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八十四章 千魂大战罗门教

千魂真人飞向了城墙,围绕的黑雾立刻向他身边涌去,没有了黑雾的阻挡,狼人争先恐后的向聂远等人奔去。

聂远立刻搂着吕依云跟在千魂真人身后,来到了城墙之上。

这时,王屋老人已经退在了五里开外的地方。感觉到两股冲天的气息不断的攀升,王屋老人自言自语道:“千魂兄,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所有的黑雾全部围绕在千魂真人身边,看得出来黑雾比方才浓重很多,几乎覆盖了方圆十丈的距离,而千魂真人就隐藏在黑雾之内。

老者只见一团黑雾挟带着无比巨大的威势向自己冲来,还没等反应过来,便被黑雾吞噬。

来到城墙之后,所有的狼人在接近城墙二十丈的时候,都徘徊不敢上前,看来罗门教不知使了什么法子让这些狼人感到惧怕。

见暂时狼人没有威胁,聂远环顾四周,除了那口醒目的大锅之外,还有十几个黑衣人再不断的忙碌着,不断有人向锅里倒入新鲜的血液。似乎没有看到聂远等人的到来。

看到高大丈五的巨锅,看到鲜红的血液,聂远的身体不禁微微颤动起来。

聂远松开搂着吕依云的手,向大锅后面走去,脸色突然大变,禁不住呕吐起来。

吕依云见状,急忙向聂远走来,口中问道:“你怎么了?”

聂远用手示意吕依云不要过来,吐的差不多了,方才道:“你别过来,我没事了。”说完走到吕依云身边,道:“你站在这里别动。”

吕依云点点头。

这时,周灵武和罗成也看到了大锅后面堆积如山的尸体,两人的脸色都变了。

尽管周灵武见识过战场上更多的尸体,尽管罗成杀人的时候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此刻见了罗门教的作为,他们还是暗暗感到心惊。

聂远说完话,突然将玉剑拔在手中,转身看着罗门教的黑衣人,喃喃道:“你们这帮畜生,我要杀光你们。”说完身形突然消失。

只见一条极淡的人影快速的移动着,而罗门教的黑衣人不断有人倒下,所有的人都是脖子被切开,连临死前的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周灵武和罗成看到聂远的做法,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共同的声音:这些人该死。

三方势力,三个各怀心事的人,竟然在对付罗门教上有共同的认识。如果聂远得知他们两人的想法,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但周灵武和罗成没有出手对付罗门教众的打算,因为他们的目光被千魂真人吸引了。

只见黑雾不断的翻滚,像煮沸的水一样,却没有任何声音从里面出来。但周灵武和罗成还是感觉到黑雾之中两股强大的气息再对抗着,稍稍从里面泄出的力量,已经使得城墙微微颤抖起来。

聂远回到了吕依云的身边,身后是十几个罗门教众的尸体。

吕依云看到聂远有些苍白的脸,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将溅在聂远脸上的一滴血擦去。

闻到手帕上的香味,聂远突然清醒过来,对着吕依云微微一笑。

吕依云虽然不知道聂远突然杀了这么多人,但她感觉到了聂远有些不对,刚才的聂远她在一瞬间有了陌生的感觉。

聂远转过头看千魂真人和老者的打斗,心思却完全不在上面。

刚才完全被大锅后面的尸山所震撼,聂远心中涌起无限的杀意,在杀戮罗门教众的时候,聂远竟然产生了一丝嗜血的快感。

自从离开五莲山之后,聂远除了在青云山上杀了一人之外,也就是在筏帮的大营杀过几个人。今天,却在刹那间有了杀人的冲动。

清醒过来的聂远不知不觉间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千魂真人和老者的战斗暂时告一段落。

黑雾笼罩的范围渐渐缩小,千魂真人和老者的身体都现了出来。

只见此时的老者头变得很长,静静的站在千魂真人三丈远的地方,脸上带着凝重。

而千魂真人依旧是那副冰冷的表情,眼睛中闪烁着冷芒。

黑雾渐渐凝结在千魂真人的背后,形成了铜盆大小的黑团,颜色黑如浓墨。

千魂真人缓缓开口道:“报出你的名字。”

老者淡淡一笑,道:“我没有名字,你可以叫我大护法。”

“大护法!”千魂真人冷笑道:“罗门教的大护法也不过如此。”

老者道:“你确实很强,强到超出我的预料。但给你一句忠告,千万别小瞧罗门教的人,否则,你会后悔的。”

千魂真人道:“我看看你如何让我后悔?“说完,身体倏地消失不见。只有黑雾形成的黑球还在原地。

老者顿时警惕起来,因为千魂真人是真的消失不见了,他没有感觉到千魂真人丝毫的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千魂真人能瞬间移动十里?这不可能?

老者将目光投在黑球之上,黑球静立空中,没有丝毫异样。但老者却对黑球甚为忌惮,刚才就是这些黑雾不断吸食自己的灵魂,差点让他命丧黄泉。

正在这时,千魂真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实力。”声音听不出源头在哪里,似乎整个天地间都在回荡着千魂真人的声音。

千魂真人的话说完,只见黑球产生了变化,一根细若发丝的黑线从黑球中伸了出来。黑线在空中扭动着,迅捷无比的向老者奔去。

老者的头发顿时飞舞起来,不断的变长,在老者身前编制成一张细密的网。

千魂真人冷笑道:“没用的。”话刚说完,黑线就狠狠的抽在了老者的头发之上,没有丝毫声音响起。但老者却冷哼一声,身体向后退去。

周灵武看的目瞪口呆在,这是怎么回事?

罗成双眼变得狂热无比,似乎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周灵武问道:“你怎么了?”

罗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这才是师傅真实的实力,你知道师傅为何被人称为千魂真人吗?”

周灵武摇摇头。

罗成突然看这周灵武,圆睁的双眼将周灵武吓了一跳:“因为师傅有一千个灵魂,在灵魂的世界里,师傅就是王者,阎王爷也奈何不了师傅。”

周灵武闻言心中大惊,一个人怎么可能有一千个灵魂呢?

这是,老者已经退到了二十丈开外,但黑线仍旧紧追不放。老者的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眼见黑线正要再次抽过来。

老者一咬牙,从背后突然生出一对黑色的翅膀,挡在了身前。

但黑线却突然停了下来,在空中飘摇不定。

老者借此机会又向后退去,此时老者已经距黑球有三十丈的距离。

这一次黑线没有追击老者,却突然向上面飘去。

正当老者奇怪千魂真人要干什么的时候,脸色却突然大变,空中一个黑影正迅速的接近。

“老四!别过来!”老者大声喊道。

但已经晚了,黑线已经抽在了鸟人的身上,鸟人惨叫着从天上跌落下来,在地上抽搐不已。

之前还能将千魂真人的衣服抓破的鸟人,此时竟然禁不住黑线的一击。

黑线得势不饶人,再次向地上的鸟人抽去。

老者却突然出现在鸟人身边,硬扛了黑线的一击,虽然口中涌出大量的鲜血,却抱着鸟人向后退去。

黑线也不追击,让老者后退了五十丈。

老者将鸟人放下,只见鸟人脸色惨白,眼珠转来转去,显然没有找到焦点。

“老四,你怎么样?”老者问道,说着向鸟人体内输送法力。

鸟人逐渐清醒过来,道:“老大,我看到小姐的剑了。”说完老四挣扎的站了起来,伸手指向了聂远。

老者抬头看了一眼聂远,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现在赶快离开这里,这个千魂真人太强了。”

鸟人兴奋道:“一百五十年了,小姐的剑被我们找到,只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主上,主上一定会给我们解药的。”

老者道:“这件事主上已经知道了,你不用管了。”

鸟人一呆,道:“主上早就知道了。”

老者道:“不错,这把剑我之前见过。”

由于距离太远,聂远等人听不清老者和鸟人再说什么。但鸟人伸手指向聂远,众人却看的很清楚。

吕依云问道:“他为什么指着你?你认识他?”

聂远点点头,道:“那个老者我见过,在筏帮大营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罗门教的人,其中就有这个老者。”

吕依云哦了一声,却没有说什么。

这时,千魂真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说完话了吗?我该送你们上路了。”

老者最后说道:“我挡住他,你离开这里,把千魂真人的修为告诉主上,我们之前低估他了。”

鸟人道:“可是,老大,我不能……”

老者道:“你留在这里我们谁也逃不了。”

此时,黑线已经奔着老者而去。

老者将鸟人用力扔向了空中,自己却向黑线奔去。

千魂真人了冷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说音刚落,黑球之中再次飞出一个黑线,速度比之前的黑线不知快了多少倍。

老者用黑色的翅膀挡住了第一条黑线,眼见第二条黑线就要追上鸟人。老者的头发迅速向空中而去,将第二条黑线纠缠住。同时,老者的头发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金黄色,在朝阳的照耀下,发出璀璨的光芒。

见第二条黑线竟然被老者挡住了,千魂真人道:“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说完黑球之中再次出现了两条黑线。

千魂这人已经放弃了鸟人,两条黑线都向老者飞去。

这时,老者大喝一声,将之前的两条黑线斩断,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雕像。

由于隔得太远,聂远等人看不清楚。但模模糊糊看得出来,雕像是一个正是一个人。

老者将雕像放在自己的面前,双膝着地,竟然跪了下来。

金色的头发散落在老者的周围,老者已经完全无视黑线,只是虔诚的磕着头,口中念念有词。

黑线狠狠的抽在了老者身上,老者身体不断的颤动,却仍然没有躲避。

这个情景太过诡异,千魂真人不欲再拖下去,黑球中顿时又冒出十几根黑线,齐齐向老者飞去。黑线将老者缠绕起来。

此时老者的神智已经有些混乱,但他仍然刻完最后一个头,说道:“请魔主赐予我力量。”然后拿起雕像,一口咬了下去。

雕像像是有生命一般,雕刻的栩栩如生的脸上竟然显出了痛苦的表情。

但老者依然没有停下来,一口一口的将雕像吃完,然后便跪在那里不动。

黑球中又冒出数百根黑线,将老者密密麻麻的包围起来。

但千魂真人再也感觉不到老者的灵魂。

十里之外的地方,王屋老人叹了口气,道:“罗门教也不过如此,看来这次计划失败了。”

王屋老人身边的一个老者道:“老七,不要小瞧了罗门教,教主也对罗门教很是忌惮。”

王屋老人道:“三长老的意思是?”

三长老道:“你不觉得罗门教大护法的气息消失的有些奇怪吗?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就需要我们出场了。”

正在这时,原本老者已经消失的气息却突然再次出现。

黑线已经将老者包裹起来,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但过了这么长的时间,黑线仍旧没有收回,可见老者还没有死去。

这时,一股诡异的气息突然出现。

老者散落在外面的头发无风自动,颜色渐渐成了白色。

“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吧!”老者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只见老者的头发忽然倒卷起来,反过来将黑线包围在其中。

这时,黑球剧烈的颤抖起来,黑线纷纷回到了黑球之内。

老者的头发散了开来,只见老者仍然保持着跪姿,但被头发包裹起来的黑线却已经不见。

这时,老者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身后的头发不断的飘动着。

老者抓起一把自己的头发,喃喃道:“这力量,真是强大啊!”说完看着黑球,道:“你的黑线很厉害,差点让我魂飞魄散,但是,这种情况改变了。”

话音刚落,只见老者的头发全部倒飞到空中,老者喝道:“出来吧!我的孩子。”老者的头发开始变粗,到最后变成了手指粗细。

随着嘶嘶的一个声音出现,老者的头发竟然变成了一条条银白色的小蛇,无数的头发,无数的小蛇,每个小蛇都吐着信子。

这时,千魂真人的真身重新出现,只见千魂真人面色阴沉的看着老者,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老者已经变了,变得千魂真人的黑线已经感觉不到他的灵魂。

“尝尝我的厉害吧!”老者说道。

千万根头发,千万条小蛇向着千魂真人奔来。

黑球顿时弥漫开来,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圈想挡住白蛇的进攻。

无坚不摧的黑雾这次失利了,白蛇根本不惧怕黑雾,并且不但吞噬着黑雾。

千魂真人冷哼一声,将黑雾全部收回,手中拿出一把黑色的尺子,迎向了铺天盖地而来的白蛇。

黑尺之上黑雾缠绕,千魂真人一尺挥去,将数十条白蛇斩断。但这无济于事,先不说老者有无数根头发,而且被斩断的白蛇立刻又重新长了出来。

白蛇已经将千魂真人包围起来,罗成目瞪口呆,没想到师傅突然落了下风。

周灵武见情形不妙,走到聂远身边道:“聂长老,我们得帮一下千魂真人。”

聂远点点头,虽然他很想千魂真人被除掉,但吕依云还得靠他解除残魂术,此时却不能让他死了。

正在两人准备出手的时候,围住千魂真人的白蛇忽然纷纷被砍断,千魂真人的身体露了出来,并升到了半空之中。

千魂真人身上没有半分伤痕,他冷冷的盯着老者,道:“这些小蛇你是怎么做到的?”

老者闻言哈哈大笑道:“怎么?你想知道吗?只要你加入罗门教,这种小把戏有的是。”

千魂真人道:“这不是你的力量,坚持不了多久的。”

老者道:“没想到你竟然能够看得出来,但是没用,在我的力量消失之前,我会杀死你的。”

千魂真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对付老者有些麻烦。

正在这时,两道人影迅速的向这里飞来,只听王屋老人的声音响起:“千魂兄,我来助你。”话音刚落,千魂真人身边就出现了两个老者,正是王屋老人和盘龙教的三长老李威。

老者看了王屋老人一眼,继续说道:“谁来也没有,千魂今天死定了。”

说完,千万条小蛇再次向千魂真人涌去。

王屋老人冷哼道:“看看今天鹿死谁手。“说完长剑出鞘,向白蛇斩去。

但白蛇斩之不尽,王屋老人也有些惊讶于老者此时的修为。在斩白蛇的时候,王屋老人偷偷给老者使眼色,示意他现在可以离开了。

但老者视而不见,继续向千魂这人攻去。

这时,只听李威道:“老七,千魂兄,你们让一下。“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笛子,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王屋老人什么声音也没有听见,但千魂真人却是眉头大皱。

自李威吹起笛子之后,攻势迅猛的白蛇立刻软化下来。

老者看到笛子之后,便知道今日之事只能到此为止了。心底暗叹一声,身体向后迅速遁去。

待老者离去,王屋老人才对千魂真人道:“千魂兄没事吧!”

千魂真人淡淡道:“多谢出手。”

王屋老人淡淡一笑。

这时,宜城之内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声响,只见一栋栋房子碎裂开来,一行人正向这里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