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396章、让他们闭嘴!

第396章、让他们闭嘴!

“麽麽,不要生气。既然过去了,总是要好好给他们一些教训才是。”秦洛安慰着这个脾气暴燥容易冲动的老太婆。“现在外面的情况很糟糕,不断的有人鼓吹中医无用论和中医有害论,也不停的有人建议中医应该废除―――如果中医当真应该废除的话,韩国为什么要和我们抢呢?为什么他们的政府会投入那么多的资金来发扬和研究中医?”

“就是。中医治病救人的时候,他们怎么不提出废除?这些有了老婆就忘了娘的不孝子孙。”老麽麽很有同感的说道。

“所以我们这次的韩国之行,只许胜,不能败。”秦洛苦笑着看向苏子,说道:“我们输不起啊。”

“我们不会输的。”苏子肯定的说道。“你今天要去正气门拜访吗?”

“是的。今天去正气门,明天再回燕京拜访鬼医派。这一次,还需要多多借助你们的力量才行。”

“附马爷,你这么说可就客气了。”老麽麽又嘎嘎的笑着,声音刺耳,说话的内容却不再刺耳。“你和我们小姐――-成亲,那可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说两家话,就太见外了。我这老太婆子也跟着去趟高丽,任凭附马爷差使了。不过,此行高手众多,怕是没有我动手的机会。”

秦洛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每一个人都会有机会。”

他心中有一个疯狂的决定。只是此时还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要挽救中医,必须要以非人的手段来壮其声势。人都是自私的,他必须要为华夏的子孙后代更多考虑一些。

饭后,秦洛就要离开。他已经和苏子约定好,三天之后,在燕京汇合。

苏子行动不便,而且菩萨门大多都是女眷,所以也要提前动身。在秦洛离开后,她们也要出发了。

秦洛推着苏子走到院子大门口,把轮椅停了下来,走到前面俯身蹲下,握住她微微冰冷的小手,说道:“我教你的行针方法记住了吧?”

“记住了。”苏子乖巧点头。

“菩萨门的用针高手应该不少,你就让他们按照这个行针路线来给你扎针。一时不可间断,先试试能不能打通一些经脉。至少,可以保证它不会继续恶化。”

“嗯。我明白。”苏子柔情的看着秦洛,说道:“去忙自己的事情吧,不要挂念。”

“好的。三天后见。”秦洛说道。站起身体在苏子的额头亲了亲,引来苏子一阵娇羞以及那个老太婆嘎嘎嘎的刺耳笑声。

――――

――――

“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实际上并不在首尔市区,而是建在首尔特别市以西的京畿道仁川市境内一个人工岛上。”

“原来的老机场金浦国际机场因为距离市区太近,已经改为国内航线机场,去掉了‘国际’两个字,首尔方面打算将其发展为国际短程区间机场。这和华夏国内的许多机场有些相似。还有二十分钟,咱们的飞机就在仁川机场降落,到时候,诸位可以尽情领略韩国风光了。”

见到有不少人怒视着他,陪同而来的年轻导游苏灿赶紧改口,说道:“其实韩国也没什么好看的。还是华夏地大物博,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连《阿凡达》都到咱们的九寨沟取景,他们国家哪能比得上?”

秦洛笑着说道:“不用刻意改口。我们妄自菲薄抬高别人来贬低自己,更不要自吹自擂认为自己天下无敌。韩国这些年的经济发展迅速,旅游业也非常发达,我们应该取长补短。大家去了韩国多走走多看看,找找他们有什么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引进的东西。”

“嘿嘿。秦大哥说的对,是这个道理。”苏灿嘿嘿笑着说道。

他心里对秦洛实在是崇拜之极。

自己和他差不多的年纪,今年刚刚从华夏外国语学院毕业,依靠家里的关系才进入了卫生部外事厅负责翻译工作。而他却已经是一支代表国家尊严和荣耀的代表团团长。而且,这个团长来自民间,官方没有另设正团长或者辅助的副团长。

苏灿在韩国之行前,特意在网络上搜寻过秦洛的资料。他想对自己这次的主要负责人有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和认识。这一看不要紧,先是被他的年轻所惊到,然后又被他的能力和做出来的事迹所吓倒。

这一路所见,每个成员都对他服服帖帖的。连在华夏国很有声望的几位名医都对他非常看重。还有一些看起来性格很古怪,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找出来的人也对他颇为尊重。

因为家庭背景和运气上位的人,别人会重视你,但是不会尊重你。而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够获得所有人的尊重,就和背景运气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当然,背景和运气仍然非常重要。

秦洛是这支代表团的团长,所有人都听他指挥。他这么说,其它人自然不会多说些什么。

耳鸣加重,气压开始增大。空姐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秦洛他们即将抵达首尔,这座原本叫做汉城的城市。

等到飞机停稳,秦洛走过去抱着苏子走出机舱。然后很快的在通道口,有工作人员推着轮椅赶了过来。

他们是华夏驻韩国领事馆总务礼宾处的工作人员,早就接到通知准备轮椅在此等候。

“谢谢。”秦洛笑着和他们道谢。

“秦团长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一个面相沉稳的中年男人笑着说道。“韩国保健福利家庭部的官员和韩医协会代表在外面候机厅迎接。外面还有不少媒体记者在等候着。”

秦洛对他的细心提醒很是感激,笑着说道:“谢谢你。在韩国要麻烦你们了。”

“期待你们为国争光。”中年男人笑着说道。他们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自然知道秦洛他们此行的目的。他们也看不惯韩国方面的嚣张跋扈,更不喜欢他们的媒体一些猜测性的不实报道。

苏灿要担任现场翻译,苏灿一直陪在秦洛身边。听了大使馆同胞的话,他笑着说道:“放心吧。秦团长一定不会让咱们同胞失望的。”

“我们自然对自己同胞的同胞有信心。”男人笑着说道。“请吧。”

秦洛点了点头,率领着大部队向出口走过去。

刚刚走到出口,就看到外面人山人海的接机场面。

有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和特别赶来迎接的华夏国国民,有韩国的政府官员和韩医协会的代表,还有为数不少的媒体从业人员。

秦洛刚刚走出通道,迎接他的就是一阵菲林闪烁。那些记者们扛着长枪短炮冲上来,对着秦洛和他身后的代表团成员一阵狂照猛拍。

秦洛久经这样的场面,所以并不觉得有何不适。虽然眼睛有些不舒服,但是他仍然保持着微笑,向来迎接他们的热心同胞挥手致意。

“秦先生,欢迎来到韩国。”一双大手主动伸了过来。

“谢谢。”秦洛笑着点头。主动和他握手的人就是在台湾时和他有过冲突的朴昌浩,也正是因为那次小小的冲突事件才有了这次的两国医术大赛。

上次他还在台湾开医馆呢,没想到他也因为这次比赛返回韩国了。而且还能够混进接待的代表团里。

“来,请允许我向你介绍几位朋友。”朴昌浩拉着秦洛的手说道。

他指着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矮个男人,说道:“这位是我们保健福利家庭部的崔景珉副部长。”

“秦团长,你好。很荣幸能够见面。希望你能在韩国过的愉快。”崔景珉和秦洛握手,用韩语说道。苏灿很及时的把他的问候向秦洛翻译了。

“谢谢崔部长。”秦洛再次感谢。他有些讨厌这样正式的接待场合,可是此时他代表着官方的颜面,又不得不亲自应付着。

“这位是我们韩医协会的副会长朴成素先生。”朴昌浩指着一位穿着灰色西装,身材干瘦看起来像是一根电线杆似的高个男人说道。

“秦先生,我听说过你的大名。”朴成素主动向秦洛伸出手,而且说的还是华夏语。虽然不太标准,但是却不阻碍两人的沟通。

“朴会长会讲华夏语,真是让人意外。”秦洛笑着说道。

“我喜欢华夏文化,也喜欢研究华夏文化。所以,我特别找华夏语老师去学习。讲的还不错吧?”朴成素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很不错。”秦洛称赞道。

“秦团长,你年纪轻轻就要担当重任,代表贵国出来比赛,难道华夏人都去学西医了吗?”朴成素一脸无辜的问道。

旁边的记者们听到韩医协会的会长说话这么犀利火辣,立即激动的按动着快门,并且把录音笔一类的玩意儿递到两人面前。

“有志不在年高。我们华夏人自小便勤学中医。这是根本,也是基础。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十岁幼童,都愿意为国家承担这份责任。”秦洛有理有节的回答道。

朴成素点了点头,说道:“真是令人羡慕。只是我怎么听说贵国出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有很多华夏人提出要废除中医?这真是太令人惊讶了。难道这件事情顺利解决了吗?”

秦洛的眼睛一凛,然后又很快的回复平静。

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解决。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在呼吁废除中医。”

“哦。那你们一定无心比赛。”朴成素说道。

“不。”秦洛摇了摇头,说道:“就是因为有人提出要废除中医,所以我们才来到了韩国。”

“为什么?”

“因为把你们打败了,那些人就会知趣的闭嘴。”

(PS:嘿嘿,大家的诗都写的很好。继续继续。)