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141章 救人

“何医生,我爸他究竟怎样了?”周勃见何医生不肯动手抢治,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不过他是不敢说出来。

秦帅见状,不由轻笑出声。这样的时机,秦帅的笑声分外地剌耳,就连周雷也多看了秦帅两眼。

何医生正是满腔怒气,听到秦帅的笑声,回身看到两人坐在椅子上,好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顿时怒火冲天,朝秦帅和周雷两人吼道:“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过来帮忙吗?就算不懂,那也不要在这放肆!算了,看着就是碍事,小周,这两人是什么人?赶出去!对了,还有哪站在门口的哪个!”

何医生看不惯秦帅和周雷,连呆立在门口的秋歌也不放过。

“他们……”周勃不是不想赶人走,而是秦帅的身份,让他为难了,连老爷子都不敢用强,他有什么办法,而且已经赶过了,对方不走,难道还用强不成。

“怎么?你还在磨蹭什么?”何医生见周勃的样子,火气更大。这也难怪他,周远山可是建国英雄,他受一号首长的命令,在这负责周远山的健康,发生这样的事,不由得他不急。

秦帅见周远山的脸色越来越白,知道再拖下去可就真的危险了。但眼前的这些人,偏偏在为一些小事争执。起身道:“什么何医生李医生的,也不过如此!算了,雷子,看在你的面子,我来看看周老爷子是怎么回事?”

“不许过来!”周勃吼道。周远山的状况,可以说我秦帅有着莫大的关系,此时他不可能再让对方靠近。

秦帅邪邪一笑,身体诡异的绕过周勃,出现在周远山身旁,学着何医生的样子,抓起周远山的手,开始把脉。

秦帅好说也是医专业的学生,虽然是西医系,不过学起样来可是一点也不差,就连何医生也皱起了眉,拦住了要冲上来的周勃。只要能救周远山,其他的都无所谓,这是何医生的想法。不过他还是不放心,转身叮嘱周勃。周勃听后,脸上也露出慎重的神色,急忙离开了房间。

秦帅一边做着样子,暗地里却是将灵力缓缓输入周远山的身体内。

运用天眼术,秦帅早就看透了周远山体内的变化。器官的老化,心血管的疾病才是导致他昏迷的主要原因,而秦帅要做的事很简单,就是运用灵力,改变周远山的体质。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件很难的事,但对秦帅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不过为了避人耳目,秦帅装模做样的从何医生哪里借了一套银针。右手似蜻蜓点水,将银针快速的剌入周远山体内。

何医生又怎么知道秦帅的针灸是做样子,他看在眼中,满心的猜疑。对方所剌的穴位虽然是人体的要穴,但对周远山的病情并不会有很大的做用。可就在此时,周远山紧闭的眼皮动了下。何医生行医多年,他当然是知道这是快要苏醒的迹象。

事情正如他所料,不到三十秒,周远山的眼睛就睁开了,秦帅松开手,快速地抽出他身上的银针。周远山不傻,从众人的神色中他也看得出,自己身体又出现了问题,被眼前这位年轻的秦*给解决了。

“何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首长!”何医生一听周远山能开口说话了,激动地道:“你没事就好,可吓坏我们了!首长,是这位小友救了你!说实话,我还从没见过单依针灸就能救回像首长这种情况的人,小兄弟,何某人佩服啊!”何医生倒是直爽人,见秦帅真的救了人,把他是佩服到了极点,前面的话他是一点也不在乎。当然,他也忘记了,刚才他还要周勃赶人家出门。

周远山虽然猜到了几分,但在听了何医生的话后,才深信无疑:“秦将军,多谢你了!”

“不用!你是雷子的爷爷,又是国家的功臣,我又怎么能见死不救!好了,周老,你的身体在今后的五十年内都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言归正传,继续说前面的事了?”

此时周勃正从门外进来,听到秦帅的话,怒不可遏地道:“秦将军,请自重!我知道你想为周雷出头,就算我儿子有千万般不对,你也不应该在这时候再与家父谈及此事,如果你还有点人性的话!”

“那就当我没人性吧!”秦帅淡声说道:“欺负我的兄弟,还要我有人性,那只能说是你的幻想!今日,不管怎样,都得给雷子一个说法。你们要是觉得我过份,就想想若不是哥几个命硬,现在早就躺在守备司令部了!还有,最好闭上你的嘴,须知子不教父之过!我没找你麻烦,已经算是给周家面子。”

“你……”

“好了!”周远山怒喝道:“周勃,这里没你的事了,去把周云带来。秦将军说的对,若是不给周雷一个交待,那以后这家也就乱了!”

“是!”见到父亲发怒,周勃不敢再多说,退了出去。

何医生云里雾里的看了一番,直觉告诉他,这样的事最好是不知道,见周勃退出去,他也借机退了出去。

此时门外进来了一清瘦的老人,脸色稍微带黑,一脸的正气,不怒自威。见到来人,周远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上前几步道:“秋首长,怎么你也来了!”

来的就是秋歌的爷爷秋季常,李军成费尽心机,才把他从国事中拖出来,送到了周家。

秋歌见到秋季常,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双眼有挑衅地看着秦帅,一幅你能耐我何的模样。

秋季常也是快步向前,伸出手和周远山握在一起:“老周啊,要保重身体啊!当年咱们尖刀连,现在就剩下我们两兄弟了,你可不要丢下我老秋!”

“呵呵,首长放心,我这把老骨头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周远山说这话时,眼睛不免看了看秦帅,刚才说自己的身体五十年内无碍,原以来他是在吹牛。但这才过了多久,周远山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变年轻了。

其实他的想法是不错,秦帅耗用灵力给他改造身体,恢复了他体内器官的功能,多活五十年绝对没有吹大。

秋季常这时才像看到秦帅一样,上下打量一番,道:“你就是一号首长说的秦帅*吧,本来今天还打算和你见上一面的,后来首长说你走了,没想到会在这见上。好啊,祖国多有几个像你这样的人,神州大地还会怕谁?”

“首长说笑了!”不论前事,秦帅对秋季常的印象不错的。

秋季常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孙子,沉吟道:“李司令在请我来时,就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秦*,秋歌所犯之事,我无脸替他说半句话。秦将军想怎样处理,还是首长的那句话,我秋季常第一个赞同。”

“爷爷!”秋歌一听自己的救星不管自己了,悲呼道:“爷爷,我可是你的亲孙子,你不能这样对我的!我爸就我这一个儿子啊!”

“闭嘴!”秋季常几乎是用吼:“秋家没你这样的子孙,你爸就当他没生这儿子。告诉你小子,他要敢替你说半个字,老子就赶出他秋家。就算我后继无人,也不能让你们狐假虎威害人。”

秦帅原来是想严惩秋歌这些人的,可是现在周远山和秋季常两人都不护短,将人送到自己的面前,秦帅反而是不好下手了,这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秋老息怒!”秦帅开口道:“我呢,并不是想和他们过意不去。只是不想让雷子受委屈。不过见到两位的做法,我相信雷子兄弟消气了,是吧?”

周雷心里也正为难,秦帅是替自己出头,可对方就是自己的家人,阻止吧,因为这事秦帅也受了委屈,不阻止吧,以后自己在周家也是难做人了。听到秦帅这样说,周雷大松了口气,应道:“是是是!反正他们也没伤到我,自家兄弟,算了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