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396章 虐许虚解恨 再临紫竹峰

“思思小姐,你真的是太漂亮了。许虚敬你一杯!”许虚回过神,举起手中杯,对刘思微笑着道。

刘思缓缓摇头,冷清地道:“一边玩去,本小姐现在没心思和你说话,别来烦我!”陷入思念之中的刘思,没有了平日的贤淑,对许虚打断自己的意念,心生不悦,不满地回了句,起身走一旁。

“好好好!是许虚不对,我自罚三杯向思思小姐认错!”许虚面对刘思的喝斥,并没有什么不满,反而是呵呵笑着,像是挨骂也是种享受般。

秦帅见到刘思这反应,相当的满意。收敛了心中的杀意,走到了刘思的身侧,轻声说道:“思儿,我们回家吧!”

熟悉的声音,回家的诱惑,让刘思如被雷噬,定在原处,良久才转身。看着秦帅,双手紧紧地抱住他,泣声道:“六哥,你终于来了,可知道思儿想你想的好苦?”

万花楼内,本来诮很多的人注意着刘思,不过时慑于许虚的威名,不敢过来搭话,此刻见到刘思将一陌生男人拥在怀中,所有的人都直了眼。一时间,整个万花楼变得鸦雀无声。

许虚还在悠然自得地喝着酒,想着怎样才能将刘思追到手,突然听到秦帅的话,整个也像是中了邪法一样,酒杯也握立不住,浑身颤抖,他是怎么也不相信,秦帅居然还能逃了深渊,而且还寻到了此处。

不过许虚终究是许虚,很快就让自己镇定下来,装出不认识秦帅的样子,‘叭’的一声,将酒杯扔在桌上,起身面对秦帅道:“小子何人,怎敢对思思小姐无礼,快放开双手,不然我许虚饶不了你!”不过他似乎忘记了一件事,当时他可是亲自将秦帅的肉身送到刘思面前,此时不认识秦帅,也是说不过去。

“许虚?”秦帅制止住欲开口的刘思,邪笑道:“这名字好有个性,应该人人都知道吧?”

“那是自然,我乃是元郁夫人的座下弟子,而且还是虚塔四层显城许家的三公子,谁敢说不认识?”许胖子似乎对自己的身份很是满意,边说还边得意地看着四周众人。

显城许家,紫竹峰弟子,这些名头果然是让大部份向许虚投去讨好的眼神。见到这些,许虚更是得意,微微昂头看着秦帅,不可一世。

“呵呵!你理解错了!”秦帅邪笑道:“爷说的是每个人在上厕所的候,总会嘘嘘地这样叫!”

秦帅这话,顿时让四周的人一顿哄笑,想到许虚的名字,的确能让人误会。

许虚被秦帅这话气得满脸羞红,刘思看不过去,低声对秦帅道:“六爷,你别为难许虚,他是好人,对我也算是照顾有加?”

“好人?”秦帅脸色一沉:“思思,你问下这许胖子,是怎样设计害我,夺我肉身,灵魂打深渊的,如果说他也是好人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恶人了!”

“什么?六哥你是说许虚对你下手?”刘思在之前,就有点怀疑,现在听到秦帅的话,看许虚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思儿不相信?如若不是他,我们早在百年前就在一起了!”秦帅揶笑着道。

“不,我信,因为你是我的夫君,思儿不信你还能信谁?”刘思只是一时不敢相信,但听到秦帅的相问,立刻明白自己错了,肯定地说道。

秦帅对许虚道:“胖子!不对,应该叫你嘘嘘才是。你怎么不说话?要是认为爷在诬陷你,大可说出来。别楞在哪里装纯,否则不明真像的人还以为爷欺负你!”

“许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人,敢杀我夫君,小贼,给我拿命来!”刘思显得更是气愤,当年许虚带秦帅的肉身回来时,刘思是悲痛欲绝,许虚还一直安慰自己,没想到一切都是这小人主导的。你叫刘思如何不气?

“思儿,这事不要你出手,只要有我在,你就不必要动手!”秦帅制止了刘思,看着许虚道:“何况,我并不想杀他!若是不能让他亲眼见到许家的灭亡,爷又怎么对得起他的深情厚意!”

“既然是这样……”许虚的脸上狠色毕现,没有思思的帮忙,本公子能杀你一次,也就能杀你第二次,动手吧!空间禁锢!”许虚在说的同时,双手射出道道力量,禁锢了秦帅所在的空间。

虽然说许虚再次耍了小心眼,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还是无功!秦帅气血震动,仅凭肉体力量便震碎许虚的禁锢,随手邪笑道:“迷魂印,定!”

迷魂印和空间禁锢的力量差不多,空间禁锢是锁住肉体,而迷魂印是直接控制灵魂。秦帅的迷魂印展开,许虚顿时呆立不动,灵魂被锁住。

刘思脸上露出古怪之色,想不通秦帅怎么也定住人身,不过她现在没时间问,因为秦帅已经到了许虚身旁,右手握拳,击在许虚的胸口。

强悍无比的肉体力量,在这一刻体现无遗,许虚的胸口被秦帅打得陷了进去,后背凸出一大块,嘴唇无力蠕动,嘴角流出丝丝血迹,还带有细细的肉沫。这一拳,竟是打断胸骨,震伤内腑。以许虚的修为,居然一拳也受不了,旁观的人都露出骇色。

秦帅并没有算完,接下来双拳出动,落在许虚的双肩上,又是一阵骨碎的声音,许虚的手也无力垂下,双肩骨被打碎。

接下来,秦帅右腿如踢出,正中许虚的大腿,又是骨碎的声音传出,双腿骨也被秦帅踢断。众人心惊秦帅的惨忍,刘思更是不忍再看。不过秦帅并没有停下手,双拳如幻影般连击,将许虚的全身骨头都打碎,这才算完事。

散去迷魂印,以许虚的境界,肉体的伤势是瞬间恢复,不过他还没有站起来,秦帅又施展迷魂印,镇住他,展开了新一轮的虐揍。

一连十几次,就算是到了后面,许虚压抑着不再恢复肉身的伤,秦帅也会出手,助他恢复,然后再将他的骨骼打得寸断。

“六哥,不如算了吧!”刘思终是心地善良,不忍心再看许虚受活罪,替他求饶。

“没问题!”秦帅点头,这次并没有再散去迷魂印,而是手指一勾,身后的影子,在阳光下慢慢立起,幻成人形。在秦帅的控制下,血影子进入许虚的体内,控制了他的肉身。

“六哥,我们快走吧!”刘思这时才想起,自己离紫竹峰不足千里,此地的消息很人可能有已经传到了兰郁夫人耳中,想到自己元道八重的力量,也在兰郁夫人手里计不了便宜,刘思不禁担心地道。

“没关系!”秦帅吩咐血影子先去虚塔四层的许家,他自己带着刘思不逃,反而往此竹峰的方向飞掠。刘思在看到紫竹峰后,才确定了秦帅的目的。

“六哥,你不会想上紫竹峰吧?”见秦帅点头,刘思拖着秦帅,停下道:“不要,咱们不去好吗?我只想和你离开,哪怕以后都待在你的灵魂空间内,我也是无悔。咱们不要再去惹她了,好吗?”

“思儿,你是担心为夫担心你那娘亲?”秦帅邪笑着道:“你这小傻瓜,在去找你之前,我就已经上过紫竹峰,与你娘大战一场。她已经同意,只要你愿意随我离开,便不会阻止,所以这次上紫竹峰,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危险,我只是不想你日后会后悔,知道吗?”

“谢谢!”刘思听到这话,心间泛起阵阵暖意,不再阻拦,和秦帅一起,飞往紫竹峰。

两人凌立紫竹峰空,立刻有人从地面上腾空而起,人没到声音已经到:“紫竹峰前,来者止步同,原路退回,不然就地格杀!”

“本小姐看你们有谁敢?”刘思可不想秦帅动怒,方才对付许虚的手段,已经让他害怕。

来人见到是刘思,连连躬身后退:“属下不知是小姐,请小姐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