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四十六章 声声呼唤在何方(第二更)

第二日早晨,聂远早早就起床了,一般这个时候,吕依云都会醒的比较早。但这一天吕依云还躺在**。

聂远走到吕依云的身边,见吕依云面色发红,呼吸有些粗重。聂远连忙将手放在吕依云的额头上,却感觉滚烫如火。

聂远只觉得心中咯噔一下,吕依云发烧了。

聂远急忙走出房间,叫道:“王兄,你可知道周围最近的地方哪里有卖药的。”

王虎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道:“这周围哪里还有人烟,最近的地方是西边有个阳城县,不过也有八十多里。”

“你帮我照顾下师姐。”说完,聂远便召出玉剑,化成一道黑影消失在西天际。

聂远心中着急,法力运转到了极致,此时,雪已经停了下来,只见大地上被白雪覆盖,聂远的眼中除了白色还是白色。

飞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前方终于出现了一座城池的踪影,聂远顾不得惊世骇俗,直接飞进了城内。

落下之后,只见这只是座小城,街道上没有几个人。聂远找人问清楚了药店的方位,连忙赶到药店,冲进药店,聂远喊道:“老板,我要治发烧的药。”

药店老板抬头看了看聂远,道:“没有药了。”

聂远一呆,急道:“要呢?”

“都卖光了。”药店老板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这里有个病人等着治疗,还请老板想想办法。”聂远抱着一丝希望说道。

“最后一副药,让刚才那人买走了,我这里一点药都没了。”药店老板指着外面的一个背影说道。

聂远闪身来追上背影,只见是一个女子。

女子看见聂远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吓了一跳,颤声道:“你要干嘛?”

聂远拱手道:“我这里有病人等着用药,请把你的药卖给我吧,我愿意出高价。”说着聂远从怀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谁知女子摇了摇头,道:“不行,我的女儿也等着用药呢?”

聂远道:“这城里还有其他药店吗?”

“没有了!”女子怯怯的答道。

“这样吧!”聂远说道:“我用一百两银子买你一半的药,怎么样?”

女子看着一百两银子,有些迟疑,这时,只听一个幼小的声音说道:“娘,我难受。”

聂远回过头,只见一个穿着破烂棉袄的小姑娘站在街角,眼睛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女子。

女子见到小姑娘,急忙绕过聂远,说道:“阿红,娘这就来了。”

聂远叹了口气,走过去,把银票塞到小女孩说中,头也不回的走了。

聂远重新回到药店,问道:“老板,你知道最近的地方哪里能买到药吗?”

“县衙里有,你要想买就去那里买。”药店老板说道。

“多谢。”聂远走出了药店。

药店老板心道,这年头什么人都有,县衙的药是你能买的到的吗?

聂远打听了县衙的位置,片刻就来到了县衙,聂远向里面走去,门口的两个卫兵刚要阻拦,聂远却送出了两锭银子,口中说道:“我找你们县太爷。”

两个卫兵还没反应过来,聂远已经走进去了。

进去之后,聂远才发现里面非常大,不像个县衙,倒像是富家的豪宅。

聂远只好找个人问道:“县太爷在哪里?”

“县太爷在陪着郡主说话呢,就在那边。”

聂远看准了房子,直接推门而入,只见里面坐着一个身穿官服的老头还有一个女子,女子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三人见到聂远进来,女子说道:“张县令有事就先忙去吧!”

张县令一愣,道:“这人我不认识,不是找郡主的吗?”

女子笑道:“这个人我也不认识。”

张县令这才回过头,看着聂远喝道:“你是谁?”

聂远看着张县令,道:“你就是县太爷,我是找你买药的。”

张县令明显没有反应过来,道:“你买什么药?我不是卖药的。”后面一句张县令勃然大怒。

聂远淡淡道:“我有个朋友急需药物治疗,还请县太爷将药卖给在下。”

张县令道:“那药材是要给军队的,要买药到别的地方去,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

聂远道:“别的地方已经没有药了。”

这时,女子听了聂远的话,开口道:“张县令,我不是告诉过你要留些药给老百姓吗?”

张县令赔笑道:“前几日大雪,商路堵塞,城里的药材有些少,如果还要留下的,只怕给军队的就不够了。”

“不够了再想其他的办法,你把药材都收上来,城中的百姓生了病怎么办?”女子温怒道。

张县令道:“郡主仁心,我这就退还一部分药材。”

“不用了,”郡主说道:“前线的士兵也急等着用药,这一批药材就先送过去。但你要尽快弄到药材给城里的百姓用,知道了吗?”

“下官知道。”张县令躬身道。

张县令转头看到聂远还站在那里,皱眉道:“你怎么还不走,卫兵呢,将他给我赶出去。”

之前张县令要赶走聂远的时候,卫兵就跑了过来,只不过被聂远定在了外面而已。

这时,站在郡主身边的中年男子道:“这人是个高手。”

聂远眉头一皱,道:“我只是来买些药材,不想动手。”

郡主饶有兴趣的看着聂远,说道:“那些药材是要给军队的,不能给你。”

“我只是要救一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耽搁吧!”聂远道。

郡主忽然严肃道:“前线的士兵出生入死,继续药材,多一份药就等于多救了一条生命,他们守卫边疆,才有你们现在太平的日子,难道他们不应该先得到治疗吗?”

“太平?”聂远冷笑道:“老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天下到处是土匪,这也叫太平。”

女子变色道:“不管你说什么,这药不能给你。”

聂远担心吕依云,此时早没了耐性,当下说道:“得罪了。”说完身形一闪,往女子冲去。

此时聂远不但《青云内经》修炼大成,而且吸收了玉床内的寒气,修为之高,同辈中人很少有敌手。

但聂远刚动,就见一个拳头迎面而来。

聂远心道,好快。运转青云内经,身体渐渐发出了紫光,怡然不惧的迎上了来人的拳头。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两拳相击的巨大力道扩散开来,将房间里的家具震得四分五裂。

聂远只觉自己对上的拳头坚硬似铁,而且力道简直是如海似山,聂远喉头一甜,喷出了一口鲜血。

聂远向后退了几步,看着中年男子道:“你很强。”

中年男子淡淡道:“你小小年纪有这等修为,也很不错。”

“可是,你输了。”聂远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中年男子一愣,回过头看到女子的脖子上多了一把通体雪白的剑。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冷声道:“放了郡主,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给我药材,我就放人。”聂远道。

中年男子喝道:“还不快去。”

张县令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房间。

中年男子看着聂远道:“你叫什么名字?”

“聂远。”

“好,我记住你了,下次别让我碰到你。”

这时,张县令把药材拿了过来,聂远拿过了药材,道:“谢谢。”

中年男子道:“快把郡主放了。”

聂远说道:“请郡主陪在下走一趟,我自会把郡主放了。”

中年男子沉声道:“你信不信在你伤害郡主之前,我会杀了你。”

“信。”聂远道:“但你不敢冒险。”

中年男子冷着脸不说话,虽然他武功很高,却不敢拿郡主的性命开玩笑。

这时,郡主走到聂远身旁,对中年男子道:“方叔不用担心我。”说着对聂远道:“走吧!”

“得罪了。”聂远说了一句,抓着郡主的肩膀凌空而去。

空中,郡主看着聂远道:“你的胆子很大,你知道方叔是谁吗?”

“不知道。”聂远答道,他感觉到了,中年男子正跟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

“他最恨别人威胁他,所以,你以后最好躲着他点。”郡主笑道。

聂远不说话,飞了大约有半盏茶的功夫,聂远将郡主放了下来,然后御剑而去。

这时,中年男子赶了过来,忙问道:“郡主,你没事吧!”

郡主摇摇头,道:“我没事。”

“我去追那个小子。”中年男子道。

“不用了。”郡主说道。拿着手中的一千两银票笑道:“这个人真有趣。”

聂远拿着药材急忙赶了回来,

聂远落下来,就听王虎说道:“聂兄弟,你终于来,快进去看看吧!你师姐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聂远听了心中一痛,急忙走进了屋子,只见萨月正陪在吕依云身边。吕依云脸红如霞,显然是烧的厉害。

聂远忙走了过去,轻轻的说道:“师姐,我回来了。”

吕依云睁开了双眼,看道了聂远,向他伸出了双手。

聂远轻轻的抱住了吕依云。

只听吕依云喃喃道:“聂远,不要离开我。”

聂远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但吕依云只是不停的说着,聂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