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行

第二百一十六章 测天道难明人心

刘向看到聂远被吸进了万兽图,当即飞了过去,李百衣想要阻拦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当刘向到达万兽图的时候,手持青龙剑,尽全力朝万兽图劈了下去,数万斤的力道劈在了上面,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挡住,青龙剑再也难进分毫。

刘向不甘心,狂劈不止,却只是徒劳。

正在这时,只听一声龙吟,青龙现出形体,盘踞在半空中。看着万兽图,眼中射出复杂的神色。

刘向道:“青龙,快想办法救聂远。”

青龙道:“万兽图在四灵阵中重现人间,绝不是你想进就能进得去的。”

刘向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青龙道:“只有手持天地异宝的人才有可能进去,但万兽图乃上古大能封印灵兽的地方,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如今重现人间,我也不知道这个说法准不准。”

刘向道:“这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可知道哪里还有天地异宝?”

青龙道:“现存世间的三大异宝,九品莲台、万兽图、青云环,如今前两件已经落入了诸葛星的手中,想要进万兽图,只有靠青云环了。”

刘向道:“当年吕师姐和青云环一起掉进了岩浆海之中,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青龙道:“就算青云环落入了岩浆海之中,像这种天地异宝是不会损坏的,不过要想找到的话,却是千难万难。”

刘向道:“再难也得去找,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四师弟被困在万兽图中。”

话音刚落,只见万兽图中现出了聂远和诸葛星的身影。诸葛星站在九品莲台之内,周身光华大作,手持天心木,控制着万兽图内的飞禽攻击聂远。聂远面对攻击,不能硬拼,只能不断躲避,在高山丛林之中,身影时隐时现。”

刘向道:“时间紧迫,我这就去一趟青云山。”

“我去去就回,请李兄在此守候。”刘向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李百衣知道自己也进不了万兽图,只好先行去和张林会合。

进入新义军的大营之后,李百衣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张林闻言虽然心中担忧,却是无能为力,只期盼刘向能够找人救聂远。

正在这时,只听有人来报,说有个老头要见张林。

大军之前,怎么会有老头?张林正在迟疑间,只听一人叫道:“清冥。”

张林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一震,失声道:“师父!”

只见一身青衣的范青衣施施然的走了进来,笑看着张林。

张林看着范青衣,激动道:“师父,真的是你。”

范青衣笑道:“不是我是谁。”

张林就要跪拜,范青衣伸手道:“免了,我是为清天来的。”

张林只觉得一股力道阻止自己下拜,知道眼前的师父已经不同往昔,闻言说道:“师父已经知道小师弟的事情了。”

范青衣点点头,还未说话,只听一人惊叫道:“前辈!”

张林扭头看去,却是李百衣和萨月说了几句话之后,又匆匆赶了回来了。

范青衣看向了李百衣,点点头,道:“很好,你毒功已经大成了。”

张林欲要开口,范青衣阻止道:“我知道你们心中有疑问,这些以后你们会明白的。当务之急是破除了四灵阵,救出清天。”

李百衣道:“前辈知道如何破除四灵阵?”

范青衣点点头,道:“不错,不过这一切还是要等清心回来再说。”

张林心中实在有太多疑问,听到范青衣连刘向去青云山求助的事情都知道,心中的疑问实在是憋不住了。

范青衣似是知道张林心中所想,笑道:“现在不要问,我需要推算一些事情,你给我找个安静的地方。“

张林闻言只好按下心头的疑惑,给范青衣单独安排了一个帐篷。

刘向心中着急,全力向青云山飞去,不过一日一夜之间,便来到了青云山。

玄空子等人听刘向将事情说起过之后,心中着急,便要向这里赶来。

正好和玄灵子在一起的墨玉听了聂远受困的事情,知道需要青云环之后,立刻说道:“我去找吕师姐。”说完便御剑飞起,去找吕依云。

然而,等墨玉来到吕依云住得地方时,却发现吕依云已经不在了。

墨玉找了一会找不到吕依云,只好回来跟玄空子等人禀报。

刘向立刻着急道:“没有青云环就进不去万兽图,只有吕师姐知道青云环的下落,现在怎么办?”

玄空子道:“不用担心,恐怕她已经去了。”

刘向急急忙忙的赶往青云山,吕依云早就察觉了,而且以她的奇妙的神通,稍稍接近他们,便可以听到他们说话。

当听到聂远受困的时候,吕依云的心一下子乱了,那种焦急的感觉,怎么也抑制不住。听到只有青云环能够进入万兽图,吕依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去救聂远。

因此,在刘向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吕依云便已经往平阳城赶去。

在赶往平阳城的路途中,一道绿芒在吕依云身前亮起,同时一个身影从中飞了出来,静静地站在吕依云身边。这个人影,与吕依云长的一模一样。

这个身影便是被青云环反噬的时候吸取的精魂,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形成了另一个吕依云。

这个吕依云却只是个虚影,不会说话,面无表情。也正是因为这个虚影,吕依云才会摆脱残魂术的控制,因为,这个虚影已经形成了吕依云残缺的魂魄。

“你不用去了,你去也没什么用。”吕依云开口道:“这不跟以前一样,以前我只是想知道他怎么样,他在干什么,但现在他有难,必须我亲自去了,你返回青云环吧!这样一来,我们联合的威力更大。”

虚影静静地站立着,也不说话,像一个影子一样贴在吕依云身边。

“我本来打算忘记他了,因为紫衣姑娘那么喜欢他,还为生下了他的孩子。虽然他现在不知道,但他将来知道了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

“可是,听到他被困之后,我心中着急,只想立刻出现在他身边。我才明白,十年的冷漠旁观和可以忘记,也不过是自己围筑的脆弱防线。越是刻意的忘记,越是不能忘记。”

吕依云淡淡的说着,没有人予以回应,但吕依云已经习惯了这样说话,因为,十年来,她都是这么过来的。

一直没有动作的虚影忽然幻化成光芒,回到了青云环之中。而吕依云也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前边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站在那里,似乎等了她很久一样。

但此时的吕依云只想快点去救聂远,谁拦她,她会杀了谁。但此人的一句话就打消了吕依云动手的念头。

“我是聂远的师傅。”此人淡淡道。

吕依云停了下来,打量着这个不起眼的老头,观察了片刻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看不透范青衣。

对于范青衣的认识,吕依云只是在宜城的时候听到过那个奇怪的诗句,更多的则是听到他天算子身份的事情。

范青衣道:“十年前,我算到了你们两人的一劫,但此劫应天而生,是劫也是你们两人的造化,因此我只是托人带去一言,并且算准了十年后你们两人会再次重逢。今天你去救聂远,我算来算去,却是算不清楚,恐怕你会和聂远再次分离,严重的话会丢失性命。”

吕依云道:“我不怕,难道你想让我袖手旁观吗?”

范青衣摇摇头,道:“正因为知道你会去,我才在这里等着你。”范青衣顿了一顿,似是考虑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半响方道:“这次聂远的遭遇,已经超出了天道的范围,也就是说这次的劫不是天道造成的,你可以选择不去,让修为更高的人去,或许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些。”

吕依云想也不想的说道:“师兄,你或许可以明察天道,但别忘记了人心,人心难测,并不比洞悉天道容易。”

说完这句话,吕依云越过范青衣,径直飞去。

独留范青衣站立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