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五十章 再遇郡主上太行(第三更)

且说聂远遭到了群邪围攻,加上身上有伤,渐渐感到不支。此时,给聂远威胁最大的还是噬魂真人的怨魂,怨魂分出来之后,不但是能够伤害肉体,而且它们的怨气能够不断侵蚀人的心神,委实可畏可怖。

本来聂远可以凭借拘魂铃与之相抗,但摇动拘魂铃要消耗不少的法力,再加上要应对其他人,聂远便捉肘见襟。

聂远凭借着青云内经和道法入门,勉强和众人周旋,但聂远感到自己的法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这时,聂远想起了那个紫衣女子最后使用的绝情三剑。

聂远学会绝情三剑之后,除了在梦里和紫衣女子对打之外,便再也没有使用过,并非他不想用,而是他知道这三剑威力巨大,而且,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三剑似乎有些不对劲。

但此时聂远没有时间细想,趁着一个空隙,聂远飞到了半空之中,将玉剑收回,握在了手中。

噬魂真人喝道:“诸位道友再加把力,他就要不行了。”

正在此时,李百衣和萨月赶来过来,李百衣人还没有停下就喊道:“都给我住手。”虽然李百衣是千毒门的人,但此时诸人既然已经动了手,便已经同青云门结下梁子了,当然不会听他的。

李百衣正要上前相助,却听到后面有人说道:“果然是他。”

李百衣听到后面的声音,不禁惊讶的回过头,道:“郡主,你怎么了?”

郡主笑道:“我来看看。”

李百衣却急道:“萨月,你护着郡主,离这里远些,我上去救聂兄。”

中年汉子却说道:“不用了,这小子要反击了。”

李百衣回过头,却见聂远手持玉剑,摆了一个很奇怪的姿势。

聂远手持玉剑,将玉剑举过头顶,这正是绝情三剑的起手式。

诸人见到聂远的这个奇怪的动作,都不进一怔。

他们围攻聂远这么长时间,才发现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并不低,心中也更增加了对青云门的畏惧。当聂远渐渐处于下风的时候,他们其中有些人根本不相信,这个年轻的青云门弟子会没有保命的绝招。

因此,当他们看到聂远做出奇怪的姿势之后,手下的动作不禁都慢了下来,谁也不肯做出头鸟。

噬魂真人见此不禁想破口大骂,他已经注意到了李百衣等人,适才李百衣的说的话他也听得清清楚楚,知道此时时间半点耽搁不得,偏偏这个时候这些人却停下了手。

“今天如果不杀了这小子,你们以后就等着青云门的报复吧!”噬魂真人冷冷喝道。

一句话惊醒了众人,于是,天空中又是一阵法宝齐飞。

只见聂远轻轻说道:“绝情三剑。”体内寒冷的法力透过玉剑,铺天盖地的涌向了众人。

但此时聂远用的剑招却不是最开始女子演示的剑招,因为最后女子使出绝情三剑的时候,仅仅用了一招。

聂远的三个梦境,分别是绝情三剑,只不过女子修为高强,将这三剑融合成了一剑而已。但聂远却没有那么高的修为,他此时连绝情三剑的第一剑都不能完全融合,因此,聂远使出来的剑招,便大大的有些不同。

剑招不同,剑意却还在。只见玉剑划过的空中,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冰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竟然将空气中的水分直接凝结成冰。

群邪的法宝全部被冻结在半空中,然后化为了齑粉,数个离聂远最近的怨魂,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在寒气中化为缕缕青烟消散在空中。

冲在前面的几个人,躲避不及之下,凡是身体被寒气扫到的地方,纷纷结冰,然后破碎。

寒气还在向外蔓延,但这并不是绝情三剑的全部威力。

更可怕的是,聂远在使出绝情三剑的那一刻,玉剑之上仿佛发出了一股慑人的气势,众人被这股气势所震慑,竟然有几人忘记了逃跑。

所有人都被聂远如此凌厉的一剑而感到震撼,正当群邪以为自己不能幸免的时候,寒气忽然像潮水般退去,聂远在半空中晃了晃,终于支持不住,从半空中晃晃悠悠的落了下来。

群邪被聂远刚才的一剑所震慑,竟然没有人再上前攻击。

但有一个人除外,这个人就是噬魂真人,只见他的脸上五官扭曲,刚才聂远的一剑加上之前被拘魂铃收去的怨魂,他近二十年来收集的怨魂已经被毁去大半,不禁心痛不已,因此他心中一狠,指挥着剩下的怨魂,向虚弱的聂远攻去。

聂远此时已经法力耗尽,根本不能抵挡剩余怨魂的攻击了。

眼看怨魂就要碰到聂远,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聂远的身前,一拳击在了怨魂身上,只见怨魂哀号一声,便化成了青烟消失不见了。

噬魂真人看的心胆俱裂,喝道:“你是谁?给老夫报上名来。”

中年男子淡淡道:“京门,方四郎。”

“好!我记住你了。”噬魂真人冷冷道,然后收起了噬魂盒,抓着道清飞走了。剩下的群邪也趁着这个机会四散走而去。

这时,疯和尚却走上前来,对方四郎行礼道:“曹鹏见过方前辈。”

方四郎淡淡道:“你也来了。”

这时,郡主走上前来,问道:“方叔,这位大师是?”

“我一位故人的弟子。”方四郎显然不想多说话。

“不知大师怎么称呼?”郡主对疯和尚问道。

“人称疯和尚,见过鸿雁郡主。”疯和尚行礼道。

鸿雁郡主问道:“你认识我?”

疯和尚哈哈大笑道:“京城中谁不知道鸿雁郡主乃巾帼英雄,不让须眉。”

鸿雁郡主笑道:“大师过奖了,当降魔老人的弟子显然比我威风多了。”

疯和尚听了鸿雁郡主的话,心道,人说这位郡主不爱红妆爱武装,显然没有作假,竟然知道我师傅的名号。

这时,只见鸿雁郡主走到聂远身边,道:“聂远,我们又见面了。”

聂远淡淡道:“刚才多谢出手相救。”

鸿雁郡主笑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而且刚才是方叔出手相救,与我无关,聂少侠似乎应该谢谢方叔才对。”

聂远还没说话,方四郎就开口道:“刚才是郡主让我救你的。”显然是对上午的事情十分的介怀。

这时,李百衣也走上前来,对聂远道:“聂兄,你认识郡主。”

聂远略微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以前见过一次。”

鸿雁郡主笑道:“是啊,我跟聂少侠一见如故,结伴踏雪而行,却没想到聂少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而且是青云门的高足。青云门果然藏龙卧虎,不愧为道家第一大派,竟然能培养出聂少侠这般的俊杰。”

聂远知道她是在拿上午自己挟持她的事取笑自己,因此说道:“当时却是是我太着急了,得罪之处,还请郡主见谅。”

鸿雁郡主笑道:“我却觉得聂少侠是个性情中人。”当下这件事算是过去了。

但李百衣却在一旁听得雾罩云山,不明白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又是结伴踏雪又是多有得罪的。

正在此时,有人喊道:“聂远,你没事吧!”

只见是王虎和阿牛跑回来了,聂远笑道:“我没事,阿牛,你打扫两个房间,好让这两位住。”

阿牛答应下来,便径自去了。

这时,鸿雁郡主打量了王虎几眼,王虎被看的心惊胆颤,不知道她在看什么,这时,鸿雁郡主笑道:“聂少侠,你先休息吧!我们一会再聊。”

当下众人各自散了开去,聂远回到自己的房间,首先去看吕依云,只见吕依云脸色略微有些红,他刚想用手试试吕依云是否还发烧,但却硬生生的止住了。

正在这时,王虎却推门走了进来。

只见王虎脸色沉重,对聂远说道:“你可知道方才那位女子的身份。”

聂远点点头,道:“知道,叫鸿雁郡主。”

王虎道:“我们收到京城弟兄的来信,说朝廷派了一位皇亲国戚下来,要整顿太行山一代的军队,看来就是这位郡主了。”

聂远道:“她是一个女子,朝廷怎么会让一个女人整顿军队!”

王虎道:“你是不了机这位鸿雁郡主,这位郡主自小便聪慧无比,琴棋书画一学就会,但她不喜欢这些东西,偏偏对军事谋略感兴趣,她在这方面也很有天赋,据说好多将军谋士都对她赞不绝口,朝廷中的激进派早就想用这位郡主了,但由于顽固派的阻挠而为成功,但听说这次有一位大人物出面,说动了皇帝,皇帝才批准她出京的。

聂远道:“这么说,这一次朝廷派鸿雁郡主来,是针对你们的了?”

王虎道:“也不单单是我们,恐怕太行山上所有的义军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了。”

这时,聂远咳嗽了几声,王虎道:“你先休息吧!不过这个消息我得尽快告诉大将军。”

聂远点点头,道:“我们明天就出发。”

王虎这才离去。

这时,聂远看了看天色,顾不得自己休息,便去煎药了,等聂远煎药回来,却发现鸿雁郡主在自己的房间里。

聂远还没说话,就听鸿雁郡主说道:“这位姑娘就是你要救的人吗?她长的真美丽,真是我见犹怜,难怪你会那么心急。”

聂远冷冷道:“她是我师姐,请郡主不要多想。”

鸿雁郡主笑道:“干嘛冷这个脸,不欢迎我来吗?还是,怪我随便进来。”

聂远确实是心中生了警惕,自己不过是去煎药,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不会武功的鸿雁郡主都可以不知不觉的进来,而今天聂远得罪了那么多邪道中人,如果他们想害吕依云的话,恐怕自己得万分后悔。

幸亏鸿雁郡主没有坏心,否则的话,聂远不敢往下想了,想到最可怕的事情很有可能发生,聂远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见聂远不说话,鸿雁郡主道:“我来只是想问一下,聂少侠是来参加太行会盟的吗?”

聂远点点头,道:“不错,不知鸿雁郡主为何离开京城,来到太行山。”

鸿雁笑道:“我如果说我和你目的一样你肯定不会相信,对吗?”

聂远道:“鸿雁郡主为何如此认为?”

鸿雁不答,笑道:“我来只是想告诉聂少侠,到了太行山上的之后,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便行。”

聂远道:“如此多谢郡主了。”

鸿雁说道:“好了,不打扰聂少侠了。”说着看了一眼躺在**的吕依云,笑道:“对了,我叫焦鸿雁,聂少侠可以叫我鸿雁。”说完便推门走了。

聂远想了一会,却想不通这位焦鸿雁找说这些话是为了什么。

他走到吕依云的窗前,仔细检查了一番,见焦鸿雁没动什么手脚,这才放下心来。但旋即又想到自己什么时候便的如此有心机了。

这些事情是想不明白的,聂远也不去想了,摇了摇头,聂远才轻轻的叫道:“师姐,该吃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