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九章 青天观内定前程

月亮静悄悄的爬上了山头,萦绕在五莲山一天的雾气,终于随风飘散,静谧的月光洒满了山尖山谷,皎洁的月华,给这混乱的世间披上一件洁白的外衣。

青天道观内,师兄弟四人吃过晚饭,围坐在桌前,桌子上面摆着一本书,正是范青衣留给他们的《道法入门》。

聂远看着三位师兄,道:“现在三位师兄相信师傅写的这本书很有用吧!”

关山仍旧迟疑道:“小师弟,你真的是按照书画的符咒?”

聂远笑道:“二师兄不必怀疑,若是前面四篇你不相信,你且看后面四章,你就知道师傅是不是有真本事了。”

见聂远如此肯定,关山才道:“不是师兄不相信,只是师傅平日里给我的印象太差了,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聂远道:“能写出这样的书,师傅怎么会无所作为呢?”

张林道:“其实师傅以前不是这样,只是后来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事,就变成我们所见的样子了。”

其余三人异口同声道:“师傅遇上了什么事?”

张林道:“具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老观主约略提过几次。”

刘向道:“既然怀疑尽去,两位师兄好好看看,好确定以后的修行道路。”

张林率先接过书,翻了半响道:“我就练这两个吧。”三人顺着张林的手指看去,只见是谋略、练兵两章。

聂远问道:“大师兄,你不修道吗?”

张林摇摇头道:“修道不过是一个人的事情,个人修为再高,最后也免不了一抔黄土土中埋。再说,修道需要看悟性的,我已近不惑之年,就算修道也修不成正果。还不如学学怎么打仗,也好为这个国家出点力,守关边塞,也是我小时候的一个梦想。”

聂远不了解张林,刘向却和张林在一起好几年了,一直以来都觉得他忠厚老实,像个过日子的中年大叔。此时听完他的一番话,刘向仿佛才认识他一般,看着他道:“没想到大师兄胸中有如此抱负。”

张林摇摇头,道:“只是见惯了人间的惨事,对修道看的比较淡。”其实他是想起了老观主,他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修道中人,因为躲避仇家才不得不委身在青天道观里,张林陪着老观主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见过他晚年凄惨的景象,是以对修道并不感兴趣。

聂远见大师兄已经选定,便对关山道:“二师兄,你准备选什么?”

关山拿过书,边看便道:“我就选察人、观天吧!”

见关山也没有选择修道,聂远问道:“二师兄为什么也不修道?”

关山道:“我对修道不感兴趣,况且我也没见过有哪个修道之人关心过百姓疾苦,倒是江湖术士见过不少,都是些骗子。”说着长叹一声,道:“这也不是主要原因,我见过官府是怎样欺压百姓的,大化朝就是被这帮人搞坏的,我想去当官,管着那些贪官,让老百姓少受些苦。”

三人看着关山一脸痛恨的表情,知道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刘向道:“我相信二师兄一定会成功的。”

关山点点头,没有说话。

轮到刘向了,三人一起望向刘向,刘向也没看书,便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其实我想都修炼,但我知道这不可能,所以,让我想想再说吧!”

“而且。”刘向接着说道:“我们仅仅凭着师傅写的《道法入门》也不可能达成自己的理想,我们需要更广阔的空间才行。”

聂远道:“三师兄的意思是?”

刘向看着双眼冒光的聂远,笑道:“小师弟你肯定想到了,还来问我。”

聂远嘿嘿笑道:“只是想看看和三师兄想的一样不?”

刘向道:“你说说,你怎么想的?”

聂远道:“青云门。”

刘向道:“不错,别忘了我们的师傅可是出身青云门,我们要想修大道,还有什么地方比去青云门更好的呢?”

张林和关山两人眼睛顿时一亮,两人年龄大,而且呆在道观里太久了,脑子便没有刘向和聂远转的快,况且青云门一直以来只存在人们的口头只见,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远了。就算听到范青衣说他们都是青云门的弟子,他们也只是很高兴而已,绝没有想到有真去青云门的一天。

此时听到刘聂二人说起,他们才想到,如果由师傅推荐他们去青云门,这也并不是不可能。

见两位师兄脸上泛起兴奋之情,刘向道:“二位师兄有没有改主意的打算。”

两人闻言互相看了一眼,一起摇头道:“还是算了。”

刘向点点头,说道:“其实师傅的书里虽然分的清楚,但大道相通,两位师兄也不可只看自己想要的,修炼前面的道家法术,修心炼性不说,也可以在乱世之中保得性命。”

张关二人闻言点点头,道:“三师弟说的有理。”

聂远这才看出不同来,刘向虽然比张关二人小,却似乎天生就有一股气质,他可以纯真如孩童,但认真起来,便散发着非同凡响的魅力。

“因此。”刘向道:“我想去青云门之后,再决定自己到底改干什么?”

张林道:“去青云之事着急不来,没去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三师弟还是看看这书比较好。”

刘向道:“我理会的,不过,去青云门的日子不会太远了。”说着看向聂远道:“两位师兄没感觉到自从小师弟来了之后,很多事情悄悄起了变化吗?”

张关二人这才仔细回想起来,虽然聂远只来了一日,确实带来了不下的变化,师傅久居山中,聂远来到后,不但授他们《道法入门》,还离山而去。聂远下山一次不但带回来银子,还智退法善,他聪明中带点无赖,行事又不拘泥,反倒有些天马行空。

想到这里,关山道:“你不说我还注意不到,小师弟来了之后,是有些不同了。”

张林笑着点头,道:“确实如此。”

聂远嘿嘿笑道:“三位师兄莫不是取笑我,我才来了一天,哪有这么玄乎的事情。”

刘向道:“也不能说是你,你遭雷劈而不死,我们四人都亲眼见到的,可能也是天命吧!”

聂远道:“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天命,或许是老天让我们四个要做出一番事业来。因为之前我还没来,所以就让你们一直等着我。”

三人闻言开怀大笑,关山问道:“光说我们了,小师弟准备做什么?”

“我嘛?”聂远挠头道:“还是修道吧!也说不好修哪一道,其实我最想学的是剑道,但书里师傅没写,只能等到去青云门再说了。”

刘向笑道:“上午还有人说修神仙道、人间正道、万世道,怎么太阳一下山,就改成剑道了?”

聂欢闻言沉思了一会,道:“其实我那样说也不是开玩笑的,我觉得修道本就是修身练体,沟通天地,我说的三种道,也是我内心的追求而已。像大师兄和二师兄,一个志在边关一个志在朝堂,他们虽然成不了神仙,却一样可以修人间正道,修万世道。”

关山点头道:“小师弟说的不错,在这个世界上,平凡的人可以改变人间的事情。但师傅也说了,除了人类,世上还有妖魔鬼怪,这些却需要修道之人去震慑他们。”

刘向道:“是我考虑的狭隘了,小师弟这番话带给我很多的启示。”

张林笑道:“好了,既然我们都找到了各自的目标,接下来就要好好修炼,别忘记了师傅说过回来要考察我们的进境。”

刘向站起来道:“师傅现在是越来越神秘了,我是真搞不清楚了。”

关山道:“这有什么难的,等师傅回来问问不就成了。”

聂远伸了个懒腰道:“不说了,今天累死了,我要先睡了。”

张林道:“都睡吧,从明天起开始修炼。”

将灯吹灭,青天道观里一片安静,不一会便听闻轻鼾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