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299章 震慑众人

“是吗?”战鸣忍住内心的火气,要是你们这样说也不是无视家主,那还有怎样的言语会是无礼?不过这话,战鸣自然是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嘀咕。

战雄则是在听后,没有一点反应,从走出府门的那刻起,战雄就有了明确的目的,那就是一定要得到家主的位置!

对暗自生气的战鸣,战雄是不屑一笑,如果说战狂凭这人来试探自己的虚实,那就大错特错了!

提步往家主府的方向行去,没走几步,战鸣就回过神,连忙阻止道:“战雄,家主在比试阁等你!”

“有意思!”

比试阁是什么地方,是战家弟子比试的地方,战狂将见面的地方约在此处,想来无非是想用实力压下自己,可是这有可能么?战雄脸上的笑容更甚,要是自己肉体八阶,灵力九阶的实力,败在战狂手中,怕是不用他开口,也会羞愧地无地自容,也没脸再去争这家主之位。

“要动手吗?”战霜月拉着化烟蝶的手,双眼突闪突闪的,也不知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就走吧!”战雄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比试阁。

比试阁内,战狂和战虚腾两人坐在一处,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是战莫言老祖,他回来后一直在闭关,可就在战雄回来的当天,他突然宣布出关,这让战狂等人,深度怀疑他出关的真正目的。其他的战家长老,都聚在一处,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长老都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战狂的拥护者,一派则是战雄的支持者。

战莫言双眼微闭,将场中的情形是看在眼中,内心暗叹,由此一来,战家的实力怕是变得更弱了,只希望战雄带回来好消息。

战虚腾是一脸的不在意,但对战狂不听自己的话心生不满,若不是形势需要,战虚腾绝对不会坐在战狂身旁。

战雄进来,直接走到战莫言身前,率称行礼道:“战雄拜见父亲!”

化烟蝶和战霜月跟在身后,也是跪拜下来。

战雄的话,让在场地众人都是一楞,因为这样的称呼已经好久没出现过了。战狂的脸上也露出一丝不自在,因为他在战莫言面前,也不敢提起这两个字,唯恐战莫言发怒。

更让人意外的是,战莫言居然面带笑容,起身扶起战雄三人。

“诸位战家弟子,本座战莫言,今日以战家老祖的身份,承认化烟蝶为我战家的儿媳,战雄之妻,今后若再有人敢胡言乱语,就是和我战莫言做对!”

这番话,无异于直接给战狂当众一个大耳光,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战狂与战雄不和,其原因就是在化烟蝶的身上,有些心思灵巧的弟子,已经猜到今日之事,暗暗的移动脚步,靠近支持战雄的这边队伍。

战雄对于战莫言的这番话,也是夺意料之外,他想到因为秦帅的缘故,战莫言会支持自己,但也没有想到会这般明显,当众说出这番话说来,从此之后,战家再也没有人敢质疑化烟蝶的身份。

战雄也拿出装有灵丹的玉瓶,双手弟在战莫言面前。

战莫言的眼中露出欣喜之色:“这就是那物?”

“正是!先服一颗,待药力化解后再同时服两颗,可让任何圣阶升到九阶,若单服一颗,可提升至八阶。瓶中还有八颗!”战雄没有明说,而是传音给战莫言。

战莫言看了看战霜月和化烟蝶,点了点头,将玉瓶小心收好,又坐了下来!

场中的战狂,不明白战雄交给战莫言的是什么东西,但战莫言的话,成功地挑起了他心底的怒意,见战莫言坐下,战狂眼睛瞄了一眼战虚腾。

战虚腾虽然恼战狂不听自己的话,可也是无法,只得起身,朝四周看了看,又对战莫言躬身行礼,之后才道:“战雄,之前你无力护族,引得宵小之辈,害我战家陷入战火之中,损伤惨重,甚至差点于灭族,这才剥夺了你的家主之位,今日你回来,又有何目的?”

“拿回我失去的东西,所有属于我的一切!”

“好大的口气,你想要做家主,我战虚腾第一个不服气,战雄,有本事就上台说话!”

战虚腾召出灵塔,飞入比试台内。

战雄朝没有开口的战狂看了一眼,淡淡一笑,也隐身入了比试台。

对于战雄的实力,战虚腾早已经知道,同样是八阶,战虚腾不相信战雄会比自己厉害。当然,对于符塔之威,战虚腾也是深有忌惮,他之所以率先入内,就是想偷袭,这也是他在动手之前就已经做好看打算。

战虚腾的灵器是件护甲,而他所修的则是龙阳掌,为战家的绝技之一,威力惊人!但是与战雄的天剑诀相较,却是差得一丝。何况现在两人的实力也相差太远。

战雄才现身比试台,战虚腾双掌凌空击下,掌中灵力引化成两条龙形,向战雄冲来。突然见到战虚腾动手,战雄心中一惊,暗叹自己还是高看了战虚腾,来不及运用灵力,战雄双手捏拳,击了出去。

龙形灵力撞在战雄的拳头,将他击得连连后退。控制龙形的战虚腾也并不轻松,被战雄一拳,击得气血翻涌,但是他稳住了脚步,连晃也没晃。

看到战雄后退身影,战虚腾突然有点佩服战狂,因为战雄表现出的实力,让战虚腾认为战狂的决策太英明了,比起自己的阴谋阳谋来说的话。

可惜的是,战虚腾只看到了战雄的狼狈样,却没有注意战雄的拳中,一丝灵力也没有,只凭肉体力量,仓促应敌,也只比他稍弱一丝。若是战虚腾注意到这些,怕就没有前面的想法了。

一招得胜,让战虚腾信心大涨,吼道:“战雄,想做家主,就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再接一掌试试!”说着双手交替,两股浑厚的灵力从掌出射出,化做两条恶龙,扑向战雄。

“雕虫小技!”战雄缓过神,又岂会惧他,冷哼声中,灵力催动符塔中的剑字符,一道剑芒从灵塔中射出,在空中炸开,化做一道道剑芒,射向战虚腾的两条龙形灵力,待破除龙形后,所有剑芒合而为一,在空中形成一柄巨大的灵力剑,对着战虚腾当头斩下。

而就在剑芒合而为一之时,战雄的灵魂力猛然冲向战虚腾,对他同时发动了灵魂攻击。

论灵力,不及战雄,论灵魂力,同样也是不及。

于是,战虚腾悲剧了,在他想躲开的那一瞬间,突然僵立不动,任由剑芒穿体而过。

眨眼间,场中胜负已分,战虚腾肉体被剑芒绞碎,只有道淡淡的灵魂飘浮在他刚才所立之处的上方。

战虚腾败了,而且是败得彻底,连翻身的机会也是难,等他灵魂转世,在重修到圣八阶,战雄也许达到了道体大成,想要报仇,永远都没这可能。

战狂这下坐不住了,脸上的安定之色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安,是愤怒!

战莫言是惊得站了起来,随后感应到自己的失态,才又坐了下去,等战雄一出来,战莫言立刻开口相问。

“战雄,你实话实说,现在你的修为达到哪一阶?”

这个问题,不仅是战莫言想知道,连战狂,甚至所有的战家弟子,都想知道。因为战虚腾的实力,在同阶中,绝对是顶尖,灵器是护甲,让他的防御达到了同阶顶端。而战雄轻易破除,众人如何不惊,又如何不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灵力九阶,肉体八阶!”

有了之前的觉悟,战雄早就下定决心,让众人真心服自己,而不是转背就生不臣之心。战霜月和化烟蝶母女,在听到战雄的话,也配合的释放出自己的灵力威压。

果然,听到战雄的话,战家的弟子再也静不下来,紧接着的两个八阶威压,又让众人立刻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