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十章 土匪来犯硝烟起(中)

聂远见到紫衣女子,高兴道:“我正愁着没人带路呢!你来的正好,快带我出去。”

紫衣女子笑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出去?”

聂远不想女子会在此时为难他,道:“土匪进攻万名寺,我和三师兄到镇子上搬救兵,我来这里已经耽搁太长时间了,必须要去找三师兄会合,还请姑娘帮帮忙!”

紫衣女子道:“你不过是一个道士,土匪来了官府都不管,你干吗如此着急。”

聂远闻言气道:“看你貌美如花,想不到心却这样狠。我们若是去的晚了,万名寺的和尚怕是遭了毒手了。”

紫衣女子也不生气,只是笑道:“再说了,你一个人去管什么用,能打败五百个土匪吗?”

聂远看着女子道:“你怎么知道有五百个土匪?”

紫衣女子道:“我不但知道土匪的人数,还知道这帮土匪的大当家叫王龙,是个一级武者,他手下那帮人可不是一般的土匪,几乎人人都练武,不过没有王龙强罢了。你若是要去,还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聂远瞪大眼睛看着女子,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紫衣女子不答反问道:“怎么样?听到这些你还敢去吗?今夜月色如此美丽,还不如我们二人同游一番。”

聂远满脸惊喜的跑到女子面前,无比真诚的看着她,道:“你是说你也去吗?”

紫衣女子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视,却被很好的掩饰过去,媚眼如丝的看着聂远道:“只要你答应我不去营救万名寺,你到哪里我都跟你去。”

聂远却头要的跟拨浪鼓似的,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跟我一起去万名寺。”说完紧张的看着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听完聂远的话,神情明显一呆,半响方道:“你去就是送命,这你也不怕吗?”

聂远道:“没那么严重,若是事不可为,我也不会白白去送死的。”

紫衣女子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聂远,说道:“好吧,我跟你去。”

聂远高兴道:“太好了,我们快走。”说完向前走去。

紫衣女子看着聂远的背影,却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聂远走了几步,却突然回过头,笑道:“我不认识路,还得麻烦你带我出去。”

聂远和紫衣女子来到之前和刘向分手的地方,却只见一个老汉站在那里。

看见聂远两人,老汉问道:“敢问你是聂天师吗?”

聂远点点头,道:“我就是聂远,你是?”

老汉连忙道:“我是莲山村的村长,是刘天师让我在这里等您的。他让我告诉您,事情紧急,他就不等你了。”

聂远问道:“我师兄带着多少人去了?”

老汉道:“有五十多个人。”

聂远闻言叫道:“这么少!”

老汉搓搓手,不好意思的说道:“听说有土匪来了,我们本来想都去的,刘天师却让我们留下几个人守卫村子,怕土匪夜间来袭。”

聂远点点头,道:“您老不必自责,能去这么多人,已经很不错了。”

老汉笑道:“不就才二十多个土匪吗?再有几位天师相助,肯定能够打败他们。”

聂远听老汉说完,心道:三师兄可真敢说。看到紫衣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虽说事急从权,但刘向谎言编的这么大,聂远心里也觉得不好意思。

聂远含含糊糊道:“您老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说完便率先走去。

紫衣女子跟在聂远后面,轻声道:“你们让五十多个手无寸铁的农村去对付王龙的五百人,跟送死没有区别。”

从紫衣女子口中得知王龙他们的信息后,聂远便知道他们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了。现在聂远心中仅存的一点念头,是希望亲眼见见那帮土匪,想确认一下他们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见聂远只是加快脚步,却没有说话,紫衣女子道:“你不用着急,等我们赶到万名寺,王龙早就撤了。”

聂远边走边问道:“你怎么知道?”

紫衣女子道:“王龙来万名寺只是为了法善这几年搜刮的财富,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王龙早就得手了,所以你们去也是白去。”

聂远停下脚步,看着女子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到底是谁?”

紫衣女子见聂远一脸戒备的表情,严肃道:“我就是王龙身边的人,你说我能不知道吗?”

聂远闻言吓了一跳,转眼看到女子促狭的表情,才明白原来她在戏谑自己。

见紫衣女子不肯透露身份,聂远心里又担心师兄他们,便不再说话,径直向万名寺走去。

等两人来到之前说好会和的分岔路口,却没有见到刘关张三人,聂远着急道:“他们一定是去万名寺了,我们快走。”

紫衣女子随着聂远向万名寺进发,等可以看到万名寺大门的时候,外面却没有一个人。

聂远就要伸手去推门,紫衣女子却小声道:“慢着,门后有人。”

聂远停下手,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紫衣女子指了指右边,笑道:“我听见的。”

聂远跟着紫衣女子走到右边的墙下面,疑惑道:“我怎么没听到有声音?”

紫衣女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贴近聂远耳边轻语道:“爬上墙头看看里面什么情况。”

聂远只闻一阵幽香袭来,闻起来似兰非兰,却非常舒服,耳朵被女子口中的气息喷到,只觉的麻痒无比,一股异样的感觉在他心头升起。口中不禁不住说道:“真香,真痒。”

紫衣女子闻言脸上抹上淡淡的红晕,聂远却不敢再看,老老实实的搬来石头垫在脚底下,站上去向万名寺里面望去。

借着月光,只见万名寺里面黑压压都是人,但却没有人发出声息。

聂远向中间找去,只见有几十个人被绑在地上,口中都被塞上了布。除了万名寺和尚的光头比较醒目之外,聂远也看到了自己的三位师兄。

其中一位大汉站在庭院的中央,手持一柄大刀,月光下,反射着幽幽亮光。

聂远看着周围那么多土匪,心中焦急,正想着怎么样营救师兄。却突然闻道一股香气,不禁转过头,只见紫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上了墙头。

这时候吹过一阵飞,紫衣女子的头发随风飘起,掠过了聂远的脸。聂远不禁向旁边挪了挪脸,眼睛却看着紫衣女子的侧脸,月光下,这张脸显得出奇的美丽。白嫩的肌肤似乎在发着微微白光,高挺的鼻尖似是说明女子的倔强,而嘴角的酒窝又平添了几分可爱。

紫衣女子扫了一眼院子,转过头轻声道:“这么多人,你怎么救你的师兄?”

聂远不敢看女子明亮的眼睛,偏过头小声道:“我也不知道。”

紫衣女子道:“你不是道士吗?用你的法术对付他们。”

聂远道:“我没学过道术。”

紫衣女子惊讶道:“没学过你能画出辟邪咒?”这话一说出口,紫衣女子才发现说漏了嘴。

但聂远却没有思考这句话有什么不妥,说道:“辟邪咒是我照着书上画的。”

紫衣女子用奇快的眼神看着聂远,聂远没有看她,而是问道:“你有什么方法能救我师兄吗?”不知何时,聂远已经对紫衣女子生出了莫名的信任。

紫衣女子道:“办法我倒是有一个。”

聂远转过头惊喜道:“什么办法,快说。”

紫衣女子却白了他一眼,抬起右手轻轻挽了挽头发。

聂远没有发现,王龙的目光转向他们这里,却似乎什么也没看见。

此时两人的脸相距很近,紫衣女子不习惯聂远这么近距离双目的直视,转过头去道:“你不是会画符咒吗?你画几个符咒就可以救他们。”

聂远闻言一阵沮丧,说道:“我画的符咒时灵时不灵,万一不灵怎么办?”

紫衣女子道:“你画的符咒不灵,是因为你现在身体内没有法力,只要你有法力,符咒一定会灵的。”

聂远问道:“可是现在修炼也来不及啊!”

紫衣女子道:“你忘了我了吗?”

聂远疑惑的看着女子,问道:“你是说你有法力?”

紫衣女子点点头道:“之前你不是问我是什么人吗?其实我也是修道者,我可以把法力借给你。”

聂远高兴道:“那好,快把法力借给我。”

紫衣女子道:“先不急,王龙把这么多人绑起来不让他们出声,我们先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时,一个人走到王龙身边,似是对他说什么,聂远开始听不清楚,过了一会,那人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到了自己的耳中。

只听那人说道:“大当家的,我们都等了快一个时辰了,估计不会有人来了,反正银子到手了,把这些人杀了,谁也不知道是我们干的!”

只见王龙摇摇头,道:“法善说那个人是青云门的,我们便不能掉以轻心。既然已经惹上了青云门,便要斩草除根,回去等着吧!”

那人对王龙甚是敬畏,虽然焦急,却还是乖乖回去等着了。

这时,紫衣女子问道:“青云门也有人在这里吗?”

聂远道:“我就是青云门的。”

“你!”紫衣女子惊讶道:“你真是青云门的。”

自见到紫衣女子开始,她总是显得神神秘秘,此时见到她惊讶的表情,聂远心里不由得一阵兴奋,道:“不错,我就是青云门的。”

紫衣女子不信道:“青云门是道家第一大门派,派内弟子修行非浅,你怎么一点法力没有。”

聂远闻言脸上一红,道:“我今天才拜的师。”

紫衣女子问道:“你师傅是谁?”

聂远回答道:“我师傅道号虚为,拜在玄空子门下。”

紫衣女子听到玄空子三个字,脸上表情微微一变,却立刻恢复正常。

紫衣女子看了聂远一会,道:“今天我可以帮你救你的师兄,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聂远问道:“什么条件?”

紫衣女子道:“将来我如果找你帮忙的话,你一定不能拒绝?”

聂远问道:“找我帮什么忙?”

紫衣女子道:“这个我还没想好,你答应不答应。”

聂远道:“好吧!我答应你。”

紫衣女子道:“不准反悔!”

聂远道:“绝不反悔。”

紫衣女子这才笑道:“好了,我们救你师兄去吧!”

聂远道:“一等,我先画几张轰天雷符咒。”

紫衣女子道:“不用了,等你画符太慢了。”

说完便抓着聂远,向万名寺内飞去。聂远被吓了一跳,禁不住大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