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142章、很有料!

“卑鄙。”离在送秦洛出去的时候,狠狠地说道。

“什么?”秦洛假装不明白的问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龌鹾心思吗?”离瞪着秦洛怒声说道。

“龌鹾心思?师妹是不是对我有所误解?”秦洛很是能够沉得住气,出声问道。他现在是龙王的徒弟,那么,龙王的义女便是他的师妹了。或者说,妹妹?

“难道你敢说自己不是故意想拜我义父为师吗?”离干脆把话给挑明了。

“我是故意的。”秦洛坦白的说道。

“-------”这混蛋怎么就真的承认了?

“师父他老人家知识渊博,身手卓越。更重要的是他那一颗不屈不扰勇于面对残酷现实的从容之心,更是让人暗自钦佩。”

“有品有德,提携后进。虽然重病在床,但是却自有一股慑人风采。经他指点,我短短时间就受益非浅。这样的人物,难道还不值得我拜他为师吗?还不能够让人心甘情愿的拜他为师吗?”

“可是-----”

“虽然我是有意拜师,但是我也是有心待师。师父现在卧病在床,我心急如焚。做为弟子,能够做的就是尽我所学治好师父。就算我学艺不精,不能治好师父的病,我也定会陪伴在病榻之前悉心服侍,尽一番弟子的心意。”

“------”离发现了。如果她再开口说些什么,那简直是大逆大道。

有一个这么重情重义医术高明的人哭着喊着要拜自己的义父为师,自己怎么能够拒绝呢?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耍流氓能够耍出这种境界。

明明就是为了想学别人的功夫,想讨别人的牌子。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就变了一番味道,成了他是勇于奉献勇于付出的人品坚贞真君子似的。

“还是刀子好用。”离手里快速的旋转着刀片,心里想道。

看谁不顺眼,就削了他的舌头。哪里用得着听他这么多的废话?

一看到离玩刀子,秦洛就躲地远远的。刀剑无眼,她要是‘故意’不小心把自己身上扎两个洞,那可就亏大了。

秦洛看着她正在玩刀的右手,讨好的说道:“师妹,现在大家是一家人了。再和你做交易就太不像话了。来,我帮你治疗一下你的右手。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

是啊。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

所以,这一刻离明明很想说‘稀罕你’之类的话来拒绝。

鬼使神差的,她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跟我过来。”

离带着秦洛穿过树林,来到第一次医学专家们聚集开会的那幢小楼旁边。却没有进入这幢小楼,而是再往左走,穿过一个小型的花坛,才在一幢颇具欧式风情的白色小楼面前停了下来。

离在门口的电子锁前面输入一排密码,然后铁门‘啪’的一声就开了。

拉开大门,对秦洛说道:“进来吧。”

“你就住在这儿?”秦洛看着面前的两层小楼说道。

“是的。如果没有任务,就住在这边。”离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秦洛好奇的问道。

离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扫了秦洛一眼,便不再说话。

“环境真好。”秦洛打量着旁边的巍峨高山说道。这年头,有很多人能够在市中心买一套房子。但是,却极少有人能够有钱在依山傍水的郊区买一套别墅。

屋子里面的装饰风格让秦洛大是意外,很温馨时尚的感觉。原木式地板、高悬的水晶吊灯、格子条纹的时尚沙发、大屏幕液晶电视机还有笔记本电脑等现代化科技用品,和龙王那儿的仿古式风格很是不同。

“脱鞋。”离回头对着站在哪儿四处张望的秦洛说道。

“哦。好的。”秦洛这才发现自己穿着鞋子走进来了。而离却已经脱了她的小皮靴子,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板上。

跑回玄关处脱了鞋子,秦洛再次走进客厅时,离正坐在沙发上捧着笔记本电脑玩枪战游戏。

秦洛不懂这么高深的电脑知识,他只看到离端着一把手枪就朝着对方的营地冲过去。她的枪法奇准,步伐诡异。差不多每一枪都能够打中敌人的脑袋。

等到手枪里面的子弹打完了,她就把枪丢掉,直接持着匕首就冲了过去,然后捅啊捅啊的,就把对手给捅死了-----这女人,在游戏里面也是这么的暴力。

一会儿的功夫,一局游戏就结束了。

“这是什么游戏啊?”秦洛很感兴趣的问道。

“CS。”

“哦。”秦洛点头。“CS是什么游戏?”

“-------”

看到离对着自己翻白眼,秦洛也觉得自己的问题可能有一点点小白。就笑着解释着说道:“我这次来到燕京,才有机会接触这些高科技的东西。以前在家里,爷爷是不允许我使用这些带有辐射的电器的。”

“CS,全拼是Counter-Strike,中文名称叫做《反恐精英》。”

“你可以教我吗?”秦洛满脸期待的问道。

“可以。不过你好像忘记自己来这儿的目的了。”离指了指自己的右手,说道。

“哦。对。”秦洛恍然大悟。虽然他是一个超级电脑白痴,可是,谁也不能阻挡他那颗对高科技孜孜追求的火热之心。“那我们先治病吧。治好病你教我。”

谈论到自己的专业领域,秦洛就恢复了正常智商。他对离说道:“准备好酒精。刀片。消毒棉和一盆温水。”

离这次没有反驳,很快就去把秦洛要的东西给准备好了。

“把你的手套摘了。把手给我。”秦洛说道。

“我为什么要把手给你?”

“你不把手给我,我怎么查看你的伤口情况?”秦洛有些无奈的说道。这女人的反抗意识怎么就这么强烈?

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医生让你吃,你就吃。医生让你睡,你就睡。和医生开玩笑,就等于是和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你敢和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不敢吧?

离这才把手套摘下,把受伤的右手递给秦洛。

秦洛用手触摸了一下伤疤,已经长成了硬笳。也就是说,这伤口上的死皮已经成了她身体的一部份。

秦洛用力的按了下去,问道:“痛吗?”

“不痛。”

秦洛再次加力,问道:“痛吗?”

“不痛。”

“不会吧?难道你的右手没有了知觉?”秦洛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儿。难道她右手上的神经末梢全部都消失了?

如果不是离手上有条伤疤的话,他干脆就一口咬上去了。

“你才没有知觉呢。这种痛算得了什么?我们平时-----算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感觉的到痛楚,但是,这种痛对我来说在可承受范围之内。”离说道。

“那就好。”秦洛点了点头。“要先把这层死皮给割掉。然后我帮你涂药。”

“明白。”离说着,就把刀片递到秦洛手上,说道:“你来割吧。”

秦洛把刀片消了毒,看准她的伤口就要下刀。

“等等。”离突然说道,也把手顺势抽了回去。

“什么?”秦洛问道。

“你不会是想故意报复我吧?”离警惕的问道。这家伙太小肚鸡肠了。昨天自己说了他两句,他就立即使唤自己做这个做那个的。

刚才自己又骂他卑鄙,他怀恨在心,借用治疗的借口割自己几刀,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天地良心。秦洛以自己的职业起誓。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好吧,他承认,他确实想过。可是,也就是想想而已,这种事儿绝对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的。

他是一名有医德的医生,怎么可能拿病人的身体开玩笑?

“我怎么可能是你想的那种人?”

“很值得怀疑。”

“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就不治了。”秦洛把刀片放在温水盆里,准备起身走人。

“好吧。算我错怪你了。”离一把拉着秦洛的手。

“道歉。”秦洛站在哪儿不动。你以为美女就可以随便乱说话了吗?我才不是那种能够轻易被美色所诱惑的男人呢。

“对不起。”离白了秦洛一眼,说道。

秦洛乐了。这些女人真是太有意思了。那么骄傲,那么暴力的女人,为了能够变的更加美丽一些,低声下气的道歉这种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秦洛坐了下来,从水盆里捞出刀片,再次经过酒精消毒后,然后把离的手放在水盆上端,开始准备用刀。

试了几次,还是没切割下去。

“用不用打点儿麻药?”秦洛问。“要不,我用针灸帮你麻醉一下?”

“割吧。”

“会痛。”

“不痛。”

“我看着痛。”

“------”

离接过刀片,沿着那条伤疤的起始点,然后一刀削下去。慢慢的向下划,像是削苹果上的虫眼似的。

血流如柱,腥红的血液滴进温水盆里,荡漾起一串串小小的泡泡。那半盆温水也快速的被这鲜血给染红了。

离一脸镇定,面无表情。脸上竟然没有任何痛苦之色。

站在旁边的秦洛直看的头皮发麻。这女人,不会是机器人吧?

“对自己都这么狠的女人,要是对别人-----”想到这点,秦洛情不自禁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等到离把那块死皮给挑掉后,秦洛赶紧把他早已经准备好的金蛹养肌粉给倒在她的伤口上。

血虽然很及时的止住了,可是秦洛却心疼的死去活来。她这伤口太大,耗费的药粉也太多。这种东西用一点儿就少一点儿,怕是很快就要告馨了。

“这么神奇?”离看到手背上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大是诧异。

“更神奇的还在后面呢。过几天后,你的伤口就会完全恢复。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只是表皮还很嫩,需要多加注意一些而已。”秦洛骄傲的说道。做为一个医生,他的快乐便来源于此。

“这样啊?”离思考着,像是要做出一个很大的决定似的。

“你帮我把这儿也治一下吧。”说话的时候,她已经拉开了皮衣上面的拉链,露出里面黑色的内衣和白色的胸肉。

这女人还挺有料的嘛!

(PS:看到很多新来的兄弟们跑到书评区报道,说终于找到老柳,心里很激动。其实,应该激动的是我才对。谢谢。谢谢你们不离不弃的支持。有你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