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八章、老牛吃嫩草!

早餐桌上,林清源一会儿看看秦洛,一会儿又看看林浣溪,然后就掩着嘴二两二两的嘿嘿傻笑。

甚至,他还唱起了丢弃多年的京剧。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

秦洛知道这老头大清早的发什么骚,也懒得搭理。现在刚刚进入病情诊治阶段,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佣人一大早买回来的燕京特色糕点还不错,秦洛只顾得埋头苦吃。

倒是林浣溪忍不住了,撇了林清源一眼,说道:“爷爷,你到底要不要吃饭?都跑调跑成这样,还让不让人吃饭?”

仍然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语气,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和没有接受秦洛治疗前一模一样的态度。

可是林清源一点儿也不以为意。笑呵呵地说道:“哈哈,就吃。这不是在吃吗?孙女啊,秦洛初来燕京,又是咱们的贵客。你今天就带他好好的去外面转转。”

“对了,中午你们就别回来吃饭了。秦洛肯定没吃过全聚德的烤鸭吧?你就带他去尝尝这个。青云阁小吃城的小肠陈、爆肚冯也不错,你们晚上如果不回来,也可以去试试-----那个叫什么三里屯的酒吧街挺出名的吧?你们不去热闹热闹?”

这老头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孙女和秦洛在外面多呆一会儿。最好今天晚上就不要回来,直接去酒店开房,把男女之间能办的事儿都办了,然后明天他就发喜帖通报亲友。

“我吃饱了。我们走吧。”林浣溪放下筷子对秦洛说道,她实在是受不了自己爷爷那种急切的想把自己嫁出去的样子。

“我还没吃饱呢。”秦洛抬起头说道,他正满嘴流油的对付一碗炒肝。

“出去也能吃。走吧。”林浣溪说道。她已经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看到林浣溪上楼了,林清源笑呵呵地拍拍秦洛的肩膀,说道:“小子,有两手嘛。我年轻时可不如你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秦洛抽出纸巾抹了抹嘴,说道。他也开始受不了这老头了。

“嘿嘿。还不好意思呢?大男人还脸皮薄?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你的。”林清源说道。

以前,他介绍多么优秀的男人给林浣溪,她都没有正眼看过别人。别说是逛街,就是请她出去吃顿饭都不愿意。

可是今天她却主动提出来,要陪秦洛去买衣服。这是多么明显的改变啊?

所以,他认定了林浣溪和秦洛有某种暧昧的关系,至少,自己的孙女对秦洛不反感。

只要不反感,就有成功的希望。

只要自己把这小子多留在燕京一段日子,让他们日久生情。年轻人的控制能力又弱,**到来的时候,爹娘也顾不上了。等到他们生米做成熟饭,自己就去找秦老爷子去提亲-----不是,是让秦老头到自己家来提亲。

啊呵呵------

林清源还陶醉在自己的自我YY中,连秦洛离开桌子向门口走去都没有发现。

秦洛刚刚走到小区门口,后面就响起汽车的喇叭声。

林浣溪开着辆香槟色的宝马7系缓缓而来,美如天仙般的秀丽脸庞,柳眉杏目、瑶鼻樱唇,白里透红的双颊,长长的秀发贴在颈部、肩部,细长的双臂,圆润的肩膀,往下是令人发狂的饱满酥胸------再往下,秦洛就看不真切了-------

香槟色,原本就是香槟酒的颜色。它具有奢侈,诱惑,和浪漫的色彩。林浣溪是熟透了的女人,她那因肉体而成熟,因成熟而妩媚的气质和这辆车的颜色极其的协调。

只是,她的眼神依然冰冷------

“上车。”宝马在秦洛的身边停了下来,林浣溪冷漠地说道。

秦洛很乖巧的拉开车门,坐在了林浣溪旁边的副驾驶室位置上。

他这才发现,林浣溪下身是一条浅白色短裙。脚上穿着一双棉布拖鞋,那亮银色镶有细钻的绑腿高跟鞋摆放在一边。可能是为了方便开车的缘故吧。

等到秦洛关上了车门,林浣溪再一次启动了车子。

除了那句‘上车’之外,两人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交流。

直到来到了市中心,两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车里的空气几乎都要凝固了。

林浣溪性子本来就冷,没有说话是正常的。而秦洛也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以沟通的话题。

“你都是这样打量别人的吗?”林浣溪突然间说道。她实在是受不了秦洛的眼神了。

很平和的看着你,不灼热、也不***秽。可是却非常的持久。他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车子开了二十分钟,他就中间没有任何休息的看了二十分钟。

“也不是。”秦洛羞涩的摇头。任谁被人这么当面揭穿,都会觉得不好意思。“偶尔吧。”

“要买什么衣服?”林浣溪问道。

“嗯。长袍吧。我来时穿的那种。”秦洛说道。

“长袍?”林浣溪的眉头挑了挑。她还真不知道在哪儿能够买到这种衣服。她更想不明白,为何一个年纪轻轻的年轻人,非要穿那种老气横秋的衣服。

“是啊。我们家的家规。”秦洛笑着说道。

“家规?是什么?”林浣溪知道秦洛故意不一次性的说出来,就是想引自己发问。她想忍,可是没忍住。

“学中医。穿长袍。还有就是-----”秦洛看着林浣溪,说道:“娶华夏媳妇。”

“古怪的规矩。”林浣溪面无表情地说道。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在他说起‘娶华夏媳妇’的时候,她心里竟然有种甜滋滋的感觉。

虽不强烈,但是确实存在着。润物细无声一般。

“可能是因为我不喜欢外国女人吧。”林浣溪这样安慰着自己。

林浣溪也不确定在哪儿能够买到秦洛所说的汉服,就把车停在燕京比较有名的新世界商场门口。她准备带着秦洛一家店一家店的去找。

虽然今天不是什么节日,甚至连同末都不是,可是大厦门口仍然是人潮涌动、车水马龙。

穿着时尚性感的女人三三两两的擦肩而过,让人怀疑是不是全燕京的美女都聚集到了这儿。

偶尔也有男人,但是男女比例很明显是不协调的。这种情况不得不让人对男同胞产生同情。因为他们这个时候应该正在写字楼工作,为自己家女人‘血拼’赚取资本。

“跟着我。小心丢了。”林浣溪说道。

“我也正在担心这个问题呢。要不,你挽着我的手吧?”秦洛笑着说道。

林浣溪瞥了秦洛一眼,径直在前面带路。

“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秦洛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对林浣溪不懂得自己的幽默而遗憾。

和美女逛街,倒也不会觉得累。可是这新世界商场实在是太大了,秦洛都走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如果不是前面有林浣溪带路,并且时不时的停下来等他,他还真是要迷失在这人流中了。

不得不说,秦洛同学的方向感实在不怎么样。

“前面。”林浣溪指着前面的一间装修古色古香的布衣店,说道。

“锦绣世家?”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在家里的时候,他的衣服都是有裁缝特别定做。现在也没那么多讲究了,随便找一家都行。

看到有客人登门,身穿旗袍的漂亮服务员迎了上来。

“两位,请随便看看。”女孩子笑着说道,另外有人送上来香茶。

“帮我选一件合身的长袍。”秦洛看到林浣溪没有接人家话的意思,只得自己出声应付。

“好的。请问您需要什么颜色和款式?如果是先生穿的话,我向您推荐我们的最新款锦绣长安。颜色稍微靓眼一些,而且款式很时尚。适合您这样的年轻人穿。”

“我看看。”秦洛点了点头。

那是一条银灰色的长袍,乍一看上很不起眼,看的时候久了,就觉得很有股内敛的华贵。柔软的面料,腰部做了些处理,显得极其修身。精良的做工、细致的裁剪手法,看起来非常上档次。

秦洛试穿出来,让几个美女店员都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小姐,你男朋友真的很适合穿长袍呢。很有股风流倜傥的俊秀之气。”负责招待林浣溪的女服务同一脸羡慕的赞美道。

“他不是我男朋友。”林浣溪撇了女服务员一眼,说道。

“啊。对不起。他是你弟弟吗?你弟弟长地真帅气呢。你们家的遗传基因真好。”

“他不是我弟弟。”林浣溪说道。

“-------”服务员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和这个美女客人沟通才好。正好有新的客人上门,她赶紧道了声歉开溜。

“先生,这件衣服非常适合您。”美女店员帮秦洛扣上布扣后,一脸赞赏的说道。她还真是很少见到有年轻人能够把长袍穿出这样的韵味。

“我也觉得。”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他对这件衣服很满意。“多少钱?”

“先生,我们店正好在搞生活。打过折后是------十二万华夏币。”

“打了几折?”

“八八折。”

“不能打三八折吗?”

“这------”

“我就知道不行。算了,给我包起来。”秦洛说道。

“好的。先生,您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林浣溪说道。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张信用卡递过去。

“不用。我自己有钱。”秦洛说道。他出来的时候,家里的老头子也给了他一张卡。他还没用上呢。

“算是医疗费。”林浣溪面无表情地说道。

看到对方坚持,秦洛就不再坚持。

两人提了衣服刚刚出门,一个身穿格子衬衣的中年人搂着个漂亮女人迎面走来。看到林浣溪后,中年男人一脸惊讶地问道:“林老师,你也来逛街?”

“是。”林浣溪冷冰冰地说道。回答这个男人的问题时满脸的厌恶。

秦洛轻轻叹息,看来她的病情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啊。

“哈哈。还真是少见。以为林老师从来都不逛街呢。”中年人的视线转移到了秦洛的身上,问道:“这位是?”

“朋友。”林浣溪很不耐烦的回答道。

“朋友?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吧?”看到自己的男人看着林浣溪时的眼神灼热,格子衬衣旁边的女人一脸坏笑地问道。

女人长相清秀,一眼看过去,属于那种小家碧玉的类型。可是说话时嘴角轻挑,给人极其骄傲和冷厉的感觉。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林浣溪扫了女人一眼,就要带着秦洛离开。

“林老师在学校里生人勿近,不和任何人来往。我还真当是仙女下凡不动凡心呢。原来是老牛吃嫩草,跑去泡自己的学生了。”女人在背后尖酸刻薄地说道。

(PS:新书榜第一名了。老柳见证了朋友们的强大。你们,还可以更加**一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