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233章 小公主

“原来是这样!”战雄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在破魔城后,众人都不知道秦帅的下落,原来是有化寒轩相助。而化烟蝶失落地道:“他来了,却不肯相见,难道那位还是没有原谅我们!”说完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战雄爱怜地将她搂在怀中,轻声道:“放心吧,夫人!以前我们不是也绝望过,但终究还是走到了一起,现在比起以前不会更难,只要我们努力,终有一天,你能回去看看他们的!”

战长胜在战雄表明身份时,就悄悄地离开了,秦帅不好意思地四下张望,发现四周并没他人,只有自己在当这电灯泡,只能干咳几声,提醒两人。

听到咳嗽声,化烟蝶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白了一眼战雄,战雄一手将他搂入怀中,哈哈大笑道:“夫人,你还害羞了?真是奇闻!我这兄弟不是外人,何必与他见外?对吧?”最后一声,却是问秦帅。

秦帅邪笑连连,也不回话,这举动让化烟蝶的脸更红,轻啐一声,不好意思地闪身离开了。

见没有外人,战雄笑容一敛:“想不到兄弟你来的这么快,而且还有这身本事,看样子这次你得帮我才行!”

“大哥,你现在贵为一家之主,手掌大权,还有什么事我帮得上的?”秦帅不以为意地邪笑道。

战雄扫眼四周,拉着秦帅道:“我们换个地方说!”两人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而在战家的另一处,战狂得知战雄真的和秦帅认识,双眼露出狰狞的光芒,狠声道:“可恶!”

秦帅和战雄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切,两人闪身来到一处秘室中,战雄这才放开秦帅,苦笑道:“兄弟,你现在还认为我手掌大权吗?刚才你也应该能感应得到,我们说话时,至少有六个人在注意着。而且战家弟子,能听我号令的,没有几个,长老就只有战长胜一人,其他的都以我那大哥马首是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帅不用战雄招呼,就近坐了下去,不解地问道。

“兄弟,你既然与化寒轩见过面,想必已经知道,我的夫人是魔圣皇朝的人,当年我是因此被流放地仙界,还记得我要你的玉皇神甲吗?就是为了去鸿蒙秘境做准备。我若不是得到符塔传承,也就做不了现在的位置,那你大嫂现在就还在魔圣皇朝。可是我得到了传承,却坏了我大哥的好事,他才接过家主之位,就因我而退下,心中的怨念自然是有。而且以我现在的修为,并不能服众,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秦帅这才明白,为何战狂的敌意会这么大,为什么没人听从战雄的号令。战雄说完,不好意思地道:“兄弟,还有件事为兄对不起你!”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既然是兄弟,就没有什么对不起的!”

“玉皇神甲毁了,当初答应你的事,为兄失约了!”

“什么?”秦帅咋一听到,失声道:“怎么会这样?”玉皇神甲可以说是秦帅得到的第一件法器,若是当初没有器灵的指引,也许没有现在的秦帅。这次寻战雄,秦帅也就有取回神甲的意思。

战雄见秦帅难过的样子,内疚地道:“兄弟,实在是对不起,为兄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我……”

“算了,大哥!也许这就是它的使命,它的归宿所在。”

见秦帅不提这事,战雄也识趣地闭上了嘴,两人静坐在秘定中,气氛不禁变得尴尬起来。良久,秦帅才从悲伤咖啡厅过神,歉意地说道:“大哥,刚才你不是说有事要我帮忙吗?说来听听?”

对于玉皇神甲的事,战雄心存愧疚,此时听秦帅问起,战雄竟是有些不好意思。在秦帅再三年催促下,战雄才说出口。

原来他当年在被流放地仙界之前,与化烟蝶有一女,名为化霜月。战雄回事后,才改回为战霜月,由于从小生长在魔圣皇朝,脾气古怪不说,心性更是与战家的弟子格格不入,就算战雄名为战家之主,战霜月在战家的日子也是不好过。思来想去,战雄决定将人送往圣魔学院。但战霜月只有亚圣阶,若是在外九城,或许有自保之力,但在圣阶高手满天飞的神之大陆,亚圣实在是入不得人眼,送去学院不得不为她的安全考虑。

战雄手中本没有合适的人选,现在秦帅出现,战雄顿时将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秦帅听完是这事,心中也打起了算盘,现来战家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下一个要去的就是古家,然后就是提升实力,等灵力达到圣九阶后,就可以将秦家接到神之大陆来,建立自己的势力,而这一切,需要大量的人脉。

圣魔学院聚齐神之大陆天才之辈,若是能结交些人,对日后的秦家有益无害,反倒是去古家不急在一时。秦帅打定主意,邪笑道:“这不算什么事,反正我也想打地方修练,圣魔学院能为众人推崇,必定有过人的地方,去见识下也是好的!”

战雄想好了一肚子的话,来劝说秦帅,没想到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秦帅就已经应下,惊愕万分的战雄,只能感动地道:“谢谢,兄弟!”

秦帅一笑:“若是要言谢,那还是什么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对不对?”

战雄听得连连点头,秦帅嘿嘿大笑不止,日后秦家要是碰到什么麻烦,战雄也不好袖手旁观,有了战家相助,秦家在神之大陆站稳脚是轻易之事。当然,在此之前,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战雄完完全全地掌握战家,成为真正的家主。

有了秦帅的应承,战雄也放下心中最重的一块石头,和秦帅两人从秘室中走出,这一情形自然又落在战狂等人的眼中,引得战狂又是一阵大怒,不过他也是无奈,九阶高手,就算是战家这样的上古家族,也不想轻易招惹。战狂凭手中的力量,自然更是有心无力,心中只是暗恨秦帅,为何会是战雄的老相识。

秘室外,化烟蝶早就带着一女子守在外面,见到战雄和秦帅两人出来,化烟蝶轻声对身旁的女子道:“小月,还不上前见过秦叔叔!”

少女听到化烟蝶的话,双目流光四射,打量着秦帅,娇声道:“娘,这不急吧,虽然说他是爹的结拜兄弟,不过也只是结拜,想做叔叔还得看他有没有这实力。娘,你不是经常说强者为尊吗?不会想让女儿认一个实力低下的人做叔叔吧?”

秦帅听得一头大汗,听这女子一番话,这人不好惹啊,心中不禁后悔前面答应战雄的话。

战雄也是一脸苦笑,这女儿在圣魔皇朝待的时间太久,有化寒轩撑腰,化雨龙的暗许,在魔圣皇朝,那可是说一不二的魔族公主。来到战家,因为自己的关系,不免受到战家弟子的打压,让这小魔女大挫锐气,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她的本性,而且是日益嚣张,这也是战雄为什么要送她去圣魔学院的原因,再不走迟早出事。

见秦帅面露异色,战雄哈哈大笑道:“月儿,不可对你秦叔叔无礼,你秦叔叔是什么样的人,日后自然会明白,赶快叫人吧!”

“不叫,就是不叫!”战霜月并不给战雄的面子,就算战雄拿出严父的姿态,也是不买他的帐。战雄也是无奈,谁叫他心中觉得亏欠太多。

秦帅见这情形,知道该是自己出场了,邪笑几声:“大哥,算了吧,小月还小,不用太认真!”

“你……”战霜月眼中寒芒闪动,这人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虽然说修真无岁月,从表面看不出年龄,但也不带这样欺负人的。随后眼圈一红,低声抽泣起来。

“好了好了!不叫就不叫!”化烟蝶见战霜月一哭,连忙安慰道。战雄无奈地朝秦帅一笑,也走上前安慰一番,这才做罢。秦帅见到战霜月暗暗瞄自己,知道她这是装的,不禁大感头痛,现在才是开始,这日后的日子怎么过?来战家看样子是错了!秦帅暗叹不已!

好一会的时间,战霜月才止住抽泣,战雄夫妇对冷在一旁的秦帅大感过意不去,战雄道:“月儿,爹知道你不高兴,这样吧,你带秦兄弟到处转转,他刚来战家,熟悉一下也好,行不行?”

战霜月眼睛一转,嘻嘻笑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秦帅看这两父女的对话,就知道自己是被战雄给出卖了,为了自己的女儿。见到战雄求救般的眼神,秦帅只能点头答应。反正以自己的实力,只要不太过份,一切还是没问题的!

战雄夫妇走了,留下秦帅和战霜月两人。这下子战霜月像是猛虎出笼,眼神怪*看着秦帅,转了几圈才怪笑道:“爷,转几圈给妞看看!”

“什么?”秦帅差点失声惊叫,这也太雷人了吧!如果是自己说出来或许还有点那个,可从战霜月那樱桃小嘴中蹦出来,就有点太那个了!

秦帅这边还不想完,那边战霜月又出猛招了:“那个……姓秦的,陪姑娘玩一圈,前面走着!”

秦帅这下是真的懵了,这是典型的调戏,可秦帅还不能说出去。这事说出去,丢人呐!

当然战霜月也不用秦帅真的领路,说完这话,得意的扬起小头,一步三摆,骄傲的,就像那得胜的小公鸡。

秦帅一脸苦笑的跟在后面。两人这一走,战雄和化烟蝶两人就出现了,看着两人离去的情形,化烟蝶不安地道:“雄哥,让月儿这般,对不住秦兄弟吧?要不,我们还是另派我手好了!”

战雄嘿嘿一笑:“夫人放心好了,月儿这丫头想吃下我这老弟,还嫩了点!正好让月儿先去试试那边的反应,我是一点也不介意秦老弟教训他们的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