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七十三章、男儿一跪为师恩!

“爷爷,秦洛还没有开方子呢。”王养心说道。虽然他现在对秦洛的医术很是欣赏,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希望自己的爷爷输场。

针王王修身就是王家的招牌,王修身如果也败了,那就证明整个针王世家王家被秦洛给打败了。

“他已经开了方子。”王修身摇头叹息。“养心啊,你要向秦洛多多学习。论中医应变之道,他强我太多。”

“中医应变之道?”

“是啊。我们不能一直埋头在以前的老方子中不能出来。中医也要懂得变通。不然的话,我们就要跟不上社会,被这个社会所淘汰。”王修身一脸沉重地说道。

“秦洛变通的地方在哪里?”王养心问道。他还有些不太明白爷爷这些话的意思。

“你想想,为什么他给第一个患者开那么猛的药?”王修身反问道。

王养心想了想,说道:“大概是想急着把患者的病情给稳定住吧。用药猛烈,能够缩短患者的治疗过程。”

“是啊。病来如山倒,病走如抽丝。第一个患者正当壮年,正是要承担社会责任和养家糊口的阶段。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怎么愿意去耗费那么长的时间去等待我们中药的药效成份慢慢发挥?”

“如果三天不能治愈,怕是患者就已经对中医失去了信任。改而去选择更加方便快捷的西医了。可是,等到中药药效真正发挥效果的时候,患者已经放弃用中医治疗了。谁之过?我们能说是患者的过错吗?”

王养心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原来他在开药方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患者的年龄和职业性质。以他的药方,患者病情三剂药可治。”

“是啊。”王修身点头。“而儿童呢?做为孩子的父母,他们最担心的是什么?”

“生病。更害怕生病后的用药对孩子的身体和智商发育有影响。”王养心不是笨人,举一反三,立即就明白秦洛这次不开方子的原因了。

“对。孩童的身体最是脆弱,也最是让父母揪心。是药三分毒,无论任何药,都会对孩子的身体有所影响。而秦洛根本就不开药方,只传授保养之道。孩子的父母对此自然十分满意,对他也容易产生信任感。”

“我们中医讲究轻、重、缓、急。可是,在社会发展的新形势下,真正能够懂得这几个字的,实在是少之又少啊。”

王修身看了一眼还在和孩子父母小声交谈的秦洛一眼,说道:“秦洛的医术高明,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让中医和这个社会紧密的连接起来。不要让高科技的发展把古老的中医给远远地抛开。”

接着,王修身语重心长地说道:“以后,中医地未来就系在他身上了。”

“爷爷-----”王养心一脸震惊。爷爷还从来没有这么推崇过一个人。

他知道,当年爷爷也曾想联合燕京各派的中医名家,齐心协力共同推动中医的发展。

可是,仍然失败了。不是他们不愿意尽力,而是中医和这个社会有着严重脱节的地方。

就拿煎药一途来说,现在还有几个人愿意耗费上半个钟头或者一个钟头去煎一方药剂?

他们更愿意选择丢进嘴里喝口水就能够治病的西药。因为它简捷方便。

但是,现在爷爷却如此郑重地告诉自己:中医的未来就系在他身上了。

这对一个人是何等的推崇啊?在这一刻,王养心的心里酸溜溜的,自己等待了那么多年的话从爷爷嘴里说出来了。不过,给予的对象却是别人。

“养心。如有需要,你要助他。”王修身摆了摆手,再次叮嘱道。

“是的。爷爷。我明白。中医发展,每个深受其惠的人都应当尽责。”王养心说道。

“很好。”王修身站起来,重力地拍了两下孙子的肩膀。

王养心的精神为之一震,那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受到过爷爷这样的表扬。

这么用力的拍打自己的肩膀,像是想要把他的力量也拍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去似的。

“老王,你真得决定认输?”老卓一脸诧异地看着王修身,问道。

“老卓啊,不是我愿意认输。是我这次真的输了。而且,输得心服口服。”王修身笑呵呵地说道。没有为自己的输场感到气俀,反而是一脸欣慰的模样。

“是啊。这一场,该输。你输了,可我们的中医有救了啊。”郭旭生看着秦洛,笑呵呵地说道。

“一平一负,后面的还要比下去吗?”顾百贤问道。

“老顾,你错了。在第二场比试之前,我也认为第一场应该判平局。毕竟,帮洛用药过猛,药方显得有些急躁。但是两场之后,我才明白,是咱们的思想走入了误区。他那个‘急’用得好啊。这叫什么?对,对诊下药。不仅仅要对准患者的身体内在体症,还要对准患者的外在条件啊。”

“没有一平一负,两场我都输了。”王修身解释着说道。“不过,我知道你们这三个老家伙跑来找我的原因。如果不让你们看看失传百年的太乙神针。怕是你们连晚饭都吃不下了。虽然明知道第三场也可能会输,但是我这张老脸就抛出去了。呆会儿,你们可要看仔细了。”

“谢谢老王。”

“不枉我们相交一场啊。”

“谢谢。”

三人听说老王在明知道要输的情况下,还要和秦洛比拼针术,一个个的感激不已。

成名的人都非常的爱惜羽毛,有王修身这种拿自己的名誉来换得奇技一观的机会,实在是非常的罕见。

“不用谢我。我只要求你们答应我一件事儿。”王修身说道。

“什么事儿?”老卓问道。

“以后,当秦洛有用得着你们的时候,你们要站出来帮他一把。”

“放心吧。我现在爱极了这小子。如果他没有媳妇,我都想拉他回去做上门女婿了。”圆脸老卓首先表态。

“可惜的是我没有孙女。”郭旭生笑着点头。

“没问题。”顾百贤也答应了。“如果他愿意学,我还会把我那手诊骨手法传授给他。”

“那就太好了。”王修身一脸激动地说道。“老伙计,我给你们作揖了。”

说着。王修身对着面前的三个老友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三人没有躲闪,也同样肃穆的对着王修身九十度鞠躬。

无意间回头的秦洛恰好看到这一幕,心脏像是被什么重器给狠狠地撞击过一般。

痛地让人想流眼泪!

王修身直起身体,对着秦洛招手,说道:“秦洛,你过来。”

秦洛走了过去,恭敬地说道:“王老。”

虽然他刚才没有听到几人的谈话内容,但是,他能够从几人的动作中猜测到发生了些什么事儿。

“前两场我都输了。我们开始比拼第三场吧。”王修身说道。

“王老。今天有点儿累。第三场,我们还是以后再比吧。”秦洛说道。

他不能为了自己的名声,就狠狠地把一代针王给踩在脚下。

他有心成全。自己却没办法接受这样的重礼。

“没关系。你看着就好了。”王修身说道。

不给秦洛再拒绝的机会,转过身对王养心说道:“准备银针。”

“爷爷,银针已经准备好了。”王养心知道爷爷要做什么,声音激昂地说道。

好像爷爷所做的事情能够把他体内的**也给点燃了一般,让他的心境久久地难以平静。

秦洛虽然不懂使用,但是他却听说过,五龙针法的最高境界是要特制银针的。最长超过一尺二寸。

王修身打开针盒,径直取了里面最长的大针。

大针,长四寸,针尖细微,针身圆润光滑。握在王修身的手心里闪发着动人的银色光泽。

“五龙针法,多针胸部和腰部。但是,经过我这么多年的摸索和实践,发现了另外一处穴位更合适使用这种针法。”王修身把手里的长针消过毒后,对王养心说道:“你敢不敢试针?”

“有何不敢?”王养心爽快地答应了。

“很好。脱掉你的上衣。”王修身说道。

王养心依言解开外褂,把上身衣服脱下来,**着站在王修身的面前。

“你看仔细了。”王修身对秦洛说道。说话的时候,手提长针猛然刺下,目标竟然是王养心的肚脐上方一处不知名的穴位。

“此为新穴。我为其命名为凤眼穴。这一针法,我也为其命名叫做五龙探凤。”王修身说道。按照国际惯例,一个医生如果能够发现人体的一个新穴位,可以以其名字命名。也可以自己为其取一个好名的名字。

秦洛的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王修身的右手。看着他那双苍老却极其稳健的手捏着细心的争针一点点儿的揉捻着。很快的,四寸长的银针竟然进去了一大半。

“看明白了吗?”王修身抬头问道。他的脸色通红,显然这样的刺法很是费力。

“明白了七成。”秦洛说道。

“再来一遍。你要看仔细了。”王修身右手轻提,银针无声无息地从王养心的身体里面拔了出来。

王养心面无表情,仿佛他的身上不曾感觉到一丁点儿疼痛。

“好的。”秦洛答应着。

深呼吸一口气后,王修身再次出针。仍然是刚才一样的速度,一样的力度,一样的位置。

针进一半之后,王修身再次抬起头看着秦洛,问道:“看明白了吗?”

“看明白了。”秦洛点头说道。

“很好。很好。”王修身的额头上满是汗珠,一脸欣喜地说道。

这一次,他拔针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原来,这根本不是什么比拼针法。而是王修身在把自己最得意的五龙探凤绝技传授给秦洛。

秦洛双膝跪在地上,恭敬地说道:“谢谢师父授艺之恩。”

男儿一跪为师恩!理当如此!

(PS:因为转了站,所以有很多事情要沟通。这本书没打算找读者收钱,就只能找网站拿钱。为了老柳的饭碗和生活,老柳跑到北京谈一些合作事宜。难道这是一件很不可理解的事情?

爱惜老柳的,就请不要再做无谓的争吵了。那样只是会害了老柳。我们在红票榜上能够那么**,不要因为书评区的一些事情让人笑话。

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是一伙的。你们是老柳的朋友,不是单独的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