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一百二十四章 聂远求医方丈岛(下)

聂远苦笑道:“怎么这么多药仙?”

李沧水道:“看来药仙不那么容易找,你想到什么好的法子没有?”

聂远道:“这么多假药仙,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辨别真的药仙。”

李沧水道:“我看这些假药仙都贪图奇珍异物,想必真的药仙也不能免俗。不然我们用奇珍异物把真药仙吸引出来?”

聂远沉吟道:“这个办法可以试一下。”

李沧水笑道:“看来我的假九头蛟龙内丹又可以起作用了。”

聂远道:“这次不用你的,看我的。”说完聂远凝神提气,开口道:“在下有不死草一株,药仙感兴趣否?”声音并不洪亮,但不管远近之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整个方丈岛在刹那间安静下来。

两人视线之内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两人,眼中有惊讶,有怀疑,但更多的目光中喊着怜悯。

聂远觉察到有些不对,小声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李沧水道:“应该没有,不过,你怎么敢说你有不死草,要知道不死草可是天下至宝,基本上属于传说中的东西。”

聂远道:“一般的东西药仙肯定不感兴趣,既然要找到药仙,不死草总比九头蛟龙的内丹有吸引力。”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谁说有不死草,拿出来看一下,否则欺骗药仙就是死罪!”

话音刚落,一个表情阴翳的男子出现在两人面前,此人打量着聂李二人,出声道:“你们俩有不死草?”

聂远点点头,道:“不错!”

男子道:“拿出来我看看。”

聂远道:“药仙呢?不见到药仙,我是不会拿出来的。”

男子冷笑道:“我先看看真假再说。”

聂远道:“你是何人?”

男子道:“我是何人,你去问阎王吧!”说完,右手突然挥出,抓向了聂远。

聂远没想到此人忽然出手,危急中身体向后退去,但仍然被男子把胸前的衣服抓破。

聂远心中大怒,在男子再次抓来的时候,右手闪电般挥出,欲要抓住男子的手腕。聂远的手甫碰到男子的手腕,便感觉到一阵阴凉传来,知道此人的手腕上有问题,因此身体再次后退,和男子拉开了距离。

男子并没有追击,狞笑道:“把不死草叫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聂远淡淡道:“你还没这个本事。”

男子突然伸出双手,只见他的双手五指指端锋利无比,颜色黝黑,还闪着幽光。这时,一边人群中一有人惊呼道:“幽冥鬼爪。”

男子大笑道:“不错,正是幽冥鬼爪,只要被幽冥鬼爪抓住,想超生都难。”说完身体一闪,再次向聂远扑去。

聂远这次站立不动,任男子抓向自己,一边的李沧水大惊,拔剑上前相助。但男子的幽冥鬼爪已经抓到了聂远,聂远仍旧微笑着,任幽冥鬼爪穿过了自己。

聂远没有受伤,幽冥鬼爪穿过了聂远的身体,就像穿过了空气一样,但聂远仍旧站在那里,男子大惊,想要后退。

但已经晚了,众人也不见聂远有何动作,男子惨叫着向后飞去,落在了五丈远的地方,只见男子双手弯曲,却已经被聂远废了。

反观聂远,却仍然站在原地。

李沧水也感到惊奇,道:“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聂远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

自聂远修习天书一来,聂远从来没有认真的研究过天书,但从天柱山出来之后,经历过几次战斗,聂远也渐渐把握住了天书的妙用。

其实天书并不是具体的功法秘籍,而讲的是修真的道理,就像一个走了很远的人,告诉聂远这一条路在这一段上应该怎样走才是最有效有迅捷的办法一样。功法秘籍,运用之道,存乎一心。

聂远因机缘巧合,体内有少量的天地元力,才能承受得住雷池的洗礼和天书的传授。聂远体内的天地元力越精纯,聂远对天书的体会就越多,对天书的挖掘也就越深入。可以说,聂远的修行和大多数修真者都不一样,他不是按部就班的修习功法,增加修为。

只要聂远的天地元力有增加,聂远自然而然的就可以体会到当前他的修为如何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没有具体的招式,这也正是天书的妙处,别人修的是具体的道,而聂远修的是大道。

男子的修为并不算出众,但幽冥鬼爪确实难缠,被其抓伤一下,不死也得丢半条命。因此,除非修为高出男子太多,没有几个人愿意和他为敌。现在被聂远废了双爪,只怕命不久矣,不知有多少人觊觎他的幽冥鬼爪。

男子也知道当前自身难保,不禁叫道:“他身上有不死草,是药仙所列天下十大奇珍之一,只要献给药仙,药仙就可以放我们走,我们再也不用憋屈在方丈岛了。我段青今日虽死,却也不用受那无穷无尽的折磨了,你们就在方丈岛上苟延残喘吧!哈哈哈!”

聂李二人听不懂段青在说什么,但也感觉到周围之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

这时,一个人喊道:“他说得对,想当年我们叱咤风云,也是响当当的汉子,现在落得生不如死,还不如拼一把!”此言一出,立刻引得不少人的呼应。

聂远凝目看去,只见此人正是两人初来方丈岛碰到的那个中年汉子。

李沧水开口道:“你们是什么意思?”

中年汉子向前一步,抱拳道:“在下李孟然,我们这些人都是被药仙困在方丈岛上的,要想脱困,只有寄希望于你们身上的不死草了。”

李沧水诧异道:“药仙为何困住你们?”

李梦然道:“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我们大多数被困在岛上十几年了,只要找到天下十大奇珍之一才能被放离方丈岛,还请两位发发善心。”

李沧水不为所动,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李梦人冷哼道:“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时,一个人大声叫道:“李梦然,你好意思向人家求不死草,怎么不好意思把你以前做的事说出来。”

聂远和李沧水转目看去,这次说话的人,却正是第一个假药仙。

李梦然闻言大怒,道:“牛头,你不过是个死骗子,我的事情你少管。你想拍药仙的屁股,别耽误我们的前程。”

牛头冷哼道:“我不耽搁你的远大前程,你可要走快些,孟婆都等不及了。”

李梦然不理会牛头,对聂远二人道:“你们到底交不交。”

聂远淡淡道:“恕难从命。”

李梦然道:“那就得罪了。”说完右脚向前踏出一步,做出了攻击的准备。

同时有十几个人围了过来,而且后面越来越多的人赶了过来,有的人看热闹,但也有人想得到聂远的不死草。

不过片刻,就有四五十人将两人围住。

听适才两人说话,恐怕这些人之前都是些恶徒,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药仙困在岛上,并企且药仙提出了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才答应放他们离开。

聂远知道这些人苦熬了十几年,终于看到了希望,万万不可大意,也不能心慈手软。否则,只怕站在一旁围观的人也会加入进来。

想到这一层,聂远道:“李兄,貌似我们惹麻烦了,你怕不怕。”

李沧水失笑道:“锁魂阵都不怕,害怕他们这些老东西。”

聂远哈哈大笑,道:“好!那就让我们杀过去,我可没有时间跟他们耗。”

这时,李梦然第一个发动了攻击,紧接着四五个人也攻向了两人,隔得远的人掏出了法宝,各色法宝齐齐齐飞向了二人。

一边的牛头长叹一声,道:“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热闹可以看了。”声音充满了苍凉的感觉。

李沧水手中的长剑不断闪动,将攻来的法宝一一挡住,而聂远伸出双手,平开手掌,一个手掌中形成了一团冰焰,一个手中形成了雷电团。

聂远将两者合在一起,右手一挥,一道白色的冰焰如一条长鞭飞向了众人,冰焰之中闪烁着闪电,碰到之人无不手脚麻木,被冰焰一冻,纷纷被冻成了冰雕。

这还是聂远手下留情,否则以他体内寒冰法力的威力,完全可以将这些人化为齑粉。

但围攻的人远不止最开始的四五十个人,很多人都远远的将法宝扔了出去,想投机取巧,这样一来,参与围攻的只怕不下百人。

但聂远看得分明,一个也不放过,就这么一路向前走去,身后留下了一座座冰雕,路上,房顶上,煞是奇观异景。

看得牛头直呼过瘾。

这时,在街道尽头的一座楼上,一个身穿黑衣,下巴上留着黑须的老人眼看着这一切发生,直到聂远和李沧水面前没有多少人的时候,才开口道:“该阻止他们了。”话音刚落,身体边即消失不见。

聂远顿时生出警觉,抬头向前,只见一个巨大的拳头凭空出现,直接击向两人。

聂远将冰焰收回,缩成一团,迎拳而上。

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以聂远为中心方圆百丈的地方全部被冰霜覆盖,海风吹来,纷纷化成了碎片。

聂远看着黑衣老人,问道:“你是何人?”

黑衣老人将拳收在身后,淡淡道:“方丈岛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