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九十八章、仇烟媚!

这里属于名媛会所的一角,一个稍微静谧的空间。虽然面积不是很大,远远没办法和外面那面积达到数千平方的宴会大厅相比较,但是房间里面的装修摆设却非常的精致考究。远非外面的装修布局可比。

房间里面只有三个人,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有些人喜欢站在阳光下,有些人却总是喜欢潜伏在阴影里。

那个正对着射灯站着的是一个让男人看过一眼就永生难以忘怀的女人。她的脸蛋很精致,但是,却不是她身体最惹人注意的部位。

她的胸部很大。她的屁股很圆。她的腰肢很细。她的大腿很修长。如若一个女人能够在这四个方面脱颖而出,即便她的脸长得难看一些,她也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

更何况,她本人还长得一点儿也不难看。

当然,如果仅仅用这几点儿来形容她的美丽,那又太粗俗了。

实际上,她最诱人眼神的还是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气质。

她就那么安静地站着,就给人一种女王降临般的成熟高贵感觉。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只要轻轻地咬破外面包裹的一层薄皮,她就可以滴出水来。

是的,这是一个全身上下都仿佛可以滴水的女人。

用泥巴捏成的男人,自然是极其渴望水一般女人的滋润。

她正透过单方面可视的玻璃幕墙去观注着大厅的闹剧,脸上带着仿佛充满母性的慈爱笑意。无论谁看到她,都会有冰天雪地沐浴暧阳的舒适感。

“真是个霸道的女孩子呢。都说南方的女人资质好于北方,看来这话说得太武断了。论温婉乖巧,可能南方稍胜。但是若比起担当事情的勇气和那股泼辣劲儿,北方女子可是更胜一筹。这个女孩子我看着就很喜欢。”女人抿了口杯子中的红酒,轻笑着说道。

“能让烟媚看中的女孩子,还真是少见。”一个充满磁性魅力的男声说道。

那人坐在房间唯一的一块儿阴影角落里,只能看到一张模糊的脸。手里端着酒杯,姿态懒散地斜躺在沙发上。

可就这么一个不算正经的坐姿,以及他说话时漫不经心的腔调,却给人一种万事皆了然于心的自信感觉。

“我觉得她比不过媚姐。”一个样貌俊秀如女孩子的男人出声说道。他看着仇烟媚时的眼神很特别,很贪婪,却不夹杂任何情*欲。就像是一个孩子的视线总是不舍得离开母亲的身影。

“小照,是不是在你眼里,只要比我小的女人,都没有我有魅力?”仇烟媚把视线转移到闻人照脸上,看着他如花一般美艳的脸轻笑着说道。

她对这个男孩子还是很有好感的。当然,单纯的人都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

“是----也不是-----”闻人照一脸尴尬。白皙的俊脸一下子就布满了红润。

他知道,仇烟媚肯定从哪个途径了解到自己喜爱熟妇这一癖好。所以才有此一问。

“这样的话,我不是占尽了便宜?比我年轻的没有我有成熟,比我年长的又没有我好看。我在小照的心目中就成了第一美人了。”女人并没有在刚才的那个问题上纠缠,像是帮闻人照解围似的,轻笑着打趣自己。

“反正,我就是觉得媚姐好看。”闻人照红着脸坦白。

这倒不是假话。他确实不能在王九九身上找到母性特有的柔和慈爱的那种情愫。

“烟媚来燕京短短数日,便已芳名远播。称为第一美人也并不为过。”阴影里的男人笑着说道。

“比起闻人牧月如何?”

“她比你美。”男人的答案让人意外,并没有说些‘春兰秋菊,各有擅长’之类的客气话,很是直接犀利地做了个比较。

“那大少还说我是第一美人?这不是当面说谎吗?”仇烟媚并没有因为男人的话而生气,仍然粉面含春眼带笑意地说着话。

“我喜欢的女人是她,自然觉得她最美。如若我觉得你最美,那么,我喜欢的女人就该是你了。第一美人不能以我一人之眼光来决断,应该以众人的眼光来做评比。论燕京男人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你要强上一些。”男人笑呵呵地说道。

“唉。大少这么一解释,反而让我知道,我和闻人牧月的差距了。如果拿花来做比方的话,她是天上的月桂,高高在上,触手难及。我充其量就是人间一牡丹,稍一努力,或许就能够采摘到手。”仇烟媚轻声叹息着说道。“有了希望,就有了亲近感。像牧月那样的女人,怕是只能让人绝望吧。”

“这样的事情,没办法争一个长短的。”男人温声说道。

他出手指了指大厅中央,说道:“但是,我知道,如果烟媚再不出去救场的话,你为了向燕京传递自己接管名媛会这个消息而特别举办的酒宴就要搞砸了。不要小看王家女人的能量啊。”

“姓王吗?能让大少记住的人,看来来历不凡啊。正准备去见一见这个彪悍地女孩子。”仇烟媚点头说道。

等到她拖着曳地红色长裙款款而出,**出来的大片后背在眼帘里消失不见时,闻人照才一脸失落地收回视线。

“现在,小照可以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了吧?”坐在角落里的男人突然间出声问道。

“啊。纵横哥,你看出来了?”闻人照惊讶地说道。

“真是个单纯的孩子。你那张脸,就是活生生地情感识别图。你看到他时又惊又怒的样子,怎么会不让人怀疑?”男人轻笑着摇头。

“嘿嘿,我已经努力的克制了。以为你们都没有看到呢。”闻人照不好意思地说道。“他就是姐姐喜欢的男人。秦洛。”

“哦。原来是他。也姓秦啊?看来我们还是本家了。”男人在黑暗中的眼睛灼灼发亮,很快的,那亮光就突然间消失。

“纵横哥,你不生气?”闻人照认真地看着秦纵横的脸,见到他仍然是一幅不愠不火的表情,他很是失望。

不是说,任何男人在面对自己的情敌时,都是非常气愤的吗?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秦纵横反问道。

“他抢走了姐姐啊。”闻人照说道。

他满心期待着,秦纵横大怒之下能够突然间站出来给秦洛雷霆一击。那样的话,他当日受到秦洛折磨的大仇就可以得报了。

“是吗?”秦纵横不容置否地轻笑。

傻孩子,你姐姐那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么普通的男人?

她只不过随意找了一个拒绝的借口而已,虽然拙劣,却很实用。

闻人牧月,你这么骄傲的女人,要是有一天,他宣布主动放弃你,你要怎么办?

那个时候,你就顺从上天的安排吧。

我是为你而来这个世界的,也只有我才能够配得上你。

*********************************

做为一个帅哥,管绪一直生活在女人的追逐和讨好中。

他以为,全天下的女人也不过如此。只要稍微用些手段,就一定会手到擒来。

这也是当年林浣溪突然间逃离他设置的情感陷阱,让他大发雷霆的原因。

可是,今天却有个女人这样的对着他吆喝:笑什么笑?道歉。

即便他的涵养再好,这个时候也实在没办法再接着笑下去了。

管绪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尽量让自己看着她时的眼神平静一些,不要表现的太凶光毕露。说道:“小姐,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歉意。大家同在一个圈子里面,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因为一点小误会而闹得这么僵硬吧?如果可以的话,还请给点儿薄面。这件事就此揭开,好不好?”

“你是谁?我连你是人是鬼都不知道,我凭什么给你面子?刚才你们一群人欺负秦老师的时候,怎么不给他留点儿面子?”王九九冷笑着说道。

王九九取饮料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耻高气扬的站在秦洛的面前。对着他指指点点,那脸上的表情以及戏谑的眼神当时就让她的心里有些小小的不舒服了。

等到她走近一些,听到那些人的对话,以及逼迫秦洛道歉时,她就彻底的愤怒了。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面子。

特别是他们这个层面的人,更是死要面子。谁要是让谁丢了面子,两个家族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不死不休的局面。

可是,既然你们想拿走秦老师最重要的东西,那么,我就把你们视若珍宝的尊严狠狠地践踏在地上。

宁愿得罪小人,莫要得罪女人。女人倘若发起飚来,根本就没办法用常理来衡量。

“我要是不道歉呢?又怎么样?”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管绪?

他被这个女人连连逼迫,也到了暴发的临界点。

听到她说自己不知道是人是鬼的话,他也干脆不再顾忌对方的家世背景了。

退无可退,就算是拿鸡蛋碰石头也在所不惜了。

“小时候,就有人告诉我,做错事情的人,一定要受到惩罚。如果犯错的人不愿意自己惩罚自己,那就由别人代劳好了。”王九九说着,就大步往管绪走。

她不介意在管绪那张英俊的脸上煽两耳光。这样的事情她也完全能够做得出来。

秦洛一把拉住王九九的手,在对方即是羞涩,又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来看着他时,秦洛笑着说道:“在我小时候,也有人告诉我。再孱弱的男人,在打架的时候,也应该站在女人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