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211章 天成子复苏

“我来说吧,本来也没打算再瞒你!”陈星一改常色,阴笑着道:“六爷,在此之前,让我先告诉你一件事,我本名不叫陈星!叫云东星!六爷明白了吗?”

“云东星?”秦帅邪笑道:“懂了,看来你和所谓的圣武皇帝云龙星关系非浅!”

“还是六爷聪明,一猜就中,不错!我就是圣武皇帝的亲弟弟!”云东星傲然说道。

“这样说来,当时在寒城,你是有意接近我们兄弟,后来答应重建寒城,也是另有目的,甚至在我离去后,你仍然建寒城,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等我吧!”

“全中!”云东星抚掌笑道:“唉!怪不得当日一见六爷,就有种视你为对手的感觉,原来我还真是没看眼。六爷你果然厉害!要是当日你不消失,秦家有你在,我们云家想要成大事,恐怕是真的很难!”

“你走吧!”秦帅淡淡地走到秦正淳身边,头也不回地道:“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接近我的目的如何?至少你让我再看到寒城之景,这一条就足以买你一次的命。所以,六爷我这次饶你不死!滚回去告诉你那大哥,是我秦家的东西都得退回来,不是我秦家的东西也得交出来!”

“是!六爷!”云东星拱手应道。随后手一抬,厉声喝道:“圣皇有令,杀秦家一人者,赐公爵,杀两人者,封王!”

门外的十余名先天高手,一听到这话,齐声应是,随后各使手段,冲进房内,而云东星趁机退出,在他看来,秦帅几人已经是死人,用不着他再出手。

可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些冲入房内后,就再也没有动静,像是掉进无底洞一样,听不到半点响动。

云东星等了一会,还是不见有人出来,也没听到撕杀声,奇怪地叫道:“解军,里面的情况怎样?他们死了没有?”

“死了!”回答云东星的是一陌生的声音,接着一道人影从房内射出。击向云东星。

云东星大骇,来人一击之力,浑厚雄实,云东星自认非敌,闪身疾退。来人并没有乘机再出手,立在原地,背负双手,看着云东星,冷笑道:“若非秦帅有言在先,爷今日非取你狗命不可,滚回去,告诉云龙星,昔日血仇来日必报!”

“你……你是……是秦正淳?”云东星像是活见鬼一样,指着秦正淳,结结巴巴地道。

“不错,正是你爷我!”秦正淳目露杀意,寒声说道。

“怎么会这样?”云东星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失声叫道。

这时秦帅从房内走了出来,邪笑道:“很简单,我这堂叔不过是经脉受损,修为被废,你那些人助我一臂之力,替我这堂叔恢复了实力,就这么简单!”

“不可能,不可能!”云东星吼道:“他们怎么可能会背叛云家,他们没这胆子!”

“当然!活着的他们的确不会,但是死了就不一样!”秦帅邪笑道:“滚吧!再罗嗦下去,六爷我就收了你的命!让你有口难言!滚!”

秦帅大袖一拂,云东星如身体如飘絮般,不受控制地腾空而起,向后飞去,等他再落在时,已经身在下银龙雕的地方。云东星骇然,一个时辰的路,以常人的脚步,至少都能行二十里地,也就是说被秦帅这一拂,自己倒飞二十里,云东星不敢想下去,慌忙登上银龙雕背,直飞圣武皇朝都城,一刻也不想再呆在雪雁山。

秦正淳见云东星消失,有点诧*看着秦帅,不过想到自己修为能在瞬间恢复,也不再好奇,对秦帅轻轻拱手,说道:“秦家从此就交给你了!”

秦帅听后先是一愕,随后看到秦正淳认真的样子,想到秦帅现在的处境,心底不禁涌出一股责任,认真地道:“放心吧,我回来了,自然会负起责任来!”

秦正淳的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对秦帅道:“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是天成子道长吗?”秦帅脱口而出。

秦正淳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不解秦帅怎么会知道,随后想到云东星,叹道:“想不到云家连这事情也知道,亏我还以为全世界人都不知晓,原来是自欺其人!”

这时,从房内又走出一年轻人,秦帅一看,原来是最先出现的男子,秦正淳见到男子,笑着拉起他的手,对秦帅道:“这是你的堂弟秦念!”秦念看了又看秦帅,才说道:“秦念见过堂哥!”

秦帅见秦念言语举止不像是傻子,奇道:“原来堂弟是装的!”

秦念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秦正淳道:“这也是没办法,法子还是念儿自己想出来的,为此他连武功也没有修练,就是为了更好的瞒过世人,为秦家保留一丝血脉!”

秦正淳的做法没有错,可秦帅听在耳中,却是大为不同,说道:“堂叔,其实应该让堂弟修练,不然就算秦家有血脉留下,却与凡人无异,有什么用?”

秦正淳没有和秦帅争,叹声道:“说的对,倒是我这个堂叔错了!”

秦帅见秦正淳这样说,心中大不是滋味,心中明白是因为秦家的现在处境,才会造成今天的秦正淳。想到这些,秦帅正色道:“堂叔,我在这向你保证,秦家日后的高度,绝对比你想像的还要高,相信我!”

秦正淳点点头,并没有再说,而是在前领路,带着秦帅去看天成子。房子并不是很大,三人才走几步,就到了天成子的床前。秦帅看着**的天成子,蹲了下来,轻抚着天成子的脸,心中感慨万端。当日长平山,要不是没有天成子相助,恐怕自己也会折在哪里。看到现在的天成子,秦帅喃喃地道:“老道,我回来了!我道日昌隆!这句话一直都没有忘记,你也该醒醒了!极道门我一个人可撑不下去哦!”

说话间,秦帅用灵识查看了天成子的体内的情况,发现他体内经脉受阻,一身修为都被困于体内,正是这样,才让他三十多年来都没有死。可是也正因为脑内的经脉阻滞,让他一直也不能醒过来。而要救他,必须同时打通他体内的经脉。在秦汉大陆,就算是当日的白起,恐怕也没有这实力。但是对于现在的秦帅来说,却是再简单不过。

灵力运转,如针丝般穿行在天成子的经脉间,只是呼吸间,天成子全身的经脉就被由打通。方才再对付云东星的手下的先天高手时,秦帅将他们的精血化成了灵丹,秦正淳只服用了一颗,秦帅手中还有十来颗。见到天成子经脉已通,秦帅掏出一顶灵丹,给天成子服下。灵丹入口即化为元气补充天成子的肉体。有了这颗灵丹,天成子原本苍老白皙无血的皮肤,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起来,头发也由白转黑,转眼间,看上去竟像是年轻了几十岁,再也看不出一丝老态。比起秦正淳还要年轻。让秦正淳父子看得是目瞪口呆。

秦帅邪笑地看着发生在天成子身上的变化,猛然喝道:“好酒,有没有人想喝?”

秦正淳父子两个又是一呆,不解秦帅怎么会说出这话,可是更让他们吃惊的是,昏迷了几十年的天成子,听到秦帅这话,眼睛猛然一睁,口中大喝道:“酒在哪,老道要喝!”

“啊!哈哈哈!”秦正淳父子见状,忍不住大笑出声,而秦帅更是邪笑连连。天成子等眼睛看上几人,等看到秦帅时,突然楞住了,哽咽道:“你这小子,不……掌教,你居然没死!”天成子虽然一直没醒,但神智却是清醒无比,秦正淳没事的时候,将大陆发生的事都在他耳边讲了又讲,就是希望能刺激他醒来,虽然没有达到想像中的效果,但是天成子对大陆发生的事,却是一点也不陌生。所以见到秦帅时,才会出现失态。

秦帅嘿嘿一笑,说道:“你这老道也太不像话了,居然敢诅咒本掌教,我要罚你,你认不认?”

天成子的双眉挤到了一起,小声地道:“我也算是老人家吧,昏迷了这么久才醒来,掌教你就不能手下留情,饶了我这一次!”说完还看了看秦正淳父子,像是让他们求情一样。

秦正淳父子自然是不相信秦帅会对天成子怎样,两父子识趣地向后退了退,表示没兴趣。天成子见到,脸色顿时苦得比黄莲还要苦。

秦帅可不管他的神情怎样,说道:“让我想想,对了,就罚你从今日起,不再是极道门弟子!”

“不行!”天成子一听秦帅这话,‘忽’的一下从**蹦了下来,抓着秦帅的衣领,恶狠狠地道:“不行,我坚决不答应!”

“坐下说吧!”秦帅轻轻松开天成子的手,示意他坐下,秦正淳父子也没想秦帅会这样说,两人又向前走了几步,秦帅是极道门掌教的身份,他们也是知道,只是明白秦帅怎么会这样做。

秦帅环视三人一眼,邪笑道:“好吧,我们来看看,现在的秦家、极道门还有多少人?”

秦正淳知道秦帅心中有了主意,拉着秦念也坐在一旁,看着秦帅怎样说。秦帅见屋内没有人说话,当下自说道:“极道门,加上我,两个。秦家加上我,也就三个人!所有人加在一起,也就四个人而已,你们说,有必要再分清楚吗?”

天成子和秦正淳两人想到现在的情景,都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秦帅继续说道:“我们要重振声威,单凭个人的力量不行,再说我也没有这么多的精力,所以我想秦家和极道门合在一起,成为新的门派,就叫武道门,你们认为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