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二十四章 青云千年第一人

天气晴朗,朵朵白云飘在聂远的脚下,聂远身着一身白衣,双手张开,眯着眼感受着高空的劲风,他随意改变着脚下飞剑的方向,自由自在的在天空中飞翔,聂远禁不住大声呼喊,发泄心中的兴奋之情。正在这时,聂远忽然听到了鸟叫声,聂远不禁转头向四周看去,忽然觉得头被敲了一下,叫道:“谁打我?”聂远睁开眼,却看到刘向拿着一本书笑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见聂远醒来,刘向笑道:“该起床了,凌师叔已经等着咱们了。”

聂远这才知道刚才是自己做了个梦,听到刘向的话,聂远连忙穿好衣服,洗刷完毕之后,两人便一起来到了大厅。

只见凌菲已经坐在了那里,见到两人进来,凌菲微笑着对聂远道:“昨晚睡的好吗?”

聂远起的最晚,脸上一红,道:“从来没睡这么舒服过。”

凌菲含笑道:“先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开始修炼。”

三人吃过早饭,凌菲便带着两人离开他们住的地方,来到了迎日峰的后山,此时正是早上五时许,太阳刚刚露出了头。只见东方一轮红日喷薄欲出,红霞布满了半边天。

两人见了此等美景,不禁赞叹道:“真美啊!”

凌菲笑道:“再美丽也不过是暂时的,好了,我们开始修炼吧!”

两人闻言四只眼睛紧紧盯着凌菲,凌菲道:“昨天跟你们大致说了下修道的基础原理,从今天起,你们的任务就是修炼出内海。”

聂远问道:“内海?”

凌菲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这时,刘向道:“内海便是修道之人储存法力的地方,类似于练武之人的丹田。”

聂远惊讶的看着刘向,道:“你怎么知道的?”

刘向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道:“这时今天早上凌师叔给我的,上面有内海详尽的说明。”

聂远接过书,只见书上写着内海修炼四个大字,聂远却没有翻开看,只是抬起头看着凌菲道:“凌师叔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睡懒觉了。”

凌菲很高兴聂远的态度,道:“其实你这个时间起来,在普通人中也不算晚了,但我们修道之人既然踏上了修道之路,便是路漫漫其修远,不能有半分耽搁。尤其是你们俩,年龄偏大,在修道的过程中更加要努力。”

两人点头称是。

凌菲接着道:“内海其实与练武之人的丹田是身体的同一个地方,在最初并没有什么不同,但随着修为的增加,两者便有了根本的不同。你们当前的任务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感觉到内海的存在,这是修道的基础。”

聂远问道:“那我们如何做才能感觉到内海呢?”

凌菲道:“这个就看你们的悟性了,好了别问那么多了,书上有详细的方法,你们照着做就行了。”说完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盖上,闭目打起坐来。

聂远见状只好翻开书,只见开篇写道:凝神静气,感受身体周围细小的变化,使呼吸慢慢放缓放慢,直至自己感觉不到呼吸。然后内视自己的身体,感到经脉的存在,顺着经脉便可发现在小肚的地方有一片混沌之地,那就是内海的雏形。如果能做到这一步,便是发现内海了,可以继续下面的修炼。

聂远翻开第二页,上面却写道:如何重新孕育内海。这显然是发现内海之后的事情了,聂远不禁再往后翻去,却都是如何巩固内海的东西了。

刘向小声道:“别翻了,如何发现内海就前面那一段话。”

聂远这才放弃,问道:“那怎么办?”

刘向道:“按照上面说的做就是了。”说完不再理会聂远,独自找个地方打坐去了。

聂远把书收尽怀里,喃喃道:“说的这么简略,应该不会太难。”说着也走到了一边,静心打坐去了。

一时间迎日峰后山静悄悄的,太阳也慢慢爬了上来,将温暖的阳关洒在三个人身上。

如此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现在看去,凌菲呼吸几近于无,若是将眼睛闭上,都发现不了她坐在这里。而刘向虽然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却是稳重悠长,显然也进入了某种状态。而聂远虽然一呼一吸只见也不短,但怎么听都像是在故意憋气一般。只见他坐在那里,不时轻微动一动,如此又过了一个时辰。

凌菲和刘向依然端坐如初,而聂远却睁开了眼睛,看着两人还坐在哪里,又将眼睛闭了上来。

等时间到了中午,聂远的肚中已是咕噜咕噜噜响了起来,凌菲依然端坐如初。聂远实在忍不住了,不禁站了起来。

却看到刘向一个人站在悬崖边山,不知再看什么?

聂远走到刘向身边,笑道:“我以为三师兄真的能坐得住呢!”说完等了一会,却不见刘向回答。不禁偏过头向刘向看去,只见刘向却是闭着眼睛。

聂远见刘向有些奇怪,问道:“三师兄,你怎么了?”

刘向仍然不说话,此时聂远才发现他虽然站在刘向的身边,却没有听到刘向的呼吸声。

聂远不知道刘向发生了什么事,正要用手去碰刘向。

后面却突然传来了凌菲的声音:“别碰他。”

聂远回过头,却见凌菲不知何时已经从打坐中醒了过来,聂远问道:“凌师叔,三师兄他怎么了?”

凌菲目光彩彩地看着刘向,道:“他此时已经进入了入定的状态,你千万不要打扰到他。”

聂远惊讶道:“入定!怎么可能!”

凌菲点头道:“如果修为不到,一般人很难进入入定的状态,但你三师兄确确实实入定了。”

聂远又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凌菲道:“我们现在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等着他自己醒过来。”

聂远道:“那三师兄会不会有危险?”

凌菲迟疑道:“我也不知道,以我的修为也必须有师傅在身边才敢入定,只有修为到了师傅的层次才能够自有入定,不必担心走火入魔。这样吧,我去跟师傅说说,让师傅过来看看。”

聂远点头道:“有劳凌师叔了,您快去吧,我在这里守着三师兄。”

凌菲点点头,从聂远话中听出了他对刘向的关心。心底不禁感到几分高兴:这个孩子还真重感情啊!

凌菲自去找玄灵子不提,聂远紧紧盯着刘向,怕他突然有什么动作,就会跌入身前的悬崖。

过了半响,后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聂远也没敢回头,出声道:“师祖,您快看看三师兄有没有危险。”

说完却没听到后面有人说话,聂远这才回过头,却突然发现一张脸正在自己眼前,不禁吓了一跳,两忙向后退了两步。

这才看清原来是墨玉来了,聂远埋怨道:“原来是你这个丫头,来了也不说句话,人吓人会吓死人的知道吗?”

墨玉想来看看两人,没想到竟被聂远说了一顿。况且聂远叫他小丫头,却更让墨玉生气,不禁指着他叫道:“你叫我什么?竟然敢叫我小丫头,我是你师叔你知不知……”话还没说完,嘴巴却突然被一只手给挡住了。

原来聂远怕墨玉惊到刘向,却知道自己这会说话肯定不管用,只好用手阻止墨玉说话。

墨玉被聂远的动作惊呆了,半响没反应过来。这时,聂远道:“小师叔,你小点声,千万别惊到我三师兄。”

墨玉机械的点点了头,聂远这才松了口气,将手放了下来。聂远的手一拿开,小丫头才反应过来,不禁脸一红,心中升起一股怒气,张开嘴就要骂。聂远像是知道墨玉要如此做一样,把手指伸到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顺便指了指刘向。

墨玉将骂人的话咽下去,这才注意到自她来了以后,刘向就一动没动过,不禁奇怪的问道:“刘向怎么了?”

聂远看着刘向,嘴中说道:“凌师叔说三师兄入定了。”

“什么!”墨玉闻言惊叫道,却突然想起聂远不让自己大声说话,连忙用双手将自己的嘴捂住了。

聂远赞许的看了一眼墨玉,不知为何,看到聂远肯定的眼神,墨玉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压下心头的思绪,墨玉道:“他才第一天修炼,怎么能够入定?”

聂远道:“我也不知道。”

见到聂远轻描淡写的回答,墨玉便知道聂远肯定不明白入定代表了什么。

因此墨玉小声问道:“你知道入定代表了什么吗?”

聂远果然老实回答道:“不知道。”

墨玉道:“第一天修炼能够入定,代表了天才,而且是天才中的天才。”

聂远看了墨玉一眼,道:“我就知道三师兄不是常人。”

墨玉看到聂远平平淡淡的样子,似乎自己刚才说的对他来说很正常一样,不禁气道:“看来你对你三师兄很有信心啊!”

聂远点头道:“当然了,别看三师兄年龄不大,却是我们师兄弟四人中看书最多的人,他胸中有着大智慧。”

墨玉撇撇嘴,道:“你三师兄这么厉害,那你大师兄二师兄是不是也很厉害啊?”

聂远依然点头道:“那当然了,虽然他们没有来青云修道,但一定会在俗世间做出一番事业的。”

见聂远如此,墨玉最后说道:“那你是不是也很厉害呢?”

聂远沉吟道:“这个我自己怎么回答。”墨玉终于从聂远口中听到了一句谦虚之语,谁知聂远后面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不会比三位师兄差的。”

墨玉闻言差点站立不稳,聂远瞥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了?”

墨玉气呼呼道:“没事!”

聂远哦了一声,便不再理她。

不知为何,墨玉现在见到聂远的样子就生气,不禁寻思着用什么法子修理修理这个自大的家伙。

想着想着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对聂远说道:“既然你那么厉害,怎么没有跟你三师兄一样修炼半天就入定啊!”

聂远想也不想的回答道:“三师兄有三师兄自己修道的路,我当然也要有自己修道的路,怎么能和三师兄一样。”

墨玉闻言气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修出什么路来。”

聂远纠正道:“是修道的路,不是修路。”

墨玉脸上一红,仍然道:“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敢不敢跟我打赌。”

聂远疑惑道:“打什么赌?”

这时墨玉一脸笑意的说道:“打赌你一个月之内会不会发现内海。”

聂远道:“为什么要拿我的修炼打赌?不赌。”

墨玉哼道:“之前把话说的那么满,原来只是吹牛。”

聂远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相信的,不信等着瞧吧!”

墨玉道:“那就打赌啊!”

聂远道:“不打!”

墨玉气道:“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聂远看到墨玉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轻声叫道:“小师叔。”

“干什么?”墨玉没好气的问道。

聂远道:“你为何要跟我打赌啊?”

墨玉一听有戏,眼珠子一转,道:“我也是为了督促你修炼嘛!”

聂远道:“真的?”

墨玉道:“真的!”

聂远道:“好吧,我跟你打赌。”

墨玉高兴道:“不准反悔。”

聂远道:“嗯!不反悔。”

墨玉听到聂远终于答应,不禁高兴的笑了起来。

聂远道:“如果我一个月之内发现了内海,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墨玉知道这是聂远再说赌注了,不禁拿眼睛看着聂远。

聂远道:“如果我赢了,我就不叫你小师叔了?”

墨玉想也没想就答应道:“好,只要你不怕师门长辈责罚。”墨玉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和聂远差不多大,心中根本没把辈分看得那么重。

聂远道:“放心吧,在长辈面前,我还是叫你小师叔。”

墨玉道:“如果你输了的话,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聂远含笑道:“你说?”

墨玉道:“你得答应我做一件事。”

聂远问道:“什么事?”

墨玉道:“现在还没想好,到时候想好了再告诉你。”

聂远沉吟着没有说话。

墨玉急忙问道:“怎么?反悔了?”

聂远道:“没有,反正你也不会赢。”

墨玉哼道:“咱们走着瞧。”

这时,聂远看了看刘向,道:“凌师叔怎么还没来?”

却说凌菲见到玄灵子之后,将刘向的情况说了一下,玄灵子半响没说话,过了一会才问道:“菲儿,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凌菲回答道:“只有我和聂远知道。”

玄灵子点点头,道:“这件事先不要和其他说了。”

凌菲看着玄灵子,道:“师傅,您是担心……”

话没说完,便见玄灵子点头道:“正是。”

凌菲低下头,心中叹了口气,却也没说什么。

玄灵子道:“走吧,跟我去一趟落霞峰。”

凌菲抬起头,道:“师傅,您要跟玄空子师叔说这件事吗?”

玄灵子道:“不错,这件事他必须知道。”

凌菲担忧道:“师傅,这件事有如此严重吗?”

玄灵子叹了口气,道:“也只是预防而已,万一将来出事,也只能师弟能保住他们了。”玄灵子说着见到凌菲一脸忧愁,心中不禁一痛。自己这个弟子本心柔弱善良,却中年丧夫,此时心中若发显得多愁善感。不禁说道:“放心吧,事情也未必会到那一步。”

凌菲强打起精神,点了点头。

玄灵子问道:“走吧,咱师徒俩好久也没说说知心话了,咱俩一起走走。”

凌菲道:“那刘向不会有事吧!”

玄灵子道:“听你一说,他十有八九是入定了,一旦入定,短时间内是不会醒过来的,他年纪还小,心中清明,不会有什么事的。”说着笑道:“他才刚入你门下,就这么担心了。”

凌菲脸上也显出一抹笑容,道:“虽然才跟他们相处了一天,我却觉着跟他们俩很投缘。”

玄灵子笑道:“青云门沉寂了二十年,或许这两个小子的到来,倒能引起一番变化。”

凌菲道:“刘向修炼半天入定,将来肯定成就非凡,聂远那个孩子也不会太差的。”

玄灵子闻言来了兴趣,道:“怎么,聂远也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吗?”

凌菲点点头,道:“师傅你没见他刚才是多么的担心刘向,我能感觉到他是发自内心的。”

玄灵子点头道:“宅心仁厚,也很不错。”

两人一路说着话,却是用传送门法阵去了落霞峰。

出了传送法阵,便即听到玄空子笑道:“师姐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话音刚落,玄空子的身影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凌菲施礼道:“见过师叔。”

玄空子含笑点头,道:“菲儿也来了,还真是稀客,走,到里面去,我给你们泡壶好茶。”

青云门所有的长辈当中,只有玄空子和玄灵子这样叫凌菲,显示出他们对凌菲的喜爱。

听了玄空子的话,玄灵子先将手一挥,三人周围便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法术屏障,以保证他们说话的声音不会传出去。

玄空子见状问道:“师姐,发生了什么事吗?”

玄灵子便将刘向入定的事情说了一遍,玄空子一听便明白了玄灵子此番前来的用意,道:“感谢师姐如此大义,玄空没齿难忘。”

玄灵子笑道:“行了,都是一个甲子的师姐师弟了,还那么惺惺作态。”

玄空子也不着恼,笑道:“是师弟多此一举了,走吧,我们去看看刘向。”说完向传送阵走去。

凌菲一见玄空子的动作,便知道玄空子心思缜密。青云五峰只见平日里很少互相串门的,大家都在自己的山峰上修炼,三人若是御剑飞行,肯定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见师傅已经站在了传送法阵里面,凌菲连忙跟了上去。

且说聂远正等的焦急的时候,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墨玉说着话。凌菲三人却在这时来了,两人一看,不但玄灵子在,连玄空子也来了,慌忙过去见礼。

见过礼之后,玄空子和玄灵子仔细看着刘向,半响没有说话。

聂远在一边问道:“两位师祖,三师兄会不会有事?”

“有事?”玄空子笑着看了聂远一眼,道:“放心吧!你的三师兄不但不会有事,而且还有莫大的机缘等着他呢?”

聂远闻言终于松了口气,连道:“那就好,那就好。”

玄灵子笑道:“你就不想知道你三师兄会有什么机缘。”

聂远笑道:“既然两位师祖说没事,那三师兄的机缘肯定是好事了,只要是好事就行。”

玄空子闻言笑道:“看来你和你三师兄感情很深,具体机缘只有等你三师兄醒过来才会知道,总之,你三师兄再入定之后,已经是青云门千年以来的第一人了。”

聂远惊讶道:“有这么厉害。”

玄空子点点头,道:“青云门立派千年,从来没有一个人只修炼半日就能够入定的,他不是第一人是什么?”

聂远搓搓手道:“师祖这么一说,我都等不及想知道三师兄会有怎样的机缘了。”

玄空子道:“这事急不得,只能等他自己醒过来才行。”

聂远问道:“那三师兄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玄空子道:“这个说不准,有可能下一刻就能醒过来,也有可能三五天之后才能醒过来。”

聂远点点头,道:“这样的话,我在这里守着三师兄。”

玄空子道:“这倒是不用,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聂远道:“没事,正好我也趁着这个机会修炼,争取早日发现内海。”

玄空子闻言道:“你师兄这么快就能够入定,你连内海还没发现。”

聂远挠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时,凌菲笑道:“你在那里坐都坐不住,还想发现内海。”

聂远脸一红,没想到这些都被凌菲感觉到了。

玄空子道:“按说我徒弟的眼光不会差,你就算发现不了内海,也该有所感觉才对。你上前来,让我看看。”

聂远走到玄空子身边,玄空子拿起聂远的一只手握住,用神识探查聂远的身体,等他的神识到达聂远身体内海的饿位置时,玄空子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叹。

聂远双眼望着玄空子,玄空子却半响没有说话,过了良久才把聂远的手放下。

聂远问道:“师祖,我的身体有什么不对吗?”

玄空子看着聂远,道:“你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伤?”

聂远道:“之前的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被土匪砍伤过一次。”

玄空子接着问道:“还有其他的吗?比如被雷劈过之类的。”

聂远道:“师兄他们说,我被雷劈过,但我当时昏迷了,什么也没记住。”

聂远的话一出口,玄空子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几分波动,玄灵子眼里也闪过一丝亮光,而凌菲看向聂远的目光中却多了几分怜爱,墨玉这个小丫头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聂远,似乎很有细致将聂远被雷劈过的事情问个仔细。

聂远的眼睛却紧紧看着玄空子,看到玄空子都显得有些惊讶,聂远不禁心跳加速起来。

玄空子不过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对聂远道:“如此一来就对了,你的身体和常人有些不一样。”

聂远忙问道:“怎么不一样?我还可以修道吗?”

玄空子笑道:“不影响你修道,这几日你就安心修炼就行,过几天我再过来看你。”

聂远知道玄空子有所发现,却也不肯说,他也没办法,只能闷在心里自己琢磨。

这时,凌菲道:“好了,既然刘向没事,现在又是中午了,我请师叔和师傅去吃饭吧!”

其实,到了玄空子这个级别,吃饭已经很少,但他们必定也是从凡人过来的,却依旧时不时的满足下口腹之欲。

玄空子闻言笑道:“好,很久没吃过菲儿炒的菜了。”

当下众人向凌菲家走去,聂远想在这里看着刘向,还是玄空子说没事,他才也跟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