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灭圣

第509章 杀

秦炎和秦元两人被秦帅暴怒的样子给吓到了!

两人从没见过这样的秦帅,整个人竟是只有杀意,无穷无尽,撕天裂地!两人连应声也是吓得忘记了,如两道流影,飞落在高台上。

高台上并没有人看守。或许他们是认为没有敢来此救人!秦炎两人小心地将李寻欢放在地上。

秦帅也飞落下来,魂识透入李寻欢体内,仔细地查看起来,发现他并没有受重伤,只是灵魂法力被禁时,才松了口气。

而这时,秦家的人也来到高台上,这些秦家人修为都是极天境左右,一个个围绕高台,如临大敌。

秦帅起身,将李寻欢交给秦炎两人护住,环视众人,冷声道:“爷的心情很不好,三声过后,你们不退则是死!半个时辰,如果不能给爷一个满意的交待,那就血洗秦城!”

声音传遍整个秦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都是楞住了。众人没想到,还有人敢在秦城,说出这样的话。要知这里可是真正的秦家天下,就算是炎黄大帝,也不敢在秦城这样说。

在城中逛得正开心地寒守,也听到秦帅的话,微楞之下回过神,大叫道:“乖乖的,这是怎么回事?老六不是秦家的人吗?怎么要在此大开杀戒。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四大圣族一直目中无人,又怎么识得老六的厉害。只怕一个不好,秦氏还真的会被灭掉,这要是让老大知道,我可就惨了!”

寒守这时才明白,原来跟在秦帅身边,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一念至此,寒守也腾空而起,寻找秦帅三人的下落。

再说秦氏族中,先前听到说有人在秦城闹事,随后不久就听到秦帅的话,这样秦氏人大为气愤,不一会,以秦氏族长为首的秦家,出动几十人,往城中心这边赶。才出秦府,刚好碰到腾空而起的寒守。

族氏秦炎雄,看到寒守,冷冷地扫了一眼,对身后的秦氏族人道:“杀!”

若是在平日,秦炎雄绝对不会下出这道命令,可现在他已经被秦帅气疯了,而且天外天的众人都知道,各圣族的主城都是不能飞腾的,这样做无疑是挑战家族颜面。秦炎雄盛怒之下,也就没有了多想。

在他身后,几名圣祖高手,听到这话,立刻转身扑向寒守,相距千米,几人已经是连袂出手,数道流光冲向寒守。

“狗崽子的!”寒守见状,狠狠地骂了一声,身体一沉,往地面落下,空中高喝道:“秦家主,请听我说,本座是龙卫寒守。”

秦炎雄听到,身体一顿,身后有人轻声道:“家主,听到现在暗血谷战事正浓,异族的十万大军驻扎在那,战事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结束吧!”

听到这话,秦炎雄挥手,带着人继续赶往城中心。而他身后的秦家人,又分出几个,都是圣祖巨头,不过修为和之前的几人差不多,都是圣祖三四重左右。往寒守扑去!

其中还有人恨恨地道:“在本城杀人,还敢冒充是龙卫,杀!”

寒守听得,心中也是大怒。做为龙卫,又何时被人这样不由分说的围杀。虽然他内心知道动手是不对的,可还是忍不住,一声龙呤,双手如幻影般,顿时将围绕上来的秦家人撕裂开来。眼见他们肉身蠕动,又要复合过来,寒守眼中厉芒一闪,右脚在地上一蹬,一道白色的波纹沿着右脚落下的地方漫延开来,所到之处,皆结成冰。

右袖轻拂,一道劲风从右手散出,顿时所有结冰的东西,都化成了碎屑。大极寒术,寒守最强的手段,彻底地抹杀了这几人。

就这一耽搁,秦炎雄等人已经来到了秦帅的面前。

“你们就是闹事的人?”秦炎雄一行凌空居高,俯视着众人道。

“打下来再说”秦帅转身,连看都不看,秦炎和秦元两人听到,腾空而起,两人同时攻向秦炎雄。

秦炎雄见到两人攻来,不以为意地随手一拂,将两人震了回去,大笑道:“虽然说是圣祖巨头,但想在秦城闹事,你们还差了点!等达到圣帝境再来威风吧!不然可别怪我们没给你们这机会!”

说着秦炎雄一甩双袖,欺身而上。

秦炎雄的修为已经达到圣皇境,比起秦炎两人,足足高出三个境界,没出手,单是灵魂威压也让两人受不了。何况秦炎雄已经动了杀心。在秦城杀秦氏的人,若是还留下这些人的命,秦氏一族颜面何存?

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存心一举击杀秦炎两人立威。

磅礴的法力,铺天盖地向秦炎两人压了下来。

“大吞噬术!”

“天魔灭世拳!”

秦炎和秦元两人,眼睛迸裂,也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攻击手段。

“手下留情!”寒守从远远看到秦帅的表情,心中大骇,口中疾呼,身体番滚,化成本体,龙爪抓向秦炎雄。

若要执意取面前两人的命,秦炎雄也没有把握能硬扛对方后面的攻击。眼中露出一丝不甘,秦炎雄身体一转,法力分汇成两只拳头,分别击向秦炎三人。

尽管有寒守出手,秦炎两人只须挡一半的力量,也是够呛。两人翻落下地,面色虚白。寒守也是不好过,他虽然是圣王境强者,又化出本体对敌,但比秦炎雄低一阶,也还是受了伤。

就在这时,秦炎雄没来得及再出手,一道红影从高台上飞射,落入秦氏一族的人群中,举剑便杀,一点也不顾及对手的攻击。只是眨眼的攻夫,就有好几个秦氏高手倒在了红影的剑下。

秦炎雄怒极,在自己面前。居然还敢如此大肆地残杀族中弟子。秦炎雄的双眼似欲喷出火,手掌一翻,身影落在红影后面,一掌击在对方的身上。

庞大的法力,进入对方的体内,随后暴炸开来,顿时红影化成了血雨,洒红了地面。

“哼,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本座面前杀人!说,是不是异族人派你们来的!”

“你才好大的胆子!”寒守守化回人体,手执龙卫令,高声道:“秦族长,你应该明白我手中的东西是什么?说吧,意图击杀龙卫,又是该当何罪?”

“龙卫令?”秦炎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但随后又转成厉色,喝道:“异族人入侵秦城,传令下去,开启防御大阵,恭请太上老祖出关屠敌!”

随着秦炎雄的话,整个秦城的上空,升起一个金色的气晕,所有的秦家弟子,也都飞上空中,敌视着秦帅等人。

“你们……秦炎雄,你这是在找死!”寒守飞落到秦帅身前。厉声吼道!

“是吗?”秦炎雄大笑道:“本座没有看到什么龙卫令,只是发现了异族奸细,难道说杀异族人也有罪?”

“你……”

寒守还要再说,秦帅在后拍了拍他的肩,邪笑道:“四哥,你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的事,就让我来做吧!”

“老六……唉!”寒守想劝秦帅,可是发现自己心中也是杀意难平,叹了一声,退到了一旁。若再说下去,说不定自己也会动手。

秦炎和秦元两人则是守在了李寻欢的身边,以防不测!

“回来吧,血影!”秦帅冷笑着,伸手朝地面招了招,没有法力的波动,也没有魂力的流转,但地面上的血,像是活了一样,飞向秦帅的手,在他面前化成了一个人。

看到这人,秦炎雄的脸一下变得难看起来。刚才出手时,明明已经杀了对方,而且是连他的魂识也没有感应到。但就是这样的情况,居然又活了,而且看上去,修为丝毫无损。连伤都没有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