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四十三章 欲渡黄河冰塞川(上)(第一更)

太行山上的大雪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了,却不见有丝毫停歇之势。黄河中下游多已经冰封河面,只有几处渡口还勉强可以行船。

这一日,天上雪花飘扬,抬头望去,只见惟余莽莽,不见天际。黄河岸边上孤零零停泊着一艘小船。寒风凛冽,小船在水面上起伏不已。

今天可能没有人了,再等一个时辰,若是还没有人来,就可以回去交差了。小船的主人阿牛想道。

其实这三日来连续大雪,已经很少有人过黄河了,但太行山脚底下有很多猎户,靠打猎为生。下这么大的雪,他们进山虽然要冒更大的危险,却也会有丰厚的回报。因此筏帮的老大让阿牛在这里等着,如果有人要过河,就把他们渡过去,以免耽搁他们的生计。

阿牛百无聊赖之际,忽然听到远处有踏雪的沙沙声传来,不禁抬头望去,只见有两条人影从远处走了过来。

阿牛精神一震,叫道:“船在这里。”

两个人影接近了,只见是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男子背负一个竹筒,女子身上挂满了佩饰,不但衣服上有许多小物件,就连耳朵上也挂了两个大耳环。

只听男子问道:“船家,这么冷的天你还出船啊!”

阿牛笑道:“也是为生活所迫,你们两位不也在这么冷的天出来了吗?”

男子笑道:“这个时候,恐怕很少有人过黄河吧!”

阿牛说道:“你说的是,但我也得每天等在这里。”

男子问道:“这却是为何?”

阿牛道:“我们老大让我这么做的,怕有人想过河却过不去。”

男子惊讶道:“你们老大?”

阿牛道:“我是筏帮的,你没听说过。”

男子摇摇头道:“我们第一次来中原,小兄弟抱歉。”

阿牛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们是来参加太行会盟的吧!这几天,我已经碰到很多人了。”

男子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阿牛或许是太无聊了,好不容易见到了人,话匣子便打开了:“你说你不是中原人,哪你们从哪里来?”

男子笑道:“岭南。”

阿牛道:“那可够远的,岭南离天山远不远?”

男子失笑道:“岭南在南边,天山在西边,你说远不远。”

阿牛恍然大悟道:“天山原来在西边啊!那天那个矮胖子竟然骗我。”

男子饶有兴趣的问道:“他为何骗你。”

阿牛道:“是这样的,那天有个胖子坐我的船,他说是从天山来的,我就问他天山在哪里,胖子说天山当然是在天上了,我就说那你不是天仙下凡了,谁知道胖子哈哈大笑,说自己就是神仙。”

男子听了阿牛的话后,与女子对视了一眼,男子说道:“船家,快开船吧!”

阿牛抬头看了看天,说道:“两位稍等,再等半个时辰,今天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怕一会还有人来,两位不着急吧!”

男子道:“那就在等半个时辰。”

阿牛笑道:“两位先到船里烤烤火吧!”说着将两个人带到船舱里,只见船舱中央烧着一盆炭火,

女子皱了皱眉,道:“怎么生着火?”

阿牛郁闷道:“天寒地冻的,这是专门为坐船的人准备的。”

女子说道:“我不喜欢,拿出去。”

男子笑道:“我师妹不喜欢烧炭的味道,麻烦船家把火盆挪远点。”

阿牛这几日遇见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江湖人,却还没见过冬天不喜欢烤火的,但他也知道这些江湖人不能得罪,只好把火盆搬到了船尾,一个人在哪里烤火。

时间慢慢过去了,眼见不会有人来了,阿牛起身道:“你们俩坐好了,准备开船了。”

这时,男子忽然说道:“有人?”

阿牛向外望去,白雪茫茫,没见到什么人,不禁问道:“哪里有人?”

男子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只见远处出现了两个人影。

阿牛诧异的看了男子一眼,心道,这人真厉害,没往外看就知道有人。

两个人影走近了,阿牛这才看清是一个穿着单衣的少年和一个穿着厚厚棉袄的女子,只见女子依偎着男子,显得十分亲密。

少年和女子正是聂远和吕依云。

聂远问道:“这船是去对面吗?”

阿牛笑道:“正是,公子快上船吧!你们来的巧,再晚一会就赶不上了。”

聂远点点头,扶着吕依云上了船,坐到了船尾的火盆旁边。

吕依云被青云环反噬之后,身体就变得很孱弱,正好这几日雪下个不停,虽然聂远给吕依云穿上了厚厚的棉袄,但她依然感觉到冷。

聂远看着火盆里的零星火星,不禁拿嘴吹了起来,想要将火吹得大些。

可能是天气潮湿的原因,火怎么也吹不大,却冒出很大的烟来,船舱本来就小,烟不可避免的飘到了先来的男子和女子身边。

男子倒还好说,但女子却受不了了,出声道:“别吹了,呛死人了。”

聂远一怔,说了句:“不好意思。”说完右手一挥,将浓烟驱散了。

男子看到聂远挥手的动作,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但吕依云仍旧感到寒冷,聂远又卖力的吹了起来,不过这次他做了防备,烟还没有飘到另外两人面前,就被聂远驱散。

在聂远的不懈努力下,木炭终于烧了起来,闪耀着微微的火光。

这时,风忽然猛烈了起来,将炭火吹得飘摇不已。

聂远将炭火搬进船舱里,和吕依云并排坐在了一起。

聂远将炭火搬进船舱之后,女子的眉头明显皱了皱,但却没有说什么。

没有了风的肆虐,炭火燃烧的更加旺盛,船舱里顿时温暖了许多。

这时,女子身上的佩饰却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聂远略感奇怪,看了女子一眼。

女子却忽然恼怒起来,道:“看什么看!”

聂远低下头,专心烤火,时不时的问吕依云还冷不冷。

烤了一会火,吕依云消除了寒冷,不禁抬起头来向四处看去,吕依云绝世的容颜下,却有着一双略带茫然的眼睛,眼神像新生婴儿一眼的纯洁和略带惧怕的闪躲。

聂远和吕依云坐在一起,而男子和女子却分开做,两人差不多是相对而坐。本来男子是望向外面的,但他在回过头的时候,却看到了吕依云。

男子眼睛里闪过了惊艳,目光禁不住在吕依云脸上停留了一会。

女子正好看到男子的表情,那显然是赞赏和惊叹。

“长的再好看有什么用,不过是花瓶而已。”女子说道。

男子听了女子的话,这才将头偏过去,知道女子是吃醋了。

聂远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带着吕依云离开青云的时候,聂远曾想过将吕依云的脸遮住,但他转念一想,吕依云此时纯洁如孩童,修为没了,只剩下绝世的容颜。她就像开在深山中的百合,理应让更多的人看到,为她的美丽而赞叹,为她的美丽而惊艳。

虽然这会带了一些麻烦,但聂远仍旧坚持着,他不想再因为自己,而把吕依云最后的天赋给遮盖起来。

男子虽然转过头去,但脑海中仍然是那张惊艳绝伦的脸,眼睛不自觉地瞟向了吕依云。

女子忽然出声道:“怎么还没到岸?”

阿牛回答道:“黄河上到处有冰凌子,我们走的不是直路,因此会花些时间。”外面得阿牛却也有些奇怪,今天的冰凌子比以往多了一倍不止,他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船,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时,女子身上的佩饰忽然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女子厌恶的看着炭火,说道:“师哥,把这个扔到水里去,真令人讨厌。”女子指着火盆说道。

男子说道:“师妹,再忍一会,马上就要到岸了。”

女子大怒道,指着吕依云说道:“你是不是被这个狐狸精给迷住了,现在我说话你都不听了。”

男子苦笑了一下,还没等说话。

就见吕依云吓得趴在聂远的怀里,身体瑟瑟发抖。

聂远抱着吕依云,抬起头看着女子,冷冷道:“说话小心些。”船舱里忽然闪过一阵寒气,将炭火都压低了三分。

男子看到吕依云的反应,心中叹道:原来是个傻子。

女子看到男子的表情,知道男子心里想的是什么,得意的说道:“看见了吗?那女的是个傻……”

女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男子叫道:“小心。”紧接着女子被男子向后拽了一把。

只听叮咚一声,女子身上的一个心形的佩饰掉在了地上。

只听男子说道:“朋友,我师妹不过是说话难听些,你也不必下如此狠手吧!”

女子这才知道,适才聂远向自己攻击了。

聂远没有理会男子,只是拨弄着炭火。

女子看着地上的心形佩饰,惊怒交加道:“小绿,上去咬死他。”

聂远这才抬起头,只见一条碧绿的虫子从心形的佩饰中钻了出来,抬起头对着聂远吱吱的叫着。

聂远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虫子,只见虫子头顶上有两只小眼睛,眼睛虽然很小,但聂远仍然能够感觉到从眼中射出的邪恶目光。

“小绿,上啊!”女子催促道。

但虫子只是叫着,却不敢上前。

这时,女子叫道:“师哥,还不把火盆弄出去。”

聂远这才知道虫子怕火,因此指尖弹出一律劲风,将一块火炭弹了出来,正好落在了虫子身上。

只听虫子吱吱的叫着,不一会就被炭火烧了,身体化成了绿水,将木床腐蚀的滋滋冒烟。

女子见状,脸色大变。

正在此时,只听阿牛叫道:“不好!”声音里充满了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