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九十七章 白驹过隙时光逝

花开花落,时光荏苒,三年的时间,不知发生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

在大化朝南方一个叫做宜城的地方,三年前城里的人莫名其妙的死了一万多人,半个城市像被碾压过一样,房屋荡然无存。

发生这件奇事之后,整个宜城被乌云遮住,半天之后方才消散。

乱世之中,死人本也无奇,但宜城地处偏僻,却遭这无妄之灾,痛苦和损失只有宜城的百姓自己承担。

彼时大化朝自顾不暇,根本不管宜城的诡异事件。倒是有大批的修真者盘桓在此,有高手能看出一些端倪,却三缄其口,没有随便乱说话。

如此一来,百姓间开始流传出天降惩罚,预示着大化朝已经走向了末路。

天下由此更加混乱,无数的农民起义军不断的冒出,官府更加明目张胆的和土匪勾结,完全不将朝廷放在眼里。

朝廷此时控制的地方除了京畿之地,也只剩下北边边防的几个地方。

南方赤眉军一家独大,已经占据了大化朝的半壁江山。北方除了红巾军之外,还有一股力量迅速崛起,控制了长白山一带的地方。

南疆之地赤眉军没有涉足,却也脱离了大化朝的控制,一个名为罗门教的教派和千毒门打的死去活来。

宜城的奇异事件之后,过了没有两个月,宜城旁边的天柱山上却生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

据当时的宜城百姓说,那一日开始还是晴空万里,但过了一会,天柱山的上空便乌云汇聚,云层压山,紧接着便是电闪雷鸣,最后一道粗大的闪电从云端降落,劈在了天柱山上。

惊天动地的声音传出了百里地,天柱山上大片的树木被横扫而起,甚至有的飞到宜城,将一栋房子砸的粉碎。

宜城内的百姓都认为天柱山上有妖孽惹怒了上天,因此上天派雷神来收拾妖孽。

经历了这两次诡异的事情,宜城的百姓人心惶惶,三年来不断有人搬离宜城。因此,此时的宜城已经如傍晚的夕阳,呈现出暮气沉沉的感觉。

宜城内现在最大的酒楼是宜人居,这个宜人居不是之前的宜人居了,据说重开宜人居的人是原先老板的侄子,为了不让宜人居就这样断送了,因此投钱重开。

宜人居只有两层,远远没有之前宜人居大。

物是人非,也不过如此。

但此时宜人居内却有一个宜人居的老顾客,虽然前宜人居的老板如果活着的话,会坚决不承认。

此人正是葛瞎子,但此时葛瞎子却坐在酒桌旁边,像一个真正的顾客一样喝着茶水。

“你听说了吗?官府出钱准备收拾天柱山上的妖孽了。”旁边一个食客说道。

“那个妖孽不是被雷劈死了吗?”另有一人问道。

“是啊,都说妖孽被雷劈死了,但这几年来,宜城不断有人消失,听说就是妖孽作祟。看来妖孽还活着,起初官府不肯管这个事,但宜城的人越来越少。官府再不管的话,等宜城的人都走光了,他就成了空头老爷了,因此才许下重金,聘请天师来捉拿妖孽。”

“那妖孽这么厉害,雷都劈不死,什么天师能捉得住?”

“这个咱就不知道了,不过官府还真找到一个人,据说这个人是个高手。”

“你见过这个人没有?”

“没有,不过希望这个人能有些真本事,近一年来,有二十多个天师上山捉妖,却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的。”

“唉,我看这里是没法待了,你有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

“当然,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走。因为舍不得宜人居的好酒,今天才来这里喝最后一次。”

“还是你英明,我也回去准备准备了。”说着那人连忙起身走了。

这时,只听一个人问道:“兄台见过那个妖孽长的什么样吗?”

之前说话那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看着自己,那人笑道:“我当然没见过,不过听说那个妖孽有着很长的头发,而且头发是白色的。”

少年道:“哦,谢谢兄台。”

那人道:“小兄弟对妖孽感兴趣?”

少年笑道:“略有兴趣。”

那人大量了少年几眼,道:“小兄弟你的爹娘呢,宜城很危险,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呆在这里?”

少年问道:“怎么?妖孽白天也会出来吗?”

那人道:“妖孽一般是在晚上出来,但这些日子白天也开始出来了。我劝小兄弟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

少年道:“无妨。”

那人摇摇头,低头喝酒不再说话。

这时,只听外面有人惊呼道:“妖孽来了,妖孽来了。”

之前说话的人手一哆嗦,酒杯竟然掉了下来。

葛瞎子低声叹了一口气。

而少年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

小二这才发现少年已经不见,叫道:“他人呢?”

葛瞎子道:“早走了。”

小二跺脚道:“哎呀,又一个白吃白喝的。”

葛瞎子道:“他已经把钱给你了。”

小二气道:“给你钱了没给我钱。“

葛瞎子没说话,抬起手一指。

小二顺着葛瞎子的手看去,只见柜台之上摆着方方正正的一锭银子。

小二呆呆的看着银子,才想起葛瞎子是个瞎子怎么会看到的,回过头时,葛瞎子却已经不在了。

小二再次回过头,只见柜台上又多了一块碎银子。

此时,葛瞎子已经站在了大街上,脸朝着天柱山的方向,喃喃道:“三年了,我以为你算的卦肯定不会应验了,没想到还是被你算中了。”

“不过。”葛瞎子脸上显出了一丝倔强:“还有一卦,我看看会不会真的出现。”

少年离开宜人居之后,立刻感受到一个人正在高速的运动着,此人手中还拎着一个人,但这个人已经没有了生机。

也不见少年有什么动作,便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来到了宜城外面。

只见前面一个白发怪人正向天柱山奔跑,虽然手中拎着一个人,但速度依然非常快。

少年紧紧跟着白发怪人,竟然不落分毫。

白发怪人显然十分警觉,不是回头看看,每当这时,少年就停下来,奇怪的是白发怪人竟像是没有看到少年一样,略微回头边又向前跑去。

如此一跑一追,不过一会,便来到了天柱山禁制所在的地方。

只见此地已经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地面显示着当时闪电的威力。

少年饶有兴趣的走上前去,这次少年没有再隐藏身形,从容的从白发怪人身边走了过去。

白发怪人这才发觉少年,立刻叫道:“你是谁?”

少年也不回答,背对着白发怪人,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天劫有没有这等威力。”说完这句话,少年才回过头,仔细打量着白发怪人。

白发怪人已经将手中的人抛到了地上,此人显然已经死去多时,脸色苍白,脖子上有两道牙印,体内的鲜血已经被吸个精光。

“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少年开口了。

白发怪人盯着少年,再次问道:“你是谁?”

少年仍然不答,而是问道:“魔主的反噬没有人能够抵抗,你是怎么做到的?”

听到魔主二字,白发怪人的表情忽然放松下来,道:“终于还是找来了。”

少年笑道:“大长老,你最近的日子过得不错啊!”

白发怪人道:“你是谁?我在教中从来没见过你。”

少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躲过了魔主的反噬。”

白发怪人道:“我不知道,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却没有死成。”

少年道:“那你为何吸食鲜血?你这个级别,应该不用喝人的鲜血吧!”

白发怪人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最开始还好,只喝动物的血便可以。但到了后来,除了人的鲜血,什么血都不管用。”

少年道:“你先在嗜血?”

白发怪人道:“是的,我控制不了自己。”

少年道:“你随我回去,魔主大人想亲自见见你。”

白发怪人用奇怪的语调道:“我可以见魔主。”

少年点点头,不理会白发怪人的反应,而是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白发怪人道:“这里有禁制,他们进入禁制寻找天书。”

少年道:“天书?”

白发怪人道:“不错。”当下便把王屋老人寻找天书的事情说了一遍。

此人正是罗门教的大长老,他逃离之后,一直没有离开,仍然留在了天柱山。

“不过,”大长老说道:“王屋当初告诉我只是借这个禁制收服一些人,并说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天书,一切都是他打出的幌子。”

“没有天书能引发这么大的天劫吗?”少年问道。

大长老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可能里面发生了什么变故。就算真的有天书,我相信王屋也不知道,否则他不会把这个消息说出来。”

少年道:“既然你有所怀疑,为什么不报告。”

大长老沉默不语。

少年道:“如果真的有天书,你如果报告了的话,就算你躲过了魔主的反噬,魔主也不会怪罪于你。没想到你惊人痴心妄想,你以为你能躲过魔主吗?”说玩笑了起来,又加了一句:“真是笑话。”

正在这时,一道白色的光华从天柱山上直冲天际,一个人影出现在半空之中。

少年看向了半空中的人,脸色微微严肃起来。

宜城之内,葛瞎子满脸颓废,喃喃道:“他还是出来了,又被你算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