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二百一十章 我怎能甘心放弃

小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当烈焰再次向小妖发动进攻的时候。小妖立刻幻化出本体,身体向空中遁去,想要多来烈焰。

但产生变化之后的烈焰速度非常之快,远非小妖可比。只见被击中后的小妖,身体划出一个抛物线,向着高台下面落下去。

一道人影迅捷无比的从下面飞起,抱住了还在半空中的小妖。

与此同时,聂远已经飞临高台,出手阻止了还带追上去的烈焰。

被阻止的烈焰并没有看向聂远,而是紧紧盯着抱住小妖的那个身影。

聂远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抱着小妖的正是千羽。

“千羽,回来吧!现在的我已经非常强大,强大到我自己都心惊。”烈焰神情兴奋的说道。

千羽看了一眼烈焰,神情冷漠的说道:“你让我太失望了。”

听到失望两个字的烈焰忽然暴怒起来,大叫道:“失望,我让你失望。同为少族长,你从来都说我比不上他。而你身为东妖族十大妖将之首,竟然投靠到西妖族,你还说我让你失望。”

千羽道:“你知道你比他差在什么地方吗?气度,你跟他相比,永远像个小孩一样也长不大。这样的你怎么值得依靠。”

“气度?”烈焰大笑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气度都是装出来的,只有实力才是永恒的。”

千羽不再搭理烈焰,而是抱着小妖返回了西妖族。

烈焰突然转身看着五位长老,道:“现在我胜利,大长老该宣布结果了吧!”

圣火大长老看着陌生的烈焰,一时到没有做出决定。

“你使用阴谋诡计,即便赢了,也算不得说。”聂远道。

烈焰闻言慢慢地转过身来,看着聂远道:“这是我妖族内部的事情,何时轮得到你插嘴了。”

聂远淡淡道:“我不管是不是你妖族内部的事情,但既然牵扯到罗门教,这件事情便与我有关。而且你打伤了我的好友,身为小妖的朋友,我如果不出手教训教训你,枉对朋友二字。”

烈焰大笑道:“好,今天我就看看你凭什么要教训我。”

正在这时,圣火大长老开口道:“这位道友,此时还是我妖族比武大赛的时间。”

聂远微笑道:“如果淡淡是你妖族的事情,我也懒得管。但这件事情牵扯到天下的修真者,身为天下修真者的一份子,我不能坐视不理。”

圣火大长老微微皱起了眉头,道:“道友说的有些严重了吧!”

“可笑!”聂远冷笑道:“自十年前,罗门教就已经开始扩张。太行会盟上便有罗门教的人出手捣乱。而在不久之前,东妖族联合罗门教攻打青云门。如今,你们东妖族的少族长更是落入了罗门教的阴谋之中,你还说这是你东妖族的事情。岂不是可笑之极。”

圣火大长老问道:“哪道友可知道罗门教有什么阴谋?”

聂远一指小妖,道:“看到他,你还不明白吗?罗门教想控制修真界。而他们擅长的手段就是将人改造成怪物。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之前的东妖族攻打京城的狼人就是罗门教提供的吧!”

说到这里,聂远口气转厉:“狼人没有人性,生食人肉。东妖族一路行来,不知道伤害了多少无辜百姓。你在我大化朝的境内烧杀抢虐,此时还想独身一退,撇的干干净净吗?”

此话一出,圣火大长老顿时沉默不语。此时周围的人大部分都是大化朝的修真者,圣火大长老不敢随便搭话,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引起了修真者的围攻。

这时,烈焰冷笑道:“之前我们提出了暂时休战,你们也答应了。怎么,现在想翻旧账了。”

聂远淡淡道:“如果少族长没有被罗门教控制之前,我们自然也会遵守约定,现在你还能代表东妖族吗?”

烈焰闻言心中大恨,但此时重要的是让大长老宣布自己比赛的胜利。想清楚了之后,烈焰目视大长老道:“大长老,比武大赛是我妖族百年一次的盛事。我妖族被人类修真界压制上万年,难道如今已经到了自己内部的事情都不能决定的地步了吗?此时比赛结果明显,大长老还在等什么?”

圣火大长老闻言不禁有些迟疑,就算烈焰的胜出有些意外,但毕竟是胜了。当下心中有了决定,刚要开口说话,却被人打断了。

“这场比试,我们输了。”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圣火大长老看到说话之人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

烈焰也颇感惊讶,愤怒道:“爹,我明明胜利了,你为何要认输。”

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东妖族的族长火麒麟。

只见火麒麟看着烈焰道:“你是何人?”

烈焰一怔,道:“爹,我是烈焰啊!”

火麒麟淡淡道:“我儿烈焰没有你那么黑,而且他也没有翅膀。”

烈焰顿时明白了火麒麟的意思,转而大吼道:“爹,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东妖族啊!”

火麒麟道:“烈焰,你要是真为了东妖族,就认输吧!”

烈焰只感觉到一股愤怒从心里生出,这愤怒像一颗种子一样生根发芽,自己再也控制不住。

不再理会火麒麟,烈焰直直盯着大长老道:“大长老,你还不宣布结果!”

圣火大长老道:“你东妖族的族长已经认输了,你还想要什么结果?”

“哈哈,好!好!好!”烈焰说完三个好字之后,突然沉默不语,就那么站在高台之上。

火麒麟担心烈焰,开口问道:“我儿,你怎么了?”

烈焰突然问道:“爹,能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吗?”

火麒麟道:“痴儿,你还没有想明白吗?比武大赛结束以后,你觉得我们要何去何从?”

烈焰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才发现东妖族已经是进退两难。

火麒麟继续说道:“只要我们能安全回去,将来未必不能东山再起。而且。”火麒麟略有迟疑,接着道:“罗门教不是好对付的,我们必须防备他们。”言下之意,是承认了聂远所说的话了。

自火麒麟追刘昊那天,见识了神秘人之后,火麒麟心中就已经有了疑虑,才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现在看起来顺风顺水,但如果惹出了一些老怪物,可能会葬送整个东妖族,这是火麒麟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烈焰顿时明白了火麒麟的意思,只见他沉默了一会,忽然狂叫道:“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火麒麟看到儿子的癫狂之状,心中一痛,叫道:“烈焰。”

烈焰突然打断道:“爹,你别说了,我不会罢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