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仙居地温柔乡

聂远看到这番奇景,也恍惚间觉得前面就是神仙之地。其他人也深深的被迷住,眼睛中射出兴奋沉醉的目光。

樊勇一说话,让聂远清醒过来,转头除了看到众人着迷的样子,还看到了紫衣的笑脸。

聂远脸一红,问道:“你没被吸引吗?”

紫衣低声道:“小新些,别被这些幻象迷住了。”

聂远惊讶道:“幻象?”

紫衣点点头,道:“他们怎么可能真的是神仙呢?”

这时,一个士兵踉踉跄跄的向着玉阶走去,踏上了玉阶之上,这个士兵狂喊道:“我要成仙,我要成仙!”

众人被士兵的喊声惊醒,樊勇见此脸色巨变,道:“你给我回来!”

但这个士兵已经完全被迷住了,哪还听樊勇的话,正在这时,站在门口的人冷声喝道:“仙府岂容尔等随便乱闯。”说着抬手对着这个士兵一指,一道白色的光芒顿时笼罩了这个士兵。

只见这个士兵的身体像纸一样被撕裂开来,由大块变成小块,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仙府里面凶险异常。

只见樊勇拜倒道:“在下樊勇,特来此向元帅大人求武圣遗著。”

门口之人转身向里面走去,声音也随着传了出来:“你进来吧!”

樊勇大喜,叫道:“多谢元帅。”

樊勇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道:“走!”说完率先踏上了玉阶。

剩下的几个人互相看了几眼,没有一个人跟上去。

紫衣淡淡一笑,道:“我们走!”便和聂远跟在了樊勇身后。

两人上去之后,夺命真人和噬魂真人等才跟了上去。

来到两边站立的士兵中间,聂远感到他们的体内一股股强大的法力在涌动。这些士兵一个个目不斜视,眼睛中除了冷漠还是冷漠,看到聂远等人走过去,眼神竟然没有半分波动。

走过士兵,后面便是两排美丽异常的仙女,只见她们的皮肤晶莹洁白,没有表情的脸也美得让人窒息。

这时,紫衣忽然笑着对其中一个仙女道:“姐姐,你怎么称呼呀?”

这个女子闻言眼珠转动了一下,忽然对着紫衣眨了眨眼,紫衣神情顿时一愣,急急赶了上去。

聂远低声道:“她们是真的吧!”

紫衣道:“有些奇怪,进去看看再说。”

众人都进了门,忽然一个身穿宫装的美女走了过来,道:“诸位贵客,请往这里走。”说着当前领路而行。

这时,外面的仙女和士兵都走了进来,门缓缓的关了上来。聂远回头看去,门关上之后,立刻被一阵白雾掩盖,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宫装美女领着众人向前走,路上只见到处白雾弥漫,偶尔有白雾消散处,露出奇花朵朵,阵阵异香扑鼻而来。

这一路回廊婉转,踏桥过水,绕山凌云,终于来到了一座大殿面前,只见这座大殿高耸入云,竟不见其多高。两边绵延数里,也不知其多宽。

宫装美女停下脚步,道:“元帅在里面等着你们。”说完娉婷而去。

众人走到大殿门前,樊勇伸手推开大殿之门,只闻一阵仙乐飘飘,正从大殿里面传了出来。

走进大殿里面,只见大殿的空间十分巨大,里面人影憧憧,欢声笑语不绝。

一个侍者看到众人走了过来,走上前道:“诸位这这边请。”说完带着众人来到席间,没人前面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甜点水果,有些水果,聂远竟然都没有见过。

众人坐好之后,有侍女给众人倒上酒,酒香扑鼻,让人闻之垂涎欲滴。

这时,乐音忽然消失,只听大殿深处一个声音说道:“贺喜元帅,今日又招来得力手下,元帅的霸业必将更加辉煌。”

一个声音哈哈大笑道:“只要尔等跟着我,必有享用不尽的融化富贵。”听声音,正是适才的元帅。

“追随元帅,永世不变。”一大群人同时说道。

元帅道:“好!好!今日与诸位同饮此酒,共享此时,诸位一定要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有人同时说道。

这些人话音刚落,仙乐顿起,白雾散去,只见一个个美丽的女子身穿艳丽的衣服,香肩半露,走到了场中,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这些女子每一个都有着绝世的容颜,但此刻竟然有二十多个。

聂远心中有吕依云,尚不至于被吸引,紫衣是女子,自然不会迷失。但其他人双眼朦胧,显然已经被迷住了。特别是雷鸣,双眼紧紧盯着翩翩起舞的女子,毫不掩饰眼中的贪婪之欲。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道:“诸位不要光看舞蹈,多喝酒,元帅没有不喝酒的手下。”

众人闻言,已经有人端起了酒杯,雷鸣早已经一口饮尽

紫衣和聂远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的喝下去。

聂远向其他人看去,只见雷鸣和樊勇已经被迷住了,酒也不知道喝了几杯了,而夺命真人和噬魂真人也各自喝了一杯。李沧水虽然端起了酒杯,但却没有真的喝了下去。这一点让聂远有些惊讶,没想到他竟然没有迷失自己。

而莫冲只是端起酒杯浅唱了一口,而鬼道人根本连酒杯动也不动。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哈哈,这才对吗?谁的酒量越大,明天谁带的兵就越多。不喝酒的统统当小兵去,哈哈!”

声音从大殿深处传来,但深处白雾缭绕,根本看不见人影。

聂远轻声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紫衣道:“假的。”

聂远道:“但是这些酒和人却都是真的。”

紫衣道:“也是假的。”

聂远道:“你如何判断的?”

紫衣道:“不用判断,这些肯定是假的。你想想,此地越像神仙之地,危险就越大。这里处处透着诡异,一个武圣搞得跟天庭似的,反正我是不相信。”

聂远惊讶道:“你知道天庭什么样吗?”

紫衣笑道:“当然知道。”

聂远接着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紫衣道:“笨蛋,说书的都是这么说的。”

这时,鬼道人忽然站起身来,走到樊勇身边,道:“樊将军,别忘了你此行的目的。”

樊勇端起酒杯,斜乜了鬼道人一眼,道:“你是何人?竟然敢在元帅的宴席上随便走动。”说完就要喝酒。

鬼道人一把抓住樊勇手腕,道:“樊将军,别被这幻象迷惑了。”

樊勇挣脱鬼道人的手,道:“什么幻象,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说罢大口喝起酒来。

鬼道人见状说道:“得罪了。”说完,右手在空中虚画一符咒,只见一个人影缓缓出现在鬼道人面前,鬼道人喝道:“去!”

人影立刻扑向了樊勇,带起一阵阵阴气。

人影扑到樊勇身上立刻消失不见,樊勇手中的酒杯顿时跌落在地上,但樊勇却还没有醒过来。

鬼道人眉头一皱,双手结印,一阵阵阴风凭空而起,大殿里顿时肃杀了许多。

这时,只听之前那个声音喝道:“是谁如此大胆?在元帅面前施展妖术。”

鬼道人理也不理这个声音,只听鬼道人喝道:“百鬼夜行。”大殿内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很多。

正在举着酒杯的雷鸣等人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了迷茫。

但鬼道人的法术不仅仅影响了这边的人,只见跳舞的女子停了下来,所有的侍者也停了下来,他们的目光都转向了鬼道人,眼神中带着冰冷的杀意。

紫衣轻声道:“小心!”

聂远点点头。

这时,大殿深处的白雾散了开来,只见一个身穿铠甲的将军走了过来,他每走一步,一股无形的威压就增大一分,此人的气势竟然随着步伐一步一步的增长。

“你竟然使用如此邪恶的妖术,我替元帅杀了你。”将军说着话,拔出腰间的剑,双手握剑,慢慢跑动起来,最后举起剑向鬼道人劈来。

鬼道人身体轻轻向后一退,便躲了开来。

将军手中的剑立刻斜滑向鬼道人的胸腹,鬼道人再次后退一步,轻轻松松躲过了将军的攻击。

将军攻击了一会,却连鬼道人的身体都没有碰到。

聂远奇怪的说道:“此人武功怎么这么低。”

紫衣道:“我也有些奇怪。”

这时,只见将军停下手,转身对着大殿深处单膝跪了下来,只听将军说道:“元帅,属下功夫低微,不能为您手刃妖人,属下愧对元帅的栽培,请您另选他人,为元帅分忧。”说完,将军举起手中的剑,闪电般的刺入了自己的心脏。鲜血从剑口出汩汩流出,将军倒地而亡。

聂远和紫衣感到分为惊讶,没想到将军竟然自杀身亡。

这时,大殿深处响起了元帅的声音:“廖将军的性子还是如此急,你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你死了,我找谁做我的开路先锋。”说完,一道光芒从大殿深处射在廖将军的尸体上。

只见插在尸体上的剑缓缓的拔了出来,伤口也快速复原,廖将军忽然睁开了眼睛,立刻握住剑,爬起来单膝跪倒,道:“元帅,属下廖明,愿为元帅开路探敌。”

元帅道:“好,我今天就封你为本帅的开路先锋,你可不要让本帅希望。”

廖明道:“请元帅放心。”

元帅道:“好,为了证明你的能力,你现在给我把你身后的妖人杀了。”

廖明道:“属下得令。”说完,廖明站起身来,对鬼道人道:“妖人,纳命来。”说完再次举剑杀向了鬼道人。

紫衣和聂远仿佛是看戏一样,廖明死而复生,而且和元帅还说出了这么一番对白。

这时,鬼道人忽然说道:“两位抓紧叫醒其他人,我们处境危险了。”

聂远闻言道:“此话怎讲?”

鬼道人道:“我们已经落在了法阵当中,若不是杀死元帅,我们这些人将无一幸免,全部被困在这里。”

聂远道:“这是什么阵?”

鬼道人道:“永生大阵,被困此阵的人无生无死,没有轮回,永生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