后来,被道上的四爷看中,收他做义子。有了这身份,蒙古也光明正大的收小弟来。四爷共有四个义子,蒙古排行最小,道上人称小四爷。

提及四爷,那是在A市跺一脚,地也会晃三晃的人物,前面江虎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够看。传闻四爷只手通天,在省里,京里都的人罩着。曾经四爷就当众说过,除非是他自己想倒,不然就没有人能弄倒他,有这样牛的人在背后撑着,蒙古自然是谁都不会害怕。

老君被他欺负过,是正常后,其实差不多所有的人都有着类似的经历,不同的是老君不服气,吃的亏比较大,被蒙古弄断一支手。这也是老龙一起起蒙古,老君就火大的原因。

老龙老君两人出院学校,直奔蒙古常去的桌球厅。桌球厅,不单纯是打桌球,里面还有溜冰场和歌厅,当然达样的地方,黄和毒自然也是少不了,是蒙古的钱袋子。当然这是只有道上的人知道,常人看来,只明白那是个不好的地方而已。

老龙和老君两人勾肩搭背,一幅痞子样地进了桌球厅,两人交了钱,找了张靠近门口的台面慢慢玩了起来。老龙越打越投入,老君却是心不在焉,不一会就连输两盘,气得老君棍子一扔,怒道:“不玩了!”

老龙见状一笑,低声道:“那就上正片!”接着也是棍子一甩,吼道:“你他妈的输钱就想不玩,也行,给钱,两盘一千块!”

“操!”周围人,听到老龙的话后,都转过身看着两人。赌球是常有的事,不过也就是十块、二十块那样子,像老龙口中说的一局五百那可是属于罕见的了。

“丫的,谁敢操,有本事站出来说!”老君一幅气急的样子,听到人群中有人说,立刻发威。

“你爷我说,能怎样?”,人群中站出一人,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赤着上身,身上纹着一只下山豹,边说边向老君走来:“你M的,一点赌品也没有,输了就要认,不给钱,今天就别想出去!”他一动,身后跟着四五人,都走了过来。

老君认得这人,是蒙古的小弟,外号就叫下山豹,打人就属他打的重,老君的仇一半得记在他身上。

见下山豹走过来,老君露出害怕有神色,对老龙道:“妈的,算我倒霉,走,跟我去拿钱!”

老龙笑了笑,对下山豹道:“多谢兄弟,拿到钱请你们喝酒!”

“喝你妹啊!”下山豹伸手从桌上抓起两个桌球,边抛边笑道:“你以为哥没喝过酒,要你请?告诉你,你还没这资格!一边呆着去!”

老龙呵呵一笑,真的走到了一边。

下山豹带人将老君围在中间,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告诉哥,刚才他是不是耍诈赢你的?”

老君看着四周,茫然地点点头。

“那行,你这钱不用给了,他那只手再敢要我就帮你打断他的手。行不行?”

“多谢豹哥!”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的钱!”下山豹笑着看了看老君:“陪我们兄弟玩几把,算是你谢我们,怎样?”

“这不太好吧!”

“就这样!”下山豹让手下的人摆好球,不容不得分说,提杆上阵,一连进了三球。老君一脸的着急、担心之色,正想上前,下山豹挡住他。嘿嘿笑道:“小兄弟,你别急,让我们哥几个先打,你算最后!”

“好!”老君哭丧着脸,但又装出一幅高兴的样子,笑着应道。

下山豹看见他笑,顿了一下道:“忘记和你说规矩了,我们是这样玩的。进一个球算一百块,由最后那人付钱。就是说如果我们哥几个将所有的球都打进去了,那你就得给我们一千五,明白?”

“可……那……那要是我根本就没打呢?也算我输?”老君一脸的小心,又有几分不甘地道。心中暗自感叹:自己真是有演戏的天份,装的太像了!老龙在一旁看着,心中也是暗爽不已。

“当然!那样的话只能证明我哥几个的球技太好了!放心,不会欺负你的!”下凡豹为自己逮到一只傻肥羊高兴不已,桌球室的人都是盘算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笑成一团。

两人一言一语,台面上的球都被打进了,下山豹看了一下台面,得意地笑道:“不好意思,小兄弟,你看球都进了,给钱吧,一千五!”

“你们……你们这是抢啊!”虽然老君是打定主意来闹事的,可也被下山豹的行为吓到了。

老龙在一旁看着笑断了肠,此时才走过来道:“豹哥,你们收钱能不能算我那一千块!”

“算你妹!”下山豹两眼一睁,喝道:“兄弟们,给他长点记心,刚才我说什么来着?”

“断了他的手!”下山豹身后的小弟大吼一声,拿起桌上的桌球棍,就冲了上来。

“断你妹!”老龙神色一变,学着下山豹的样,大吼一声。随后飞起一脚,踢断那小混混手中的棍子,再凌空一脚,将他整个人踢飞出去,落地吼道:“下山豹,有种就过来比比,丫的,和我抢生意,叫你们蒙古出来说说看,看是谁有理?”

“妈的,敢动手,拿家伙,废了他!”下山豹见自己的小弟在自己的场子中被人打,这传出去还有什么脸面混?朝身后的几个一声吼,抓起身旁的桌球就砸向老龙,他自己也冲了过去。

“切,这是我还你的!”老君突然出声,手中的木棍带着呼呼风声,击向还未来得及收回手的下山豹。

“啊!”一声惨叫,下山豹被老君一棍打翻,右手诡异的下垂,一看就知道断了,而且是断得彻底。

“妈的,给我叫人,操家伙,老子今天不砍了他们就不是下山豹!”

“砍了他!”下山豹带的人不知从哪摸出了长约两尺的砍刀,向老君两人冲了过来。

“都给老子住手,谁叫你们在这动手的?”

一声怒吼,蒙古带着十余人从楼下来,见倒在地上的下山豹,冷哼道:“没用的东西,还不送他去医院,在这等我背啊?”

“是是是!”下山豹的人带着他立马走了出去,临走时,下山豹狠狠地瞪着两人,恨声道:“给我等着,迟早要你们的命!”

老龙拍着老君的肩,微笑道:“等着,下次就不是断只手这么简单了!你信不信?”

“滚!”蒙古见下山豹又想动手,吼了一声,下山豹这才悻悻离去。

蒙古打量了老龙两人一眼:“打断双手,扔出去,让豹子自己报仇!”

“是!”

蒙古身后的几人声,一人从怀中掏出一把乌黑的手枪,对着老龙和老君,另外两人从桌子上拿起棍子,狞笑地向两人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