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一百一十七章 欲拿遗物斩情根

聂远欲要搞清楚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便连忙朝着林鸣追去。以聂远的速度,很快便看到了林鸣和衣雪的背影,但正在这时,奇怪的情况发生了,聂远只觉得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一双看透世间一切的眼睛重新出现在聂远面前,聂远眨了眨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大殿之中,而林鸣元帅正看着自己。

聂远收回心神,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林鸣微微一笑,道:“你都看到了吧!我征战天下十余载,只要灭了郯城,便可天下大统,从此再无战争,老百姓也可以休养生息。但是,我却为了一个女人放过了郯城,将一世英名葬送。为将者,须得心无牵挂,无情便可无敌,你能做到吗?”

聂远疑惑道:“你放过了郯城,又赢得了美人归,岂不是两全其美。”

林鸣道:“天道有常,一饮一啄都是天定,当初放过郯城,才埋下今日的祸根。”说着林鸣叹了一口气。

聂远正要询问,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说不了话。这时,只听紫衣叫道:“聂远,快点杀死元帅!”但聂远又觉得恍惚起来,等他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异处了。

此处是一座大殿,到处是黄色的布幔,大殿内灯火通明,每个角落里都站着人。

这时,大殿深处有声音传来。

聂远心中一动,走到大殿深处,只见后面还有一道门,但这道门却是一道石门,若不是聂远,其他人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聂远欲伸手推开石门,但手却没入了石门之内。聂远苦笑了一下,径直走向了石门,穿过石门,里面是一间小室。一颗夜明珠将小室照的有如白昼,室内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林鸣,而另一个人却正身穿一身黄袍,黄袍之上绣着九爪神龙。

只听林鸣道:“皇上,此时郯城已经是囊中之物,希望皇上准许郯城投向。”

原来这人就是大化朝的开国皇帝,聂远仔细看去,只见此人年龄已经偏大,身上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脸上带着几分阴郁,但一双眼睛却隐含光芒,令人不敢小觑。

皇上道:“林鸣,你一生征战,只要攻下郯城,便可取得前无古人的成就。从此以后,大化朝的江山再也无忧,只差最后一步,你为何要放弃?就为了一个女子吗?”

林鸣道:“衣雪答应嫁给我,便只有这一个条件,希望皇上能够成全。”

皇上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林鸣沉默了一会,道:“我用我所有的东西换郯城的平安。”

皇上闻言,脸上也出现了几分波动,道:“值得吗?”

林鸣道:“臣心无怨。”

皇上道:“我答应你。”

林鸣叩首道:“谢皇上成全,我明日就交出元帅印。明天,臣就不来辞行了。”说完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皇上却忽然叫住了他,道:“林鸣,有生之年,我们还能相见吗?”

林鸣摇摇头,道:“太子不会想见到我的。”

皇上脸色一黯,道:“你去吧!”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侍卫的大叫:“有刺客,保护皇上。”

林鸣在瞬间来到皇上的身边,皇上苦涩的笑道:“没想到你要走了,我还得麻烦你保护我。”

林鸣沉声道:“臣现在还是大化朝的元帅,保护皇上是微臣的职责。”

皇上拍了拍林鸣的肩膀,道:“走,我们出去看看。”说完越过林鸣,径直朝外面走去。

林鸣似有话要说,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出了石门,一大堆侍卫立刻围了上来,皇上微微摆手,让他们让开,便和林鸣走出了大殿。

走出大殿,林鸣仰头看去,只见诸葛明站在半空中,正看着自己。

只听诸葛明冷笑道:“林鸣,今天我奈何不了你,但千年大劫之日,便是我灭大化朝之期。”

林鸣淡淡道:“即便你能活到千年,到时候,你也得不到天下。”

诸葛明仰天狂笑道:“千年后你不过是枯骨一堆,看谁能奈何得了我。到时候,我要杀尽天下苍生,一个都不留。”说完将手中扇子向下一挥,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林鸣身后的大殿已经化为一片废墟。

林鸣和皇上脸色不变,皇上淡淡道:“一介莽夫而已。”

诸葛明道:“一千年后,我会把你这句话告诉你的后代的,哈哈。”说完扬长而去。

皇上看着诸葛明离去的方向默然无语。

林鸣道:“皇上放心,即便千年以后臣不在了,一样可以制住他。”

皇上笑道:“我相信你,但我有一个要求。”

林鸣道:“皇上请说。”

皇上淡淡道:“挑选传人的时候,找一个无情之人。”说完踏步向前,没有再看林鸣一眼。

林鸣没有说话,望着皇上的离去。

第二天,林鸣果然交出了元帅打印,和衣雪悄悄地离开的京城,两人一路向东,来到了东海之滨。

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他很多的老部下,还有一批死忠于他的士兵。

林鸣依靠这些人,在葫芦岛上建立了仙府,就此住了进去。

等到仙府建成之日,聂远又感到了一阵恍惚。

等聂远醒过来的时候,只听紫衣叫道:“聂远,你在干什么?”

聂远回过头来,只见后面黑压压的一大片,却原来是大军已经来到了。

聂远重新回过头,看着元帅道:“你让我看到这些是为了什么?”

元帅道:“你能够出现在这里,说明千年大劫已经来临,我需要你去拯救天下苍生。”

聂远道:“凭我一人之力,根本做不到。”

元帅笑道:“你能的,你不沉迷酒色之物,不被外势欺压,只要再过了斩情关,便可得我兵法,到时候,一统天下,如探囊取物。”

聂远还待说什么,却被元帅阻止,只见元帅站起身来,走到台阶之前,看着下面的士兵道:“你们陪了我也有一千年了,现在该去转世投胎了。”

“元帅!”下面的人纷纷跪了下来。

元帅挥了挥手,聂远只觉得大殿之中一阵轻风拂过,底下的士兵就那么消失不见,不过一会,不但士兵一个不在,从聂远来的方向,大殿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快速消失着。

元帅拉起聂远的手,道:“我们走。”

不知为何,聂远竟然没有半分抵抗之力,被元帅拉着向后面走去,来到一个房间之内。房间之内只有一个水晶棺材,棺材之内,躺着的正是衣雪。棺材旁边,有一株花开的正艳,聂远感到花的周围,一阵阵灵气的波动。

元帅走到水晶棺旁边,爱怜的看着衣雪,用手抚摸着棺材道:“衣雪,我来陪你了。”

水晶棺内的衣雪已经苍老,但依稀可见当年的绝世容颜。

元帅对聂远道:“你到前边的房间去吧,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聂远却指着那朵花道:“这是聚灵花吗?”

元帅点点头,道:“此花你也可以摘走,不过得等一会。”元帅说完打开了水晶棺材,脱下了身上的盔甲,自己也躺了进去,对聂远道:“你摘掉聚灵花之后,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如果不能在半个时辰内走出仙府,你和你的同伴将被永久困于此地。”

聂远点点头,道:“哪你呢?”

元帅淡淡一笑,道:“我早已经是死人一个,如今等到你来,我也该去找衣雪了。”说完示意聂远盖上水晶棺材,而元帅微微侧了侧身,用手环住衣雪,将头埋在衣雪的颈间,嘴角含笑,闭上了眼睛。

将水晶棺盖上,聂远看着棺内的两人,微微叹了口气。

聂远看了看四周,并无其他门口。当下不再迟疑,聂远伸手将聚灵花摘了下来,刚摘下聚灵花,房间之内立刻发生了变化。

只见水晶棺缓缓的沉了下去,聂远想要伸手阻止,却已经太晚。水晶棺已经沉入了地面,聂远向下面一看,只见漆黑一片,却隐隐约约有水声传来。

这时,水晶棺空着的地方,迅速的被一道地板所覆盖。房间四面立刻出现了数到光芒,每到光芒闪过之后,便出现了一个小盒子,每个小盒子上贴着一个纸条。

聂远一一看去,只见有兵法、刀经、财富、灵丹等等。

聂远略一思索,便朝兵法走去,聂远撕去纸条,将盒子拿起,正要打开的时候,却听后面一个声音说道:“聂远!”

聂远闻言身体一震,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只见吕依云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依云!”聂远失声叫道。

吕依云看着聂远道:“聂远,我好想你,你知道吗?”

聂远浑身颤抖,一步一步走向了吕依云,喃喃道:“我也想你。”

当聂远走到吕依云身边的时候,吕依云忽然指着内院手中的盒子道:“你是来拿兵书的,不是来找我的,对吗?”

聂远一愣,道:“你不是在天柱山吗?怎么会在这里?”

吕依云一脸哀戚的说道:“回答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说着忽然拿出一把匕首,往自己的胸口插去。

聂远大叫:“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