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161章 不顾一切

武迟想到便做,放下市长的电话后,立刻一连窜的电话拨打出去,等他停手时,一张针对林天仁的网已经捕开。

秦帅出了银行后,灵识展开,查探到林天仁和父母的下落,运用无间空间,出现在林天仁的身边,将自己的计划都告诉了他。

林天仁见秦帅已经布好局,当然是乐得配合,秦帅又去见了父母。

秦天水见到秦帅出现,有点难为情地道:“你这小子,怎么来了?是来看你老子的笑话?滚回去!告诉你,要不是修真界有规定,不能对凡人使用修真手段,老子早就出去了,怎么会在这受罪?对了,你来了就把你妈带走,我啊,就在这陪他们玩玩!”

“老爸,现在你们谁也不能走。哼!他们有眼无珠不识人我不怪他们,但为官者做恶一方我可就得好好管管,放心吧,过几天我让他们求着请你们走!”

“你这小子!”秦天水贼笑道:“也好,我就等几天,看你能闹出什么名堂来!”

秦帅见父母无事,和他们聊了一阵,又离开了警察局,一心等待银行经理的消息。

可是在第二天,电视上的早间新闻,就暴出一则消息,说是林天仁等三人已经供认不讳,将于今日移交看守所,等待判决。

“很好!”秦帅在酒店,看到这消息,整个人顿时处于一种暴走的状态,恨不立刻去警察局,先救出人。

而市长在看新闻后,也是怒火冲天,亲自驾车来到了警察局。武迟虽然料到了市长会发怒,但没想到会因此事亲自登门。在见到市长的那一瞬间,武迟突然有种错了的感觉。

“武迟,你这是什么意思?”市长一见到武迟,立刻大吼道。

“市长,你怎么来了?”武迟讪笑道:“领导来了,请到办公室训话!”

“不用了!”市长也注意到场合不对,现场还有很多的警察,放缓声音道:“跟我来!”

两人出了警察局,上了市长的车,不等武迟坐稳,市长就大吼道:“你是不是猪啊?我昨天说的话你没听吗?”

“哥,你也别发火,我也不想啊,只是这事非做不可,不能让那姓林的翻起身,不然你那侄儿就完了!”

原来这C市的市长不是别人,正是武迟的亲哥哥武柴,不过知到他底细的人都暗地里叫他无才。

“武浩,这是和他有什么关系?”武柴平时为了避嫌,和武迟一家走的并不是很近,只在有事的时候才会守望相助。

武迟一脸的苦笑,将武浩的事说了一遍。武柴听后,叹道:“说你是猪吧,我还不忍心,因为我们毕竟是兄弟,可你这儿子,我发现说他是猪真的是夸他了!调戏,还被人打断腿?武迟,你难道真认为林天仁就这点本事?让他坐几年牢就能天下太平?你真是小看人家了!告诉你,现在海外来了一投资商,就是应林天仁邀请而来,你知道对方手中有多少资产准备投给天仁集团吗?”

“多少?”

武柴伸出手比划了一番,寒声道:“八百亿,还是美金!你想想,有这样朋友的人会是你我能摆平的吗?你啊,我迟早会被你们的两父子害死!”

“哥,八百亿,那得有多少?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真是猪!不是真的我会让你放人,你以为我傻啊,钱现在就在本市银行。还能有假吗?等那人离开后,这资金也会调走。你想想,要是上面知道我错失了这样的投资金商,会是怎样的结局?唉,问你也不知道,告诉你吧,我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那……那要怎么办?难道你要我说证据有误,我们错了?”

“当然不行,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你想做个了结,就干脆点,找人制造一起事故,就在押送他们去看守所的路上,让人永远闭嘴!”武柴的眼中射出阴冷的寒光。

“哥,那钱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多!让林天仁那小子一自由,你和浩子的小命肯定就没了!记好,这次不要再出错,不然你就会彻底的栽在这件事上,到时我可帮不了你!”

武迟点点头,他虽然无耻,但并不笨,从武柴的神色中他也知道,自己要是出差子,那这亲老哥就会毫不犹豫地拿自己做挡箭牌!

将武迟赶下车后,武柴立马离开了警察局,虽然他已经决定害林天仁,但也不想放过那外商带来的八百亿,还在想尽快与外商见一面,看能不能让他将钱投到其的项目或者是公司。武柴的算盘是不错,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秦帅的身份,不然他也许会改变主意。

秦帅在酒店,拨通了银行经理的电话。银行经理当然也不敢隐瞒秦帅,毕竟像他这样的大客户,有良好的关系比什么都重要。在得到确切的消息后。秦帅离开了酒店,坐车往警察局赶,既然还是要动武,那就一次让这些人渣害怕。秦帅坐在车中,双眼寒光流露,眼底杀意隐现。如果说每个人都有逆鳞,那家人就是秦帅的逆鳞所在。

暴怒中的秦帅,上一刻在酒店,下一刻已经出现在警察局门口。进入大厅内,正好碰上前面替秦帅通报的那名警察。这名警察那日因为秦帅而武迟骂个痛快,一直怀恨在心,暗中在找他,见到秦帅,两眼一亮,冲上前道:“好小子,没想到你还敢在警察局出现,走,跟我去见局长!”

“二毛,你又在犯傻了?”旁边一警察嘻笑道:“局长刚押着林天仁他们去看守所,你要带他去见局长,又想领骂不成?”

二毛也记起了这事,讪笑了几声,对秦帅恶狠狠地道:“上次算你小子运气好,给我老实呆在这!再敢跑,老子关你十天半月,到时可别怨我!”

秦帅冷冷地看着二毛,寒声道:“你们局长怎么会亲自押送犯人?”

二毛被秦帅看得心里发毛,不由自己地道:“他……他的事我们怎么知道?”

“废物!”秦帅冷喝一声,转声出了警察局,眨眼就不见了踪迹。

二毛这时才反映过来,追出警察局,随后返回来道:“真倒霉,怎么又让他跑掉了!”

二毛的话,惹来警察局内一片大笑声,谁也没在意,一个没有犯案,也没有得罪自己的人,跑掉也无关大事。

武柴驾着车,来到银行,问起后才知道秦帅所住的酒店,和行长两人赶到酒店,进了房间内也没有找到人,两人一阵后悔,暗忖这人是不是已经走了。到银行一查才知道钱还在,两人松了口气。武柴让行长得到秦帅的消息后就告诉自己,然后回了办公室等候消息。

秦帅灵识展开,不一会的功夫,就查到秦天水三人的下落,怒火冲天的他,已经顾不得其它,展开无间空间,身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警车上。

秦天水、林天仁和萧雨梅三人都带着手铐,坐在警车的后面,与他们三人对坐的是三名荷枪实弹的警察。秦帅的突然出现,让三名警察一楞,不等三人反映过来,秦帅手掌闪动,将三人打晕,再闪身坐在司机旁边,寒声道:“回警察局!”

司机是武迟的心腹,在出发时就得了他的通知,知道路上会发生一些意外的事,对于秦帅的出现也不是太大的惊讶,以为他是武迟计划的一部份,非常配合地道:“没问题!兄弟眼生,不是我们局子里的吧?要我怎样做?”

秦帅一楞,随后明白过来,面无表情地道:“把车开回局里,其他的不用你管!”

秦天水见到出现的人是秦帅,先是一喜,正要出声,秦帅已经去了前面,三人在听了秦帅的话后,也明白过来,现在还不是相认的时候,见到秦帅的样子,萧雨梅有点担心地传音道:“帅儿,你是怎么了?”

“妈,你放心吧,我没事!”秦帅传言出声,又告诉三人先不要说话,一切听他的。林天仁三人也是一肚子火,三人空有一身本事,却被警察局关了好几天。偏偏修真界与俗世界有约定,修真者不能随便使用法术,如若不然,三人怕早是走了。好在无可奈何之际,秦帅出现了。

武迟坐在前面的车上,见押送车掉头回转,连忙呼喊,他又怎么知道秦帅早就用灵力震碎了传呼机。押送车一根本就听不到了的声音。武迟叫了半天见也没有反映,咒骂一声,让司机掉头,追了过来。由于武迟另有打算,他并没有带多少人,现在出了问题,他才后悔起来。

押送车呼啸进了警察局,二毛出来一看。发现从车上下来的秦帅,怪叫一声:“怎么又是你小子?兄弟们,快出来,出事了!”二毛就是再傻,见到秦帅下车,也知道了事情不对。

里面的警察闻声而出,秦帅已经将秦天水三人扶了下来,双手微微用力,就取下三人的手铐,这时,武迟也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