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485章 战阴伯生

再说闭关中的秦帅,其实魂识一直注意着陆耳的动静,感应到他离开言城,立刻传言给秦元,准备动手。至于之前所说的为金言族着想,完全是借口。在秦元击败陆耳,秦帅看到他眼底的怨恨后,就已经决定了陆耳必死的命运。

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形下,两道光芒从园子一闪即逝。由于在天外天不能施展无间空间术,秦帅只能施展自己最快的速度。而这速度,比起秦元也是只快不慢。

陆耳的速度也并不是很快,秦帅不想在言城周围动手,只是用魂识锁定陆耳,远远地跟在后面。

三人是一前一后,快速划破天空,不一会,就进入了群山之中。

就在秦帅准备命秦元动手时,突然感应到了前面有股比秦元还在强大的气息,而陆耳也是往这边飞去。秦帅正要告诉秦元,此时秦元也察觉到了异样,回头对秦帅道:“少主,前面有高手,我们要不要立刻动手阻杀?”

“不用!”秦帅邪笑道:“看他这样子,应该是去求援的,这样也好,干脆一次端掉,也免得下次再费一番手脚!”

秦帅示意秦元放慢速度,两人待陆耳停下,这才动身飞往。

陆耳此时已经停在一座草庐前,草庐不大,看上去只有一间房子,不过秦帅可知道这不可能,草庐内定然自有一番天地。

稍做停留,陆耳整理了一下衣衫,就闪身进入草庐中。他身影才一消失,秦帅和秦元两人现身草庐前。

“哈哈哈!”秦帅两人还未站定,眼前景色一变,两人竟是身处火海之中,四周火焰腾舞,脚底也是火焰起浮。

“这可能是阵法,少主当心!”秦元说完,身体一跃而起,来至半空,一道乌光化做大手,向天空撕去。

“火焰倒转,封天锁地!”

随着这两句话,火焰飞腾,竟是连天空也燃烧了起来,秦元撕开天空,看到也是红色的火焰。秦元无奈,又落回到了秦帅身边。

秦帅的身周,有着淡淡地寒芒流动,秦元回到他身侧,在这火海之中,居然感应不到一丝热量。不由奇怪地看着秦帅。

想起众人还不知道,秦帅传音道:“不必着急,爷身怀大真炎术和大极寒术,用火来对付我们,只能说他太笨!”

秦元楞了下,又点了点头,这两种无上神通,无论是哪一种,在这火海横行,都是没问题。除非对方也身具这两种无上神通之一,才有可能限制住。

似从天际,又像是从人的心底,突然传出这两句话。随后两点火光从火海中飞出,来到秦帅两人身前,化做两人,其中一人,正是陆耳。

见到秦元,陆耳先是有点吃惊,随后又露出极为得意地表情。

“大哥,你可真是有大气运的人,没想到小弟刚相求的事,这人就立刻送到你面前让你杀,小弟实在是佩服!”

站在陆耳旁边的人,看上去像竹竿一样,但是眼神开合间,杀意流动,一看就不是善良之辈。这人就是陆耳的结拜大哥阴伯生,一个入魔修道之人。

“兄弟客气,刚才我还认为兄弟你言过其实,没想还真是魔道中人。这样的灵魂,对本座来说,是为极补。好,这人我就替你杀了!”阴伯生看秦元的眼神,就像看死人一样,没有半点生机存在。

陆耳也是面带狰狞,心中却在算着,从言无沮处收来的四亿元灵丹,能换得多少魂器用于修练。他对言无沮要了三亿元灵丹,说是给阴伯生,但实际却是一颗也没有给,全部落入了自己的腰包中。

秦帅在陆耳两人眼中,自动忽略,两人都没有把只有极天九重境的秦帅放入眼中,在他们看来,只要杀了秦元,对付秦帅,不过是抬抬手的事。

但偏偏是他们认为最容易对付的人,错开一步,面对着阴伯生,嘻笑道:“你这竹竿也想杀人?也行,让爷先来称称你的斤量再说。”

秦元脸上也露出生硬的笑容,对陆耳道:“想杀本座?那本座今天就和你好好玩玩!”

陆耳一下子脸色变得苍白,虽然说自己的大哥最后定能杀得了这两人,可在此之前,自己也难免一死。对付已经动了杀意的秦元,陆耳可不认为自己还能撑得下来。虽然是一命换一命的生意,但陆耳还是觉得太亏了。

阴伯生看着秦帅,手指一点,一团火焰如流星样,化做只巨大的拳头,击向秦帅,而在同时,他的人飞向秦元,想要将对手换过来。

可惜的是,阴伯生小看了秦帅,所以注定了心意会落空。秦帅看着击来的火焰,不在意地拍了拍衣衫。火焰准确地落在了秦帅身上,但就像水滴融入河流中一样,一点火花也没有展现,就消失不见了。

就在此时,秦帅也动了,身体如幽灵一样,脚下一动,跟在阴伯生身后,贴着他的耳朵,邪笑道:“你想去哪?别多想了,你的对手是爷!你是逃不掉的!”

阴伯生大骇,身体化做一点火花,消失在周围的火焰中。

秦帅见状,干脆放弃不理,身影不停,右手挥动,几道灭神芒呈梅花状,向陆耳飞去。前有秦元,后有秦帅,双面夹击,陆耳惊慌失措,手中剑芒飞舞,急吼道:“阴大哥,快救我!”

秦元运用法力显出的巨大‘魔’字,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威压,逼得陆耳连动都困难。就在陆耳身体因此变缓的瞬间,秦帅的灭神芒已经如毒蛇一样,钻进了陆耳的体内。直入灵海,击在他的魂体上。

陆耳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灵魂的重创,比起肉体的伤更为可怕,只此一招,陆耳感觉自己后继无力,双目一闭,唯有等死。

藏身于火焰中的阴伯生,见到陆耳的惨样,生知如果再不出手相救,恐怕陆耳真的会死。同时,他也不明白,为何自己堂堂圣祖五重境的修为,会被比自己弱的人击败。一时间,阴伯生狂意大增。再度从火焰中显现出来。

不过他的身影还没有完全显形,秦帅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迹,一声怒斥:“涅盘之火,载天之怒。焚烧人世,无垢无尽!”同时大本原术也催动,法力一下子暴增至圣祖九重境。以圣祖九重境的力量催动大真炎术,顿时整个火海被秦帅掌控在手。

阴伯生只感觉四周热浪.逼,与火海一体的身体,似从火焰中分离了出来,但又不是分离,因为身上全是火,真正的燃烧起来了。

“哼!离火真焰罩,给我收!”阴伯生手捏法决,身体穿过火海而出,他这一走,火海也化做一团,落在他掌中,秦元定睛一看,发现阴伯生掌上托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魂器,不过让人可惜的是,这魂器似乎少了点什么,看上去灵气全无。

秦帅的手掌中多了团火焰,看着神色未定的阴伯生,张开嘴,一口将火焰吞落下肚,冷笑道:“不知你这魂器没有火焰,还能不能再化出火海?”

秦元听到,这才明白,原来秦帅刚才运用大真炎术,收了对方魂器中的火焰,怪不得看上去像是少了点东西。

阴伯生气得脸都绿了,看了一眼地上惊魂未定的陆耳,冷哼一声,身体化做一团黑焰,向并疾飞而去。

“还想逃?”秦帅邪笑连连,掌中寒光一闪,天剑出现手中,剑柄倒转,对着陆耳,轻喝道:“收!”

迷迷糊糊的陆耳,顿时被收入浮屠塔内。随后天剑化成一柄巨剑,载着秦帅和秦元两人,朝阴伯生逃走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