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一百零七章 往事如水心间流(上)

两人抬头望去,只见呜呜糟糟的一群人沿着山道走了过来。

这些人看到两人明显的一怔,其中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走上前来,打量着两人,开口问道:“你们是谁?为何没遵守约定就私自前来寻宝?”

聂远懒得理会这这些人,紫衣淡淡的问道:“你又是谁?”

老者听到紫衣的问话,脸上显出不悦,道:“老夫断刀门门主宋通明,你们到底是谁?”

紫衣道:“没听说过?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正在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黑衣中年男子,指着两人道:“门主,就是这两个人杀了少主。”

紫衣凝目望去,此人正是在宜人居内逃走的那个人。

聂远听了这话,道:“什么少主?我们没听说过,这里没有什么宝物,你们走吧!”

宋通明面沉如水,问道:“少山到底是不是你们杀的?”

聂远道:“我说过了,不是。”

紫衣却忽然笑道:“你们的少主可是身穿白衣,背负长剑的一个年轻公子?”

聂远听了紫衣的话一愣,不知道她为何知道的这么详细。

中年男子道:“你别装了,我明明看到是你用鞭子绞下了少主的头。”

紫衣道:“不错,人是我杀的。”

聂远低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紫衣道:“这事跟你没关系。”

宋通明道:“今日是我三门四派寻找宝物的日子,本不该把私人恩怨牵扯进来。但你们两人出现在这里,我也不能放你们走了。阿洛,你上去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阿洛正是黑衣男子的名字,听到宋通明的话,阿洛却没有应声上前,而是说道:“门主,这个女子修为很高。”

宋通明眉头一皱,道:“她此刻法力枯竭,你尽管上。”

阿洛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摆了个防守的姿势。

紫衣看着阿洛,笑道:“怎么?没胆量上吗?”

当着这么多江湖朋友的面,受紫衣话语一激,阿洛暗中一咬牙,飞身攻向了紫衣,心中默默祈祷宋通明的话说的没错。

紫衣轻松的躲开了阿洛的攻击,聂远一看阿洛的修为,便知道阿洛不是紫衣的对手,便退向了一边。

宋通明见聂远没有出手,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因为他也看不透聂远的修为。

阿洛开始还留着后手,防备紫衣的反击,但攻击了良久,却见紫衣只是一一味躲避,并不还手。胆子渐渐打了起来,知道门主说的没错,紫衣体内已经没有多少法力了。

阿洛也是三阶武者的修为,一旦放手施展,威势也是惊人。只见他的掌法大开大合,每一掌打出去,必定卷起一阵狂风。

紫衣如同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聂远眉头微皱,不明白紫衣为何还和阿洛纠缠。

正在这时,阿洛大吼一声,只见他双掌闪电击出,前一掌不待击实,后一掌便即跟上,如此一来,掌风相叠,威力大增。

阿洛的双掌还没近身,紫衣的身上的衣服便被吹的猎猎作响。

说时迟那时快,阿洛的双掌就要打在紫衣的身上,紫衣的身体凌空而起,向一边闪去,眼见就要躲了开来,紫衣的身体却突然落了下来。

聂远大惊,身形一闪,就要上去救紫衣。

但一直注意他的宋通明此时也动了起来,没想到宋通明武功很高,一动之见,便来到了聂远和紫衣之间,挡住了聂远的路。

聂远随手就是一掌拍出去,宋通明双掌迎了上去。

这时,只听一声惨叫,只见阿洛的身体向岩浆海跌落而去。

“门主,救我!”阿洛惨叫道。

宋通明大惊,不知必胜的阿洛为何会被打出去,虽然他有心想救,但为时已晚,眼见阿洛就要被岩浆吞没。

却见聂远虚空一抓,抓住了阿洛,将他抛在了地上。

此时聂远扶着紫衣,紫衣虽然没有被击中,但被剧烈的掌风一击,却仍然受了伤。

“你没有法力了,为什么不跟我说。”聂远责备道。

紫衣微微一笑,道:“反正你要老死在这里,我哪敢再打扰你。”

宋通明至今还没想明白,聂远是如何绕过自己的,明明向自己攻来,人却到了自己的背后。

聂远看着宋通明,淡淡道:“你们走吧!这里没有什么宝物。”

来人见聂远修为高强,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来人走在悬崖边的小道上,因为蒸汽弥漫,看不到底下的岩浆。此时看到前面一个无边无际的岩浆海,心中早就有了惧意。在这里寻宝,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只怕尸骨无存。

此时又看到聂远出来阻拦,一些人寻宝的意志已经动摇了。

宋通明见情况不妙,立刻喝道:“摆阵!”

只见数五个黑衣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将两人团团围住。此阵正是断刀门的绝技,名为五虎断魂阵,就算修为比他们稍高的人,只要被此阵围住,到最后也是饮恨收场。

只见五个黑衣人中,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断刀,阵势一成,立刻便有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紫衣道:“你不用管我!”

聂远淡淡道:“我不会让你受伤的。”这是聂远的心里话,从吕依云死后,聂远一直在自责,自责自己的修为什么不更高些,这样一来,也不会受制于千魂真人,吕依云也不必死了。

不会再让自己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受伤,这是聂远给自己立下的无声的誓言。

宋通明道:“上!”

只见围住两人的其中一个黑衣人挥刀向聂远砍去,其他四个人随即动了起来,五把明晃晃的断刀都挥向了聂远。

聂远身形一动,朝着最先攻来的黑衣人挥掌而去。

这个黑衣人却把断刀扔向了聂远,身体向后退去,聂远正要追击上去,但其他四把断刀已经来到了身边。

聂远在一瞬间看破了四把刀的攻击顺序,在间不容发之际快速一动身形,躲开了攻击。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此时,之前黑衣人扔出的断刀才来到聂远头顶上,聂远正准备伸手抓住断刀。

断刀却突然变成了一只黑色的怪物,张着大口向聂远咬来。

聂远心念微动,手上电光闪动,一道闪电击中了黑色的怪物。黑色怪物惨叫一声,向后退去,黑衣人借机抓住怪物,怪物却重新变成了断刀。

这时,紫衣淡淡道:“这个阵有些意思。”

聂远没有说话,右手之上却幻化出一柄长剑。

宋通明叫道:“杀死他们!”

只见五个黑衣人手中的断刀重新换成黑色的怪物,同时黑衣人纷纷向后退去,五个怪物咆哮着向聂远冲去。

“转!”宋通明再次喊道。

五个人手中握着怪物的尾巴,围着聂远快速转了起来。

随着五个人的转动,怪物的身体也偏斜起来。正在这时,五个黑衣人的身体一动有的加快,有的变慢,有的上前,有的后退,怪物的身体交织在了一起,最后形成了一张大网,将两人围在其中。

五个人重新站立不动,各自指挥着怪物向聂远攻去。

聂远身形闪动,瞬间集中了五个怪物的头颅,但怪物就像是虚影一样,剑劈了进去却没有造成伤害。反而是剑上蕴含的闪电让怪物惨叫不已。

只见闪电沿着怪物的身体游走,但此时怪物的身体不知绕了多少圈,拐了多少弯。黑色的网上闪电窜动,还没传到五个黑衣人身上,边即消失不见,但五个怪物也退了开来。

聂远眉头一皱,忽然对紫衣说道:“你抱紧我!”

紫衣一愣,却依言抱住了聂远。

聂远轻轻喝道:“移形换位!”

在宋通明的眼皮子底下,聂远二人忽然消失不见。

正在这时,五虎断魂阵剧烈震动起来,却没有被破掉。而聂远又重新出现在原地,只见聂远的脸色有些发白。

适才他使用移形换位,却忽然遇到了阻碍,这种空间的瞬间移动,连聂远也不是很明白,但反震之力却非常大,聂远的气血一阵翻腾。

紫衣松开了抱着聂远的手,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原来他真是你的师傅!”

聂远问道:“什么?”

紫衣笑道:“没什么!”

宋通明不知道聂远刚才使用的什么招数,但怕时间愈久对自己愈不利,因此喝道:“使用最后一招!”

五个黑衣人闻言齐齐向前走去,整个怪物编制的网更加紧密。

这时,只见五只怪物齐齐向天窜去,直窜了十丈高。其中一只怪物率先向聂远扑来。其他四只怪物也开始向下,但却不是扑向聂远,而是缠绕在最开始那只怪物身上,最后五只怪物融合在一起,只见一个巨大的头颅长着张宽的嘴咬向了聂远。

但聂远却没有动作,似在思考什么。

紫衣也不着急,笑道:“你再不出手,我们就要被吃掉了。”

这时,聂远动了,只见他将手伸进怀里,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任凭怪物将两人吃紧了嘴里。

宋通明脸上显出一阵喜色,但正在这时,只听怪物一阵嘶吼,咆哮着飞到了空中。只见怪物的口中符纸正在燃烧,渐渐的整个怪物的头颅也燃烧起来,巨大的头颅分散出之前的五个怪物,每个怪物都在燃烧,不过片刻,由怪物交织而成的黑网便燃烧殆尽

五个黑衣人手中仍旧握着五把断刀,但此时断刀已经黯然无光。

紫衣好奇的问道:“你刚才使的什么招数。”

聂远淡淡道:“辟邪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