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五十九章 只为一朝天下平

聂远只觉的胸前一热,忽然惊醒过来,惊讶的看着四周的已经有他半身高的冰块。

这时,聂远看到了方四郎,飞身来到方四郎旁边,道:“方前辈,你什么时候来的?”

方四郎看着聂远,道:“你才发现我?”

聂远道:“前辈早来了吗?”

方四郎道:“你刚才用的什么剑法?”

聂远道:“绝情三剑。”

方四郎道:“你的剑法有些诡异,你最好小心点。”说完便飞身走了。

聂远回头看着方圆十丈的巨大冰块,心道,难道这些冰块是我弄出来的。但是,他却没有一点印象。

聂远想不明白,便回去了。

而在山峰之上,男子问道:“刚才你看清楚了吗?”

戴面具的青年道:“没有,那人的剑法怎么突然带着这么厉害的寒气。”

男子淡淡道:“那人的剑法虽然有些怪异,但也不足为据。更可怕的是向他攻击的中年人,他的修为深不可测。”

戴面具的青年道:“我也没看出他有多么厉害。”

男子微微一笑,道:“没想到新义军中竟然有这么多高手,看来这个张林不简单啊!”

戴面具的青年道:“要我除掉他们吗?”

男子摇摇头,道:“不用,这天下多几个英雄,才不会使我感到寂寞。”男子便转身向后走去,戴面具的青年和女子跟了上去,自始至终,女子都没有说一句话。

聂远回去之后,打坐至天亮,吃过早饭之后,秦淑仪就缠着他要学道术。聂远也没事,便在后山教秦淑仪和吕依云,谁知阿牛也跟了过来。

这三个人之中,吕依云自然不必说,虽然以前的修为和记忆都没有了,但只要聂远一说,她便立刻明白,反而是秦淑仪学起来较慢,让聂远感到惊讶的是,阿牛竟然天赋很好,基本上是一说就通。

因为时间较短,聂远并没等着秦淑仪和阿牛发现内海之后再交给他们法术,而是告诉他们该如何发现内海,然后便教他们青云三十六剑。

如此无事过了两日。

第三日的时候,聂远正在教他们。王虎忽然来叫聂远,说是大将军找他有事。

聂远来到大厅之后,发现张林、关山、鸿雁郡主和方四郎都在。

聂远道:“大师兄,你找我?”

张林道:“不是我找你,是郡主找你。”

聂远道:“郡主找我有什么事?”

鸿雁郡主笑道:“我找大将军有事商量,不过我觉得你在场比较好。”

聂远哦了一声,坐了下来。

张林道:“现在小师弟已经来了,郡主有什么事就说吧!”

鸿雁郡主微微一笑,道:“我想请教张将军一个问题,张将军对当今天下的形势有什么看法。”

张林看着鸿雁郡主,不知道鸿雁郡主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当下说道:“郡主问的这个问题太大,让张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鸿雁郡主道:“这样吧!我换个问题,张将军觉得当今朝廷如何?”

张林诧异的看着鸿雁郡主,当今朝廷腐败不堪,承平帝更是整日不理朝政,大化朝已经烂到根子里了。但这话张林却是不会说的,张林道:“朝廷大事,岂是我这山小民可以妄加议论的。”

鸿雁郡主笑道:“看来张将军对我还有戒心,那我便先说说吧!大化朝建国六百余年,传到当今皇上手上的时候,实际上已经露出了败象。但如果皇上能够勤政爱民,大化朝也不会落到今天官不像官、民不聊生得地步。可是皇上继位之后,先是误听了太师杨彻的话,对匈奴发动了战争,没想到却被匈奴打的大败。”

“如果这个时候,皇帝能够及时醒悟,与匈奴和好,未尝不能保住大化朝。可是皇帝见战争失败,胆小怯怒之余,不但不想办法拯救大化朝,反而宠信佛教,整日不理朝政,因此造成大化朝变成如今的模样,这是第一点。”

“皇上无能也就罢了,毕竟朝中还有许多正直的大臣,皇帝如果信任这些大臣也就罢了,却单单只听太师杨彻的话,不但允许全国的寺院私自圈地,还能在自己的地面上征税,更是于十年前杀了宰相秦鹏飞,令正直的大臣再也不敢说实话,这是第二点。”

“如此上行下效,地方的官员也抢钱抢地,变成了吸食百姓骨髓的猛虎。一方面要筹集军费,上缴朝廷赋税,另一方面盗贼四起,地方上的官员不得不再次搜刮老百姓,建立自己的武装以应对乱民和土匪。如此一来,百姓流离失所,不但没有土地耕种,还要被盘剥的一丝不剩。因此,乱民越来越多,最终导致了全国各地到处是土匪和义军。这是第三点。”

“百姓起来造反,朝廷应当安抚百姓,镇压义军,以防止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但朝廷却放任不管,地方上的官员又没有能力对抗义军,于是只能和义军勾结,欺压百姓,情况变得越来越糟。最重要的是,朝廷的军队也变了,与义军勾结,导致义军越来越猖狂。至此,天下已经大乱。”

说到这里,鸿雁郡主看着张林,道:“太行山下的三万朝廷军队,不正是如此吗?当年,朝廷收到太行山有红巾军的消息,因为离京城较劲,因此派了一万的军队,来剿灭红巾军,但剿了几年,红巾军却变成了十几万人,已经成了独霸一方的势力。朝廷的军队也变成了三万人,而且,已经差不多已经拥军自立,根本不听朝廷指挥。”

“张将军。”鸿雁郡主说道:“我说的对吗?”

听完了鸿雁郡主的一番话,在座的几人都满脸震惊,连方四郎都有些诧异的看着鸿雁郡主,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大胆。

鸿雁郡主是谁?玉亲王的女儿,而玉亲王是当今承平帝的亲弟弟,鸿雁郡主还得叫承平帝一声叔叔。但鸿雁郡主却毫不犹豫的说承平帝昏聩。

张林听到鸿雁郡主发问,说道:“郡主说的不错,没想到郡主贵为皇亲国戚,竟然能有这份见识,实在难得。”

鸿雁郡主淡淡道:“我说这些话,不是讨张将军夸奖的。”

张林道:“好!鸿雁郡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鸿雁郡主却道:“张将军,你认为当前对朝廷威胁最大的是什么?”

张林道:“外有匈奴,内有义军,而义军的当中南方的赤眉军已经公然举起了反旗,而且攻占了数座城池,鸿雁郡主指的可是赤眉军。”

鸿雁郡主道:“红巾军也有十几万人,虽然没有公开造反,却和造反没什么差别,张将军为何不说是红巾军?”

张林道:“红巾军人数虽多,却成不了事。既然郡主不认为是赤眉军,难道对朝廷最大的是匈奴。”

鸿雁郡主道:“张将军可知道,北方三关之一的天宁关已经被攻破了。”

张林点点头,道:“我们已经收到消息了。”

鸿雁郡主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喜色,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张将军是胸怀天下之人。”难怪鸿雁郡主会有此说,因为天宁关失陷不过才二十天,郡主也才收到消息没有多久,而张林竟然说他已经知道了,说明他一直在关注着北方的战况,如果不是一个心怀天下之人,断不会如此关心北方的战事。

张林淡淡道:“郡主过奖了。”

鸿雁郡主道:“张将军可记得前几天我让王将军带话,让张将军稍安勿躁之语。”

张林道:“记得,不知道郡主是什么意思?”

鸿雁郡主道:“镇虎关也被攻破了。”

“什么!?”大厅之上,张林、关山和王虎同时失声道。

鸿雁郡主道:“天宁关是朝廷北方的大门,而镇虎关就是朝廷的大墙,这次匈奴攻势猛烈,天宁关被破,我预测镇虎关也将不保,也就一个月的时间,镇虎关果然也失陷了。”

张林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道:“鸿雁郡主为什么非要等到镇虎关失陷才找张某人谈话?”

鸿雁郡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张将军可知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天宁关和镇虎关相击被攻破吗?两关是天下三大雄关之二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攻破?”

张林道:“请郡主明示。”

鸿雁郡主道:“因为妖族。”

张林惊讶道:“妖族?”

鸿雁郡主点点头,道:“适才我问什么对朝廷威胁最大,不是各地的义军,也不是匈奴,而是妖族。”

张林摇摇头,道:“郡主越说我月糊涂了,怎么又冒出妖族来了?”

鸿雁郡主道:“张将军没有听说过妖族,是因为妖族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大化朝了。而实际上,妖族和大化朝的对抗,从几百年前救开始了。”

张林问道:“妖族是什么人?”

鸿雁郡主道:“妖族不是人,他们是妖。”

张林诧异道:“妖?郡主的意思是他们是妖精?”

鸿雁郡主点点头,道:“不错,我想聂少侠应该比较了解。”

张林望向聂远,聂远道:“大师兄还记得在道观里,师傅跟我们说天地万物都有灵性吗?妖族就是各种开窍有了灵性的生灵组成的。”

鸿雁郡主点点头,道:“聂少侠说的差不多,但妖族之中有灵性的毕竟是少数,他们大多还保持在野兽的形态。”

张林听完之后道:“难怪天宁关和镇虎关这么快被攻破。”

鸿雁郡主道:“现在张将军知道北方的情况了,所以,我想有一个不情之请。”

张林道:“郡主请说。”

鸿雁郡主道:“我想请张将军率军支援北方前线。”

张林看着鸿雁郡主道:“郡主说笑话了,我是义军,怎么可能和朝廷的军队在一起打仗。”

鸿雁郡主道:“因为将军和我是一样的。”

张林道:“郡主此话怎讲?”

鸿雁郡主缓缓道:“只为一朝天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