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一百零四章 幽夜冷月照无眠

来人只是扫了无天等人一眼,随即把目光转向了聂远,眼神中有些激动。

聂远向前一步,道:“师祖!”

此人正是玄空子,没想到正好此时出关。听了聂远的话,玄空子点头道:“没事就好,依云呢?”

聂远脸上一黯,道:“她去了。”

玄空子心中叹了一口气,转头对玄青子道:“掌门师兄,这里交给我吧!”

玄青子点点头,此时,以玄青子的修为已经完全看不透玄空子了。

直到这时,玄空子才转过身,看着无天道:“少族长。”

无天眼中闪过精芒,道:“玄空子!”

玄空子笑道:“你从那么远的地方跑过来,不会是为了看看贫道吧!”

无天道:“说笑了,虽然主要不是为了你,但我还是向见识一下你的修为这些年有没有张紧”说完也不见无天有什么动作,气势突然间变得强大无比。

这股气势不同于聂远和玄冥子打斗时的气势,这是一股强大到让人战栗的气势,无天身后的妖族之人纷纷颤栗不已。

少女皱了皱眉头,但却没有说话。反而紫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只见无天伸手向玄空子抓去,刹那间天地变色,只见空中幻化出一只巨大的兽爪,挟带着无匹的威势飞向了玄空子。

广场之上狂风顿起,修为稍低的青云门弟子看到这个兽爪,立刻大惊失色,禁不住向后退去。

此时天地昏暗,似乎在一瞬间就要有风暴袭来。

这时,玄空子出手了,只见玄空子抽出玄空剑,对着兽爪斜劈出去,像是一道闪电划破黑暗的天空一样。玄空剑上发出一道亮丽的光芒,划过了兽爪,划过了天机,直到无限远的地方。

天地间响起了连绵不断的雷鸣声,兽爪依旧罩向了玄空子,但随着前进,兽爪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消散着。等兽爪碰到玄空子的时候,威力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如一阵清风一样拂过玄空子。

霎时间风停云散,天空又恢复了晴朗。适才天气的变化,仿佛是一个短暂的幻觉一样。

无天缓缓收回了右手,转身飞到了空中,只留下声音响彻在青云山上:“三日后妖族无条件撤走。”

众妖族也跟随而去,只有紫衣在临走的时候,回过头看了聂远一眼,眼神中蕴含着笑意。

眼见妖族离去,玄冥子有些愕然,道:“他们就这样退了?”

玄空子淡淡道:“没这么简单!”

玄青子问道:“师弟有什么发现?”

玄空子道:“他们改变了五彩大阵,青云山的灵气正在慢慢变得稀薄。”

听了玄空子的话,众人脸上顿时变色。如果青云山上没有了灵气,势必动摇青云门千年的根基,此事严重异常。

玄冥子皱眉道:“我怎么没有感觉到灵气的变化?”

玄空子道:“他们不是在抽取灵气,而是在改变地下的灵根,我感觉到灵根的灵力正大量的泄出,因此才停止了闭关。”

玄青子道:“此事有多长时间了?”

玄空子道:已有半个月之久。”

玄青子道:“看来再有三天时间,他们就能破坏灵根。”

玄空子点点头,道:“不错,无天提出三天的时间,正是为此。”

玄青子道:“各峰通知下去,召集修为达到藏经阁三层以上的弟子,准备对妖族发动进攻。此战关系到青云门的生死存亡,你们下去速度准备吧!”

众人闻言各自下去准备,玄青子看了一眼聂远,转身对玄空子道:“我去看一下师叔,你们好好聊聊。”

“掌门师兄!”玄空子忽然叫住了玄青子。

“什么事?”玄青子问道。

“你现在还是不要打扰师叔为好。”玄空子道。

“为何?”玄青子不解道。

“我感觉到师傅就要飞升了。”玄空子道。

“什么!”玄青子先是感到震惊,接着眼中涌出狂喜。

“天地之间的元力有异动,或许就在这几天。”玄空子接着道。

玄青子沉思道:“也好!”凌空而起,也不知道去哪了。

广场之上只剩下玄空子和聂远,墨玉想要留下,却被凌菲带走了。

玄空子对聂远道:“走吧!回落霞峰,我们好好淡淡。”

聂远点点头,跟着玄空子向落霞峰飞去,而那条白蛇,则飞到了聂远的肩膀上。白蛇似是对聂远非常亲近,因此聂远也便随它去了。

来到落霞峰的主殿,玄空子挥手屏退服侍的小道人,并示意聂远坐下。

玄空子凭空拿出了茶壶茶杯,放入茶叶,倒入清水。右手一拂,便有一道火焰凭空出现,慢慢的煮茶。

聂远静静地看着,玄空子此时每一个动作都显得自然无比,举手投足间动作充满了玄奥的感觉。

聂远开口道:“恭喜师祖修为大进。”

玄空子微微一笑,道:“还记得天柱山禁制内那个瓷瓶吗?那是一个飞升的大修留下的丹药,我和守山师叔一人一颗,另一颗给了红巾军的周灵武。吃下丹药之后,我和守山师叔分别开始闭关,这一闭关就是三年。”

这时,从茶壶中飘出微微的茶香。

玄空子问道:“你这些年怎么过的?”

聂远道:“我哪里都没去,一直在岩浆海上的一座宫殿里。”

玄空一点也不意外,淡淡道:“这么说你得到天书了。”

聂远点点头,道:“我在里面感觉只有几天的时间,没想到一晃三年过去了,等我出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玄空子道:“你也别太悲观了,或许云儿没有死。”

这几天来,聂远一直听到说吕依云没有死的话,此时从玄空子口中说出来,聂远却仍旧心跳有些加快。

玄空子接着道:“一千年来,你知道青云环为什么没有丢失吗?因为青云环和青云门之间有特殊的联系,如果持有青云环的人死亡,过不多久,青云门便可以感觉到青云环的信息,从而将青云环找回来。但三年来,我们一直没有感觉到青云环的信息。”

聂远有些激动的说道:“师祖说的可是真的?”

玄空子点点头。

此时,茶水已经沸腾,浓郁的茶香弥漫开来。

玄空子拿起茶壶,将沸腾的茶水倒掉,再次加入清水煮了起来。

“就算云儿出事了。”玄空子接着道:“事情也并非不可挽回,青云环一直没有发回信息,说明事情还有转机,只要云儿的身体能保存住,再找到还魂草,云儿也未必不能复活。”

聂远道:“还魂草?”

玄空子点头道:“不错,还魂草是天地宝物的一种,但却没有人知道它生长在哪里,也没有人见过它长的什么样。”

这时,聂远肩膀上的白蛇忽然嘶嘶叫了起来,聂远用手抚摸了一下白蛇,白蛇顿时安静下来。

玄空子笑道:“你和这白蛇也算有缘,就让它跟着你吧!”

白色似是听懂了玄空子的话,看着聂远的眼睛里仿佛有期盼一样。

聂远笑道:“有你陪着也好!”

白蛇见聂远答应,顿时用头蹭了蹭聂远的脸。

这时,茶水再次沸腾起来,玄空子收了火,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

水汽氤氲间,只听玄空子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聂远闻言有些愕然,叫道:“师祖!”

玄空子打断道:“先喝茶。”

聂远只得喝了一口茶,茶水入口,一阵茶香立刻弥漫在口中。虽然是沸水,但却不让人觉得烫,喝下去之后,反而通体舒畅。

只听玄空子道:“你心挂云儿,留在这里也起不了大作用,还是去忙你的事吧!”

适才听了玄空子的话,聂远确实恨不得插翅南飞,飞到天柱山寻找吕依云。听玄空子这么说,聂远也说道:“我今天就走!”

玄空子笑道:“万事小心!记住,一饮一啄间,自有天定,凡事不用太刻意了。”

聂远道:“是!”

辞别玄空子,聂远回到了迎日峰,准备和凌菲墨玉道别之后就离开。

来到凌菲大殿的时候,却只有凌菲在,墨玉却不知道去哪了。

聂远跟凌菲说明了情况,凌菲笑道:“本想留你多住几天,我给你多做几个好菜,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聂远心中莫名的一酸,道:“凌师叔!”

凌菲道:“没事,我等着你们一块回来。”

聂远重重的点点头,道:“凌师叔小心!”说罢凌空而去。

身后传来凌菲得嘱托声:“万事小心!”

聂远向着迎日峰的后山飞去,临走之前,他还要去青云池一趟。

飞到后山之上,却看到墨玉坐在后山的悬崖上。

聂远落了下来,道:“小师叔,干什么呢?”

墨玉回过头,看到是聂远,脸上涌起了喜悦,道:“你怎么来了?”

聂远道:“我来向你道别的。”

墨玉闻言脸上一阵黯然,久久才问道:“你这就走吗?”

聂远点头道:“我必须得走了。”

墨玉问道:“是去找依云姐吗?”

聂远道:“不错,玄空子师祖说,依云可能没事。”

墨玉接着问道:“你是不是喜欢依云姐?”

聂远道:“是的。”

墨玉忽然一笑,道:“依云姐人很好,要不你带着我去吧!”

聂远笑道:“这怎么行呢?太危险了。”

墨玉回过头去,久久没有说话。

气氛有些尴尬,聂远叫道:“小师叔。”

只听墨玉幽幽道:“聂远,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约定!什么约定?”聂远脱口道。

墨玉道:“没什么!”说着回过头,笑道:“你快去吧!找到依云姐,记得回来看我。”

聂远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墨玉清秀的脸上一派天真的微笑,聂远也只好按下心中的疑虑,道:“小师叔,你小心些。”

墨玉点点头,聂远这才起身向着青云池飞去。

直到看不到聂远的背影,墨玉才收回目光,将头枕在膝盖上,喃喃道:“他都不记得约定了,你还想着以后去找他。墨玉,你怎么这么傻?”

只见墨玉的眼中流出两滴泪水,接着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了下来。

山风轻拂,墨玉独坐在山崖之上,显得孤独异常。

时间轻轻的流过,甚至青云门的弟子开始集合墨玉也不知道。只见一轮幽月挂在天山,冷冷的看着世间的悲欢离合。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只听一人叫道:“墨玉!墨玉!”声音中有几分焦急。

墨玉动了一动,却没有回答。

只见一个身穿道袍的汉子走到墨玉身边,道:“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才找到。咦,你哭了。”

墨玉偏过头去,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来人道:“掌门已经安排进攻妖族的事宜了,我没看到你,所以过来看看。”

墨玉道:“我没事,我们快去吧!”说完站起身来,向回走去。

来人道:“墨玉,你真的没事吗?”

墨玉闻言回过头,道:“阿牛,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叫我小师叔。”

只见阿牛挠了挠头,道:“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