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八十八章 风云起天地变色(第三更)

天柱山禁制之内,此时乌云遮天,狂风怒号,湖水不断掀起丈高的浪头,时不时有闪电从乌云之内劈下。

原本芳草萋萋,百花争艳的草地,已经满是沟壑,有的地方烈火熊熊,洞天福地已经变成了仿若地狱般的地方。

玄青子三人神色疲惫,此时正坐在一处还没有被闪电劈到的地方休息。

他们进入禁制里面已经四十多天了,但禁制内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三人不得不应对闪电,因为幸亏三人修为深厚,要换做别人,只怕早已经被闪电劈的灰飞烟灭了。

玄灵子看着阴沉的天空,道:“难道我们要被困在这里吗?”

玄空子道:“不会,我感觉到最近几日这里就要发生变化了。”

玄青子抬起头,看着浓密的乌云,道:“不错,乌云似乎在聚集力量,恐怕将有一个难关到来了。”

这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玄空子道:“又来了!”说罢,三人又开始躲避闪电。

雷池旁边,吕依云一脸憔悴的看着雷池之内的聂远,此时已经过去了四十七天,但雷电还没有消失,聂远依然静静地浮在雷池中。

吕依云双目泛红,脸颊微微下陷,四十七天来,她只有在坚持不住的时候才睡过去,醒来后就呆在这里守着聂远。

萨月和李百衣起先怕吕依云闯进雷池,还在她身边守着她,时间一长,见她没有其他动作,便也不再陪她,只让她一个人呆着。

这期间,罗成想欺负吕依云,却被李百衣阻止。罗成看着肿胀的双手,暴怒异常,想要杀了李百衣,却被王屋老人阻止。自此以后,罗成顾忌李百衣的毒,也没再骚扰过吕依云。

这时,萨月走了过来,看到憔悴的吕依云,不禁开口劝道:“你回去休息吧!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

吕依云默默摇了摇头。

萨月叹了一口气,坐在吕依云身边,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聂远虽然困在了雷池,我缺觉得他很幸福。”

吕依云被萨月这句话惊醒少许,微弱的问道:“为什么?”声音沙哑无比。

萨月道:“因为有你守着他,不离不弃的等着他,他要是知道的话,应该觉得很幸福。”

吕依云心神微动,看着聂远,心中想道:他会觉得幸福吗?

萨月问道:“你那么喜欢他,他也喜欢你吗?”

吕依云回答道:“我不知道。”

萨月有些惊讶,问道:“难道聂远不喜欢你。”

吕依云沉默不语,好一会才回答道:“我不知道,他从来没有说过。”

萨月看向吕依云的目光有些怜悯,继续问道:“哪你喜欢他吗?”

吕依云这次只是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喜欢!”声音虽然微弱,但她用实际行动诠释了这两个字的力度。

自从离开青云门,失去了一魂一魄,变得胆小如鼠,失去了记忆,失去了一身的修为。一直跟在聂远身边,吕依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样子,但她曾经对秦淑仪说过,自己和聂远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也不用想,心中很安宁,但却不知道是不是喜欢聂远。

如今,喜欢两个字终于说出了口,四十七天的等待,四十七的盼望,终于让吕依云明白了自己对聂远的心意。

可是,聂远却听不到。

说出喜欢两个字,吕依云心中忽然充满了力量,看着聂远,喃喃道:“你一定要活下来。”

王屋老人的房间内,气氛有些沉重。

王屋老人面色沉重,道:“没想到会出现这个变故,只怕这次又不能成功了。”

李威道:“你还真想拿到天书?别忘了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王屋老人苦笑道:“我当然没有忘记计划,但是聂远这个小子竟然将雷电全部吸引,然我们进不去门。还有吕依云身上竟然有青云环,如果早知道,我们做好准备,或许真有机会拿到天书。”

李威道:“能不能拿到天书还在其次,重要的是能不能将他们都控制住。”

王屋老人道:“看天意吧!”

李威听出王屋老人的话中充满了无奈,不禁笑道:“老七,你也不用这么悲观。这几天我感觉到天地间的威压正在变强,而进入雷池的闪电正在变弱,或许我们的机会就在近几天了。”

王屋老人闻言说道:“我也感觉到有些不对,但此处的禁制,每十年才能积攒出打开门的闪电,如今都被聂远吸收,短短几天的闪电积蓄,恐怕打不开门。”

李威道:“不管如何,我们都要抓住每一丝机会,否则,你我回去都不好交代。”

王屋老人立刻想起了教主,心中顿时掠过一丝惧意。

天柱山禁制外,有两个人静静的站立着。

一个蒙面男子对身边的白衣人说道:“军师,已经一个多月了,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白衣人看着天柱山上空缓缓形成的云团,淡淡道:“用不了几天了。”

这两个人正是诸葛星和白衣男子,原来他们早就到了,却一直没有进入禁制。诸葛星似乎知道里面发生了变故,因此在等待,他在等待什么呢?

这一切都与聂远无关,那一日被雷电劈到身上的一刻起,聂远就昏了过去,但也只是对外界而言。

聂远的意识却清晰无比的感受到自身的变化,雷电及身的刹那,聂远只觉的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一道灼热无比的闪电迅速穿过了他的身体,从内部破坏了他的身体。

聂远想叫,却发不出声音来。

意识却清晰的感觉到了这股痛疼,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正当聂远的身体即将崩溃的时候,一道道寒冰法力从身体各个地方冒了出来。寒冰法力想要游走聂远的身体的时候,却被闪电之力所阻挠。

这时,聂远感到意识一阵模糊,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聂远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之内。

这个世界里,倒出是高耸无比的雪山,每座雪山之上缠绕着闪电。辽阔无比的天空之上,一朵朵白云漂浮着,白云之上是空白,没有任何色彩可言。

除此以外,聂远在这个世界没有身体,只有一道意识,这股意识可以在这个世界中随便游走,只要稍稍有个念头,便会立刻出现在任何地方,当真是如神仙一般,身随念动。

四十多天里,聂远逛遍了这个世界的所有角落,却惊讶的发现这个世界冰山的排布似乎如一个人体一样。

然而,聂远却的意识在到达边界的时候,却再也不能上前,人体之外,都是一片空白和虚无。就算想要向上去,也只能达到白玉之处。

终于,聂远明白了,此时,他的意识正在自己的身体之中。难怪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感觉到冰山中所蕴含的力量和自己的寒冰法力一样。

这闪电,正是雷池中进入聂远体内的闪电。

寒冰法力想要保护自己的身体,而闪电却阻止了寒冰法力。

除此以外,每当天空中有闪电击下的时候,聂远便有了和青云山迎日峰后山上那一次诡异的遭遇相通的感受。

有一丝丝的天地元力进入自己的体内,每当这些元力进入聂远的体内,聂远身体内部世界的天空之上便多出一朵白云来。

这些白云在空中飘荡,飘荡在雪山的上空时,便停了下来,慢慢的落到雪山之上,将闪电和雪山都包围起来。如此一来,雪山和闪电都安静下来,再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动作。

聂远发现这一点之后,欣喜异常,只要雪山和闪电不再以聂远的身体为战场,聂远便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逃出雷池。

每增加一朵白云,聂远便高兴几分。但聂远体内的雪山实在是太多了,而白云增加的速度却越来越慢,到如今,也只是聂远右手的雪山之上有了白云,还有胸膛、左手和双腿都没有。

聂远心中担心吕依云,却也只能慢慢等待着。

时间慢慢流失,今天是七七第四十九天,而聂远还是那么安静的浮在雷池内。

吕依云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

周灵武和龙炎真人也有些烦躁,若不是王屋老人告诉他们近几日就有变化,他们早就想离开这里了。

但王屋老人没告诉他们,此时,就算他们想离开这里,也没有这么简单。

第四十九日的中午,天柱山上空开始聚集起乌云,乌云笼罩了整个天柱山。

而在禁制之内,玄青子也感觉到了变化。

禁制之内的天空之上,乌云已经增加的十倍的厚度,巨大威压涌向了三人。

玄灵子面容憔悴,玄青子更加深沉,反而是玄空子斗志昂扬,看着在头顶不远处的乌云,眼中充满了斗志。

王屋老人几人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变化,都来到雷池旁边。

这时,禁制内的乌云忽然发生了变化,似是有无数条巨龙在乌云之内奔腾一样,乌云开始翻滚起来,忽然像潮水一样向着中间聚集而去。

不过一会,乌云便细形成了一道巨大的云柱,上细下粗,高速旋转着。

这一切虽然浩大无比,却偏偏没有一丝的声音。

同时,禁制之外的天空之上,乌云开始下降,下降的同时开始变小,最后变成了只有方圆百丈,静静的浮在天柱山的禁制之上。

乌云之内,只有不时闪烁的电光,才显示着这一块小小的乌云之内,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诸葛星开口道:“我们也该进去了。”

话音刚落,一道粗达一丈的白色闪电从乌云之内劈出,直奔天柱山禁制而去。

蒙面男子先是看到白色的闪电,然后才听到巨大的雷鸣声,这雷鸣声之大,竟然震的蒙面男子五官齐齐冒出了鲜血。

风云顿起,天地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