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七十四章 太行会盟风云起(十四)

新义军大本营,秦淑仪的房间里,吕依云坐在床边,看着抱着双腿坐着的秦淑仪。

秦淑仪异常的平静的声音响起:“依云姐姐,其实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什么,可是心里就是很难受,想到义兄他们要和郡主合作,我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我知道父亲的死不能怪郡主,她那个时候那么小,懂的什么呢?而且她待我也是极好的,可是我不相信朝廷,义兄他们去北方战线,万一朝廷反悔了怎么办?他们一点退路都没有。郡主并不能代表朝廷,这么多年在土匪窝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这个混乱的世间,理想和情意是最不可让人相信的。当你相信的人背叛了你的时候,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人痛苦了。”

“义兄他们此时和郡主走在一起,等朝廷觉得他们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会有无数人跳出了想杀了他们,我父亲当年就是这么死的。我不怨义兄他们,我只是为他们担心。自从父兄去世之后,再也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我不想他们将来陷入危险的境地。”

吕依云静静地听着秦淑仪的诉说,只是温柔的看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秦淑仪忽然抬起头,看着吕依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依云姐,我是不是很罗嗦啊!其实我以前没这么多话的,也不爱流泪,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次流泪都让你看到了。”

吕依云笑道:“其实我挺羡慕你。”

秦淑仪问道:“羡慕我什么啊?羡慕我流泪吗?”

吕依云点点头。

秦淑仪疑惑道:“流泪代表伤心,依云姐,你怎么会愿意伤心呢?”

吕依云道:“我也不知道,可是看着你伤心的时候哭出来,我觉得也挺好的,至少你还可以哭。”

秦淑仪道:“你也可以哭啊!”

吕依云道:“我有的时候也很难受,可是就是哭不出来,也不知道该对着谁哭。”

秦淑仪道:“依云姐,那你告诉我你都因为什么难受了。”

吕依云道:“也没什么事,反正没你那么严重。”

秦淑仪笑道:“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聂远。”

吕依云摇摇头,道:“不是,我为什么要因为他难受呢?”

秦淑仪问道:“依云姐,你是不是喜欢聂远?”

吕依云道:“什么叫喜欢。”

秦淑仪道:“喜欢一个人就是每时每刻都想着他,想和他在一起,见到他的时候就会很开心。”

吕依云想了一会,道:“那我就是喜欢他吧!”

秦淑仪道:“什么叫喜欢他吧!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依云姐,你告诉我你对聂远什么感觉。”

吕依云道:“没有什么感觉,就感觉很安心,在他身边的时候我什么都用想。”

秦淑仪道:“依云姐,你真奇怪,看你的样子明明是喜欢他,可是你怎么会没有特别的感觉呢?哦,我知道了,是不是聂远表现的不够明显啊,要不要我去跟他说说,让他再主动一些。”

吕依云摇摇头,道:“不用了,我知道他的心。”

秦淑仪道:“真搞不懂你们是怎么想的。”

吕依云道:“不说我了,你真准备离开新义军吗?”

秦淑仪道:“不会的,我离开了新义军,能去哪儿呢?”

吕依云道:“你跟着我们好了。”

秦淑仪问道:“你们要去哪儿呢?”

吕依云道:“我也不知道,聂远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吧!”

秦淑仪笑道:“你们做一对神仙侠侣,我跟着干什么。”

到了晚上,方四郎鸿雁郡主都回来了,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聂远以为秦淑仪还会对鸿雁郡主看不惯,没想到秦淑仪整晚上都笑嘻嘻的,没有半分异样的表情。聂远看得出来,鸿雁郡主看到秦淑仪笑的样子,眼中也有几分高兴。

疯和尚没有来,不知道去哪里了。反而是阿牛也在坐,让聂远有几分惊讶。

吃过一会,玄空子忽然说道:“阿牛,把你的决定跟他们说说吧!”

众人闻言都放下了筷子,看着阿牛。本来以阿牛的身份,他是不能上桌的,但阿牛是玄空子带进来的,此时,众人才知道,玄空子带阿牛进来是有用意的。

阿牛先是看了看王虎,然后张林、关山、最后是王龙,最后看口道:“张将军,王将军,关军师,王大当家的,阿牛要离开你们了。”

王虎和阿牛关系最好,闻言问道:“阿牛,这是怎么回事?”

阿牛道:“玄空子老前辈答应收我入门,我要跟着师祖修炼了。”

众人闻言都感到惊讶,没想到玄空子竟然会答应阿牛。

聂远首先笑道:“那么,以后你就是小师弟了,终于有比我小的了。”

阿牛道:“师祖说我现在还不是正式的青云门弟子,只是记名而已。”

王虎有些感慨,当初筏帮的一百多个兄弟,就剩下他和阿牛了,如今阿牛拜在玄空子门下,也算是有了一个很好的结果,他心里当然高兴,但想起死去的兄弟,心里仍难免有些难受。

王虎举起酒杯,道:“阿牛,祝贺你,能拜在玄空子前辈门下,是你修来的福分,你一定不要给筏帮给新义军丢人,知道吗?”

阿牛眼睛有些发红,道:“放心吧,王大当家的,我一定不会给你丢人的。”

张林也笑道:“好,恭喜阿牛,我们一同举杯。”

喝过酒,玄空子笑道:“阿牛的骨骼很适合修炼,虽然此时修炼的有些晚,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阿牛,你以后跟着我,可能会吃不少苦,你可做好了心理准备?”

阿牛道:“放心吧!师祖,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玄空子拈须而笑,看得出来,他心里也很高兴。

说过了阿牛,鸿雁郡主忽然开口道:“张将军,我考虑了一下我们的合作方式,为了让你们更放心,我想你可以派一个人到我身边来,全权负责我和新义军之间的联系,你看怎么样?”

张林笑道:“郡主不说,我也正有此意。”

鸿雁郡主道:“这么说张将军已经有人选了。”

张林道:“不错,我准备让二师弟跟随在郡主身边。”

鸿雁郡主闻言笑道:“有关军师在,那我岂不是又多了一个智囊。”

关山笑道:“郡主过奖了。”

张林问道:“听说太行会盟明天就要结束了,不知郡主什么时候返京。”

鸿雁郡主道:“不急,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算要走,也得把物资交到张将军手中之后。”

张林道:“郡主也知道,北边的军情已经刻不容缓,我希望郡主能够再快一点。”

鸿雁郡主道:“我估计后天就差不多了,但银两太多,恐怕还得花些时间。”

张林道:“新义军也有一些存粮,只要铠甲到了,我们就可以先行一步。”

鸿雁郡主道:“这个不是问题,临走之前,我还要送你们一直特殊的军队。”

张林道:“什么军队?”

鸿雁郡主道:“对付妖族的军队。”

张林道:“如此太好了,不知这些人现在在哪里?”

鸿雁郡主道:“这些人现在在山下,想必王将军已经见过了。”

王龙道:“不错,有了这些人,我们也不怕妖族了。”

张林道:“王将军什么时候见过这些人。”

王龙还没开口,鸿雁郡主说道:“这些人都是一些武林人士,他们会武功法术,但也桀骜不驯,张将军的大营中,只有王将军会武功,因此我让方叔叔先带王将军过去,让他们认识一下他们的首领,也方便以后的管理。正好借此机会,让方叔叔提升一下王将军的武功。”

张林心道,鸿雁郡主果然做事滴水不漏,考虑的十分周全。

聂远忽然开口道:“不知道王将军此时的修为如何?”

王龙道:“现在是准三阶武者。”

聂远惊讶道:“我刚来那会,王将军才是准二阶,这么快就提升了一阶。”

王龙道:“这还是多亏了方前辈。”

玄空子忽然说道:“方兄好手段!京门果然卧虎藏龙。”

方四郎拱手道:“前辈过奖了。”

事情商议已定,众人吃过饭,秦淑仪鸿雁郡主等人都退了下去,聂远开口道:“大师兄,有三师兄的消息吗?”

张林摇摇头,道:“没有,看来三师弟没有来参加太行会盟。”

说到这里,玄空子忽然问道:“聂远,那日你说刘向被一个人救走了。”

聂远点点头,道:“不错,但是我没有看清是谁?”

玄空子道:“恐怕救聂远的那个人今天已经来了。”

聂远闻言一振,道:“是谁?”

玄空子道:“你还记得你和诸葛星比武的时候突然来的那个人吗?”

聂远道:“记得。”

玄空子道:“很有可能正是此人。”

聂远问道:“师祖可认的此人。”

玄空子点点头,道:“不过我仍然需要确定才行,如果是此人救的刘向,那刘向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两股强大的气息。

玄空子笑道:“刚说到此人,此人便来了。”接着脸色一变,道:“不好!”说完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