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十八章 欲上青云先闯关(上)

刘聂二人目瞪口呆,没想到来到青云山上遇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跟师傅有仇的人,关键是此人正把持着他们上山的第一关。

知道此事不太好办,刘向小心翼翼的问道:“您跟我们师傅有什么深仇大恨。”

老道士一脸戚戚道:“这恨可就大了,我跟你师傅打赌从来没有赢过。”

刘向再次被震惊了,问道:“就这些?”

老道士看了一眼刘向,反问道:“这些还不够吗?”

刘向道:“您不觉得有点小题大做吗?打个赌而已。”

老道士摇头道:“二十年前,他跟我赌了三件事,第一件事十年之内大化朝将倾佛教兴起,第二件事是二十年后身负天命之人会出现,第三件事是二十五年之内妖族大举入侵,祸乱天下。十年前承平帝发动战争,大化朝陷入了内外交困的境地,佛教由此兴起,第一件事已经验证了。而今天,你们两个又来到了我的面前,第二件事也被他说中了。如今只有第三件事没被说中,但我跟他打赌三件事,已经输了两件,这让我老道脸上多没面子。”

刘向和聂远面面相觑,万万想不到范青衣有这么厉害,刘向不禁问道:“我师傅真有这么厉害吗?”

老道士道:“你师父当然很厉害,是青云门不世出的天才。”

“可是,”刘向迟疑道:“我觉得师傅很平常啊,连最基本得道术也不会。”

老道士道:“这里面自有原因,今天这么晚了,你们为什么还来上山?”

聂远道:“我们求道心切,不敢有丝毫耽搁,所以晚上也没有休息就赶来了。”

老道士白了白眼,明显不相信聂远的话,又问道:“你们的师傅就没有跟你们说过什么话。”

两人一起摇头,道:“没有,来青云门也是我们自己决定的。”

老道士看了看两人脸上不似作伪,说道:“当年你师傅就算准了今天有人来上山,并说上山之人就是天命之人,今天看到你们俩,我不得不相信了。看来第三件事也会被你师傅言中,我这次肯定输了。”

刘向和聂远二人听了,心中并不相信范青衣真有那么神,能在二十年前算的这么准,他们俩更加怀疑老道士在骗他们。

聂远问道:“那您打算如何才能放过我们?”

老道士意兴阑珊道:“你把你脖子上带的东西给我看看。”说完指着刘向。

刘向一愣,道:“我脖子上的东西。”

老道士不耐烦道:“就是你带的东西。”

刘向将那个像一条小龙又像一柄剑的东西拿出来,老道士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过一会就还给了刘向,并说道:“上了青云门之后不要给别人看见,一定要记住了。”

聂远闻言连忙问道:“您放过我们了。”

老道士挥挥手,口中说道:“以后每个月给我送一只烤鸡就行了。”

聂远两忙拉着刘向往外走,却发现刘向一动不动。

聂远向刘向看去,只见刘向一脸激动的看着老道士,用颤抖的声音问道:“道长,您认得这个东西?”

老道士看了刘向一眼,摇头道:“之前见在你师傅那见过,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刘向眼中闪过失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道:“我师傅告诉我这是我爹娘留给我的东西,您见过这个东西,那您认不认得我爹娘。”

老道士突然一脸不耐烦道:“不认得,回去问你师傅去。”说完一挥手,两人身不由己的飞到了石屋外面,石屋子的门砰的关了上来。

聂远对刘向说道:“三师兄,你也不用想太多了,还是等以后再问问师傅吧!”

刘向点点头,收拾情怀,对聂远道:“我们走吧!”

两人正准备走,石屋子的门突然打了开来,从里面飞出两个小灯笼,落在两人手里,只听老道士说道:“往前面走就是护山大阵,闯过大阵就能登上青云门了。”

两人拿着灯笼向前走去,走了没过久果然看见前面竖立着一面石碑,上面写着护山大阵四个字。

聂远笑道:“不知道这护山大阵里面有什么东西?”

刘向淡淡道:“管他什么东西,先进去再说。”

两人随即跨过了石碑,进入了青云门护山大阵。

两人已进入阵中,便觉得眼前景色一变,原先是黑夜,现在突然变成了白天。

两人放眼望去,只见眼前是一片花的海洋,各种颜色的花争奇斗艳,空气里弥漫着醉人的花香。

聂远不禁开口问道:“这是哪里?”

刘向回头望去,只见花涛阵阵,没有边际,刚才的石碑已经不见了踪影。刘向说道:“可能护山大阵已经运转了,我们小心些。”

聂远点点头,两人信步向前走去,走了许久也没有看到一点别的东西,周围除了花还是花。

聂远苦笑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就让我们一直走下去。”

刘向不说话,示意聂远仔细听,聂远仔细听去,便听到风中有微弱的声音,仿佛是女子在笑。

聂远喜道:“有人。”

刘向点点头,两人顺着声音走去。走了约半个时辰,终于走出了鲜花的原野,现在呈现两人眼前的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女子的欢笑声正是从里面传来。

两人来到门前,聂远正要敲门,门却自己开了,两人急欲找到人问问怎么回事,便抬脚走了进去。

穿过走廊,两人来到了后院,只见鱼肠小道蜿蜒前行,亭台楼阁矗立在两边,假山上流着瀑布,瀑布周围种着花草,花草之上跑着各种小动物。

两人沿着小道前行,终于在绕过一座假山之后,两人看到了要找的人。

只见前面不远处的一处亭阁中,有四五个女子正在嬉笑玩耍,其中一个穿紫衣服的女子仿佛知道两人来了,突然转过身向两人看了过来。聂远看到紫衣女子的脸,不由得失声叫道:“紫衣!”

紫衣女子看到聂远,脸上浮现出娇媚的笑容,起身向聂远跑来,口中喊道:“聂郎。”

聂远被紫衣一声聂郎叫的面红耳赤,这时紫衣却来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抱住了聂远。

聂远身体一僵,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紫衣抬起头,眼中晶莹湿润,吹气如兰道:“聂郎,你终于来找奴家了。”

聂远被紫衣说话的气息一吹,登时反应过来,将紫衣推离了自己,口中问道:“紫衣,你怎么会在这里?”

却没听见紫衣说话,聂远抬头看去,只见紫衣泪眼婆娑,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己,聂远心中一痛。

这时,紫衣幽幽道:“聂郎,你不喜欢我了吗?”

聂远连忙道:“没有,没有。”

紫衣破涕而笑,道:“那就是喜欢我了?”

聂远小声道:“也没有了。”声音却低的自己都没听见。

正当聂远心神大乱的时候,却听刘向喊道:“小师弟。”

聂远闻言向刘向看去,却见刘向满脸严肃的看着自己,聂远心中一紧,问道:“三师兄,怎么了?”

这时,紫衣问道:“聂郎,这是谁呀?”

聂远道:“这是我三师兄。”

紫衣双手放在侧身,微微下蹲,道:“见过三师兄。”

刘向却不答话,向聂远招了招手,待捏远走了过来,刘向低声道:“她真是紫衣姑娘吗?”

聂远点头道:“是啊,你看不清吗?”说完像记起什么似的,对紫衣道:“三师兄不是外人,你不用法术遮住脸了。”

紫衣一脸无辜道:“奴家没用法术遮住脸啊!”

聂远闻言不禁看向刘向,刘向道:“我不禁看不清紫衣的脸,也看不清她们的脸。”说着指向亭阁中的女子。

聂远抬头看去,只见几个女子在嬉笑玩耍,却怎么也看不清她们的脸。

聂远此时心中顿时清明起来,低声道:“难道这些都是假的。”

刘向点点头,道:“小心为上。”

聂远点头表示明白,转身对紫衣道:“我们不是说好在望天峰上见面吗?你怎么来这里了?”

紫衣走过来抱住聂远的胳膊,腻声道:“奴家不是想聂郎了嘛!”

聂远一听此言,将紫衣推开,掏出一张辟邪咒,对着紫衣喝道:“你不是紫衣,你到底是谁?”

紫衣闻言脸上一阵波动,在刹那间,聂远看到紫衣的脸似乎模糊起来。

紫衣垂泪道:“聂郎,你怎么了,我是紫衣啊!”

聂远将辟邪咒向紫衣伸去,紫衣脸上的波动更剧烈了,等辟邪咒碰到紫衣的时候,紫衣身上燃起熊熊的火焰,只见紫衣哀怨的看着聂远,口中呼唤道:“聂郎,聂郎。”

聂远禁不住就要上前抱住紫衣,却被刘向拉住了,刘向道:“小师弟,你看!”

聂远向四周看去,只见亭台楼阁、假山瀑布正在消失不见,仿佛是冰雪融化一般,远处有黑暗包围过来。

不过一会两人眼前便全部成了黑暗,夜里被凉风一吹,两人顿时清醒过来,只见两人手中拿着灯笼,正站在山道上。

聂远擦了擦冷汗,道:“刚才的紫衣太像了,我简直分不出来。多亏了三师兄,不然我肯定出不来了。”

刘向摇摇头道:“只是运气好罢了,我不想小师弟一样心中有喜欢的女子,所以刚才便没有女子来诱惑我。”

聂远忙道:“三师兄不要胡说,我没说喜欢紫衣。”

刘向笑道:“我什么时候说你喜欢的女子是紫衣了?”

聂远无话可说,道:“我们还是看看下一关是什么吧!”说完急忙向前走去。

刘向在心中轻轻问道:“那个始终背对我的女子会是谁呢?

跟前一关一样,两人不知不觉就进到了下一关,这一关两人变身成为了皇帝,有无数人的人跪在他们面前。幸好两人有了前一关的经验,再加上两人对权势实在没什么欲望,到是很轻松闯过了第二关。

出了第二关,两人往前走,只见前面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道:恭喜诸位闯过色欲两关,成为青云门外门弟子了。下面一关是柔情义胆,这一关有一定危险,但过此关者,将成为青云门正式弟子。

聂远和刘向对视一笑,信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