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二十九章 喜欢的人爱别人

自古以来,长辈向晚辈介绍平辈之人的时候,顶多说出同辈之人的姓氏,却绝不会将名字也介绍出来。

而凌菲的介绍,显然是对顾惜颜没有什么好感,不但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还把她的名字说给刘聂二人听。

但顾惜颜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不愉快,而是说道:“听说两人是第四代弟子中的俊彦,今日一见,果然丰朗神骏。”

其实两人才来了一个多月,在外面哪有什么名气,只有一些内门弟子知道玄空子新来了两个徒孙,除了李天城聊聊几人外,绝大部分人连两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凌菲淡淡道:“顾师妹平日里那么忙,今日过来,不单单是为了看我吧!”

顾惜颜说道:“大师姐果然是大师姐,知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日来确实有事。”

凌菲问道:“顾师妹所为何事?”

这时,顾惜颜脸上显出烦闷的神色,道:“不瞒大师姐,我现在的修炼遇到瓶颈了。我想找师傅去,但我又不想打扰她老人家的静修。本门除了师傅意外,就是大师姐修为最高,所以我今天是特地来向大师姐请教的。”

凌菲诧异的看了顾惜颜一眼,没想到顾惜颜今天来竟是为了这件事。因此,凌菲语气变得软和起来,道:“不知顾师妹修炼遇到什么瓶颈了。”

刘聂二人却知道顾惜颜绝对不是为了修炼的事情来的,两人冷眼旁观,倒要看看顾惜颜有什么阴谋。

顾惜颜说道:“是这样的,师傅常说修炼最好的方法是实战,但现在几乎没有实战的机会。我想和大师姐比试一番,或许从中能找到突破瓶颈的方法。”

凌菲闻言脸色一变,心道:还以为她有所改变呢,看来是我一厢情愿了。

原来,顾惜颜和凌菲差不多同时拜在玄灵子门下,但因为凌菲比顾惜颜早了几天,因此顾惜颜不得不叫凌菲大师姐,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也就罢了。但两人自入门一来,顾惜颜就发现师傅处处偏向凌菲,而对自己却总是冷冰冰的。加上顾惜颜性格温柔,时间没过多久就赢得了当时青云门二代长辈和三代弟子的交口称赞。这些还不算,更重要的是,玄灵子在指导她们练功的时候,对凌菲是细致讲解。而对她总是冷言呵斥,说她怎么就不能像顾惜颜一样聪明些。

这一切,使得顾惜颜渐渐恨上了凌菲,但她虽然恨凌菲,却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但后来因为一件事,顾惜颜简直是恨透了凌菲。

原来,顾惜颜喜欢上了天雾峰一个男修,这个男的叫孟凡,起初孟凡经常过来找她,她心里也很高兴,以为孟凡也喜欢她。正当她觉得终于在青云门找到一些温暖的时候,却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那一日,孟凡像往常一样过来找她,手中还拿着一束花。顾惜颜看到花以后心中激动不已,以为孟凡就要向她表白了,谁知孟凡下面的话将她的整个人打入了地狱。

孟凡说道:“顾师妹,我想请你帮个忙。”

顾惜颜笑道:“孟师哥还跟我客气什么,需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孟凡笑道:“我想请顾师妹把花提我转交给凌师姐。”

顾惜颜本来做好了接花的准备,所以听到孟凡说到花字的时候,就把手伸了出去。可是,等她听完孟凡的话后,忽然觉得天塌了一样。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响:原来他喜欢的是她,原来她喜欢的是她。

孟凡见顾惜颜脸色变了,但他沉浸在对凌菲的喜欢之中,以为这件事情对顾惜颜来说不好办,开口问道:“顾师妹,这个忙你能帮吗?”

顾惜颜将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双目中禁不住留下了眼泪,孟凡见此才发现了顾惜颜的不正常,忙问道:“顾师妹,你怎么了?”

顾惜颜泪眼婆娑的看着孟凡,用没有生气的声音问道:“你原来一直喜欢的是凌菲,是吗?”

孟凡点点头,道:“顾师妹,你先别哭,这件事情你要是为难就算了。”

顾惜颜惨然一笑,道:“不为难。”说着一把夺过孟凡手中的花,转身就走。

孟凡愣愣的看着顾惜颜转身而走,不知道她为何忽然变成这个样子。

顾惜颜走了几步,突然听了下来,背对着孟凡道:“孟师哥,我问你一个问题好吗?”声音平平淡淡,听不出丝毫的波动。

孟凡两忙上前走了几步,但顾惜颜却说道:“你别过来。”

孟凡听了下来,问道:“顾师妹,你想问什么?”

只听顾惜颜幽幽问道:“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孟凡一听,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顾惜颜忽然变成了这样,原来她喜欢的使自己。之前和顾惜颜在一起的时候,他也隐隐约约觉得顾惜颜对自己有好感,但他一心喜欢凌菲,却也没放在心上。

听了顾惜颜的问题,孟凡心道:长痛不如短痛。当下说道:“不错,我喜欢的是凌菲。”

顾惜颜闻言半响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道:“原来是这样,你过去接近我,也是为了打听她的消息了。可笑我一心扑在你身上,竟没有发现这一点。”

孟凡叹了一口气,劝道:“顾师妹,你别这样?”

顾惜颜突然大叫道:“我怎么样了?我怎么样了?我喜欢你有错吗?在师门我得不到关心,碰到你以后,我以为我找到了依靠。可是你怎么做的?你把我最后的一点念想都断绝了,你知道吗?孟凡?”

孟凡听了顾惜颜的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惜颜过了一会平静了下来,淡淡道:“既然你们都不把我当回事,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孟凡,我告诉你,凌菲喜欢的是刘师兄,你这辈子是没有希望了。”说完便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再看孟凡一眼。

自此以后,顾惜颜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但发愤修炼,还处处和凌菲作对。

果然就像顾惜颜说的一样,凌菲喜欢的不是孟凡。但孟凡还是喜欢凌菲,一直没有放弃对凌菲的追求。但孟凡越痴情,顾惜颜心中的恨便更加剧烈。

后来,直到顾惜颜口中的刘师兄离开了青云门之后,孟凡又追了凌菲五年,凌菲才终于答应嫁给他。

凌菲嫁给孟凡之后,顾惜颜忽然变了,不再那么咄咄逼人,见到两人也是一副见到大师姐孟师兄的样子。

孟凡心里觉得对不起顾惜颜,因此见到顾惜颜忽然放弃前嫌的样子。心里很高兴,便请顾惜颜去家里吃了几次饭。凌菲也知道顾惜颜喜欢过孟凡,但她信任孟凡,加上她心地善良,也希望和顾惜颜搞好关系,便也尽心待她好。

事情的变化,是在孟凡最后一次出去执行师门任务的时候。在孟凡离开之后,顾惜颜找到了凌菲,开口就道:“你为什么不把他留下?”

凌菲知道顾惜颜说的是孟凡,淡淡道:“他出去执行师门任务,我为什么要留下他。”

顾惜颜冷笑道:“你知不知道,他这次的任务有多么危险?他是你的丈夫,你竟然这么冷漠,孟凡真是看错了人。”

凌菲看着顾惜颜,道:“正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我才信任他。也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我们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凌菲被顾惜颜说的心中也有几分生气。

顾惜颜不理会凌菲,只管说道:“如果这次他要是出了事怎么办?我有预感,他这次一定不会活着回来的。”

“够了!”凌菲打断了顾惜颜,指着门口道:“你给我出去。”

顾惜颜冷眼看着凌菲,道:“他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看你怎么办?”说完走了。

事情果然像顾惜颜说的一样,孟凡出事了,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凌菲心里知道,孟凡活下来的几率太小了。

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天晚上,顾惜颜又来到了凌菲的住处,只见顾惜颜双眼通红,脸上都是泪痕,她怒视着凌菲,哈哈大笑道:“我说准了吧!他果然出事了,都是你害的,你为什么不留下他,为什么?”说到后来,也不知道顾惜颜是哭还是笑。

凌菲没有看顾惜颜,淡淡道:“他不会有事的。”

顾惜颜闻言大笑道:“到现在了你还自欺欺人,是你害死了他。你们结婚多年,你为什么不给他生个孩子,这样他就不用出去执行任务了。你连个孩子都不会生,他为什么还那么喜欢你?为什么?”

凌菲听了顾惜颜的话,流着泪叫道:“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顾惜颜像没听见一样,一边流着泪一边喃喃道:“为什么他喜欢的是你,他是那么喜欢你,你却不在乎他。我知道你心里有别人,可我没有,我心里只有他一个,可他为什么没有选择我。我是那么喜欢他,因为想见到他,我才每天来到你家,看你们两人的甜蜜恩爱。为什么他就这样死了……”

凌菲满面泪流的听着顾惜颜的自言自语,两个女人就这样对坐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