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389章、他该死!

第389章、他该死!

鲜血淋淋,伤痕累累,如宰杀后还没有来得及剥皮的猪猡。

这个时候的管绪已经和从前那个谈吐斯文,举止儒雅的帅哥形象肃离,之前的万人迷形象被彻底摧毁。因为生物炸弹在身体内部爆炸,将五腑六腑全都炸成肉酱,腥红黏稠的**通过口腔、鼻腔、眼眶以及耳朵里狂涌而出,带着浓浓的大便味和尿骚*味,让人闻之作呕。

就算秦洛站在敌对的立场上,看到他这幅模样,心里也有些同情。

他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原本应该有理想的事业和让人羡慕的人生。说难听点儿,他就算去哪家酒店做鸭,也能够轻易混上一个头牌。

可是,他选错了路。落得这么一个众叛亲离,英年早逝的局面。

秦洛等到火药确定了管绪的死亡之后,遗憾的说道:“可惜了。我以为受过针罚的人就已经失去了自杀的力气。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反应过来。”

“和活着相比,死才是解脱。”火药说道。“你的这一套手法不错。可以在龙息推广。”

“------”

秦洛看着管绪那张已经变形的脸,说道:“我直到现在还不明白,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朋友?刚才那个大胡子又是什么人?他们到底属于什么组织?”

“我不知道。”火药直截了当的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你怎么能走?”秦洛说道。“这些尸体怎么办?”

“大胡子是我杀的。我会负责。”火药说道。“龙息有负责制。每位成员都要为自己所杀的人负责,并且陈述杀人理由。”

火药指着管绪,说道:“至于他----是你杀的。”

“不是我杀的。”秦洛说道。“我的针罚结束的时候,他还活着。最后一枪是你补的----”

“我是为了阻止他自尽而已。”火药说道。“因为你的针罚摧毁了他的意志,所以他失去了活着的信念。”

“好吧。我帮你扛下这一笔。”秦洛大度的说道。“但是你要再帮我一个忙。”

“抱歉。我很忙。”火药说完,便要离开。“不要再拿龙息创造者的牌子来压我。”

“这次我不以权压人。”秦洛腆着脸笑着说道。“是我个人请你帮忙。帮我查一查这个大胡子的底细。”

火药看了一眼大胡子的尸体,说道:“离三天后回来,你找她帮忙吧。只有她这种傻丫头才会帮你干这些无聊的事情。”

“------”

秦洛苦笑。

这种事情算无聊吗?很重要的好不好?

“秦大哥----秦大哥----”宁碎碎吆喝着说道。“笑笑醒了。笑笑醒了。”

秦洛赶紧转过身,恰好看到凌笑悠悠睁开眼睛的样子。他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其实凌笑长的不错,脸蛋很精致,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算是一个小美女。

以前每次见面都和她发生冲突,以致于秦洛都没仔细看过她的脸。

“怎么了?碎碎,你怎么又哭了?”凌笑睁开眼睛就看到宁碎碎一脸紧张的趴在自己面前,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笑笑,你没事吧?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宁碎碎摸着凌笑的脸,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儿啊。”凌笑想了想,说道:“奇怪。我怎么睡着了?我记得刚才和管大哥聊天呢-----啊-----”

凌笑转过脸的时候,正好看到躺在她身边不远处的尸体,惊叫道:“死人-----怎么会有死人?碎碎,他是谁啊?----我这不是做梦吧?难道我在做梦?”

因为管绪的样貌大变形,连他身边最亲近的凌笑都没能把他认出来。

宁碎碎看了秦洛一眼,不知道如何向凌笑解释眼前的事情。

“他是管绪。”秦洛说道。“他死了。”

“管大哥?”凌笑不确定的看着那个男人。当他看到身上的衣服和手腕上的手表都和管绪之前的装扮一模一样时,她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

“啊------”凌笑捂着脑袋尖叫。“我这是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快让我醒醒----快让我醒醒----”

接着,凌笑把手指放进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

当她感觉到肉体锥心的疼痛和手指头流出来的腥红鲜血时,她明白了,这不是梦。

管绪真的死了?

“他死了。”宁碎碎抱着凌笑的身体,说道:“他死了。笑笑,他是个坏人。他很坏很坏。我们不应该把他当朋友,他也不值得你这么爱他----”

“他是怎么死的?”凌笑仰起脸看着宁碎碎。“他是怎么死的?”

“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凌笑突然间状若疯狂般的喊道。

秦洛扫了一眼房间,见到火药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只得说道:“是我杀的。”

凌笑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就往秦洛脸上砸了过去,然后猛地推开宁碎碎,就要冲过去和秦洛拼命。

“笑笑,你不能乱来-----笑笑,笑笑----秦大哥是好人,他刚刚才救了你----”宁碎碎使尽全身力气的拉着凌笑,不想让她和秦洛发生冲突。

可是,这个时候的凌笑已经进入了一个疯癫的状态。她的脑海里只有管绪的死状和管绪的死讯,其它的什么话都听不到了。

而且,她的力气也突然间大的吓人。根本就不是文文弱弱的宁碎碎所能阻拦的。

“放开我。宁碎碎,你这个贱人-----你们俩个合伙来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喜欢他,你喜欢他----每次我们说他不好的时候,你都帮他辩解----现在他害死了管绪,你还要帮他辩解-----”

“他是你喜欢的男人,所以你帮他,你怎么不想想我----你怎么不想想我?我也爱管绪啊-----我爱管绪那么多年啊----他死了,你让我怎么办?放开我,放开我---”

凌笑声嘶力竭的叫喊着,疯了一般的推攘着紧紧抱着她腰的宁碎碎。

宁碎碎终于不敌凌笑,被她推的往茶几上倒过去。

秦洛站的稍远,中间还隔着管绪的尸体,救援不急,只能眼睁睁的扯着宁碎碎的额头撞在上面绣有暗花的大理石茶几上。

砰!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宁碎碎的额头便出现了血迹。

秦洛正准备去搀扶宁碎碎的时候,凌笑已经快速的向他冲了过来。

她虽然气势十足,却不懂打架。脚步还没有站稳,身体还歪歪斜斜的没有挺直,却已经伸手要去抓秦洛的脸。

啪!

秦洛一耳光煽过去,凌笑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愣是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转了半个圈圈,然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痛!

膝盖痛、手臂痛、连撑在地上的手掌都痛----

可是,不知道身体里有一股什么力气在支撑着她。凌笑再次爬了起来,然后又一次向秦洛扑了过去。

啪!

秦洛又是一耳光煽过去。凌笑没能避开,又一次摔倒在地上。

再次爬起来,又被秦洛一巴掌煽过去----

凌笑的两边脸颊肿的跟两只发了酵的馒头似的,且这馒头还被染成了紫红色----,她那又大又圆的明亮眼睛也消失了,缩成了一条小缝。嘴角在滴血,顺着下巴蔓延,然后滴落在自己的衣服上和地板上-----

可是,她再一次的爬了起来。

“秦大哥----秦大哥-----不要伤害笑笑,她现在只是-----”

话未说完,秦洛又一耳光煽了过去。

这货跟抽上了瘾似的,根本就不把人当人,不把女人当女人。

“你够了没有?不够的话可以继续上来。”秦洛冷笑着说道。“你这种白痴女人,也活该会被人骗。骗过了也就算了,却还不知道醒悟-----你连真正对你好的人是谁都不知道,我就帮他们把你打醒好了。”

“是你杀了管绪。是你杀了管绪。你这个畜生-----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凌笑擦掉脸上的血渍,又一次爬了起来。

她那么骄傲的女人,怎么会允许别人这么欺负自己?她那么深爱的男人死了,她怎么能不为他报仇?

“他该死。”秦洛阴阴的说道。“如果他没死的话,法律也不会放过他。”

“你才该死----”

凌笑急怒攻心,再次爬起来往秦洛冲了过去。

没想到刚刚跑了两步,双腿一软,然后‘扑通’一声又摔倒在地上了。

“笑笑----笑笑-----”宁碎碎跑过去搂着凌笑的身体,大声喊叫道。

“不会被我抽晕了吧?”秦洛想道。他快步走过去,伸手在凌笑的鼻子前探着。

突然,凌笑的嘴巴猛地一张,然后一口咬住秦洛的两根手指。

血,一下子就染红了她的嘴巴。

秦洛出门的时候,妈妈对他说过:女人都是骗子,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他不信。

现在,他信了。

他闪电般出手,在凌笑的手腕上按了两下。凌笑的身体一软,嘴巴便再也使不出力气。

秦洛左手一捏她的下巴,强制性把她的嘴巴给分开,趁她没能咬断自己的手指前把手抽了回去。

(PS:两个写手朋友来海口。不得不接待一下。没办法,这个地方,实在是风水宝地啊。有不少人都有过来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