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七十章 太行会盟风云起(十)

当聂远说出京门的时候,台下众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京门在江湖中并非籍籍无名,但也不是江湖人眼中的大派,虽然京门跟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周灵武听到聂远说出京门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光芒,因为他在聂远身上感觉到了青云门的气息。不但是他,包括龙炎真人、王屋老人在内的几个邪派高人都从聂远身上察觉出了青云门的气息。

而赤眉军的诸葛星看到聂远上台之后,眼中射出饶有兴趣的目光。

而一直不怎么看高台上比赛的无双婆婆和独目老人,三只眼睛此时却紧紧盯着聂远。

“你感觉到了吗?”独目老人道。

“感觉到了,但似乎有些不对。”无双婆婆说道。

独目老人道:“法力虽然还不够深厚,但我还是感觉到他体内有一股庞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是不是和北边那人的有些相似。”

无双婆婆道:“不是相似,而是同源。”

独目老人道:“这就有些奇怪了,这小子身上明显修炼的青云门的功法,怎么会有那人的气息?”

无双婆婆道:“你看到他背上的剑了吗?”

独目老人在雪白的剑柄上凝视良久,才说道:“难道是她?”

无双婆婆点点头,道:“她已经失踪百年了,怎么她的剑会在这里出现。”

独目老人闭起了仅剩的那只眼睛,道:“反正没有好事。”

这时,周灵武道:“下面有哪位上来挑战京门的聂少侠?”

“我来!”周灵武的话音刚落便听一个人说道。

只见此人手拿一柄拂尘,下巴上留着一撮长胡子,一身道袍干干净净,只管此人外表,当得起得道之人的称呼。

周灵武一见此人,略微拱手道:“原来是夺命真人。”

夺命真人笑道:“周兄近来可好!”

周灵武道:“拖夺命真人的福,小命还没丢掉。”

夺命真人哈哈一笑,道:“那周兄可过的不错。”

周灵武一拱手,飞身离开了高台。

自夺命真人上台之后,他的目光虽然不经意的扫过聂远,但聂远却感到这两道目光中蕴含着杀机,夺命真人似是跟聂远有仇一般。

聂远搜索记忆,却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夺命真人。

夺命真人对聂远微微一笑,道:“小兄弟请了,在下夺命真人。”

聂远拱拱手,道:“前辈见过我吗?”

夺命真人笑道:“我没见过你,不过我的一个弟子见过你。”

聂远道:“哦!不知是谁?”

夺命真人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太行山下见过你之后,就再也忘不了你了。”

太行山下,聂远想到,自己在太行山下也就只有在筏帮大寨待过一天,难道是在那里见过夺命真人的弟子?

聂远道:“还请前辈明说。”

夺命真人道:“不用说了,到了下面你自然就知道了。”

聂远心中一凛,道:“你认识噬魂真人?”

夺命真人道:“江湖*我和噬魂真人并称,你说我认不认识他?”

聂远这才知道夺命真人来者不善,道:“原来如此,前辈出手吧!”

夺命真人道:“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手段,竟然能打败噬魂真人。”说完这句话,夺命真人飞身扑上聂远。

底下的众人听到聂远曾经打败过噬魂真人的时候,都不禁有些惊讶的看着聂远,才知道这个少年不简单。

聂远捏了个剑诀,玉剑从从背后飞出,斩向了夺命真人,将他从半空中拦了下来。

“剑不错!”夺命真人说道,但他手底下却一刻也没有停手,身体如鬼魅般在高台上游走,伺机攻击聂远。

但玉剑总是及时的赶到,打乱夺命真人的节奏。

看来这个小子还真有几分本事,夺命真人心中如是想到。但夺命真人并不惧怕,相反心中隐隐有几分兴奋。

虽然江湖*他和噬魂真人并称,但夺命真人却比噬魂真人高出半辈。而且噬魂真人成名也晚。之所以将两人并称,因为噬魂真人靠着噬魂盒夺人生魂,而夺命真人却是嗜杀如命。不但惹怒他的人会被杀掉,就算是不相干的人或许他兴之所至也会被他杀掉。

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人,不但整个白道中的人想除掉他,在邪道中,他的名声也是相当不好。

但夺命真人成名三十余年,被人无数次追杀,他却依然活到了现在。而且每经过一次追杀,他的江湖名声便又高几分。到如今,能够追杀他的人越来越少,而夺命真人活的也越来越滋润。

今天夺命真人之所以上台挑战聂远,不单单像他说的那样一个弟子被聂远杀了,更重要的是聂远打败了噬魂真人,这让他难以接受。

被玉剑挡住几次之后,夺命真人突然停下不动。将手中的拂尘打在左臂弯处,笑道:“小兄弟好修为,下面我可要来真的了。”说完挥起拂尘,向聂远当头罩去。

此时夺命真人离聂远还有三丈远,但他似是没注意到一样,拂尘就那么挥了出去。

聂远眉头一皱,玉剑还是迎了上去。

只见夺命真人手中的拂尘忽然暴涨,向一面巨网一样将玉剑裹住,剩下的拂尘继续向聂远而去。

拂尘的速度很快,但聂远的身形更快,也不见聂远有什么动作,却已经离开了当前的位置,后退了两丈有余。

瞬移,夺命真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刚才聂远使得正是五行换位,不过此时聂远已经不需要说出来而已。

聂远指挥着玉剑,玉剑从拂尘的包围中冲天而起,停在了半空中。

夺命真人有一些惊讶,没想到玉剑竟然丝毫无损。

原来夺命真人手中的拂尘也是一件宝物,每一根拂尘丝都是用千年钨铁丝所制,不但坚韧异常,而且能够随着心意变化长短。适才夺命真人使出的一招,就让很多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拂尘裹住,最后身体被割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肉丁。

“果然是好剑!”夺命真人再次说了一句。

这时,聂远已经催动玉剑向夺命真人攻击。

只见玉剑划过一道白光,用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飞向了夺命真人。

夺命真人只是用拂尘轻轻地一挡,就接下了聂远的玉剑。

聂远修习的剑法实在是很少,除了青云三十六剑之外,就是在青云池地的洞中学过的绝情三剑。而青云三十六剑是青云门的入门剑法,虽然刘向从中领悟出了精深的剑法,但聂远却没有这份能力。虽然他隐隐觉得青云三十六剑之中有一丝规律,但他却始终不能将这一丝规律链接成线。

但聂远已经将青云内经修炼到最高层,加上玉剑这柄宝剑,青云三十六剑使出来,也变得更加迅捷和不可抵挡。

这是对一般高手来说的,对夺命真人来说,聂远这种程度的攻击,却远远不能对他构成威胁。

“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夺命真人哈哈大笑道。

挡下了聂远的一次攻击,夺命真人立刻闪身向聂远攻去。

聂远这次没有躲避,在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黄光,正是护身符咒。

眼见夺命真人的拂尘向自己挥来,聂远指挥着玉剑向夺命真人的背后刺去。

没想到夺命真人竟然如聂远一样不躲不避,任玉剑刺上了自己的后背。

而聂远也被夺命真人的拂尘笼罩起来。

夺命真人狞笑道:“死吧!”说完拂尘之上的力道突然增加,显然他想将聂远捏碎在拂尘之内。

只听叮当一声,玉剑击在了夺命真人的后背上,没想到却没有刺进去。而从玉剑刺破的道袍之处可以看到里面是一层黑色的护甲,竟然和拂尘一样,都是千年钨铁丝所制。看来夺命真人在被追杀之下,实在是对自身的安全下了很大的功夫。

然而夺命真人用力之下,却看到拂尘集成了一束,聂远哪有在里面。

这时,只听聂远道:“爆!”

夺命真人手中的拂尘立刻膨胀起来,夺命真人只觉的拂尘之内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传了出来,自己险些抓不住拂尘。

而聂远却已经站在了夺命真人的身后,夺命真人回过身,眯着眼睛看着聂远,他适才都没有察觉道聂远是如何从拂尘中逃出来的。

而聂远脸色依旧很平静,刚才他确实被拂尘罩住,但在拂尘最后收口的那一刹那,聂远从里面移形换位来到了夺命真人身后。这证明只要有一丝缝隙,移形换位就可以施展。

但聂远实在高兴不起来,夺命真人身上的护甲,让他非常头疼。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对付那层护甲。

“你已经惹怒我了。”夺命真人忽然冷声道:“准备接受我的怒火吧!”夺命真人忽然左手抓住拂尘,竟然从拂尘中抓出了一把千年钨铁丝。

只见这些钨铁丝像长在了夺命真人的左手中一样,并且纷纷变得很长,不过一会,夺命真人的左手已经被钨铁丝罩住,而大半个高台上都漂浮着一跟跟的钨铁丝,像一张大网一样。

如此一来,无论聂远移形换位到何处,夺命真人都可以立刻攻击他。

没想到夺命真人竟然有这么一招,聂远不禁运转青云内经,一层红光在聂远身上出现,这是青云内经第七层的表现。

这是,高台下面有人叫道:“青云内经,这小子是青云门的。”

夺命真人闻言嘿嘿冷笑道:“小子,你的身份已经被揭露了,今天你休想走下独角峰。”

正在这时,两道强大的气势从远处向独角峰这里奔来。

夺命真人脸上露出了惊异不定的神色,忽然将钨铁丝收了回来,立刻跳下了高台,向远处遁去,口中喊道:“先留你一条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