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254章 说战就战

“不错,我们是等不下去,一定要有人出去,不然战家只怕就此灭绝!”战狂眼中涌出汹汹战意,拍案而起,大声说道。

战莫言则长叹道:“天要亡我战家,又岂是战之罪!家主,一切你看着办,古家再动手,本座拼着老命不要,也要拉他几个垫背!”

一个圣九阶的强者,说出这番话,足可见了事情的严重性。

战长胜等人无一再开口,所有的人都是拼命疗伤,希望到再战时,能恢复巅峰实力,为战家多出一份力。

秦帅拼命的运用无间空间,只怕古家的人再开战。好在三日前的一战,让古家的损失也是不少,不少人都受了伤,不得不修养。待秦帅赶到战神城外时,战争还没有再开始。

见到这情况,秦帅暗暗松了口气,就在城外恢复灵力。当灵力全部恢复后,秦帅运用无间空间,回到战神城!

古家偷袭战家,虽说是大胜,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七名九阶陨落两名,八阶的也死了两人,但相对战家而言,却是好得多。

为了防止战家的人出城,古家五位九阶高手,日夜用灵识查看战城外围。五人联手,飞鸟难渡,要不然战家的人也不会如此心急。这样的环境,战莫言纵是九阶,也不敢轻易闯城。

但就在五人严密查看中,秦帅悄无声息地进入城中,几个闪身,就来到战家的大殿内,正好听到战莫言的一番话,秦帅进入殿内,说道:“事情应该还没到这地步,这位老祖又何须如此悲观!”

秦帅的话,惊醒了闭目修练的众人。毕竟大战在即,没有人会全神修练。

战长胜激动地站起身:“秦……秦帅老祖,你怎么进得城?”战长胜的话,也引起了众人注意,连战莫言也出不了城,这秦帅又如何能进城?难道说古家真的要将战家一举灭门,战神城准进不准出?有了此念,所有的人都暗自伤神!没想到上古战家,会落到今天这地步,而这一切,都是拜这人所赐。战家的人,再看秦帅的眼神,渐渐露出杀意。

“你们想干什么?”战莫言感应到殿内的变化,浑身气势一变,震慑众人心魂,寒声道:“战家已经如此,你们还想内斗不成?秦帅老祖能在这时候回来,他就是我战家的人,谁敢放肆,休怪本座无情!”

战家的人听了战莫言的话,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大殿内的气息才缓和起来。

战莫言也放缓了声音:“秦帅老祖,对于此事,你有何看法?”

“杀!”秦帅邪笑连连:“古家的人想战,我们就陪他战到底,他想杀,我们就杀他一个透心凉!”

“想法是好!可是得有这本事!”战狂不冷不热地道。

“怎么会是你?”秦帅好像此时才发现坐在家主位上的是战狂样,不悦地道:“我记得你只是战家的老祖,为何会坐在家主之位,还不快滚下来!家主呢?”最后一句,却是问战长胜。

“放肆!现在本座就是战家的家主!”战狂怒吼道。

“是吗?那我大哥现在何处?”见战长胜不回话,秦帅环视大殿,寒声道。

“祖阁思过!”终于,在秦帅高压下,战长胜回话了,一脸羞愧之色,没能护好战雄,他也是很自责。

“事情由我而起,那我也去思过吧!”秦帅想了想,面带邪笑。他没有提要将战雄夫妇放出来,反是提出自己也去思过,因为秦帅明折,就算自己提出来,战雄夫妇也不可能出来。

战家的人听了,自然是不同意,事情有本是因你而起,你没回来也就算了,现在回来了还想不出力,哪有这等好事。再说,秦帅的修为可是肉身九阶,这样的高手能一顶两,甚至更多。战家实力不如古家,又岂会任他去什么祖阁思过。

战莫言挥手道:“去,将战雄夫妇带来此地!”

战狂脸色微红,想出言反对,又怕因此惹恼秦帅,何况这话是战莫言说的。见战狂没有出声,战长胜领命而出,不一会,战雄夫妇就被带到大殿内。

看到秦帅出现,战雄恍然大悟,苦笑着摇头。秦帅灵识查看两人,发现身上的伤倒无大碍,只是修为被禁。秦帅皱眉看了一眼战莫言。

战莫言看在眼中,倒是被秦帅逗乐了,挥手解了两人的禁制。说道:“秦帅老祖,你的要求已经达到,现在本座倒是想听听,你如何以杀止杀,以战止战的!”

“老祖既然有心,那就同去看看,不就明白了!”秦帅朝战雄一笑,转身朝外走去!

“也好!”战莫言先是一楞,随后一笑,跟上秦帅,两人长身出殿。战狂等人见状,接连起身,准备开战。对于秦帅说战就战的决然,战家众人倒是有几分欣赏。

不过就在众人人时,远远传来秦帅的声音:“大家就不用相送了,准备美酒庆功吧!”

狂傲的话语,让战狂等人身形一楞,战莫言没有开口,大家也都停了下来,不过想了想,战狂又带着众人,来到了战神城的城墙上观战。他们又岂知秦帅所想,为了战雄夫妇,秦帅决定大开杀戒,不仅能退敌,也能让战家的人收拢心思,再出手对付战雄夫妇时,也得思量一二。

秦帅和战莫言两人飞身落在古家的阵营外,古家的五位老祖,在秦帅两人出城的那一刻,就已经感应到,待两人落地时,古家的七位老祖在古林的带领下,早已经是严阵以待。

见到两人近前,古家的一位老祖出声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受死!”

“古童,你少在哪给老子放屁!妈的!什么玩意,滚回一边去。现在装着不认识老子,想当年……”

“原来是战家的老鬼!”古童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么多年过去,没想到你是还没死!老鬼,现在战家还有几人,能挡得我古家吗?念在往日的情份,你若愿自裁,本座倒是可在家主面前进言,给你战家老少留个全尸,如何?”

“放你娘的屁!”战莫言算起来是古童的长辈,当年战荣娶古家之女时,两人还曾见过面,没想到现在却是被对方恶言讽刺,心中不禁大怒!竟是欲上前动手。

古童见战莫言的样子,心怯地后退了几步,单打独斗,古童可不认为自己是战莫言的对手。

秦帅见状,呵呵一笑,拉住战莫言道:“战老,本少想问你一件事?不知可否?”

战莫言正怒火冲天,被秦帅拉住已经是心生不悦,再听他想问自己,更是不悦,不过两军阵前,也不好拂了秦帅的面子,冷冷地道:“说吧!”

秦帅特意看了看古童,才说道:“敢问战老,你若是被狗咬了,难道还非得咬回去吗?”

“这……”战莫言一看古童,心中明白过来,大笑道:“不错不错,老夫是人,当然不能和狗一般见识,只是敢问一声秦老祖,那要如何处置呢?”

“当然是杀!”秦帅说到后面,声音一冷,右手一扬,一道金芒射向古童。

古童见金芒虽然是快,但上面无一点灵力波动,遂也不已为意,随手一弹,一道灵力迎上金芒。

可出乎古单意料的是,金芒并没有被击散,反而是穿过灵力攻击,直射古童。

见到这异状,古童这才心惊,身形急退,单掌再次击向金芒。

怪事再次发生了,金芒、还是没有被击散,反是速度变快了不少,古童闪躲不及,金芒透体而入。瞬间,古童的身体如自暴般炸开,连灵魂也是没有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