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八十九章、万众期待!

下午两点,秦洛来到医科大学的学校门口时,就看到王养心开着一辆奔驰等在哪儿。

秦洛明明记得上次王养心去学校找林浣溪时,开的是一辆红色法拉利。没想到才短短几天时间,又换了一辆名车。

“看来,中医还是能够赚钱的。”秦洛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笑着对王养心说道。

王养心叹了口气,说道:“处于行业顶端的少数人确实是赚钱的。

但是,那些下面的从业者维持生计都非常困难。在现实的逼迫下,有很多中医院学院毕业的学生都被迫改行。两极分化太严重了,就证明这个行业是不健康的。”

“是啊。所以,如何学好中医,如何用好中医这个大课题就成了我们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如果能够像西医一样把中医普及化,中医从业人员就不会这么落魄了。”

“理想是美好的。又谈何容易?现在爷爷他们在你身上寄予厚望,你以后的压力可是不轻。”王养心说道。

“尽力而为。”秦洛点了点头。王修身老卓他们费尽心思地把自己推出去,并且不惜贬低个人声誉来抬高自己,所祈求的东西他是明白的。

这也同样是爷爷秦铮和自己的理想。为此,他将披靳斩棘,勇往直前。

“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王养心笑着说道。

“会的。”秦洛点头。即便他的医术再是高明,以一已之力,也没办法扛起中医崛起的大旗。他需要一群同样医学高明,并愿意为此理想而奋斗的伙伴。而王养心就是很合适的人选。

王养心刚才说那句话,带着明显的投诚意味。见到秦洛毫无芥蒂的答应,知道他并没有把以前他们的矛盾放在心里。

“爷爷他们昨天就住进了燕园。都是从全国各地赶过来的老朋友,难得有见面的机会,自然要好好地拉畅聊一番。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把你要在大会上发言的事情给忘记了。”王养心解释着说道。

“来得及。”秦洛自信满满地说道。

燕园是燕京一家非常著名的度假山庄,可以分为三个区域。一为园林景区。亭台楼阁,假山池榭,是供游人旅游观光的区域。二区为住宿区,是来宾休憩开会的地方。建设着堪称五星级的酒店和别具特色的餐厅,能够满足客人多方面的需求。三区为会议区。因为这是一处风景胜地,又能够提供食宿,不少大型公司和一些国家机构都愿意把会议选择在这儿召开。

如果是秦洛一个人过来,还真是摸不清方向。幸好有王养心这个熟悉路径和流程的人带路,秦洛才一路畅通无阻地到达会议区。

“我没有参会资格。就只能送到这里了。”王养心苦笑着说道。

“谢谢。我自己能够找到。你回去吧。”秦洛拍拍王养心的肩膀,说道。

“会务组那儿有参会的人员名单,你用身份证证明自己的身份就能够领取参会牌。”王养心指导着说道。

“好的。明白。”

在会议厅的门口,秦洛掏出身份证领取了参会身份牌。然后向里间走去。

还真是怨家路窄,秦洛刚刚进入大厅,就和正准备出门办事的朱老师碰了个正着。

“你来干什么?”朱老师皱着眉头问道。

在院系讨论参会人员名单的时候,秦洛那句‘朱老师有着丰富理论基础知识’的话深深了伤害到了他。

这正如一个脸上长了青春痘的男人最讨厌别人拿他脸上的痘痘说事一样,秦洛的话正好戳中了朱老师的要害。

他教了一辈子的《内经选读》,不正是理论基础扎实吗?

能够参加这种高规格的会议,他的心里还是有些飘飘然的。可是,当他发现了秦洛也跑进会场时,心里的愤怒就一下子爆发了。

这种感觉就像百兽之王的老虎能够在自己的领地作威作福,可是,突然间另外一只老虎跑到它的领地巡食,他的面子就挂不住了。两只老虎自然要争斗一番分个胜负。

“我为什么不能来?”秦洛心里暗乐。走在路上的时候,他还在幻想着,要是朱老师看到自己出现在会议现场会不会大吃一惊。没想到上天这么快就让他圆梦。

“我们院里只有两外名额,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知道这是什么会议吗?要是让会务组发现,会给学校的声誉造成多么大的影响吗?”朱老师又一次站在了道德的至高点,抡起大棒砸向秦洛的脑袋。

“我为什么不能进来?我有参会资格呢。”秦洛指了指自己挂在脖子上的蓝色参会牌。

“这牌子是从哪儿搞来的?乱弹琴。年轻人,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好。”朱老师见到参会牌上真的写着秦洛的名字,一脸的诧异,心里却是暗自怀疑开了。

这次院系里只有两个参会名额,一个是自己,另外一个也绝对不是秦洛。没有参会资格,又如何能够拿到参会牌?

“我不喜欢走在别人后面。所以,只能让你失望了。”秦洛笑着说道。

“你-----”

朱老师扫了秦洛一眼,计上心来。他对着秦洛冷笑,说道:“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

“对于我来说,你比鬼还烦人。”

“没有素质。”朱老师再次冷哼,然后拂袖向门外走去。

他径直来到会务组的报道处,对着那边正在登记填表的工作人员说道:“同志,我有情况要反应。”

一个戴着眼镜的女性工作人员看到朱老师也是大会的参会代表,说话就比较客气,笑着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问题要反应?”

“是这样的。我看到一个原本不应该有参会资格的人进入会场。你们是不是应该要查一查?”朱老师说道。

以前召开这样的大会时,也有一些会务组领导打招呼,给他们有需要的亲戚朋友开后门。让他们进入会场见见世面或者学些东西。他们这些工作人员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现在有人主动向他们反应问题,无论是与情与理,他们都要查一查的。

那个女工作人员问道:“是吗?他叫什么名字?”

“秦洛。苏秦的秦,洛阳的洛。”朱老师说道。

“请稍等。我们对照一下名单。”工作人员说道。

经过一番排查,女工作人员说道:“先生,秦洛符合参会资格。他的名单在参会人员的列表里面。”

“什么?怎么可能?我们院系根本就没有他的名额。”

“是这样的。他在专家组的名单里面。”工作人员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怎么会这样?”

“这我就不清楚了。”女人说完,已经开始忙着做一个参会人员的登记入册。

朱老师满脸沮丧,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可能进入专家组?

“这个混蛋,到底走得是什么野路子?”朱老师痛苦地想道。

因为大会还有半个钟头才开始,所以会场还有些嘈杂。大家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聊天,谈笑风生,一点儿也让人感觉不到中医的没落之气。

“秦洛。这边来。”有人对着秦洛喊道。

秦洛转过头看去,就看到师父王修身在一个角落里对自己招手。

在他的身边,老卓、郭旭生、顾百贤几人全都在坐,都对自己微笑点头。还有几个面相陌生的老者,秦洛并不认识。

王修身站起来拉着秦洛,指着那几个面生老者,说道:“这位是洛阳王世冲。也是针灸高手。”

“王老好。”

“这位是湖南李鲸。中医国手。”

“李老好。”

“这位是《华夏中医》的总编辑何计天。”

“何总编好。”

“这位是陕西的药罐子王常岁----”

“王老好。”

--------

王修身每介绍一位,秦洛就恃晚辈之礼和他们打招呼。那些人也都友善回礼,还有人一脸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显然,他们可能也听说过秦洛的名字。

“药王秦铮的孙子,太乙神针的传人。这两个名头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在咱们这个圈子里横着走了。”洛阳王世充一脸笑意地说道。

“王老过奖了。”秦洛谦虚地说道。在这些有着真才实学的老人面前,他还是愿意保持足够的尊重。

“没有过奖。我们可是听说过你的不少事迹。就在刚才,你的师父还一直在向我们吹嘘着自己的徒弟如何了得。”一个红脸老头笑呵呵地说道。

“师父吹捧徒弟,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各位前辈切莫当真。”秦洛笑着说道。

“哈哈,秦洛啊,你在台下谦虚,我们都看着舒服。毕竟,你还是把我们几个老的放在眼里的。可是呆会儿你上了台,可不能像现在这么谦虚啊。”

“你师父和老卓他们都力荐你代表我们专家组发言,我们都答应了下来。也是指望着你来替我们专家组长长脸的。有才华你就使出来吧。放心,我们这些老头子不会嫉妒,只会欣赏。”红脸老头出言直爽地说道。

“放心吧。我会努力的。不会让师父和各位前辈失望。”秦洛认真地点头。

“那好。我们就等待着你小子呆会儿在大会上一鸣惊人。咱们中医界啊,是应该出来一个挑担子的年轻人了。”《华夏中医》的总编辑何计天一脸期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