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东妖族南下大潮

相对于修真界,妖族更不为大化朝治下百姓速熟知。

其实,妖族是很早就存在的一个种族,远比大化朝要古老的多。妖族是全天下成妖成精之花草树木、虫鱼鸟兽的圣地,来到妖族,就算是找到了大本营。

况且,位于极西之地的妖族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已经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体系,对于妖族的修炼,更是有数不清的好处。

但相对于中原腹地的锦绣山河,妖族所处的极西之地毕竟显得贫乏,灵气不足。因此,妖族对于灵气的渴求使得他们总是对中原腹地念念不忘。

万年以来,妖族极力想占有中原,但人类的修真者岂会同意,于是,妖族和人族之间的战争从未停止过。

在妖族最鼎盛的时候,曾经占领过中原腹地,然而,时间不久,他们就会被人族赶出去。万年以来,妖族从来没有长时间在中原腹地待过,究其原因,这与人妖两族修炼的方式不同有关系。

万物有灵,但不得不说,人类占有了很大的优势。人类的智慧使得他们在修真的道路上更加方便,传承的存在使得人类很轻易便可以培养出具有一定修为的弟子。

而妖族便不同,他们之中不但要看种族,而且妖族的修炼异常困难,如果是特殊的种族,还会有种族的传承,他们是妖族内部天生的王者,但这样的种族毕竟是少数。对于普通的妖族成员,不但要经历各种复杂的环境,还要不断吸食天地间的灵气,方能开启智慧,化为人形。再经过吸食灵气的巩固,才能化出自己的神通。直到此时,才算是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然后便是漫天寻找天地灵物,以达到快速增强修为的目的。

因此,凡是化为妖族的灵物,修为要高于一般人类修真界的弟子,但他们的数量太少了。

每当妖族积攒出足以进攻人族的力量之后,便会发动对人类的战争,最开始妖族肯定是势如破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妖族损失的兵力得不到补充,到最后不得不饮恨退兵。

数次失败之后,妖族之中开始出现了分歧,一部分妖族觉得自己肯定战胜不了修真界,每次的进攻都会是妖族元气大伤,还不如放弃对中原腹地的想法,转而专注于自身的修炼,以期能得到突破。

而另一部分的妖族则不肯轻易放手,他们处心积虑,几千年来不断尝试用各种方法和人族战斗,总希望有一天能够战胜人族。

久而久之,妖族便分为西妖族和东妖族,西妖族专注于修炼,而东妖族则继续觊觎中原腹地。

近三四千年以来,与人族大战的便是西妖族。而人来之中,很少有人对妖族了解这么详细,因此,对于他们来说,妖族都是人类的敌人。

妖族分为两部,也便会出现两个妖王,而东妖族这一届的妖王,实在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妖精。

他的本体是火麒麟,本身便具有天生的种族优势,又加上他天赋惊人,年纪轻轻就挑战上一届妖王四爪妖龙,将其打败,成为了新的妖王。

火麒麟很清楚妖族的劣势,因此,他在进攻人族的时候,并没有像他的先辈一样,直接指挥妖族进攻,而是和大化朝的敌人匈奴联合,以匈奴为主要的进攻主力,而他则率领妖族作为特殊的力量支援匈奴。

这样一来,便可大大减少妖族的损失,虽然会大大加长战争的时间,但效果却是非常明显。

此时,火麒麟坐镇武宁关,自从攻破大化朝在北方的天宁关、镇虎关之后,火麒麟信心大涨,想借着胜利的气势,一举拿下武宁关。却没想到忽然来了一个叫张林的,他手下的将士不但作战勇猛,而且他本人颇懂兵法,竟然阻挡了匈奴前进的步伐。

而一直以来作为匈奴攻坚力量的妖族部队,这张林竟然也带了一队人族的修真者前来,完全抵消了自己的优势。

起初火麒麟想凭借妖族的数量迅速消灭张林的这支特殊部队,但没想到,张林率领这一支修真部队前来之后,相当于竖起了一根大旗,再加上鸿雁郡主在背后的支持,竟然吸引了天下的修真者前来相助,无形中击败了火麒麟速战速决的想法。

思考良久,火麒麟最终决定派高手杀掉新义军包括张林在内的几个首领。

然而,没想到派去的人还没等到达新义军的地盘,就被人杀了,而自己的大帐中还收到了警告。

妖族和人族的修真者之间有一个约定,虽然谁也不能阻止战争的发生,但却约定不得已超卓的高手刺杀对方的领袖,若违此约定,必当受到当时绝顶高手的围杀。

火麒麟收到警告之后,再也不敢出手。虽然他心里对这个约定嗤之以鼻,但却不敢真的违背。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于妖族和人族的修真者来说,他们的存在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完全不可想象。如果放任他们出手,毕竟会干扰俗世的运行规则。而妖族对于普通百姓也并无什么奢求,他们只求有灵气而已。

而如果放任手下诛杀普通人,则会更加引起人族修真界的反感,因此,制定这一约定,倒是对妖族有利。

这样一来,妖族前进的步伐被整整拖后了好几年,直到不久前攻破了武宁关,这才算是打开了大化朝的北方大门,自此以后,便可以**,再无阻碍。

被阻挡在武宁关这么多年,武宁关被攻破之后,匈奴的军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火麒麟也不齿于匈奴的做法,他虽然劝阻过,但这种事,岂是他一个人能阻止的。

而投奔他来的妖族,更是无法管辖,他对此事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一来,却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虽然来找他麻烦的只有一个人,但这个人,却是他最不愿意惹的人之一。

此人一身白衣,手中无剑,只身入武宁关,却如入无人之境,震慑群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